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089、刁难
    “【引月神弓】?”李牧一怔。

    但他旋即立刻就猜到,郭大哥所指的,就是自己从神农帮帮主司空静手中得到的那柄银弓。

    也只有这张弓,才可以称得上是‘神弓’这两个字。

    而且,那夜拦截清风寨【一刀断魂】武彪等人,李牧曾经在夜色之下,弯弓搭箭,他发现在月辉的照耀之下,弓箭似乎是可以汲取吸收月光,可以算是【引月】。

    “那弓是郭大哥之物?”李牧反应过来,道:“等我回到县衙,为郭大哥取来。”

    虽然那张弓对李牧来说极为趁手,威力不凡,但李牧却说得很爽快。

    他虽然喜欢宝弓神物,但和朋友的情谊比起来,再珍贵的神物,却是一文不值的。

    这是李牧性格之中矛盾洒脱的一点。

    “哈哈哈哈,牧哥儿不要再提这种事情,【引月神弓】落在你的手中,乃是天意,从此之后,它就属于你了。”郭雨青大笑了起来。

    这个豪爽洒脱的汉子,拍了拍李牧的肩膀,道:“当年,我与内子金盆洗手,归隐太白山,就是为了避开这尘世间的纷纷扰扰,也不想再出现在江湖中,所以,我将【引月神弓】,抛掷于大河洪水之中,它是有灵之物,可以自己择主,从此之后,你就是他的主人了。”

    李牧从郭大哥这话中,捕捉到了一些信息。

    金盆洗手,归隐!

    李牧几乎可以想象得到,当初纵横江湖的时候,郭雨青和妻子是何等的风华绝代光辉璀璨,像是他这种人,似乎天生就是睥睨天地的风云人物,就如地球武侠大家金庸老爷子著作【天龙八部】之中的丐帮帮主乔峰一样。

    ”好了,牧哥儿,现在开始,我传授你【我心天箭】的心法和技法, 你且看好了。”

    郭雨青神色肃穆起来。

    ……

    ……

    太白县城中,一切看似平静。

    但是在县衙中,冯元星、马君武和小书童清风几个人,却是急的团团转。

    已经三天时间过去了,县尊大人还是不见踪影。

    自三天前那夜,县衙遇袭,小丫头明月被盲眼道人掠走,县尊大人追下去寻人之后,三天时间里,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不仅是李牧没有出现过,被掠走的明月,也依旧是杳无踪迹。

    三天时间,对于群龙无首的冯元星等人来说,简直就像是三年那样漫长和煎熬。

    虽然县城里,表面上一片平静,但暗地里的波涛汹涌,却令冯元星几人心惊胆战。

    尤其是随着那些被关押在大牢中的武林好汉们的家属,带着赎金来熟人的时候,冯元星头都大了。

    还好关键时刻,小书童清风,倒算是镇定。

    几人一番商议之后,县衙方面表现的很强势,按照李牧离开之前的既定策略,将‘一手交钱一手交人’的策略,贯彻的很彻底,大约有二十多人,被释放出去,离开了太白县。

    毕竟,这个时候距离李牧大杀四方还不就,余威犹在。

    那些江湖好汉们,就算是心里再恨,表面上却是一点儿都不敢表达出来,害怕热的李牧这个大魔王再发疯,连一句狠话都不敢留,灰溜溜地就都离开了。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前来太白县城中交赎金的势力越来越强,出现的代表的地位也越来越高,就渐渐变得不好糊弄了。

    尤其是随着天龙帮和虎牙宗的两位大长老出现在县城中,却并不急于交赎金,也不前来县衙交涉,而是在城中找了客栈住下,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这样的姿态,而是在城中冯元星和小书童清风,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第四日。

    红日高升,双日悬空。

    冯元星、马君武、甄猛三人,一大早就来到了县衙中。

    “不能再这样等下去了,”冯元星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焦躁地道:“两大帮派的大长老,分明是已经得到了县尊大人不在的消息,这些江湖宗门,消息灵通的很,明月小公子,你能不能想办法联系到断水流大师兄,有大师兄坐镇在县衙,局势都会明朗一些。”

    明月摇了摇头。

    关于断水流大师兄的来历,其实他心中,是有一个极为惊悚的猜测的,但是现在这个情况下,当然不能说出来,否则,大家心里会更乱。

    “那怎么办?”冯元星搓着手。

    真是造孽啊,他感觉这三天多时间里,自己像是老了三四十年一样,平添许多白发。

    “要不,我们主动联系天龙帮和虎牙宗,索取赎金,然后将东方剑和铁振东释放,驱赶他们离开?”一直很少说话的典狱官甄猛道:“只要我们表现的强势一些,谅这些惊弓之鸟,也不敢造次。”

    冯元星站定想了想,和清风对视一眼,都在心中叹息了一声。

    现在好像是只有这个办法可行了。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脚步声。

    一名衙卫急匆匆地跑进来禀告,道:“诸位大人,长安府使者到了,已经在县衙门口等待迎接了。”

    冯元星等人,顿时面色一变。

    长安府的使者?

