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097、我以前,太仁慈了

0097、我以前,太仁慈了

 
    “救活他,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需要什么药草,就告诉我,我来想办法。”李牧不容置疑地道。

    “这……小人只能是……尽力而为。”大夫咬牙道。

    李牧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刚才说的太霸道了。

    世界上哪有什么绝对的事情。

    医生也不可能是神明,可以解决一切难题。

    李牧拍了拍这位大夫的肩膀,换了口吻,道:“好,你是我太白县中,医术最为卓绝的医者,百姓们称你为【活菩萨】,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救活他,尽力而为就可以,如果实在……我也不会怪你,不要有压力。”

    大夫感激地点点头。

    李牧说完,来到兀自如杀猪一样哀嚎惨叫的李冰跟前。

    俯视。

    “不不不,我错了,不要杀我,不要……我还不想死。”李冰惊恐万状地道。

    李牧看着他,像是看着一坨屎,厌弃,恶心地道:“你放心,我不会杀你……”

    李冰神色一缓。

    却听李牧接着又开口,声音冰冷犹如来自于九幽黄泉之下一般,一字一句,缓缓地说道:“我会留着你的狗命,让冯元星、马君武、甄猛亲手来讲你对他们做的一切,施加在你的身上,角色互换,到时候,你会明白,什么才是真的是……生——不——如——死!”

    李冰顿时被吓傻。

    最后他竟然是口吐白沫,直接被吓得昏死了过去。

    “来人,将冯主簿他们,送到医馆。”李牧道。

    有狱卒赶紧抬起床板,将冯元星三人,抬起来,朝着大牢外面走。

    “大人,大……大人……”冯元星突然挣扎着,看向李牧,声音虚弱地道:“让……让我们一起,和你一起去县衙,我们要……与你一同面对,我们……”

    甄猛也道:“若是大人战败,我们……我们亦无幸免之理,我们,一起去……”

    李牧想了想,也可以。

    让他们亲眼看到一些画面,或许会让他们的精神上,得到一些慰藉。

    李牧看向那位大夫。

    大夫明白李牧的意思,犹豫了一下,道:“已经为三位大人上了药,止了血,暂时无虞,去县衙也可以。”

    李牧回过头来,看向冯元星两人,道:“好,那就同去。”

    说着,他指了指昏死的李冰,道:“将这个装死的垃圾,也带着。”

    一行人,从大牢之中走出来。

    ……

    刚到大牢门口,李牧停下了脚步。

    狱卒们也都胆战心惊地停了下来,都惊恐地看着外面。

    大牢门口,黑压压的黑衣甲士列阵而待,弓箭在弦,长枪如林,刀剑出鞘,锋刃森寒,清晨双日冷辉的照耀之下,冷兵器冰冷的金属质感散发出浓浓的死亡气息,只要一声令下,空气中就用溅射起粘稠的血箭,横飞起残肢断臂。

    气氛,瞬间就凝固到令人窒息。

    黑衣甲士的前面,两位偏将一左一右,将一个身形瘦高的年轻人拥在主位。

    这年轻人面色阴冷,眼睛眯起来,像是一只对着猎物呲牙的豺狼,身上穿着的官袍,让李牧意识到,这个人竟然是典使官身,长安府新委派下来的太白县典使?

    “李牧?”年轻人冷笑:“你竟敢私闯县衙大牢?劫放死囚?你可知罪?”

    李牧扭头问旁边一名狱卒,道:“斩掉马君武一臂的,可是此人?”

    他之前,从狱卒的口中,隐约听到了一些县衙中发生的事情。

    几名狱卒顿时脸色惨白,不敢开口,生怕被卷入这种大人物们的争端中。

    “回禀大人,传闻……正是此人,新任典使宁重山。”

    一名年轻的狱卒,犹豫了一下,涨红着连,大声地回答,他是典狱官甄猛的小舅子,也是甄猛在大牢里培养的心腹,看到甄猛的惨状,心中愤怒到了极点,此时一横心,完全站在了李牧这边,彻底豁出去了。

    李牧点点头。

    “哈哈哈,听闻马君武,乃是你的箭术之师?”这时,身形瘦高的宁重山,脸上带着刻意挑衅一般的笑,道:“马君武在县衙大堂之中,阴谋刺杀郑先生,罪无可赦,本官身为太白县新任典使,断他一臂,已经是宽大为怀了……”

    话音未落。

    所有人都觉得眼前一花。

    宁重山突然感觉到一股排山倒海一样的力量涌来,脖颈被钢铁箍住一样,他一下子喘不过气来,耳边风声呼啸,视线中的景物骤然模糊,然后又逐渐清晰了起来。

    他瞪大了眼睛,这才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原地。

    他已经被从黑衣甲士和两名偏将的护卫之中拎了出来,拎到了大牢门口。

    一只钢铁一般的手掌,撅住他的脖子,像是拎着一条狗一样,将他半举了起来,双脚离地,一种屈辱的姿势。

    手掌的主人,自然是李牧。

    而李牧的眼光,仿佛是两炳利刃一样,近乎于刺穿了宁重山的灵魂。

    “你……你放开我,你……”

    宁重山大骇,奋力地挣扎。

    但不管他如何震动体内的内气,哪怕是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却都无法丝毫撼动那扼住他脖颈的手掌。

