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116、养猪种菜(本卷终)

0116、养猪种菜(本卷终)

 
    李牧行走在阵法之中,开始进一步完善一些细节。

    这是他第一次布阵,许多地方,乃是他推理而来,所以不得不小心。

    很快,在李牧的调整之下,【天罡地煞阵】的运转,越来越顺畅。

    就像是一台新车,经过了磨合之后,才会发挥出真正的速度

    比如在刚才,天罡之力发动的时候,造成了整个县衙的异像,这一点李牧是知道的,而在地煞之力发动自后,两种力量阴阳调和,异像会逐渐收敛,所有的力量引而不发,如洗尽铅华恢复平常面目一样。

    尤其是随着李牧对【天罡地煞阵】的不断调整调整,这种异像彻底消失。

    这样一来,就算是有大高手来到县衙外面,也不会察觉到异状。

    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谁,看树木花草岩石,都没有什么不同。

    这样,不会引来一些不必要的觊觎和麻烦。

    当然,一旦有人不遵守规矩,硬闯,陷入阵中,一切都会瞬间改变。

    到时,天罡地煞之力爆发,杀机立刻就会浮现,天翻地覆。

    就算是千军万马,只怕是也有进无出。

    只要李牧愿意,可以操控阵法,衍化出各种变化,犹如迷境迷阵一样,瞬间就将宗师级的高手,或者困住,或者坑杀在这【天罡地煞】阵中。

    ……

    “又……又恢复正常了?”

    王辰再次被震惊了。

    同样感觉到惊讶的,还有一边的秦蓁。

    因为他们难以理解地发现,太白县衙又可以看见了,树木花草,假山沟渠,朱门红墙,青砖碧瓦都清晰可见,之前笼罩在这整个县衙的那种白色雾气,被阳光一照,彻底消失了,而那种神秘的仙气儿,也随之不见。

    县衙恢复了正常。

    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是幻觉,其实根本没有出现过。

    但是,不论是秦蓁还是王辰,都不会将刚才的一切,真的当成是幻觉。

    因为直觉告诉他们,眼前的这座县衙,已经变了。

    “殿下,请恕属下直言,这个李牧,来历很神秘,不仅个人实力卓绝,背后还可能有超级势力支撑,若是殿下可以将其拉拢过来,或许……”王辰再一次忍不住开口劝谏。

    一次次的震惊和意外,都因李牧而来,他不得不再度提高对于李牧的评价,就比如这一次,很明显,在县衙之中,隐藏着一位大宗师级的术士,这种任务,放在三大帝国之中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算是战略级的存在了,很有可能,是李牧的师门中人,别的不说,单单是这样一个人物,若是选择站在公主殿下的阵营,那足以瞬间就改变公主殿下姐弟在帝国中的地位,起码会拥有自保之力。

    秦蓁笑了笑,道:“先生难道从未想过,李牧背后的势力,也许所图更大,不是我们所能拉拢的吗?”

    王辰一怔。

    他忽略了这一点。

    的确,这个世界上,高手强者无数,但绝对不会凭空冒出来一个毫无背景的大宗师术士,自己之前,拉拢李牧心切,所以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在此之前,王辰只是觉得李牧是一个小县令,乃是帝国官场之人,所以只要公主殿下许以权势地位,应该可以拉拢,但是,仔细想一想,既然背后有一位大宗师级的术士存在,为何李牧会满足于在这个偏远的小城之中,当一个小县令?

    或许,李牧其实是帝国中另外一个势力的布局棋子?

