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096、破门而入
    “你们是什么人?”李牧心中,突然隐约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道:“冯元星、马君武呢?让他们出来见我。”

    “哈哈,那两个狗东西,得罪了李冰公子,根本就是自寻死路,已经被我家先生下狱拷打了,你是何人?莫非是他们的同党,来人啊,给我拿下。”为首的将军模样的人冷笑,喝令士兵出手。

    下狱?

    拷打?

    李牧心中一惊。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他头皮一麻,也顾不上再问什么,身形一闪,施展轻身术,化作一道流光,直接朝着县衙大牢方向飞射而去。

    救人要紧。

    先把人救出来,其他的事情,稍后再说。

    那偏将和众多黑衣甲士,只觉得眼前一花,疾风一荡,李牧的身影就幻灭消失了。

    “跑了?追。”

    “快去禀告两位大人,还有郑先生。”

    “啊,我认出来了,他是李牧,就是那个县令李牧。”

    县衙大门口,一阵大呼小叫。

    ……

    ……

    “他妈的,又晕过去了……”

    李冰将手中烧红的烙铁,丢在了旁边的火盆中继续炙烤。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皮肉灼烧的焦臭味道。

    钢铁刑架上,冯元星浑身赤裸,全身上下,布满了各种千奇百怪的伤口,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胸部和大腿上,一些肉甚至被割了下来,可以看到白骨,不过,却都被敷上了上好的金疮药止血,因为李冰不想冯元星这么快就死。

    他还没有玩痛快呢。

    哗!

    掺杂着冰块和辣椒沫的冰水,泼在了昏死中的冯元星身上。

    “啊……”

    低微的呻吟之中,冯元星恢复了一些神智,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哈哈哈,狗东西,你又醒了,看到本公子,是不是很兴奋啊,哈哈哈,没事,慢慢来,本公子陪你慢慢玩,保证让你欲仙欲死,哈哈哈哈!”

    李冰狰狞的笑声,在整个刑室中回荡着。

    旁边,火盆前面,一个狱卒满头大汗地抽拉着风箱,另一个狱卒则朝着火盆中加碳,火苗子一下子窜起来两三米高,橙黄色的炎光释放出恐怖的热量,将火盆里面数个形状不同的烙印刑具,炙烤成为橙黄色。

    “接下来,我们选哪一个呢?”

    李冰脸上带着残忍的笑,目光从火盆里的烙印刑具上掠过,声音幽幽似是如来自于地狱的魔鬼一样。

    最终,他选择了一个烧红了的脑箍。

    “啧啧啧,这个东西,如果一下子箍在脑门上,只怕一下子,连脑浆都烧熟了吧。”李冰将赤红脑箍举在冯元星的面前,笑道:“不如这样,你只要骂一句李牧是杂碎,我就饶你一次,让你回牢房中休息,如何?”

    冯元星嘴唇微微动了动,发出微弱的声音。

    “你说什么?”李冰凑近了。

    “呸!”一口带血的痰,喷在了李冰的脸上。

    李冰一下子就气疯了:“你他妈的找死,来人,给我箍上,给我箍死他……”

    折磨了冯元星、甄猛和马君武这么长的时间,原本以为足以让这三个太白县的官员痛哭流涕地求饶,但是,结果却让他失望,不管用了多么残酷的酷刑,不管如何璀璨他们的肉体,却始终无法让他们开口求饶。

    三个人眼睛里的那种神色,让他甚至感觉到一阵害怕。

    这时——

    咣当!

    身后的刑室大门,被打开,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

    李冰大怒,头也不回地骂道:“是哪个王八蛋不长眼,我不是说了吗?老子玩耍的时候,不要打扰,不要打扰,他妈的找死是吗?”

    刑室中,一片安静。

    死一般的安静。

    那两个烧火的狱卒,看向刑室大门的方向,脸上浮现出骇然之色,吓得脸都白了,战战兢兢瑟瑟发抖,咣当一声,不小心连火盆子都掀落在地上了。

    其他几个狱卒,也都如同石化了一样,僵立原地。

    李冰看到这一幕,心中一怔,突然没有来由地心头浮现出一种难以遏制的心慌和恐惧,他缓缓地转身,扭头看过去,然后脸上也浮现出了巨大的震惊,旋即是惊恐……

    刑室门口,一个修长的身影,缓缓地走进来。

    他身后,乱七八糟地倒着一片黑衣甲士,呻吟,惨叫,像是被愤怒的飓风扫倒的麦秆一样。

    “你你你……李牧,你……嘚嘚嘚嘚……”

    李冰浑身颤抖,牙齿打架,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难以形容的恐惧,像是梦魇一样,将他整个都撅住,让他当时了思维的能力。

    因为他认出来,这个闯入者,正是李牧。

    一个在之前的一段时间里,成为李冰生命之中最大噩梦的少年,他原本以为,在这几日,脱困而出的他,已经摆脱了这个噩梦,他甚至都迫不及待地想要再度见到李牧,想要展开报复,但当李牧真正出现在他的面前的时候,他却只想逃离,只想永远都不再见到李牧。

    噗通噗通!

