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104、两剑
    “既然是来兴师问罪的,那就不用多说了,这个交代,我不会给,也不想给,你们想怎样,本县都接着。”李牧也懒得和这些脑袋长在屁股上的太白剑派弟子废话了。

    “你……”赵翎气结。

    “不知死活……去我太白剑派负荆请罪。”一个男弟子高喊起来。

    这个提议,立刻得到了其他记名弟子的认同。

    “李牧,你杀了陆云他们,还在这里假惺惺,你这个杀人屠夫,凶手。”一只都躲在太白剑派弟子身后的周镇海,这个时候,终于忍不住站出来煽风点火。

    “你是何人?”

    李牧的目光,落在这个明显不是太白剑派弟子的面目阴狠老者身上。

    他之前,并未见过周镇海,所以不认得。

    “你还有脸问,这位孤苦的老人,就是被你杀害的周武县丞的老父亲。”赵翎心中愤怒,拉着周镇海,从人群中走出来,道:“面对这样一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可怜老人,你心里就没有一点点的愧疚吗?”

    李牧冷笑:“哦,是这个老东西啊……没有。”

    “你……简直毫无人性。”赵翎再次气结。

    初出师门的美少女,单纯的像是一朵小白花,习惯了宗门之中师兄弟相亲相爱的气氛,所以无法想象,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如眼前这个太白县令一样心如铁石、冷酷无耻的人存在。

    其他一些太白剑派的弟子,也都忍不住喝骂了起来。

    李牧神色冰冷了起来。

    “周长老,我建议,你还是让你身后这些蠢货都闭嘴吧,我今天的心情,很不好,万一忍不住,出手伤了这些个温室里的幼苗,那就很不好意思了。”李牧也不再理会赵翎这些蠢的如小白花一样的年轻弟子,直接看向太白剑派外院长老周镇岳。

    “你……无耻。”

    “太嚣张了。”

    “竟敢辱我等?”

    太白剑派的年轻弟子们,都快要气炸了。

    论年龄,他们都是十七八岁了,要比李牧还大一些,竟然被这个吸血鬼县令如此侮辱鄙视,让这些心高气傲的年轻剑士们,仓啷啷都要腰间的长剑拔了出来。

    “闭嘴!没有规矩……还不都退下。”

    周镇岳开口了。

    他的声音在内气的激荡之下,犹如雷霆,震响在每一个太白剑派年轻弟子的耳边一样。

    周镇岳的心中,是有些失望的。

    他之前之所以没有再开口,就是想要让这些年轻弟子们尝试着处理一下眼前的局面。

    原本他以为,在义庄之中的那一次剖析和教训,理出了诸多疑点之后,应该让这些年轻弟子们有点儿长进,起码在来到了县衙之中后,可以稍微表现的理智理性一点,没想到,在面对着强势的李牧,被周镇海煽风点火之后,这些年轻的弟子,再一次冲动暴躁了起来。

    江湖中,似是这样一根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年轻高手,每年不知道要死多少。

    就算是太白剑派的弟子,进入江湖中历练,也是有一定的死亡率的。

    “没有我的允许,都给我闭嘴。”

    周镇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色凌厉地盯了一眼赵翎。

    赵翎只好往后退了退,不再说话,但依旧昂着头,青春逼人的美丽脸蛋上,洋溢着不忿和倔强,一双美目狠狠地盯着李牧,像是要用眼睛在李牧的身上剜几个窟窿出来。

    其他的太白剑派弟子,也都是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架势,怒视李牧。

    李牧完全一副无视的姿态。

    他可以理解这些年轻太白剑派弟子的冲动,也能够理解这些江湖初哥的热血,甚至都觉得他们的暴躁愚蠢的有些可爱。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要接受和忍让这些头脑简单的蠢货们的恶意和敌对。

    若不是因为太白剑派在县城中的风评一只都很好,是太白山之中最大的白道门派,这些年以来,为维护太白山脉周围的局势稳定,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并无什么恶迹,李牧早就大耳刮子抽过去了。

    “周长老,我还有事,没有时间,和你们在这里纠缠不清,不管是你的私仇,还是宗门公事,你要如何解决,直接说吧。”李牧不耐烦地道。

    这样一幅敷衍不耐烦的架势,立刻又让年轻的太白剑派弟子们,愤怒地躁动了起来。

    周镇岳却是面色平静,波澜不惊,道:“私仇公事,化作两剑。”

    “两剑?”

