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118、法号乱来
    “阿弥陀佛,别冲动,不要动手。”李牧一脸严肃地道:“几位施主,有话请好好说嘛,为何要这么暴力呢……还有,你说我是和尚我是认同的,但是请不要叫我秃驴,其实我是头发的,不信,你们仔细看看。”

    “他妈的,这秃驴莫非是傻子?”

    一个泼皮从腰里抽出一只匕首,一步一步逼近过来,狞笑着:“死秃驴,死秃驴死秃驴,老子就要说你是秃驴,哈哈哈,不能认同,你又能怎么样。”说着,一匕首朝着李牧的腰眼扎了过去。

    腰眼是人身体上的要害位置,要是这一匕首扎进去,那整个人的下半身和下半生,就算是废掉了。

    “不要……大哥哥快躲开。”小丫头惊呼起来,下意识地想要过去阻拦。

    “别,马爷手下留情……”蔡婆婆也一脸着急,想要阻拦,但毕竟是年老体迈,反应根本就是跟不上了。

    一边的白衣女子,单手悄悄地握住了剑柄。

    叮!

    一声金属交鸣一般的轻响。

    “啊?”那泼皮一愣。

    他直觉的震的手腕发麻,好似是一匕首刺在了岩石上。

    “他妈的,这死秃驴身上穿着铁甲。”

    他震惊地看去,却发现,这一匕首,竟然根本就没有刺进入,反而是被什么坚硬的东西给弹开了,好像是刺在铁甲上。

    “阿弥陀佛,我佛保佑……施主,其实不是铁甲,而是刺到了小僧的肉,不过,小僧有佛法护体,金刚不坏。”李牧满嘴跑火车,但却偏偏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道:“几位施主,我已经挨了你们一刀了,现在大家扯平了,不如这样,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赶紧留下金锭子,走吧。”

    小丫头和蔡婆婆震惊的张大了嘴巴。

    一边的白衣女子,被白纱遮住的脸庞,看不清楚那张绝代风华的脸上的表情,但抓着剑柄的手掌,却是缓缓地松开了。

    马脸黄牙泼皮等人,却是被惊住了。

    “金刚不坏?唬谁呢……妈的,老子不信了……”那泼皮发了狠,咬着牙,挥动匕首,噗噗噗连续雨点般地扎了数十下,吼道:“死秃驴,扎死你扎死你……”

    李牧也没有躲。

    然而,一直到着泼皮手腕被震的红肿起来,胳膊都快要断了,匕首刃尖处都折断了,却没有在李牧的身上,戳出哪怕是一个小刀口,反而是他累的气喘吁吁。

    蔡婆婆难以置信地看着李牧。

    躲在奶奶身后的小丫头,更是张大了嘴巴,瘦脱相的小脸上,满是崇拜之色。

    白衣女子目光敏锐。

    她看着李牧衣服上一个个背匕首扎出来的破痕,透过破痕可以看到下面的肌肉,哪里穿什么铁甲了,那分明是血肉之躯,刚才亦未有内气波动,说明这个小和尚并未使用内气,仅仅是肉身的强度,就挡住了那匕首的挥刺……

    嗯,很不错的外家硬功嘛。

    她在心里做出了这样的评价。

    “阿弥陀佛,好,你非要叫小僧秃驴也可以,但请不要加一个死字,毕竟小僧现在还活着,并没有死。”李牧一脸认真地道,仿佛刚才那被扎了那么多刀,却还不如对方在他的名字前面加一个死字重要。

    “呵呵,我说呢,竟敢站出来管马爷我的事情,呵呵,原来是有点儿功夫啊。”马脸黄牙泼皮忍着心里的震惊,冷笑起来。

    他身上那股子泼皮无赖劲儿又来了,道:“比前两天那个不知死活的外乡人倒是厉害了一点,但是,在这平安镇,就算是强龙也得盘着……嘿嘿,死秃驴,你这么厉害又怎么样,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架得住我们兄弟迷烟、石灰、暗青子招呼吗?你睡觉的时候,也能够刀枪不入吗?你现在没有死,过一会儿,我就让你死。”

    “阿弥陀佛,施主你这样说话是不对的,你这是执迷不悟啊。”李牧双手合十,一脸慈悲怜悯之色,连连咏唱佛号。

    一边的白衣女子摇摇头。

    这个小和尚,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怎么这么呆傻?