    如果是这样的话……

    王辰立刻意识到,自己之前,因为思维惯性,把事情想简单了。

    怪不得自己接二连三地释放出过善意,但李牧却丝毫不领情。

    “王先生,你最近的心态,有点儿急躁。”秦蓁秀美绝伦的脸上,带着诚恳和感激,道:“我知道,你是为我姐弟二人着急,但是,欲速则不达,现在看来,李牧只不过是那个神秘势力之中的一个小棋子而已,这个小棋子被摆在明面上,说明其地位不高,也做不了什么主,小人物而已,不用再过在意,只需密切关注其动静就可以,我们只需和他背后的那位大宗师级术士,或者是其他更层的具有话语权和决定权的人物接触即可。”

    “殿下,我明白了。”王辰点头道。

    他心中已经计划着,该如何弄清楚李牧身后的神秘势力到底是何方神圣。

    这件事情,还是得着落在李牧的身上。

    既然公主殿下不屑于和李牧这样的小人物打交道,那这种事情,就由他去做好了。

    对于秦蓁刚才委婉的批评,他并不在意,甚至已经习以为常。

    世人都认为【风君子】王辰是公主秦蓁身边的智囊,整个西秦帝国的上层也都报以相同的看法,很多人多认为,正是因为有了王辰的辅佐,秦蓁才能在风云诡秘的秦城中平安度过那么多的风风雨雨,带着一个并不受宠的幼弟,带着一支支离破碎的力量,支撑这么长的时间。

    但是,世人不知道的是,其实当年的许多重大决策和计划,许多如今看来犹自被许多人认为是妙笔生花之举,真正策划者,其实是这位年轻而又绝美的秦蓁公主本人。

    这件事情,只有王晨自己知道。

    真正的智者,是秦蓁。

    这位拥有着绝美容貌,被称作是西秦帝国历史上最惊人美貌的公主,其实拥有着比她的美貌更加惊人智谋,只不过,一直以来,却习惯了藏锋于拙。

    王辰经过了秦蓁的提醒之后,暗自调整自己的心态。

    “姐姐,王先生,你们有没有察觉,阁楼上的灵气,好像是比平日里浓郁了许多。”小皇子秦政突然兴奋地开口。

    他修炼的【明玉功】,对于灵气的浓郁程度,最是敏感。

    秦蓁点点头:“是啊,浓郁了至少三倍。”

    作为武道高手的她,自然是已经感觉到了。

    不过,在她看来,这并没有什么稀奇。

    很明显是刚才那位县衙中的神秘大宗师术士施展雷法之后,法力消散弥漫的正常结果,毕竟那么恐怖的雷术,蕴含的力量何其可怕,就算雷术的施展已经结束,那些被法力强行拘来的天地灵气,却并不会在一瞬间完全消散,而是会逸散在虚空之中,进而导致县衙周围的天地灵气剧增。

    这是正常现象。

    而王辰显然是也抱着和秦蓁公主一样的想法,所以对于空气中灵气浓郁程度的上升,也不以为意。

    再过一半日,等到雷术的法力消散干净,这空气中的灵气,也就会慢慢变得稀薄下来。

    ……

    县衙中。

    小天鹅赵翎神色震惊地站在后衙的花园中。

    刚才的雷电异像,她当然是看到了,但她震惊,并不是因为这个。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也许是因为身在其中,反而不如外面的人那样更加清楚地感知到这种雷电异像的可怕,雷电阴云所遮蔽,所以赵翎看不到县衙之外的景象,她还以为整个太白县城都是雷电笼罩,所以将这种变化,当成是一种大范围的气象异常。

    让赵翎震惊的,是县衙之中浓郁了十倍有余的灵气。

    唯有太白山主峰上的一些地下灵脉汇集之地,才会有这种程度的灵气浓郁度啊。

    但那种地方,即便是在太白剑派中,也是只有数十个而已,只有宗门高层以及真正的精英核心级弟子,比如她的哥哥赵羽这种天才,才会得到进入其中闭关修炼的资格,赵翎自己,虽然也是天才,却因为还未进入宗师境而无法得到这种名额。

    “在这样的环境之中修炼,事半功倍啊。”

    赵翎大口大口贪婪地呼吸。

    如果能够再这样的灵气充足之地,修炼一年的话,那简直是天降美事啊。

    她的内心里,冒出来这样一个念头。

    但她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一场雷电交加的天地异象会让空气之中的灵气浓郁程度提升,但这个县衙,并非是洞天福地,所以这种浓郁的灵气,绝对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散去,最终一切都恢复平常。

    这时,一个声音从身后响起。

    “竟然在这里偷懒?我要你照顾的病人,现在怎么样了?”

