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129、也姓郑?
    李牧骑着马,站在赶猪巷的巷口,心中有所思。

    他是一个冒牌货,并非是这个星球上的李牧,之所以前来迎接李牧的生母,一是为了给被顶替的那个李牧一个交代,不管他是死是活,从他的生平来看,还可以算是一个有才华的孝子,二是因为李母的遭遇,的确是令人唏嘘和同情,一个被命运辜负的老人,在生命的晚年,应该享福。

    地球上的李牧,没有享受过父母之爱,所以可以说,这一块是他内心的逆鳞。

    只是,不管是相貌再相似,毕竟不是同一个人,万一李母当场辨认出来,这就很尴尬了。

    李牧倒不是怕被揭穿身份。

    他现在的实力,天下之大,大可去得,就算是不做太白县令,亦可傲啸山川之间。

    他担心的是,一旦李母认出来他是一个冒牌货,追问起自己真正儿子的下落,该如何回答?若是直说,得知真正的李牧已经坠崖而死,那岂不是断绝了她最后的希望,会是何等的悲伤绝望,反而是违背了自己来接李母的初衷。

    赶猪巷是贫民窟中的小巷子,地面泥泞,墙壁低矮,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臭味,那是尿便混合在淤泥之中的杂合起来的奇怪味道,令人闻之作呕。

    这种味道,李母在地球燃灯寺村的屠宰场里,闻到过。

    巷子里人不多,有流浪犬出没,和外面主干街道上的喧哗热闹的夜景比起来,仿佛是一片被遗忘之地,完全就是另一个世界。

    偶尔有人影出没,或是面色麻木替瘦如柴,或者神色狰狞凶芒毕露的狰狞之辈,行色匆匆,越发衬托着这个小巷子里复杂而又艰险的生存环境。

    出没巷子的人,都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李牧两个人。

    别说是胯下俊品的青鬃马,单单从衣着气度来看,李牧二人,不该属于赶猪巷,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为何会来到这里?

    “公子?”郑存剑在一边轻声地道:“老夫人,真的在里面,小人绝对没有记错……”

    李牧摆摆手。

    “进去吧。”

    他下马,牵着马,就在这泥泞的路里,一步一步,朝着昏暗的赶猪巷里走去。

    巷子两边,除了低矮的土墙之外,还有错落着的木门,有些庭院里一片死寂,也有些庭院中隐有灯火,偶尔可闻孩童嘻嘻之声传来,还有一些挂着红灯笼的小院门口,站着身穿暴露的年龄不一的女子,在搔首弄姿,看到李牧两人进来,却是远远地躲开,不属于贫民窟世界的大人物,虽然身上有财物,但她们并不敢真的上来揽客。

    赶猪巷并不深,大约百米左右。

    李母的小院落,就在巷子的最深处。

    “老猪婆,今天说什么,老子都要将这贱婢捉回去,你要是敢阻拦,连你的腿都打断。”一个跋扈嚣张的声音,从前方李母的小院落里传出来。

    然后,便是女人的哭喊和求饶声,以及男子的狞笑。

    李牧目光一凝。

    小院落的门口,停着一架马车,两个车夫模样的彪形大汉,牵着马,站在门口,面目凶狠地打量着过往的行人,腰间悬着长刀,气势不善,像是两尊门神一样。

    怎么回事?

    李牧看向郑存剑。

    后者一脸疑惑和茫然。

    李牧径直朝着大门走去。

    两个大汉立刻就警觉,瞪着眼睛,朝着李牧看来,眼神中的警告意味明显。

    “干什么的?”

    其中一个大汉手按住了刀柄,盯着李牧。

    “哦,回家看看。”李牧将青鬃马,拴在门口的一颗枯死的树桩上,随意地回答。

    然后,他没有理会这两个汉子,伸手去推门。

    “站住。”

    “不许进去。”

    两个汉子同时大怒,伸手朝着李牧的肩头抓去。

    如果是换做其他人,他们早就拔刀砍过去了,看在李牧和郑存剑两个人衣着不俗,应该是有点儿身份的人,所以他们还算是客气——很显然,这两个壮汉的身份,并不高,所以他们根本就不认识郑存剑,不知道这位跺跺脚,都足以令整个长安府抖三抖的【黑心秀才】。

    然而,两个汉子伸手一抓,就抓了个空。

    李牧动作不急不缓,已经推开了院门,走了进去。

    “站住……”

    “你找死吗?”

