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093、是我错了
    典使掌管全县兵备,有出手惩戒下属的权力。

    刚才,正是这个瘦高眯眼的年轻典使出手,与电光石火时间,斩断了马君武一臂。

    整个过程,兔起鹘落,其他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很显然,这个叫做宁重山的年轻典使,实力远在马君武之上。

    郑存剑面带冷笑残忍之色,坐在主座大椅上,淡淡地喝了一口茶。

    另一位空降官员县城储书峰,微微一笑,道:“马君武公堂之上,以下犯上,试图行刺郑先生,必是有人背后指使,来人啊,给我待下去,严刑拷问,务必揪出他的同党。”

    早就侯在大厅之外的甲士,哗啦啦地冲进来,刀枪出鞘。

    之前,县衙的防备岗哨都已经被替换,因此,此时,整个县衙,都已经在长安府甲士的掌控之下,马君武等人,如瓮中之鳖一样,毫无反抗之力。

    “你们……这是诬陷……李大人不会放过你们的。”马君武面色苍白,无比愤怒地道。

    他并没有反抗。

    冯元星和甄猛也是惊怒交加。

    长安府来人,竟然疯狂到了这种程度?

    三个人都被带了下去。

    “我要去大牢,我要亲自去拷问这几个杂碎。”李冰站起来,将手中的酒杯摔在地上,道:“我要玩死他们。”他心里,已经想出了数十种残忍恐怖的手段,来报复对付冯元星等人。

    “去吧。”郑存剑微笑,道:“不要玩死就好了。”

    李冰狞笑了起来,道:“我会的……放心吧,我也舍不得这么快就弄死这几条狗。”他带着人,朝着大牢走去,走了几步,回过头来,咬牙切齿地道:“对了,那个李牧,绝对不能放过他,我要把他的皮,抽他的筋,喝他的血。”

    新典使宁重山道:“我已经派人去后衙搜寻了,李牧并不在县衙中,练功房中,空无一人。”

    “什么意思?让他跑了?”李冰难以接受地吼了起来:“你是干什么的,郑存剑,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给我把李牧抓回来,否则,我要你们一个个不好过。”

    愤怒,让李冰趋于疯狂。

    郑存剑和宁重山两人,被如此呵斥,面色略有些尴尬。

    新县丞储书峰笑了笑,解围道:“公子,我们来到时候,很可能李牧已经不在县衙中了,不过,公子你放心,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只要储某略施小计,这个李牧,一定会乖乖回来的,您先去县衙大牢中好好发泄玩耍一下,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嗯,你还算是比较会说话。”

    李冰满意地点点头,带着甲士,走了出去。

    【黑心秀才】郑存剑喝了一茶,似是在思考着什么,没有再开口。

    李冰的无理,让他在众人面前很尴尬,他心中愠怒,但却很好地克制了。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根基,在知府大人,所以就算是得罪任何人,也不能得罪这位知府大人最宠爱的小儿子。

    “郑先生,我听闻,这个李牧,极其护短,若是我们将他亲近之人抓起来,用计逼其现身,或许可以逼他现身。”储书峰圆乎乎的脸上,鹰钩鼻微微抽动,有一种溢于言表的阴险。

    “亲近之人?冯元星,甄猛,马君武,李牧所依仗的人,只有这三个吧?”一边的新典使宁重山皱眉道。

    “哈哈,非也非也,宁大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据我所知,李牧最信任和亲近的人,并非是这三个官吏,而是他身边的两个小书童。”储书峰自信十足地笑着。

    “书童?”【黑心秀才】郑存剑心中一动。

    储书峰笑道:“正是,这两个叫做清风明月的小书童,才是他的亲人,下官已经让人搜遍了整个县衙,叫做明月的丫头,不见踪影,但是叫做清风的小子,却还在,已经关在了后衙中。”

    郑存剑笑了笑,点头,道:“就是在县衙门口,伶牙俐齿的那个小家伙?”

    “正是。”

    “嗯,也好,你去做吧。年纪轻轻就牙尖嘴利,也应该拔掉他几颗牙,让他长长记性。”【黑心秀才】郑存剑淡淡地道。

    ……

    后衙。

    清风看着出现在面前的储书峰,神色呆滞,仿佛是已经吓傻了一样。

    “小家伙,你不是很能说吗?现在怎么哑巴了?哈哈。”之前被清风喝骂的下不来台的那位偏将,一脸嘲讽地冷笑道。

    清风没有说话。

    新县丞储书峰神色淡漠。

    毕竟只是一个小孩子啊,不管再牙尖嘴利,吓唬一下,就吓傻了。

    “带走吧。”储书峰道。

    清风被两个甲士拎着,跌跌撞撞。

    “是我错了……”他失魂落魄地自言自语。

    那偏将笑的更怜悯了:“哈哈,小崽子,现在求饶,来不及了。”