    李牧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赵翎的身后。

    “你……什么时候来的?竟然偷窥我?”赵翎吓了一大跳,转身,怒目而视。

    “偷窥你妹啊。”李牧毫不客气直接就给了这个骄傲的小天鹅一个肉炒栗子,道:“本官堂堂一县之尊,这个县衙里的一切,包括你,都是本官的,有必要偷窥你这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婢女?”

    “啊,你……”赵翎呼痛,气的牙痒痒,但却偏偏躲不开,脑门上被敲了一个红包,气的她一冲动把腰间的长剑都拔出来了:“你这个登徒子,再对我动手动脚,我和你拼了……”

    “切。”李牧随手一拍,就将赵翎的长剑,拍回到了剑鞘中。

    他一脸鄙夷地道:“不要自作多情了,你长得这么丑,本官就算是饥不择食,也不会去调戏你……问你话呢,你给冯主簿他们治伤,治的如何了?别忘了,你可是立下了军令状,有时间期限的。”

    说我长得丑?

    是你眼睛瞎了吧。

    赵翎快气疯了,但却无可奈何。

    她现在已经深切地明白,李牧大魔王的实力到底有多么恐怖。

    她和李牧比,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的。

    在李牧的面前,她向来引以为傲的在同辈是兄弟之间出类拔萃的剑术,根本就像是一个笑话一样,没有任何的反抗余地,怪不得当初,周镇岳长老不战而败。

    “姓冯的和姓甄的,已经可以随意下床行走了,最多再有三日,身上的结疤就可以脱落,三月之内,疤痕可以彻底消失,姓马的意识恢复,再过五日亦可下床,至于那个小书童,在那碗血的作用下,双腿勉强保住了,但肌肉萎缩的厉害,骨骼亦是无比脆弱,若是没有奇迹发生的话,想要下地行走很难。”赵翎咬牙切齿地说道。

    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道:“当然,如果县衙中的灵气浓郁度,可以一直都保持现在这种状态的话,那再过个六七年,或许小书童可以勉强行走也说不定,但是……呵呵,你能让灵气一只都如此充裕吗?”

    “灵气浓郁程度,对于疗伤亦有帮助?”李牧心中一喜,忽略了小天鹅的挑衅,问道。

    赵翎秀气清丽的脸上,一脸鄙夷地道:“这你都不知道?灵气当然可以改善伤势,因为它不仅可以用来修炼内气法力,亦可以滋养万物,乃是这天地之间最为神奇的力量,在灵气充足之地,就算是种大葱,都要比普通之地生产的大葱清甜。”

    李牧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说得对,哈哈,明日,我就命人在县衙中,开辟出一片菜园,用来种植大葱萝卜辣椒和空心菜,哈哈,对了,还要养鸡养鸭养猪,哈哈哈……”李牧心中有了新计划。

    小天鹅的气话,提醒了他。

    灵气充足的地方,生长出来的东西,要比普通地方更加富含生机和能量,这种能量,完全可以通过吃的方式,进入到他的体内,被经过了【先天功】和【真武拳】改造的身体吸收,从而提升他的修炼速度,这也是阵法的作用之一。

    昔日,老神棍的描述中,那些仙家门派,可是专门开辟灵田灵园来种植粮食作物以及各种药物,长期吃这种仙家食物,会让修炼者的体制都得到质的提升,接近于先天之体,修炼各种功法,事半功倍,可以说是赢在了起跑线上。

