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124、女施主请留步
    “阿弥陀佛,女施主,小僧身上的伤,怎么办?”李牧指了指自己身上好像是被小刀剐过一样的密密麻麻的伤口,还有伤口上覆盖的淡蓝色冰霜。

    白衣女子心里哦了一声。

    她还真的把这件事情,忘掉了。

    主要是这儿小和尚的身上,真的是有一种令她失控的气质,她可以发誓,就在刚刚和小和尚对话的一盏茶时间里,她暗中失态的次数,要比平日里一两个月的时间还多,而且,这个小和尚可是赤裸着上半身的,这让她尤其无法忍受。

    “内气祛除即可。”白衣女子问道。

    一般来说,那种寒霜内气,对于泼皮可以绝杀夺命,但对于宗师境以上的超一流武道高手来说,绝对不成问题,结束战斗之后,略微调息,就可以祛除,就凭刚才那电光石火之间的交手,白衣女子感觉到李牧的身上,绝对具有宗师级的战力,祛除寒霜剑气应该不成问题。

    李牧苦着脸:“阿弥陀佛,女施主,小僧并未修炼出内气。”

    白衣女子脸上浮现出惊讶之色。

    不过仔细想想,刚才的战斗过程之中,这个小和尚身上,好像是真的没有内气波动。

    单凭肉体强度,就硬接了她内气全力催动之下的掌中剑?

    白衣女子细思震惊,不由得对于小和尚的肉身横炼硬功评价更上一层楼。

    不过,现在问题来了,小和尚不会内气,如何祛除体内的寒霜剑气?

    难道要她亲自出手,为这个小和尚疗伤?

    可虽然是个出家人,但也是个如假包换的男人啊,男女授受不亲。

    “阿弥陀佛,女施主,我观你刚才的剑法,如流星飞泻,如天水倒灌,如骤雨打芭蕉,实在是小僧生平仅见之剑术……年前,家师鸠摩智令小僧下山时,就有让小僧会天下英雄,观天下武道战技之意,因此小僧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女施主可否将这部剑法,传授与小僧?”

    李牧很无耻地开口了。

    他内心里,对于白衣女子刚才施展的剑术,极为艳羡的。

    这无疑是他见过的最为可怕的剑术之一,如果能够化剑为刀,对于他的风云六刀的整合,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补充。

    白衣女子略作思考,点头,道:“好。”

    竟是真的同意了。

    她掌心之中,光华一闪,一个纱质的蓝色小册子,从掌心里飘起,朝着李牧飞来。

    李牧抬手一接,蓝色小册子落入手中,封面上写着的是四个大字【流风剑术】。

    他打开略微一看,扉页有介绍,竟然是一部五品中阶的剑术秘籍,这个品秩之高,这让李牧心花怒放,【流风剑术】无疑是他目前得到的战技中品秩最高的一本,哪怕是勒索了天龙帮、虎牙宗等帮派得到的诸多秘籍,没有一本可以与之相比,仅次于郭雨青传授的【我心天箭】。

    但与【我心天箭】这种近乎于道,更注重意蕴和心境修炼的秘籍截然不同,【玄霜剑术】是一步真正的近战搏杀之术,对于李牧来说,参考意义更大。

    “多谢女施主。”李牧原本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毕竟武林秘籍何其珍贵,更别说是这种五品中阶的战技,一般宗门根本就没有,所以他刚才开口的时候,也只是抱着漫天要价坐地还钱的打算,没想到白衣女子说给就给,这是个意外之喜,于是很诚恳地道:“阿弥陀佛,善良年轻的施主,愿我佛保佑你事事顺心,姻缘美满。”

    “这本秘籍,是补偿你所受之伤。”

    白衣女子本就不愿多说,此刻又从李牧口中听到‘姻缘’两个字,顿时额头上黑线又是如瀑布一般流泻而下,更是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停留了,转身就要离开。

    但是,李牧怎么会放过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与这种大高手请教的机会。

    白衣女子的表现,并不比郭雨青逊色多少,也是个罕见的大高手,他不失时机地打蛇随棍上,连忙道:“阿弥陀佛,女施主留步,小僧心中,还有一个大大的困惑,想要向女施主请教。”

    白衣女子简直头都大了,勉强耐着性子道:“你还有何事?”

    连她自己都觉得,今天自己的表现,实在是有点儿反常了。

    “小僧刚才大致扫了一遍这本【流风剑术】,发现其中并未有如何修炼出寒霜剑气的法门,何以女施主施展的招法之间,却有寒霜剑气幻化而出?”李牧问道。

    李牧修炼不出来内气,但对于内气的研究,却花了不少的心思。

    按照他收集到的诸多秘籍中的一些主流说法,大部分的内气武者,想要凝聚出寒冰或者是火焰之类的内气属性,就需要去一些具有特定属性天地灵气的环境之中,炼气养气,比如修炼寒冰属性,需要去冰天雪地会中,而修炼火焰属性,则需要在炙热的环境中,以此类推。

    这让李牧感觉到困惑。

    难道修炼土属性的内气,就要被埋在土里修炼?

