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137、杀人练剑胆
    如果李牧在这里,一定会大为震惊。

    因为这座怪异的地下金属宫殿,竟是和地球上的科技产品一模一样,悬挂在头顶的是白炽灯,哑光金属墙壁的纹理细致美丽到了极点,墙壁上有壁灯,房间里摆放着沙发茶几,都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产品,不论是风格还是材质,全部都与地球上的科技文明产品一模一样。

    整个地下金属宫殿,是一个三室两厅的房间格局。

    占地大约三十平的客厅里,摆着一套青瓷茶具,茶桌后面,一个婉约窈窕的身影正在煮茶,是一个风韵迷人的女子,大约三十多岁的感觉,紧身的白云旗袍,越发衬托出这个女子身段的迷人,五指白皙水嫩如新剥的小葱葱根,动作优雅,一举一动,浑然天成,有一种道韵。

    她黑发浓密,低头煮茶的时候,长发从额头上倾泻下来,宛如黑色的瀑布。

    不论从哪一方面来看,这都是一个完美的女人。

    “雄儿来了,什么事情,把你气成这样?”

    女子的声音,好听到了极点,给人一种仿佛从天上来的天籁之感。

    然而,当她抬起头来,浓密的秀发从脸颊两侧分开,漏出那张脸的时候,客厅里的金属灯光仿佛瞬间也都暗淡了一下,因为反差实在是太大了,那是一张长着肉瘤的怪物一样的脸,五官基本上已经无法分清楚,眼睛挤在两个肉瘤之间,鼻子本身就是一个青黑色的肉瘤,嘴巴张开的时候,漏出一口黑牙,层次不齐,不似是人类之口。

    实在是难以想象,那么样优美动人的身躯身段,竟然会配合上这么一张丑陋到近乎于是恶魔怪物一样的面孔。

    然而李雄却显然是已经习以为常,走过来,坐在茶桌旁边,端起一杯宛如褐色琥珀一样的浓茶,一口饮尽,然后恨恨地道:“娘,那个贱女人的生的孽种,他回来了。”

    这个丑陋到了极点的女子,是李雄的娘亲,也是如今知府李刚的正房妻子。

    “哦?回来就回来,一个小虫子,还能翻天,莫非是他气到你了?”面目丑陋的女子语气随意,‘笑’着道。

    “他考上了文进士,帝国最年轻的文进士。”李雄恨恨地道。

    “呵呵,一个无权无势的文进士,如一只蝼蚁。”丑陋女子不以为意。

    李雄又道:“可那孽种,还成为了太白县县令。”

    “哦?太白县?呵呵,有意思,这是你爹的治下,只要你想,我儿,你可以随时找他麻烦,将他玩弄在股掌之间。”丑陋女子依旧不以为意。

    “可是,他还是一尊宗师境的超一流强者。”李雄又道。

    “嗯?”丑陋女子脸上的肉瘤颤动,语气中终于多了一丝诧异:“宗师境?你确定吗?”

    李雄咬牙切齿地将今夜在赶猪巷中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道:“娘,那孽种一招之间,击败了周一凌,还羞辱了我,娘,我咽不下这口气,你要为我报仇。”

    “报仇?你是想要为娘出手,帮你杀了他,还是要亲自动手?”丑陋女子的语气,重新恢复了之前的平静,犹如镜面一般,没有丝毫的涟漪和波澜。

    一位宗师境的超一流高手,还是帝国最年轻的文进士,拥有县令官身,年龄堪堪十五岁……

    这样的一串信息组合起来,足以让帝国高层许多人动容,毕竟它们意味着无穷的潜力,但是这个丑陋女子,却显然并不在意,仿佛只要她愿意,一念之间,就可以杀死李牧这样一位宗师境的超一流高手。

    “当然是要亲自动手,我要在万众瞩目之下,亲手将他撕碎,才能洗刷今日的耻辱。”李雄怒气难消地道:“娘,你要帮帮我。”

    “帮你可以,但是,得到什么,就得承担什么,你做好准备了吗?”丑陋女子一边煮茶,一边意有所指地道。

    李雄的脸上,骤然出现出一丝惧怕之色,仿佛是联想到了什么无比恐怖的事情,脸色都变得苍白了起来。

    但是,当他抚摸自己的脸颊,似乎还能感受到李牧留在自己脸上的巴掌印的疼痛,再想一想今夜在月光下,李牧那个孽种对自己的嘲讽和不屑,在面对对方那种绝对力量时候的无力感,李雄的内心深处,天人交战,最终,他似是下了极大的决心,道:“娘,是要进到那个东西里面吗?”

    丑陋女子点点头。

    李雄的面色,一阵青一阵白,然后咬牙道:“好,娘,我答应了。”

    女子脸上的肉瘤蠕动了起来,她的声音中,流露出了欣喜和满意的神色,道:“好,雄儿,你终于做出了这个决定,不愧是我【凌霄医仙】的儿子,你终于想明白了,娘不会强迫,但一旦你真的决定接受,那娘会在最短的时间里,让你成为真正的长安府第一公子,这个世界,只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力量,才是最可怕的依仗,放心吧,娘会让你脱胎换骨,彻底改变。”

    ……

    ……

    啪!

