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112、心结
    阵法的布置,是一件耗时耗力的工程。

    而且,也不是所有的地方,都适合布置阵法。

    布置阵法,本质上是与天地沟通,向天地借力的过程。

    而天地的力量,又是何其的神秘浩瀚复杂,想要借来,哪里会那么容易。

    借天地之力,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因此对于地势、风水的要求极高,不同的地势应该布置什么样的阵法,不能布置什么样的阵法,都有着千丝万缕复杂的讲究。

    阵法研究到深处,可以沟通天地,甚至于改变天地。

    在老神棍的描述中,在遥远的宇宙深处,曾有一位尊号御天神帝的盖世人物,以万千星辰为棋子法器,来布置阵法,将整个星域都打造成为了神秘莫测的禁区,可以一念之间,灭杀仙人,恐怖到了极点。

    这也是李牧从老神棍的口中,听到的为数不多的令他赞叹和欣赏的人物,其他大多数的时候,老神棍总是一副‘天地老二我老大’的架势,足见这位御天神帝是何等的无上风采。

    可惜,老神棍也是偶尔提起过一两次,语焉不详。

    李牧再仔细问起时,老神棍不愿意多说,只言浩瀚宇宙,茫茫万千,星辰星域何其之多,可以说是犹如烟海,数之不尽,他口中的这位御天神帝,乃是无尽宇宙深处的人物,与地球、与太阳系,乃至与银河系等等,相隔太远,就算是大罗金仙,也不可能再穿越这样的距离了。

    以星辰为阵法棋子,那是李牧想都不敢想的境界。

    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利用天龙帮、虎牙宗等江湖宗门缴纳的各种材料,对县衙周围的地势、草木、流水等等,进行一些改变,使之可以聚气,纳气,然后利用这种‘气’的力量,守护县衙。

    这是‘阵’的初始阶段。

    也是李牧如今可以尝试的阶段。

    连续三天时间里,李牧一刻不得闲。

    他将县衙周围的每一寸土地,都丈量的清清楚楚,还亲自开掘,向下挖了五六米,观察土壤成分,观察地下水分浓郁程度,又统计总结了县衙周围所有的植被种类,每一个泉眼的二十四小时出水量,甚至是有多少蚁穴、蛇虫动物之类的,都精心的统计了一遍。

    对于李牧来说,布阵,就像是做一道复杂的数学题一样,必须保证每一个解题的步骤都毫无破绽,才能最终得出正确的答案。

    老神棍平日里疯疯癫癫不靠谱,但在布阵方面,却极为严谨,哪怕是出去做一场再普通不过的法事,就算是勘察阴宅,都一丝不苟,这种严谨,影响了李牧。

    地球上的诸多神话小说之中,主角一挥手,随便丢下什么法器,或者是随便烙刻一些图案铭文,就可以布置好一座阵法,那是胡扯。

    真正的布阵,不会那么简单,而是需要考量各方面的因素,哪怕是一些极为细小的细节,都不能有丝毫的纰漏。

    比如忽略泉水,可能会导致阵法根基被地水腐蚀而失效,忽略蚁穴,可能会因为蚁穴的扩大挖掘而导致吸纳进来的‘气’暴走,忽略土层成分,一旦地下有沙层,有可能会让埋藏在地下的真眼玉器下陷,导致整个阵法的能量暴走……

    好不夸张地说,布置一座阵法,和修建一座楼房差不多,都需要复杂的工序。

    整整三日时间,李牧都忙得连轴转。

    作为临时助理身份这几日一只都跟在李牧身边的李昭晨,心里奇怪,一个劲儿地暗暗嘀咕,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县尊大人突然变了性子,怎么会对泥土山水花草这么感兴趣,难道已经当腻了大魔王?

    李昭晨就是典狱官甄猛的小舅子。

    前几日在关键时刻,他表现的不错,所以在冯元星、甄猛几人养伤,无人可用的情况下,李牧将这个小狱卒提拔为贴身衙卫,带在身边。

    这个今年也就才刚刚十八岁的小狱卒,对于李牧这位县尊,充满了尊敬。

    这种尊敬,已经不仅仅是因为上下级的官职差别,更是因为,李牧在过去这数剑大事之中,展现出来的强势,对于属下的庇护和近乎于无敌的实力,这一切,都太符合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对于英雄的定义了。

    或者更准确一点说,应该是崇拜了。

    李昭晨和其他的狱卒小伙伴们一样,已经成为了李牧的狂热信徒和崇拜者。

    “基本上搞定了。”

    李牧再一次将整个县衙周围丈量一遍,确定毫无遗漏之后,回到书房,开始画图。

    整整半日,一共画出来三十六章图。

    他将李昭晨叫进来,让人拿着图,按照图纸上所示,开始着手改造整个县衙周边的环境。

    “记住,图纸绝对不能外泄,你看一遍,记住了,然后亲自带队,命人去做,所有的工程结束之后,将图纸一分不差地带回来,交给我。”

    李牧很严肃地安排。

    这种语气,让李昭晨感觉到了这件事情的重要性,也感觉到了自己肩上的责任重大,能够为县尊大人做这样重要的事情,让他心中兴奋不已。

    “大人放心,小人就算是把命丢了,也绝对不会丢掉一张图纸。”李昭晨拍着胸脯道。

    李牧笑了笑:“那还是命重要。”