    “不错,既然是武林争端,那就按照江湖上的规矩来,比武分胜负,若是李大人,可以接住我两剑,那我可以保证,今日之后,不会再因为这两件事情,再来县衙之中。”

    李牧微微一怔。

    他没有想到,周镇岳竟然提出了一个这样的解决办法。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个提议,很公平,很合道理,没有刁难和胡搅蛮缠的成分。

    “好。”

    李牧很痛快地就答应了。

    “速战速决,周长老,请出招吧。”

    他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俯瞰。

    “李大人可以略微调息准备一下。”周镇岳道:“这两剑,既分胜负,也分生死,我不会剑下留情,若是李大人因为准备不充分而饮恨,本座未免有些胜之不武。”

    他修为精深,所以能够感觉到,县衙前院之内,有武道强者的内气气息、强悍术法气息残留,虽然战场已经打扫,但战斗痕迹明显,很显然,在他们进来之前,这里经历过一场大战,李牧必然是其中的一方,应该是耗费了不少的力量,他不想乘人之危。

    “不用。”李牧道:“两剑而已,我赶时间,随时都可以。”

    这一次,倒是不在强行装逼,他说的是实话。

    因为他着急去看小书童清风等人的伤势治疗情况。

    这个时候,李牧于这个周镇岳,倒是高看了几分。

    这位太白剑派的外院长老,的确是有几分宗师气度。

    但李牧这样的话,落在太白弟子们的耳中,自然就变成了狂妄自大,又气的这些江湖初哥们发出一阵低骂,同时又有些迫不及待,等着周长老一剑劈死这个卑鄙狠毒的狂徒为陆云等人报仇。

    就连周镇海,也是咬紧了牙,心中兴奋,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李牧血溅当场的画面了。

    他们对于周镇岳的实力,还是很有信心的。

    那些跟随在太白剑派后面进来的江湖中人,闻言也都兴奋了起来。

    太白剑派在西北武林道上,一只都享有盛誉,其中的高手层出不穷,一个外院长老的分量可不轻,周镇岳虽然醉心剑术,很少在江湖上走动,但如同他这样的太白剑士,很多很多,偶尔现身,都如神龙经空一样,留下过惊艳的光辉。

    如果李牧死在周镇岳的手中,那虎牙宗、天龙帮等宗门,就可以不用再去缴纳哪些高额的赎金,可以用极小的代价,将各自门中被扣押的人,从县衙大牢里面接出来了。

    “既然如此,那就如李大人所愿。”

    周镇岳缓缓地上前,内气催动,无形的劲气如流波缭绕周身。

    他的手掌,缓缓地按在了剑柄之上。

    李牧眼眸一凝,感觉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

    这个太白剑派的外院长老,在蓄势。

    他的实力很强。

    给李牧的感觉,周镇岳的修为,就算是比之情杀道十二长老之一的卫充,只怕是也不遑多让。

    但如今的李牧,已经不是前几日的李牧了。

    他的实力到底有多强,连他自己都弄不清楚,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再次见到卫充,他一只手,就可以将卫充打爆。

    对于这样一场战斗,李牧的心中,已经分出了胜负。

    很快,周镇岳的气势,蓄到了巅峰。

    他的衣袍无风自鼓,雪白的长发也仿佛是失去了重力一样飘起来,长剑犹如活一样,在剑鞘之中嗡嗡嗡地震动,一股无形的劲气扩散,仿佛有一柄犀利到了极点的无形巨剑,在虚空之中幻化了出来。

    周围所有的人,都不得不朝后退,推开五六米,才能不被那种可怕的力量所影响。

    周镇岳的眼睛中,有神芒流转,似是剑光闪烁。

    他按在剑柄的手,五指白皙修长,缓缓地发力。

    【太乙剑】一点一点地从剑鞘之中拔出来,剑刃犹如流动着的秋水,在剑鞘之中每拔出一寸,他整个人的气势和威压,就暴涨一截。

    李牧吸了一口气,浑身的肌肉紧绷了起来。

    他准备接剑了。

    然而,就在周镇岳的长剑,还差一寸从剑鞘之中拔出来的时候,极致之招就要施展的时候,突然,谁也没有想到的意外变化出现了。

    “哈哈哈,李牧,小杂碎,听闻你逃回来了,这一次,你插翅再难逃了。”

    一个骄横的大笑之声,远远地从县衙之外激荡而来。

    这声音犹如惊涛骇浪一样,蕴含着莫大的气势,院子里的几个江湖高手,只觉得耳膜激荡,似是要被这个声音给震破一样,眼前乱冒金星,不得不运功抵抗。

    “锵!”

    周镇岳眼眸中神芒尽敛,长剑瞬间归鞘。

    他浑身那种骇然的气势,也在这长剑归鞘的瞬间,尽数都收回到了体内。

    “看来,李大人有客人来了。”周镇岳面色平静地往后退了三步,道:“等到李大人招待了客人,再来履行两剑之约吧。”

    李牧已经听出来人是谁,点点头:“好。”

    话音落下。

    县衙前院里,突然多了一个背负着寒铁巨球的强横身影。

    -------------

    感谢我的鹿叫梨子的5000打赏,感谢过气懒人、江湖侠龙两位大大的连续打赏。

    有人才出来,这个突然出现的人,是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