    修炼木属性的内气,就要坐在树杈上?

    这个问题,他上一次没有来得及问郭雨青,这一次,正好见识了白衣女子的寒霜剑气之后,他心中这个疑问再度涌上心头,所以借着讨教秘籍的借口,问了出来。

    “寒霜剑气,乃是我观想而来,与【流风剑术】并无关系。”白衣女子说完,就又要离开。

    “观想?”李牧一怔。

    这个说法,倒是第一次听到。

    他隐约中,似乎是把握到了什么。

    “女施主请留步……呃,请问如何观想?”李牧厚着脸皮继续追问。

    白衣女子再一次停下身形,道:“你师父竟然是雪山大轮寺主持,又是当世智者,可以传授你佛陀金身之术,难道就没有传授你观想之法吗?”

    “呃……雪山大轮寺中,除了佛陀金身之术,就没有其他武道战技了。”李牧外表真诚内心无耻地表示。

    奇怪的宗门。

    白衣女子想了想,又从手腕中的储物手环中,取出一本火红色的后册子,直接丢给李牧,道:“这上面,有一些观想法门,小和尚有兴趣,可以慢慢研究,不过,观想的前提,都是要修炼出内气的,不掌握内气,精神力不够,你能不能修习,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李牧眼睛一亮,抬手接住。

    这个红色的小册子,叫做【观想杂谈】,似乎是一本理论类的秘册,其上有一些普通意义上的观想法门,而并非是某一种观想秘术的单独阐述,但这也正常,从白衣女子的口气来看,观想术要比炼气术和战技更加稀有,白衣女子不可能出手这么大方,直接就给一种入品级别的高等观想术。

    白衣女子转身就走。

    李牧下意识地抬手:“呃,女施主请留步,我……”

    “闭嘴。”白衣女子忍不住断喝。

    她看着这个看似呆傻痴蠢的小和尚,实在是受不了这货一口一个‘女施主请留步’,那絮絮叨叨的声音,简直就是魔音灌耳,不等李牧再说什么,白衣女子身形化作一道流光,射向大堂门口,在夜色之中,如星丸跳掷一般,很快就消失在了远处。

    李牧忍不住笑出声来。

    有意思的女子啊。

    绝对是出身于大门大户,否则,也不可能随手将一部五品中阶的剑术战技赠出,更不可能留下一部【观想杂谈】。

    李牧也没有想到,今夜来‘超度’马三,竟然还有这样的收获。

    如果这个世界上的武道强者们,都像是白衣少女这样热情好客,乐善好施,那就好了。

    大魔王无耻地想着。

    然后,他开始打量大厅里的景象。

    十几个端着军用破甲弩的泼皮,被寒霜剑气冻僵了死在原地,一支弩箭都没有射出来,而罪魁后手马三,则僵坐在大案之后的高椅上,胸口被一道剑痕洞穿,死的不能再死了。

    整个山庄中的泼皮,全部都被杀了。

    “那个白衣女子,也是一个狠角色啊,一口气,杀猪一样,杀了这么多人。”李牧发出这样的感叹,其实实际上,就算没有白衣女子,他自己出手的话,也会这么做的,这些泼皮,都是渣滓,留着绝对是镇子上的祸害。

    李牧继续观察。

    他心中奇怪,按理来说,一个平安镇总共才有多少的人口,和太白县比起来,肯定是要差一些的,但竟然聚集了这么多的泼皮,这个数量不正常啊,这么小的人口基数的一个镇子,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青壮年不务正业?

    而且,马三说破天去,也不过是一个泼皮头头而已,怎么可能组织起来这么多人,为他卖命,且手中还有如此之多的军中器械?

    李牧心中这么想着,习惯性地开始在大厅里搜索起来,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武功秘籍之类的东西,反正这玩意儿,多多益善。

    李牧的搜查手段并不高,但在地球上的各种电视剧没白看,一番摸索之后,倒还真的有所发现,被他找到了一些暗格机关的所在。

    咔嚓嚓嚓!

    一声机括声响起。

    随着李牧扭动桌案上一个圆形笔筒,马三尸体之下的大椅转动,朝着旁边移开,下面露出了一个堪堪允许一个人通过的暗门出现,通往幽深的地下,也不知道深处有什么。

    -----------

    感谢梦回道罗、过气懒人两位大大的捧场。补更完毕,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