    这种事情,在当时的李牧听来,就像是神话传说一样。

    但是现在,李牧却坚定地认为,这是真的。

    既然已经成功地布置下了阵法,改变了县衙之内的灵气浓郁程度,虽然比不上老神棍口中的那些仙家门派,但绝对要比这个世界的诸多门派强多了,种植出来的或许不是仙麦仙草仙药,但绝对是灵气十足,普通人吃了身强体壮,修炼者吃了可以提升修为,久而久之,就算是一头母猪,也可以吃成精了。

    李牧要在二十年之内,走出星辰,改变地球被拆迁的命运,所以只要是能够提升实力,他都要去尝试。

    但赵翎听到李牧的话,确实鄙夷地笑了起来。

    “你也想得太美了吧,这种天地气候异像带来的灵气集中,在两三天之后,就会消散,你就算是把县衙变成养殖场,也来不及了,还是少做一点儿白日梦吧。”她显然并没有身为婢女的觉悟,丝毫不会放过奚落李牧的机会。

    李牧毫不客气地又在小天鹅脑门上给了一记肉炒栗子,道:“要是从今以后,这县衙之中,永远都是这样的灵气浓郁程度呢?”

    “你……”赵翎捂着脑门,怒道:“那不可能。”

    “哈哈哈哈……”李牧转身而去,“头发长见识短的黄毛丫头,你就等着看吧。”

    赵翎看着李牧扬长而去,一边揉脑门,一边恨恨地诅咒:“你这个该死的愚蠢魔头,你就做梦吧。”

    这几天为小书童等人疗伤,她大概也了解到了县城中发生的事情的前因后果,天生正义感过剩的她,对于郑存剑等人的所作所为,也深恶痛绝,因此也就对于几个伤者,尤其是小书童,极为同情。

    所以别看她在李牧面前一副不情不愿的架势,其实在治疗小书童清风的伤势之事上,却是极为积极和主动,想尽了各种办法,几乎是日夜不休地守在小书童的身边,才能在小书童双腿近乎于腐烂的情况下,奇迹般地保住了小书童的双腿。

    也因为了解了许多事情的前因后果,尤其是在知道李牧割腕放血,为小书童疗伤之后,赵翎对于李牧的看法,其实是有所改观的,起码和她想象之中那个暴虐无道的杀人狂形象是不一样的,圣母心泛滥的她,心里甚至已经悄悄计划着,要用自己的努力,来感化李牧,让他迷途知返,改过自新。

    但是此刻,被李牧连续奚落加上两个‘肉炒栗子’,赵翎对于李牧的那一点点改观,立刻就跑到了九霄云外,恨不得用剑在李牧的身上,戳出来十几个大窟窿。

    “真是无法理解,为什么小清风这么聪慧善良的孩子,会遇上李牧这样一个蛮狠不讲理的变态主人?不会是被威胁的吧?”

    赵翎又开始脑补,自己该如何拯救小书童清风,让他脱离李牧的魔爪了。

    “对了,为什么这个大魔王的血,会具有那么强大的生机之力呢?”

    她又想到了这个困扰了自己好几日的难题。

    要不是因为李牧的那碗血,她也无法保证让冯元星等人在半月之内彻底恢复不留任何的疤痕,更无法暂时将小清风的双腿保住,那碗血之中蕴含着的生机之力,简直打破了赵翎身为药师所建立起来的固有观念。

    如果不是因为实力不如李牧,她真的想要将李牧抓起来,再放一些血,来好好研究一下。

    连赵翎自己都没有察觉,想着想着,她心里的愤怒,已经烟消云散,而对于李牧的好奇,却是越来越重了。

    地球上有一句话,叫做好奇心害死猫。

    ……

    ……

    李牧没有回练功房。

    他来到后衙的静室中,看望了冯元星等伤员。

    在确定几人真的是如赵翎所说的那样,已经快要恢复之后,心中就放心了许多。

    尤其是小书童清风,虽然双腿失去了行动能力,无法站起来,但身上其他地方的伤几乎都已经愈合了,且在两个仆妇的照顾之下,精神状态,看起来还不错,让李牧悬着的心,松了一口气。