    虽然一身硬功炉火纯青,实力不错,但显然是修炼佛法修炼的脑子都迂腐坏掉了,呆呆傻傻的样子,这样的人,行走江湖,迟早只怕是会被人坑死。

    也不知道小和尚的师门在哪里,竟然这么放心他一个人出来。

    白衣女子之前路过的时候,小和尚为了帮助蔡婆婆奶孙两人,故意点了三碗素面的过程,引起了她的注意,当时,她也是看这对奶孙的确是可怜,尤其是瘦脱了相的小丫头掰着手指数钱攒钱的那一幕,触动了她内心深处的一些情愫。

    所以她也坐下来点了一碗面。

    不管小丫头攒钱的目的是什么,她都想帮她今天就实现。

    在那个时候,她只是觉得,这个小和尚心肠不错,但是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突然对这个呆呆傻傻的小和尚,有了一点点的兴趣。

    “执迷不悟又如何?”马脸黄牙泼皮哈哈大笑:“你能把爷爷们怎么样?”

    所谓的泼皮,其实就是无赖,死缠烂打,如狗皮膏药一样,贴上来就很难扯下去,中国古代四大名著水浒传中,落魄的青面兽杨志,为了生存,不得不道街上去卖祖传的宝刀,被牛二为首的泼皮缠上,故意刁难,百般凌辱,最后逼得青面兽一刀杀了牛二,被官府缉拿,成为配军,彻底断绝了光宗耀祖的希望。

    马脸这群人,显然正是这样一群泼皮。

    “哈哈,这个死秃驴……笑死爷爷了。”

    “是啊,你能拿爷爷们怎么样?”

    “你看他拿一副呆呆傻傻的样子,哈哈哈哈。”

    “死秃驴,你是出家人,哈哈哈,出家人慈悲为怀,你就算是一身武功又怎么样?难道你还敢动手杀我们吗?哈哈哈。”

    “就是就是,死秃驴,有本事,你打我啊,哈哈,打我啊。”

    一群泼皮都嘻嘻哈哈地大笑着。

    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都看到了这一幕,都在心里骂了起来。

    本地人都认识这群泼皮,乃是平安镇中的一害,与镇上他们中的几个官吏有勾结,平日里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坐了不少丧尽天良的事情,镇子里的人都深恶痛绝,但却没有什么办法,此时看到他们又来闹事,于是一个个都躲得远远地,生怕沾惹上是非。

    一些街坊对于蔡婆婆祖孙两人的遭遇,非常同情,但却不敢开口帮忙,而他们看着李牧的眼神中,却是带着一些同情和怜悯,招惹上马三这些个心狠手辣的泼皮,这个小和尚,只怕是很难活着离开平安镇了。

    唉,平安镇,不平安啊。

    倒是一些过往的外地人,不明就里,反而是围在一边,好奇地看热闹。

    李牧却根本不管这些。

    他COSPLAY上瘾了,故意装疯卖傻,双手合十在胸前,一副呆呆傻傻要和对方讲道理的燕子,认真诚恳地劝道:“施主,请不要说那种话,须知祸从口出啊……阿弥陀佛。”

    泼皮们笑的更加得意放肆了。

    “哈哈,祸从口出?哈哈,爷爷我就说了,祸在哪里啊?哈哈,死秃驴,有本事,你打我啊,哈哈哈……”马脸故意将凑过来,将脸凑向李牧,一脸的得意和挑衅,道:“知不知道爷爷我是谁,哈哈,祸从口出,哈哈,你打我啊……”

    李牧脸上一副呆傻的样子,往后退,一口一个阿弥陀佛,仿佛是被吓住了的样子,道:“施主,你不要随便乱说这种话,好的不灵坏的灵……阿弥陀佛。”