    带着铁丝的长鞭,狠狠地抽打在女子只穿着单薄衣衫的身躯上,顿时血花四溅。

    “臭婊子,一声不吭是吧?我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

    大丰商会会长府邸,前院花园中,满脸怒气的少主周宇,手中挥舞着铁丝长鞭,正在一鞭又一鞭地抽打在一个被吊在世上的女子身上。

    女子二十岁左右的样子,容貌普通,唯有一双眼睛,大而明亮,与众不同。

    她身上穿着单薄的外衫,已经被抽了十几鞭子,瘦弱的娇躯上,横七竖八地交错布满了鞭痕,鲜血顺着鞭痕沁出,从她修长白皙的双腿上流淌下来,最终汇集到被扒掉了鞋子的雪足足尖,滴答滴答地落在大树下的地面,形成了一个小小的血洼,还在不断地扩大着。

    湿漉漉的头发搭在苍白的脸上,女子紧紧地咬着牙,一声不吭,仿佛那鞭子,不是抽大在自己身上一样。

    “嘿嘿,那个老猪狗身边的丫鬟,果然是很硬气,老子今晚要出这口恶气,你不出声求饶是吧?”周宇面色狰狞,眼眸中闪烁着歹毒的光芒,道:“老子暂时拿那个李牧没有什么办法,但是你的这条贱命,却牢牢地握在老子的手里,我想怎么玩你,就怎么玩你,有种你就一直不开口求饶,老子就算是活活打死你,也不会有人为你做主,哈哈。”

    啪啪!

    又是两鞭子,狠狠地抽打在女子的身上。

    鲜血溅射,皮开肉绽。

    旁边站着的侍女侍卫,看到这样惨烈的一幕,都连大气也不敢出,生怕惹到气头上的少主周宇。

    “李牧?你刚才说什么?是牧公子,公子他回来了?”女子眼睛瞪大了,闪过一丝前所未有的神采,激动了起来。

    周宇狞笑:“是啊,那个孽种回来了,嘿嘿,可惜,他一回来,就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雄公子不会放过他的,哈哈哈,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看到他的尸体了,哈哈哈哈哈!”

    ……

    ……

    天剑武馆。

    作为在长安城中毅力了超过百年的武馆,天剑武馆底蕴深厚,初代馆主【天剑上人】,乃是二品宗门天剑宗的俗家传人,百年前一人一剑,压服了长安城中各方的高手,创下了偌大的名气,开馆授徒,很快就在长安城中立稳了脚跟,经过了百年的发展,如今天剑武馆在长安城的诸多武馆之中,排名第三,馆中高手如云。

    到了今日,当代馆主【开天神剑】张乘风,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足以跻身整个长安府高手榜的前二十,一手剑术惊天地泣鬼神,是一位重量级的人物。

    张乘风的独子叫做张吹雪,自号【无双剑客】,在长安城中,也略有名头。

    夜已深,张吹雪在后花园中,练完一套剑术,气息逐渐稳定下来。

    站在一边的【开天神剑】张乘风,看完儿子练剑,摇摇头,道:“套路熟了,但剑势不对,有形无神,有意无胆,想要在提升实力,就得见血,我张家的【天剑十六式】,想要练成,融会贯通,必须见血,以血浸润,明日,我会拍护卫跟随你,前往城外山中剿匪,你杀几个人,练出剑胆再说吧。”

    “见血吗?”张吹雪眼中,闪过一丝阴狠之色,道:“父亲,既是练胆,何不今夜?”

    张乘风一怔,道:“今夜出发,太过仓促。”

    “难道我府中,就没有可杀之人?”张吹雪冷笑了起来,道:“父亲,儿子今夜,想要杀一人,若杀此人,剑胆可成。“

    “嗯?何人?”

    “秋意。”

    “谁?哦,是那个女人……为父观你神意不定,心思游走,你今晚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张乘风毕竟是武道强者,目光如炬,一眼就看出张吹雪今夜神色不对。

    “父亲,孩儿今夜,被人羞辱了。”张吹雪也不隐瞒,将在赶猪巷中,发生的一切,都详细地说了一遍。

    张乘风面色微变:“李牧?十五岁的宗师境?”

    “父亲,孩儿被他所羞辱,不得不忍气吞声,这折辱了我的剑心,若是我不能杀一个他身边之人,只怕是心魔难破,日后见他,也会畏惧,那秋意乃是这贱种的母亲的丫鬟,小时候曾经侍候过他,我杀秋意,今夜剑胆可成,还请父亲成全。”张吹雪咬牙狠心道。

    张乘风略作迟疑。

    张吹雪道:“父亲,难道您也畏惧那李牧不成?”

    张乘风淡淡一笑:“我儿学会用激将法了……呵呵,也好,一个侍女而已,杀便杀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想来那个人,也不会再出现了。”

    -------

    宣传一下刀子的公众微信号,微信号搜索乱世狂刀即可。

    今晚咩有第三更了,大家晚安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