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094、以石为证,以水为盟

0094、以石为证,以水为盟

 
    面对着郭雨青,这个相识才不过一日多时间的老大哥,李牧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

    他不知不觉之中,就卸下了所有的心防和压力,在来到这个星球之后,李牧第一次不因自己身上背负着的秘密而感觉到压力,有些恣意放纵的坦然。

    【我心天箭】的秘术,郭雨青早就传授给李牧了。

    李牧也已经牢记在心中。

    这门武道秘典,奥义精巧,博大精深,不是一时半刻所能完全体悟,需要李牧花费一定的时间,慢慢去修炼,一旦修炼有成,威力将极为惊人,对于李牧来说,无疑是有着巨大增益的。

    除此之外,郭雨青几乎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将他自己在武道方面的见闻和所学,全部都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李牧。

    而李牧除了保守自己地球人的秘密,以及将【先天功】和【真武拳】这两部功法,因为事关重大的原因,没有吐露之外,其他一些老神棍曾经说过的道理、技法等等,也都一一拿出来,与郭雨青讨论。

    这对于郭雨青来说,哪怕是老神棍随口说出来的一句话,都是一个巨大的冲击。

    老神棍的许多话中,蕴含着的武道道理,以李牧如今的修为和造诣,可能感触不深,但对于郭雨青来说,却不啻于当头棒喝,瞬间有一种拨开乌云见日出的感觉。

    困扰心头许久的一些瓶颈和困惑,突然松动了。

    “妙啊,若是早得此真法,我可逆转那一役。”

    郭雨青听到、悟到妙处,心花怒放,不由得跳了起来。

    “牧哥儿,你到底是师出何门?令师的武道修为造诣,简直就是神仙中人啊。如此精妙绝伦的理论和观点,只怕是当世九大神宗的掌教,也未必可以窥得。”郭雨青万分感慨地道。

    李牧道:“家师世外高人,如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亦不能经常见到他,更不知他的真正身份。”他将老神棍的猥琐形象,大概描述了一遍,当然,并未说出,老神棍其实不在这个星球。

    这样的有所隐瞒,让李牧心中略有愧疚。

    因为郭雨青对他没有任何的隐瞒。

    但委实是事关重大,而且这算是私事,与他人乃至于这个星球,都没有什么关系,所以李牧略微犹豫之后,暂时隐瞒了下来,等到日后有机会,可以再坦白。

    “这世界上,有很多游戏风尘的世外高人,就是这样,令师想必是一位功参造化、学究天人的奇人。”郭雨青感慨着,又道:“牧哥儿你也算是师出名门了,哈哈哈,当痛饮,来,再喝一碗。”

    “干了。”李牧高举酒碗。

    【先天功】和【真武拳】改造了他的体质,让他的酒量也变得惊人,与郭雨青痛饮这么长时间,以箭下酒,喝了六七坛子烈酒了,却也只是感觉微醺,并无太大的醉意。

    郭雨青喝完,只觉得意气奋发,大笑道:“牧哥儿,老郭与你一见如故,交谈甚欢,如果你不嫌弃,你我就在这山洞之中,以水为盟,以石为证,结拜为异性兄弟,如何?”

    李牧大喜,站起来,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郭雨青大笑了起来。

    他凌空一摄,五指之间,犀利的箭气流转,随手朝着山洞壁上一抓,一块一米平方左右的石块,就杯截取抓了过来,被箭气切割的整整齐齐,落在了两人的面前,然后以指为箭,在石块上切割起来,转眼,一个造型古朴的香炉,就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

    他如法炮制,又切割出来两只石碗。

    以石为证。

    李牧在香炉之中,灌入九龙瀑布地下暗河之水。

    以水为盟。

    美酒佳酿,倒入石碗之中。

    李牧直接划破自己的手腕,在酒水之中,滴入一滴鲜血。

    郭雨青愣了愣,很显然这个世界,并无这样的结拜步骤,不过他立刻也反应了过来,心中大为激动,划破划破,滴血入酒。

    血,在这个武道世界中,也有着极为奇特的意义。

    血脉,在任何世界任何生物的繁衍历史之中,都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两人跪倒在香炉石桌之前。

    “苍天在上,厚土在下,暗水为盟,白石为证,地球人李牧,愿与郭雨青大哥,皆为异性兄弟,从此患难与共,荣辱分享,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李牧面色激昂肃穆,大声地道。

    这段在地球上传播最为久远最为打动人心的桃园三结义誓词,被酒意微醺,心神激荡的李牧直接说了出来。

    郭雨青在一边一愣,他倒是听到了李牧口中的‘地球人’三个字,但没有多想,以为是这个世界的哪个地名而已,他只是没想到这个小兄弟,竟然说出这样的誓词来,心中感动之余,却是稍微犹豫了一下。

    “郭大哥?”李牧看向他。

    郭雨青犹豫着道:“牧哥儿,我……”

    他有点儿为难。

    为难之处,在于他心中很清楚,自己和妻子,如今已经被江湖上的人,发现了踪迹,只怕是用不了多久,各大神宗的追杀,就会到来,那个时候,虽然有天机子的批卦,但也不过是九死之中一线生机而已,万一到时身死陨落,发出这样的誓词,岂不是连累了李牧?