    唉,这个呆傻小和尚啊。

    白衣女子看的摇摇头。

    真是一个迂腐的蠢蛋啊。

    空有一身高明的刀枪不入硬功,却不敢动手,束手束脚的样子,被几个泼皮,逼得这么狼狈,想要行走江湖,这样呆呆傻傻的怎么成啊,迟早被人吃干净了连骨头都不剩。

    “哈哈,死秃驴,怎么?现在怕了啊?你不是很厉害吗?哈哈,刀枪不入啊,吓死爷爷了哦……你打我啊,敢吗?你敢打我吗?”马三越发得意地将脸朝着李牧凑过去。

    “施主,你不会是认真的吧?”李牧继续往后退。

    “当然是认真……”

    啪!

    一声响亮的耳光。

    马脸黄牙的泼皮马三,就像是一个破麻袋一样,飞了出去。

    嘭!

    他撞在身后另一个泼皮的身上,两个人如滚地葫芦一样,惨叫连连。

    这一下子,周围所有的喧哗和噪音,就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一样,过噪声戛然而止,瞬间消失。

    那群得意洋洋的泼皮,瞬间就愣住了。

    连白衣女子,都有点儿没有反应过来。

    哎?

    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突然就……这个小和尚,竟然真的动手了?

    街道两侧远近不同的地方,都传出来一片片的惊呼。

    尤其是一些本地人,完全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迂腐老实呆傻像是一块木头一样的小和尚,说动手就动手,直接一巴掌把马三直接给抽飞了。

    这一巴掌,让一些深受马三等人毒害的小镇居民,感觉到一种由衷的解气和爽快。

    但是,他们同时也开始深深地为这个小和尚感到担忧。

    马三这群泼皮,根本就是一群滚刀肉,哪里那么容易打发。

    “他妈的,你……死秃驴,你竟敢动手打我,你……”马三趴在地上,呆了半晌,似乎还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的被小和尚抽了一巴掌,一直到牙根处一阵阵抽疼传来,他才意识过来,发生了什么。

    “你死定了,死秃驴,你死定了……”马三发了狠,龇牙咧嘴地爬起来,脸上一个清晰的巴掌印子,嘴角流出了血迹,如同愤怒的公狗一样。

    “阿弥陀佛,施主,不要激动,冲动是魔鬼,请听我解释,小僧乃是出家人慈悲为怀,普度众生,你既然这么要求了,那我肯定是要满足你啊,师傅说过,我们出家人,行走在外,要尽可能地助人为乐,乐善好施……所以你既然要让我打你,而且还说了那么多遍,那我只好满足你了啊。”李牧一脸认真。

    他唯唯诺诺地样子,很委屈地解释道:“而且,我最后还确认了一遍,问你是不是认真的,你说是啊。”

    “你……我……”马三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气的憋出了内伤。

    李牧却偏偏还一副仿佛极为困惑的样子,看了看周围众人,呆呆傻傻地道:“说实话,小僧云游四方,见过各种人各种事,但是,像是这位施主这么奇怪的要求,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噗嗤……”白衣女子忍不住笑出声来。

    白色面纱之下,春华绽放。

    周围街道上,也是一片哄笑声。

    一些围观看热闹的人,这个时候,也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就连几个泼皮,脸色怪怪的,强忍着差点儿笑出来。

    这个小和尚,真他妈的是一个奇葩。

    “你他妈的……”马三捂着脸,一脸的阴狠,啐出一口血水,道:“死秃驴,好,你有种,呵呵,打了爷爷的人,就别想活着从这平安镇中走出去,打了爷爷的左脸是吧?好,爷爷我今天就将右脸也伸过来,你要是有种,再打这边脸试试看……哈哈哈,来啊,打啊,打啊!”

    这是典型的泼皮思维。

    水浒传中的牛二,也是用这种滚刀肉的办法,将隐忍克制的青面兽杨志被逼疯暴走的。

    “哦。”李牧点点头。

    然后抬手,又是一巴掌。

    啪!