    清风似是没有听到这样的嘲讽,依旧喃喃自语:“是我错了啊,我太自信了,是我害了马大人,害了冯主簿他们……我……”他懊恼地撕扯着自己的头发。

    强势。

    这两个字,是在进入县衙的时候,他定下来的基调。

    所以马君武、冯元星等人,才会有那样的表现。

    小书童还是太年轻,太自信了。

    他觉得自己已经算到了一切,可以算计局面,认为在李牧之前表现出来的强势之下,哪怕是长安府来的人,也不可能这么毫无忌惮。

    但是,当他从那几个甲士的口中,听到马君武断臂,而冯元星、甄猛等人,也被下狱拷问的时候,才明白,原来这些来自于长安府的人,竟然可以无视规则无视制度,可以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

    他低估了官场的险恶和黑暗。

    也低估了一些人的疯狂和骄横。

    “是我,害了他们啊。”

    当被带到刑架的面前时,小书童的内心里,依旧充满了悔恨和自责。

    是他的判断失误,让朋友们遭受了这样的苦难。

    如果当时没有选择‘强势’姿态,而是换另外一种策略的话,也许现在众人就算是沦为阶下囚,也不至于如此。

    尤其是马君武,做梦都想要成为帝国神宗【关山牧场】之中【控弦营】的神射手,也一只都在为此而疯狂努力着,但现在,断了一条手臂,还如何弯弓射箭?

    “来人,把他的牙敲掉,挂上去。”

    储书峰看着小书童,心里略有点儿同情,但却绝对不会手软。

    “唉,谁让你小子,得罪的是郑先生呢,只能怪你自己命不好,跟错了主子。”储书峰淡淡地道。

    “我来。”那位偏将自告奋勇地出手。

    他用刀柄,一颗一颗地敲掉了清风的前牙齿。

    “哈哈,小崽子,看你以后,还怎么骂人,哈哈哈。”偏将残忍而又兴奋地笑着。

    清风原本俊俏的脸,满是鲜血,嘴巴红肿破碎,对方在敲掉他的牙齿的时候,故意又用刀柄砸碎了他的嘴唇,凄惨到了极点。

    但是,他却一声没吭,连躲都没有躲,而是高高地昂着头,眼神如刀似剑,死死地盯着那偏将。

    “他妈的,小杂碎,你……”偏将被盯得心中发毛。

    他没来由地一阵心虚,顿了顿,他狰狞地怒吼道:“竟敢用这种目光看着我,老子岂会怕?记住,老子的名字,叫做钱程,以后想要报仇,就来找老子……还看?老子现在剜掉你的眼珠子。”

    一边的储书峰开口,道:“住手,可以了,郑先生留着这小崽子的命,还有用呢,别弄死了,坏了郑先生的大事。”

    偏将钱程这才悻悻作罢。

    “来人,给我吊上去。”

    储书峰指了指旁边三丈高的吊杆,命令甲士,将小书童捆绑起来,吊了上去。

    日头毒辣。

    在这样吊杆上,风吹日晒,是一种酷刑。

    “放话出去,如果李牧不会来,那这个小崽子,就会在这刑柱吊杆上,活活吊死。”

    储书峰冷酷地道。

    ……

    ……

    九龙瀑布,暗河甬道山洞中。

    李牧和郭雨青两个人,简直就像是热恋中的情人一样,有着说不完的话题,到了酣畅之处,两个人都是喜不自胜,手舞足蹈。

    不论是李牧,还是郭雨青,都是武痴类型的人物。

    李牧从小就向往一个‘仗剑走天涯,行侠山水间’的侠客梦,而郭雨青则更纯粹,就是沉醉于修炼武道的那种成就感之中,哪怕是这些年被追杀,隐居在太白山中,都没有放弃修炼。

    这样两个纯粹的武痴,在一起,随便几句话,都能碰撞出激烈火花。

    在这样的状态之中,时间过得何其快。

    其间,郭雨青离开过一次,一则是通知妻子自己无事,二则是取了自家茅屋下,埋藏了整整五年的佳酿美酒回来,直接在山洞之中畅饮了起来。

    “古有圣人,以经文下酒,留下千古佳话,今日你我兄弟,以箭下酒,不醉不归。”郭雨青放浪形骸。

    这五年来,他觉得自己从未像是今日这样酣畅淋漓痛饮痛快过,仿佛是岁月流转,时间回到了昔日大草原时代一样。

    “好一个以箭下酒,干了!”

    李牧也兴奋的不行,直接抱着酒坛子大喝了起来。

    自从来到这个星球,李牧也没有一日像是今日这样,如此尽心又如此温暖,与郭雨青的好像是回到了地球时候,与同学还有们一起晚自习偷偷跑出来翘课在路边喝啤酒撸串的那种岁月里。

    有美酒,有知音,如何能不尽兴?

    李牧也是彻底嗨了。

    --------------

    第三更,大家晚安。感谢悟空_潜龙大大的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