    “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的双腿。”

    李牧再次向小书童保证。

    清风的脸上,流露出笑容,他的坚强程度,让李牧都感觉到汗颜。

    “大人,明月她……”小书童现在最关心的,还是呆逼小萝莉明月。

    盲眼道人袭击县衙已经过去了一些日子,但是明月还未回来,尽管县衙已经分派了人手去寻找,且还在江湖上悬赏,有人找到明月的线索,都可以免去赎金,直接将大牢之中的人带走,但到了今日,还是没有什么线索。

    “放心,已经有消息了,我委托一个朋友照顾她,很快就可以回来了。”李牧笑着道。

    实际上,他心里在骂娘。

    狗日的老乞丐啊,竟然这么靠不住,带着蛟血和呆逼萝莉明月跑了。

    说好的在县城中汇合,结果这么多天过去了,连个影子都不见。

    李牧气的牙疼,当时怎么就相信了这个老混蛋。

    要是再见到老乞丐,李牧一定把他那条会说话的黄狗,直接宰了下锅。

    不过,李牧也知道,老乞丐是真的想要收明月为徒,踢她化解体内的妖灵,所以可以确定,明月暂时应该是没有什么大的危险,所以才没有急的暴走,只能慢慢打探了。

    从静室中出来,李牧回到了练功房之中。

    他现在已经是日夜不休了,只要感觉到疲惫,就运转【先天功】养身养神,所有的疲惫一扫而空,然后继续忙碌。

    当前,除了修为提升自己的修为之外,李牧最大的工作,就是通过回忆的方式,来整理老神棍所传授过的一切技巧和功法,哪怕是老神棍随意说过的一句话,他都要好好想一想,推敲一下,体会其中的意味。

    在彻底明白了老神棍变态之后,李牧需要尽快地将老神棍所传授的一切,都整理成为一个大致的体系,有一个明了的脉络之后,才能真正将这一切都融会贯通,化为己用。

    一夜时间,很快过去。

    第二日,吃了早饭之后,李牧吩咐下去,命人将县衙后院之中所有的花园都铲平,所有的闲杂房间都整理出来,再将原先属于悬崖边密林的地方,刚刚铺上的草坪,也全部都铲掉,然后开始建造鸡舍鸭舍猪圈菜地果园药圃等等,要将整个县衙便成为一个小型农场。

    这样的命令,让包括已经开始复工的冯元星等人,多迷惑不解。

    县衙花园景色秀丽,里面栽种着一切奇花异草算是太白县城之中的一景,如此美丽的地方,却要被铲平当成是菜园子,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但没有人敢质疑李牧的决定。

    大生产活动轰轰烈烈地展开。

    李牧将【天罡地煞阵】引而不发,所有闲杂人等出入,只需按照铺制好的小路行走,就不会有任何的意外发生。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李牧一直都在练功房之中闭关。

    但结果让他有点儿失望。

    因为即便是在十倍浓郁程度的灵气之下,他依旧无法修炼出内气。

    倒是先天功改造精神力的效果,大大增强,同时真武拳对于肉身的增强和体质的提升作用,在正常灵气浓度十倍的环境中,也有显著的增强,这也算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了吧。

    五日之后,李牧释放了关押在县衙大牢之中的各路江湖中人。

    然后,他又暗中给了小书童清风十枚玉牌,让他滴血认主,然后传授他操控玉牌的方式,通过玉牌来操控【天罡地煞阵法】,可以暂时守卫县衙,就算是有宗师级的高手前来,亦可抵挡,自保无虞。

    做完这一切,李牧离开了太白县。

    他带着郑存剑,动身前往长安城,要去将这个世界的李牧母亲接回来。

    同时,也正好借着这一次出行,来开阔眼界,见识一下外面世界的风采。

    ------------

    今天两更二合一了,有点儿事情,一起更了。

    第一卷算是结束了,接下来是第二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