    刑室中的狱卒,都个跪了一地。

    这些狱卒,不是从长安府来的黑衣甲士,乃是原先就一直驻守大牢的人,因此都认识李牧,一个个都吓得魂不附体,头也不敢抬。

    李牧的目光,没有在这些狱卒身上停留。

    也没有在李冰的身上停留。

    他甚至看都没有看一眼李冰,从李冰的身边走过,来到了刑架跟前。

    “嗯嗯……呜呜……”

    眼睛虚弱无力地睁开的冯元星,逆着光,终于看清楚这个来到了自己身前的身影,一下子变得激动了起来,嘴里呜呜咽咽地说着什么,却吐字不轻,身体颤抖着,最后化作了一种像是委屈又像是激动的痛哭声。

    李牧伸手握了握冯元星的手。

    在这一瞬间,他几乎丧失了语言能力。

    不知道该说什么。

    “对不起……”李牧心中万分愧疚,自责,道:“对不起,一切都是我引起的,我来晚了,对不起。”

    他伸手,将勾在冯元星身上的所有镣铐、勾刺都取出,然后抱起这具伤痕累累的身躯,将他从刑架上取下来。

    “备床,去请大夫……快!”

    李牧转身道。

    几个跪在地上的狱卒,一个激灵,立刻都行动了起来。

    有人去请大夫。

    有人手忙脚乱地抬过来几张铺了棉布的床。

    李牧将冯元星轻轻地放在床上,道:“你放心,现在安全了,以后,什么人都动不了你,这个世界上,有的是神草宝药,我一定会找到,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一定会治好你。”

    冯元星眼睛模糊地看着视线中这张年轻英俊的脸,心中变得前所未有的安定,仿佛一瞬间,就连身上所有的疼痛都消失了。

    “还……还有……马君武大人,和甄……甄大人,他们……”冯元星想起了什么,挣扎起来,着急地道。

    一会儿。

    马君武和甄猛两个人,从潮湿脏硬的牢房中被抬了出来,安置在了柔软干燥的床上。

    看到同样已经没有人人形,浑身上下到处都是千奇百怪的伤痕,尤其是看到马君武的一条手臂,竟然被斩断,他的脑子里,轰地一下子,一股热血涌动,怒火窜起,几乎将他的脑门都掀飞了。

    李牧深呼吸,尽量克制自己,没有心态爆炸。

    “大人,我……我没有出卖你,我……”甄猛虚弱地道。

    这个沉默寡言的汉子,血肉模糊的脸上,只能隐约辨明五官。

    但他的眼睛明亮,分明带着一丝得意的笑意。

    因为,他知道,自己终于坚持了下来。

    他做到了。

    李牧的笑脸比哭还难看,勉强笑着,点点头,道:“我知道,我知道了,我没有看错人……放心,你们都会好,会比以前更好,我会让你们亲手报仇,你们所受的痛苦,将会千倍百倍地偿还到加害你们的人身上。”

    狱卒们听到这句话,顿时吓得面色惨白,纷纷都跪在了地上。

    “大人,我们是被逼的……”

    “我们身不由己啊,他说,说如果不听他命令的话,会先将小人挂上刑架,然后杀光小人全家,我……”

    狱卒们哀求。

    “与你们无关。”李牧道。

    这些狱卒,是可怜人,被胁迫,又怎么敢违抗李冰的命令。

    小人物而已,拖家带口,就算是有心,也救不了冯元星等人,只不过是被利用的工具而已,李牧虽然愤怒,但也知道,不应该追究他们。

    李牧的目光,看向李冰。

    “啊啊啊……”原本僵直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的李冰,突然如梦初醒,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狗一样,尖叫起来,然后疯狂地朝着刑室大门冲去,想要逃离。

    李牧没有追。

    脚尖发力,地面上一颗石子激射出去。

    砰!

    李冰的左腿,就被石子洞穿,血雾爆出。

    他滚地葫芦一样跌倒,凄厉地惨叫:“啊,不,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爹是李刚,是长安府的知府,不要杀我……”

    这时,城中最好的几名大夫,在狱卒的带领下,匆匆而来。

    一番检查。

    “大人,除了马君武都头之外,其他两位都还好,都是一些皮外伤,不致命,需要长时间的静养,可以恢复,但身上会留下一些疤痕……”昔日,曾在神农帮洞窟中,为李牧治疗箭伤的大夫回禀道。

    “伤疤不要紧,抓紧时间救治就好,需要什么药物,直接让人告诉我。”李牧点点头,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问道:“马君武都头,还能救回来吗?”

    “这……马大人失血过多,有断了一臂,情况很危险……”大夫面色为难地道。

    ------------

    感谢书友53277684大大的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