    李昭晨就嘿嘿地笑了起来。

    跟在大人身边这几日,他已经摸准了大人的脾气,其实,在那些江湖中人眼中,如大魔王杀神一般可怕的县尊大人,根本就是一个很随和很平易近人的人。

    很快,改造县衙外围的大生产运动,就轰轰烈烈地展开。

    许多江湖中人就被分批从大牢里提了出来,依旧戴着镣铐,手里拿着铁锹、凿子、水桶等工具,再兵卫们的监察之下,开始按照‘总工程师’李昭晨的要求,开凿水渠,挖掘蚁穴,挖掘深坑,移动巨石,种植树木……

    往日里在西北武林道上威风八面,干的都是杀人放火之类勾当的江湖豪客们,如今却老老实实地干起了农活,这画面无比的滑稽喜感,但他们一个个还敢怒不敢言,就连【天龙一剑】东方剑、【铁手擎天】铁振东两人,也一个手拿铁锹,一个身背土筐,老老实实地干活。

    关于新任典使、县城被杀,太白剑派铩羽而归,两大宗门的太上长老被扣这些事情,他们已经听说了,而且,还有各种离奇的传闻,在这些求图之间扩散,说李牧乃是大妖化身,吃人肉,喝人血,李牧喜欢折磨人,李牧喜欢腌制酸菜人肉等等……

    这些传说,将亡命徒们一个个都被吓得魂不附体。

    他们还哪里感闹事,生怕哪一天,大魔王李牧心情不好,把他们抓出来剖心下酒,所以表现的要多老实,就有多老实,无比听狱卒们的话,没有丝毫的反抗。

    李牧对于这个过程,并未太过在意,也没有亲自监察。

    因为他交给李昭晨的图纸上,画的都是一些简单的土木改造工程,比如在县衙周围开凿新井,引导地下水,修建水渠,布置假山,清除蚁穴,栽种树木等等,就算是有些人,也无法从这些简单工程中,看出来什么奥妙。

    当然,这样的动静,还是引起了一些有心人的注意。

    比如【风君子】王辰。

    这位青衣中年术士,每天都会来到县衙外,站在黄线之外观察。

    他看得出来,县衙周边的改造,所用的材料,基本上都是李牧那日从天龙帮等江湖宗门的手中‘勒索’来的东西,但即便是如此,他还是猜不透,李牧为什么要费心思勒索这些东西,为什么要对县衙进行这样的改造。

    在他的印象之中,这位年轻的太白县主,绝对不是一个贪图享乐的人啊。

    越是看不透猜不透,他心中,就越是好奇。

    哪怕是回到庄园高楼中,心里依旧还在琢磨。

    高楼上,小男孩秦政,伏在高楼顶层的窗案边,做每日的例课,公主秦蓁,一袭简单朴素的长裙,不施粉黛,眉目如画,站在窗外的廊道里,朝着外面看着。

    “王先生。”

    秦政看到王辰到来,站起来恭恭敬敬地行弟子之礼。

    王辰笑着点点头,让他继续功课,自己则是来到了外面的廊道。

    他发现,公主秦蓁所看的方向,正是县衙位置。

    整个太白县城都是依山而建,县衙位于山城的最顶端,地理位置最高,而王辰等人身处的兰香阁楼的位置,处于县衙的下方,但因为兰香阁楼总共有六层,高三十多米,站在顶层外廊的时候,正好可以看到县衙。

    “殿下可能猜透,这个小县主,这是要做什么?”王辰笑着打开话题。

    秦蓁微微摇头,蹙眉道:“猜不透。”

    虽然她对李牧的感观并不好,不屑于李牧的人品,但却绝对不会因此而看低李牧的能力,作为一个经历了帝都风风雨雨的政治生物,秦蓁分得清楚人品和能力的区别,所以她也不会简单地认为,这一次改造县衙只是李牧追求享乐的工程。

    她猜不透李牧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当然,她也不愿意在这方面去费太多的心思。

    因为她对拉拢一个品行不端、贪婪残暴的县令没有什么兴趣,哪怕是王辰已经在一边旁敲侧击地夸赞过李牧很多次,她依然没有什么兴趣,听到的关于李牧的一些事情越多,她对李牧就越反感。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她不想再重蹈覆辙。

    甚至,秦蓁连李牧长什么样子,都没有兴趣去知道。

    “我也猜不透。”王辰走过来,叹了一口气,道:“我能够预感到,他在做一件大事,但却根本理不出丝毫头绪,这么多年,这个李牧,是唯一一个让我完全看不懂的怪才。”

    秦蓁没有接这个话茬。

    王辰心中就叹气了起来。

    他知道公主殿下的心结,但不知道该如何开解,如果错过了李牧,绝对会是一大损失啊,王辰内心无比焦急,但这件事情,却偏偏还急不得。

    秦蓁收回了目光,道:“东边传来消息了吗?”

    王辰的目光,顿时一凝,眼中闪过一丝担忧之色,道:“已经确定了,唐将军的遗孀遗孤,将在十日之后,被押送到长安城。”

    秦蓁点点头,静静地站在原地,思考衡量了许久。

    最终,这位公主殿下美丽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坚定之色,黛眉舒展开来,道:“十日之后吗?这么急……好,那我们七日之后出发,微服暗中走一趟长安城吧,王先生,你提前安排一下。”

    “这……”王辰闻言,面色大变:“殿下要亲自去?不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