    两个汉子大惊,连忙追了进去。

    郑存剑摇摇头,他已经隐约猜出来了一些什么,很明显,今晚有人要倒霉了,而且是倒大霉,他知道李牧的脾气,一旦火上来,连天都可以戳一个窟窿。

    不过,不管发生什么,都与他无关。

    所以他不紧不慢地将马拴在门口,将刚才临时买的一些衣服和吃食,从马背上取下来,拎在手中,然后也进了小院落,那两个汉子追进去了,所以根本没有人拦他。

    ……

    李牧走进院子,就看到了这样一幅画面。

    一个身穿破破烂烂的粗布麻裙的中年妇女,手中握着一柄光秃秃的扫帚,将另外一个看起来大约十八九岁的女子,护在身后,像是母鸡护小鸡一样,脸上的表情愤怒而又惊惶。

    这中年妇女双眼无神,并无焦距,显然是已经眼盲,哪怕是失去了神采的双眸,还是身上破旧粗糙的衣衫,都并不妨碍她的美丽,就仿佛是一朵坠落在泥尘中的花朵一样,虽然被岁月摧残、被生活折磨,艰难困苦,但她的身上,依然有一种高贵且美丽的气质。

    几乎不用猜,李牧就知道,这个中年妇女,就是李母了。

    说实话,李母的形象,与他想象之中白发苍苍身躯佝偻的中老年妇女形象有很大的差别,但想一想,这样才正常。

    毕竟在年轻的时候,李母可是帝国中风华出色的贵族花朵,曾有无数人追求。

    而在李母身后的那个女子,十八九岁的样子,容貌还略带稚嫩,容貌虽然说不上有多美丽,但却算得上是端正乖巧,皮肤极好,充满泪痕且惊惶像是被雷雨吓到了的脸上,有一个清晰且红肿的巴掌印,身上穿着的衣服倒是好些,只是被撕扯掉了一半,露出了白皙的双臂和肩膀,双手上掩,护住了酥胸……

    只是,少女裸露在外的白皙的身子上,却是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各种鞭痕,青肿一片。

    李牧的脑海中,立刻就跳出来了一些信息。

    郑存剑说过,李母的身边,是有几个忠心的小丫鬟的,不过先后都被拆散卖掉了,最后一个忠心耿耿的小丫鬟,也被渣男知府的府中人,给强卖嫁给了一户人家做小妾,如今的李母身边,应该是并无丫鬟伺候。

    眼前的这一幕,嗯……

    应该是那个被强卖嫁人了的小妾,逃了回来,然后被人家追上门?

    结合之前在门外听到的话,李母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而在李母二女的对面,一个满身绫罗绸缎的中年矮胖子,正双手叉腰地大骂着,他的身边,还站着四个恶奴,都是腰悬长刀,手拿马鞭,凶神恶煞,脸上带着狞笑,嘻嘻哈哈,仿佛是看热闹一般。

    “嘿嘿,老猪狗,大爷我看在你曾服侍过知府大人,所以不与你计较,你竟然如此不知死活,敢串通这个贱婢,偷窃我家的财物,还敢护着这个贱婢,真以为大爷我不敢打你吗?”

    胖子的嘴角,有一颗长着一撮黑毛的痦子,破口大骂的时候,狰狞而又残忍。

    他骂了两句,突然扭过头来,看到了一步一步走进来的李牧。

    “你是谁?”他惊讶。

    李牧道:“我是这里的主人……你又是谁?”

    说话之间,门外的两个汉子追了进来。

    胖子反应过来,神色变色凶厉了起来,道:“哪里来的蠢货,竟敢在郑爷我面前充楞……旺财来福,让你们守住大门,怎么把这个讨野火的小秃驴给放了进来?”他也将李牧当成是和尚了。

    追进来的两个汉子,一个叫做旺财,一个叫做来福。

    “老爷,是他硬闯进来的……”

    “这小子很滑溜,老爷小心啊。”

    两个人道。

    “给我拉出去,拉出去……打断他的腿。”自称郑老爷的胖子,跳着脚大喝,显然被打断了好事,让他很愤怒。

    两个汉子立刻拔刀,冲了上来。

    李牧头也不回,反手一拍,一股劲气涌出,两个彪形大汉就像是两个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倒飞出去,跌在了院墙之外,没有了生息。

    然后,他哦了一声,道:“也姓郑啊。”

    刚刚从门口进来的郑存剑,听到这句,下了一个哆嗦,连忙第一时间解释道:“公子,我不认识他,和我不是一个郑。”

    这时,对面李母和那丫鬟,也有点儿惊疑不定。

    李母眼盲,不能视物,看不清楚李牧的相貌,一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那个惊慌的像是雷雨天的小鸭子一样的少女,赶紧把自己破烂的衣服拉起来,用手捂着,目光在李牧的身上打量,有点儿疑惑,但在这样的时候,看到了李牧出手时的画面,她只能将最后的希望,放在这个陌生人的身上,鼓起勇气地连忙道:“公子,帮帮我们……”

    ----------

    今天第一更,中午要带孩子外出检查,所以六点多起来码字。

    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公众号,乱世狂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