    “郭大哥,我大概也知道,你心中在担忧着什么。”

    李牧微笑道。

    地球上,各种武侠小说看了无数本,关于隐居,其实有很多不太好的桥段,如电视剧版的六指天魔琴,如倚天屠龙记里面张翠山夫妇,一被发现,或重入江湖,就被围攻追杀,下场凄惨。

    郭雨青明显是在担心,一旦说出这样的誓词,他们夫妇要是被追杀身陨,反而是连累了自己。

    “郭大哥,好兄弟,讲义气。”李牧毫不脸红地抄袭了鹿鼎公韦小宝的口头禅,道:“既然义结金兰,那就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如果我只想着受郭大哥你的恩惠,却不敢担当身为兄弟的责任,那这个结义,不要也罢,郭大哥你乃是大草原上走出来的汉子,何必扭扭捏捏放不开这些?”

    郭雨青闻言,对于李牧更加高看了一筹,大笑道:“好,我郭雨青纵横天下数十年,今日竟然还不如牧哥儿你洒脱,你说得对,是老哥我错了……”

    当下,他按照李牧的誓词,神色肃穆地大声宣读。

    啪啪!

    血酒饮尽,掷杯于地。

    “大哥。”李牧认认真真的行礼。

    郭雨青大笑,拥抱李牧,感慨万千地道:“哈哈哈,想不到我郭雨青,故旧凋零,沦落天涯到这太白山之中,却还能认识小弟你这样当世天才,大哥我今日,实在是太兴奋了,你我畅饮,不醉不归。”

    “好。”李牧也大笑。

    以前在小说和电视剧中,看到少室山大战,乔峰在第一次见到小和尚虚竹的时候,那般惊险危险的环境中,却还开环大笑,与虚竹结义,这个开了音箱谁也打不过他的男人,动不动就大笑,就喝酒,觉得那才是真正的豪侠,当世英雄,如今,李牧也体会了一把这样的感觉。

    在郭雨青的身上,李牧看到了小说中大侠乔峰的风采。

    两人煮酒论武,交流心得,酣畅淋漓。

    这是男人之间情谊的爆发。

    李牧自从离开县城,已经是四天多时间过去,原本应该早点回去,也有些担心县衙中的事情,但想一想,一切基本上都在掌控之中,那些江湖中人经此一役之后,短时间之内,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来,所以也就放心了,不着急回去。

    “小弟,你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此地不宜久留,过了今晚,你明日一早,且先返回县城中,大哥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去处理。”郭雨青笑着道。

    “好。”李牧想想,明日的确是应该回去了。

    ……

    ……

    时间流逝。

    阳光炽烈了起来。

    高高的吊杆上,清风的双臂,被扭在后面,以一个极为疼痛的姿势,被粗.硬的绳索,吊在最顶端,风吹日晒,加之口中的伤势,滴水粒米未尽之下,他整个人已经是奄奄一息。

    毒辣辣的太阳,像是火苗一样,炙烤在他身上。

    清风感觉到一阵阵的晕眩。

    这样恐怖的肉体折磨,对于一个十多岁的小孩来说,无疑是人生之中的噩梦。

    清风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像是沙漏中的沙粒一样,在一点一滴地流逝。

    但是,他心中,却并无惧怕。

    也无惊恐。

    他依旧在为马君武等人的遭遇,而感觉到自责和惭愧。

    他也坚信,公子一定会回来的。

    他不但心自己的命运,他担心的是,被关押到了大牢之中的马君武、冯元星等人,会遭受到如何惨无人道的拷问。

    “坚持,一定要坚持下去,等待公子到来,一定要……救马大叔他们。”

    “我,要活下去,要弥补……”

    清风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说着。

    他的精神力,在接受最残酷的考验和锤炼。

    他在默默忍受,在等待。

    不管是等待到什么时候,他一定要让自己,坚持下去。

    要活着。

    活着,才能复仇,才能拯救。

    ……

    ……

    县衙大牢。

    断了一臂的马君武,浑身上下,几乎找不到一块完整的皮肤,布满了鞭痕、刀痕、烙铁印记,原本就因为已经断了一臂而失血过多的他,彻底昏死了过去,哪怕是李冰命人连续浇了三四桶冰水,都无法将他激的恢复意识。

    “他妈的,这么快就玩死了。”

    李冰一脸的狞笑,不瞒地道。

    然后,他的目光,落在了被铁链吊在刑架上的冯元星和甄猛两个人的身上。

    这两人,模样不比马君武好多少,连续不断的酷刑拷问,让他们的身躯,已经快要处于崩溃的状态,但不知道从哪里诞生的意志力,却让他们,还保留着一丝神智。

    -------

    今天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