    在此之前,他听说过李牧的战绩。

    他听说过许多关于李牧力大无穷的传闻……

    但他都嗤之以鼻。

    武人的狂妄自负,在宁重山身上也不例外。

    他坚信自己的实力,可以击败李牧。

    毕竟,李牧只是一个连内气都没有修炼出来的武道废物而已。

    但是现在,他感觉到了一种深深的无力和恐惧。

    他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刚才自己是怎么被从黑衣甲士的簇拥中被擒出来的,那一瞬间的电光石火,连一点点反应和余地和时间都没有……

    天啊,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实力啊。

    冷汗,一下子就流淌了下来。

    “李牧……不不不,李大人,不要冲动,你放开我,我乃是帝国官方任命的典使……”

    “李大人,我们之间,可能有一些误会,你先放开我,好好商量……”

    “我……我乃是奉了郑先生之命行事的,就是长安府中的那位郑先生,你就算是实力再强,难道还敢与郑先生为敌吗?”

    “你……你难道不想要继续做这个县令了吗?你……”

    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之下,宁重山胆战心惊,屈辱而又尴尬地辩解着。

    而李牧一语不发,神色冰冷,沉默着,看着宁重山,就像是看着一个小丑在表演。

    那种目光,让宁重山更加屈辱。

    他心中闪过无数个念头,用各种理由,试图来说服李牧放开自己。

    这种脖颈被他人扼住的感觉,实在是太惊恐,那种排山倒海一样的压制性力量,让宁重山毫不怀疑,只要对方手腕轻轻一扭,自己的头颅,就会像是熟透了的西瓜一样掉落在地面。

    在此之前,宁重山做梦不会想到,自己竟然要用如此屈辱可怜的姿态,去恳求李牧。

    简直是见了鬼,自己分明是来捉拿李牧的啊。

    如今,局势颠倒。

    “李牧,你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你已经铸下大错……放开我,我可以帮你向郑先生求情,长安府来的贵人,不是你一个小小的县令所能对抗的,你……”

    宁重山屈辱地道。

    一直沉默着的李牧,终于开口了。

    “废话这么多。”

    他说。

    只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而已。

    说完,李牧就像是摔一坨烂泥一样,将宁重山摔在地上。

    嘭!

    烟尘飘起。

    地面上出现了一个人形凹陷。

    宁重山张口喷出一口血,躺在这凹陷之中,四肢抽搐,体内的内气,被这一摔,竟然完全震的消散了,难以调动丝毫,四肢百骸剧痛,骨头也不知道断了多少根,一点儿力气都提不起来,直接瘫软到了地上。

    四周一片寂静。

    “大胆李牧,你竟敢……”一位偏将反应过来,怒喝。

    喝声未完。

    啪!

    人影一闪。

    这名偏将,就消失在了原地。

    他的身影腾空而起,在半空中做出了各种三百六十度、七百二十度自由转体运动,一边做还一边喷洒出好看的血花,然后重重地跌落在地上,四肢同样在抽搐。

    李牧的身影,出现在偏将之前站着的位置。

    “插什么嘴。”

    他缓缓地收回巴掌。

    “看来,我以前都表现的太仁慈了,以至于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欺负上门来,都敢对我的人下手……”李牧自言自语的样子,让周围人,都感觉到了一种宛如杀神降临般的可怕窒息压力。

    所有人都听到了他的话。

    另一名偏将,就站在李牧身边一步之外。

    但却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他的身体僵直,轻微地颤抖着,宛如筛糠一样。

    而实际上,身边的李牧,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呼……是时候,给一些人一个教训了。”

    李牧再开口。

    话语的内容,同样的令人心惊肉跳。

    “把他也抬着,带到县衙去,别让他这么容易就死了。”李牧指着瘫软在地面上的宁重山。

    这个人,要留给马君武来对付。

    断臂之仇,亲手来报,应该会更加痛快。

    宁重山看似快死了,其实伤势并不重,只是被摔懵了。

    李牧如今的修为,贯通了【真武拳】第三式【裂天崩】,对于力量的掌握,已经到了极为精妙的地步,刚才那一摔,只是震散了宁重山的内气,震酥软了宁重山的筋骨,让他无力反抗,看似很严重,实际上伤势却不重。

    “你最好祈祷,马君武不会有事。”

    李牧看了一眼神色怨恨阴毒的宁重山。

    语气中的味道,让后者一下子如置冰窟,脸色绝望。

    甄猛小舅子带着几个胆子略大的狱卒,将镣铐劈头套在宁重山的脖子里,将他拖了起来,如同拖着一条死狗一样。

    李牧一步一步地朝着黑衣甲士走去。

    “还不退开?”

    他的目光扫过这些甲士。

    咣当!

    一名长枪手,被李牧的目光一刺,好像是真的被当胸刺了一剑一样,心中无法遏制的惊恐弥漫,吓得手一软,连钢枪都握不住,掉在了地上。

    “啊……”他难以遏制心中的惊恐,尖叫着,转身就跑。

    瞬间,兵败如山倒。

    黑衣甲士阵型大乱,相互踩踏,不复之前那种军阵如山的气势。

    “去县衙,会一会那个什么狗屁郑先生。”

    李牧道。

    ----------

    感谢丢雷喽某大大的捧场,爱你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