    马三就再度飞了出去。

    他的另外半边脸,也出现了一个巴掌印,五指印痕清晰可见。

    “你……竟然敢真的出手?你……”马三爬起来,捂着脸,惊怒交加,他没有想到,自己平日里死缠烂打滚刀肉一样无往不利的手段,今天竟然被人这样给破解了。

    这和尚不会他妈的是个傻子吧?

    “阿弥陀佛,施主,贫僧乐善好施,乐于助人,赠人玫瑰,手有余香……”李牧双手合十,道:“施主你罪业深重,小僧要感化你,所以只好答应你的要求了,不过,你这个要求真的很奇怪啊,我很少遇到过,难道你喜欢挨打,你这是又受虐倾向啊,你小时候是不是缺乏父爱和母爱,所以导致心理畸形……”

    “闭嘴。”马三都快气疯了。

    这个死秃驴,怎么废话这么多,像是一个苍蝇一样。

    他一张嘴凉风进来,腮帮子抽着疼,使出了‘泼皮大法’之中的最后一招,怒道:“是吗?好,你有种今天就弄死老子,不然,老子一定要弄死……哈哈,死秃驴,你不是什么乐于助人吗?好,我让你弄死我,你敢吗?你一个死秃驴,六根不清净,还想要英雄救美?呵呵,想要救这个白衣小妞,那就做好弄出人命的准备。”

    李牧叹了一口气:“阿弥陀佛,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施主,出家人不打诳语,你刚才说的话,是认真的吗?”

    “我当然……”马三差点儿脱口而出说我当然是认真的。

    但是他猛然看到小和尚那一副憨傻认真的表情,心里突然就一个激灵,想起了之前他也是这样问自己,然后就一个巴掌毫不犹豫地抽了过来,马三突然觉得,也许这个和尚,真他妈的是一个傻子,要是把话说死了,还真的敢杀人。

    他越想,越觉得自己判断是对的。

    压下怒火,仔细想想,这个小和尚,根本就是一个迂腐呆蠢的傻子啊,在庙里参佛读经,读成一个愣子了吧,这样的人,真的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但凡事情,就怕换一个思路想。

    之前,马三惯性地觉得小和尚是出家人所以会有所顾忌,但现在反过来一想,他妈的好多出家人都是认死理的疯子,很多惊世骇俗的事情,都是出家人做出来的,比如什么割肉饲鹰之类的,而这个小和尚疯子的面,很大。

    几个呼吸之间的思考之后,马三就怂了。

    表面上看来,他不怕死,耍横,不要命,但实际上,越是这种人,内心深处更怕死,怕的要命。

    俗话说,蛮的怕横的,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

    马三觉得自己充其量最多就是横的,而眼前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傻蠢小和尚,基本上就是不要命的那种。

    “死秃驴,今天算你走运,爷爷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做。”马三咬着牙,眼睛里闪着凶光,道:“你不是要超度我吗?好,把你的名字法号留下来,回头爷爷我去找你算账。”

    其他几个泼皮,一看这架势,就知道老大这是要怂了。

    他们也觉得,这个和尚,有些儿邪门,最好不硬碰,回头找机会私下里暗算掉最好,就像是弄死前几天那个多管闲事的外乡人一样。

    泼皮们天生没有武人的荣誉感和尊严,所以哪怕是认怂了,也一点儿都不觉得丢脸,他们就像是一群游窜在灰色地带的驱虫一样,欺软怕硬,所以退缩起来,比谁都退缩的快。

    “没错,死秃驴,留下你的法号。”

    “怎么?不敢啊?”

    泼皮们扶着马三,和李牧保持距离,像是一群败犬,狂吠叫嚣。

    而周围围观的人,尤其是那些本地人,却在心里,暗暗地起到,小和尚啊,千万不要说啊,千万不要开口啊,赶紧第一时间离开这平安镇吧,活命要紧啊。

    一边的蔡婆婆,也是急的一头大汗,一个劲儿地给李牧使眼色,让他千万不要说出来。小丫头更是悄悄地拽李牧的衣袖,连连摇头。

    泼皮头子马三看到这一对祖孙的动作,心里暗暗记下。

    他心里阴狠地盘算着,回头找个机会,一定要打死蔡婆婆这个老不死,杀鸡给猴看,让平安镇的其他人,都知道他马三的厉害,至于那个小丫头嘛,洗干净了直接卖到窑子里算了。

    白衣女子双臂抱胸,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饶有兴趣地等待着李牧的回答。

    李牧老老实实地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施主愿意再退一步,那就最好了,我佛慈悲……”

    马三一听这个傻逼和尚又要絮絮叨叨没完没了地唠叨下去,头都一阵疼,直接打断,道:“别他妈的和爷爷废话,你就说吧,你发号什么?”

    不要说,不要说,千万不要说。

    心怀善意的蔡婆婆祖孙以及周围的居民们,都在心中祈祷,小和尚你不要说啊。

    说出来,说出来,有种你就说出来。

    破皮们咬牙切齿地等着,就等这个傻逼和尚自报家门。

    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之下,李牧双手合十,老老实实地道:“阿弥陀佛,小僧的法号乱来。”

    啊?

    什么什么?

    法号……乱来?

    马三愣住了。

    泼皮们愣住了。

    蔡婆婆祖孙愣住了。

    白衣女子愣住了。

    就连周围一些看热的人,也全部都愣住了。

    乱来?

    这他妈的是什么法号?

    哪里有和尚起这种法号的?

    马三气的眼睛都红了:“秃驴,你竟敢随便编一个法号来骗我?”

    李牧连连摆手,一脸诚恳地解释道:“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小僧法号,真的是乱来,因为小僧没有云游之前,经常在庙里乱来,所以被师父打发出来云游,临行之前,赐下法号乱来。”

    真的是乱来?

    马三将信将疑。

    周围的人,也都将信将疑。

    不过,出家人应该是不说谎的吧。

    “好,那你敢不敢说,你是哪个寺庙中走出来的野和尚?”马三又问。

    李牧道:“阿弥陀佛,小僧来自于雪山大轮寺,家师乃是人称【大轮明王】的大轮寺主持鸠摩智。”

    马三听了,就有点儿懵逼了。

    雪山大轮寺?

    在哪里?

    大轮明王鸠摩智?

    那是谁?

    听都没有听说过啊。

    “好,死秃驴,爷爷记住你了。”马三发狠,道:“我还会再回来的。”

    李牧听到这句话,差点儿笑场,几乎就破坏了自己辛辛苦苦营造的傻瓜和尚的形象,还好忍住了,心里却在吐槽,你特么的以为自己是灰太狼啊,这样经典的台词,从你这个蛆虫一样的泼皮嘴里说出来,实在是破坏了宠妻狂魔外加大发明家灰太狼大大的形象啊喂。

    最终,几个泼皮走了。

    看热闹的人也散去。

    “乱来大师,你闯大祸了,赶紧离开这平安镇吧。”蔡婆婆连忙拉着李牧的手,道:“马三那几个人,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

    “你真的法号乱来?”白衣女子开口,盯着李牧,问道。

    李牧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其实,我有两个法号,刚才告诉他们的,是最新用的,在离开雪山大轮寺之前,师父还没有赐予我乱来这个法号,我以前的法号,不是这个……女施主想要知道吗?如果你想要知道的话,我可以告诉你……”

    “说。”白衣女子面纱下的眉毛跳了跳。

    这个小和尚,除了傻蠢,还是个话痨。

    李牧正正经经地行了一个礼,道:“小僧以前的法号,叫做扯淡。”

    ---------

    中午没睡觉,把新的章节写出来了。

    二合一,一起发了。

    谢谢兄弟姐妹们支持,大家关注一下我的新公众微信号乱世狂刀,近期会发一些圣武星辰的设定,以及故事脉络走向,以前那个号作废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