    当初太白县城中江湖中人闹事打乱的时候,县衙连续发出了十几道求援信,长安府中迟迟不见回应,如今这一波事情已经平息,暗流涌动的时候,长安府的使者姗姗来迟,是福是祸?

    心中疑惑,但也不敢怠慢。

    冯元星等人,连忙来到县衙大门口。

    一队披坚执锐的精锐甲士,大约百人,队列整齐,站在县衙大门口,为首的是四名偏将装扮的马上将军,都是二三十岁的青壮年,身形魁梧,气势不俗,显然都是合意境的一流高手。

    长安府毕竟是西秦帝国的疆域大省,下辖九大行政县,太白县是其中之一,所以不论是军士装备还是军中高手的数量,显然不是太白县所能比。

    在队列的最前面,一文一武两个壮年人跨马而立。

    文士打扮的中年人,是个圆脸,但却长着鹰钩鼻,看似亲和的神态之下,隐藏着一种不易察觉的阴鸷,一袭锦袍,胯下青鬃马,武将打扮的则是一位身形瘦长的年轻人,习惯性地微微眯着眼睛,有一丝丝精芒在眼眸之中流转,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冷漠感。

    这两个人,一看就地位不低。

    而在这两人之后,却是一架四匹骏马拉着的乌木雕纹马车。

    马车造型简单古朴,但朱红色的底漆流露出逼人的贵气,描金描银的线条盘桓蜿蜒其上,一种雍容华贵的气息扑面而来,单是车厢就有四米多长,两米宽,拉车的骏马是来自于西秦帝国凤翔府的纯血枣红军马,一匹价值千金,两米多高的个头,极为神骏。

    这样的马车里,乘坐的是,必定是非富即贵。

    冯元星等人走出来,看到马车,顿时面色一变。

    难道有长安府的大人物到来了?

    一位偏将翻身下马,手掌按在悬在腰间的长剑剑柄上,目光锐利,扫过县衙大门中走出来的冯元星等人,大声地喝问道:“太白县令李牧何在?还不赶紧出来迎接郑先生。”

    郑先生?

    冯元星闻言,心中一震,脑海之中立刻浮现出了长安府中一个传闻之中的可怕人物。

    “下官冯元星,恭迎郑先生。”

    “下官马君武……”

    “下官甄猛……”

    几人都不敢怠慢,上前行礼。

    小书童清风并无官身,所以沉默着,站在冯元星等人身后,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习惯性地揉了揉太阳穴,一张俊俏的小脸,始终紧绷着。

    “太白县令李牧何在?怎么不出来迎接郑先生?”那偏将神色倨傲,看都不看冯元星等人,大声地喝问道。

    马车中,一片安静。

    “这……李大人前日练功有所得,正在闭死关,下官等无法通知到他,所以……”冯元星小心翼翼地组织语言。

    “放肆,郑先生何等身份,为了区区闭关,竟敢如此托大,他李牧,还想不想要当这个县令了?”那偏将疾言厉色,手指头直接指在了冯元星的额头上。

    “这……”冯元星急的一额头汗,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一边的马君武、甄猛几人,也都面色大变。

    怎么感觉这长安府的来使,态度很刻薄,有一种明显冲着为难县尊大人而来的感觉。

    “立刻去通知,让李牧给我滚出来,迎接郑先生。”

    那偏将一扬手中的马鞭,啪地一声,在空中打出一个气爆,鞭影示威性地擦着冯元星耳边的发梢抽了过去,然后哈哈大笑了起来。

    冯元星直觉的脸侧一阵火辣辣,敢怒不敢言。

    但,没有人动。

    因为他们几个都知道,李牧其实并不在县衙中。

    “愣着干什么,要我说第二遍吗?这个李牧,作死吗?竟敢在郑先生面前,摆这种姿态,我看他真的是疯了,限时二十息,让他立刻给我滚出来。”偏将气焰骄横,将手中的马鞭,挥舞的啪啪直响。

    这时,县衙周围,已经出现了不少人。

    看到这一幕,周围众人都指指点点。

    其中就有几个前来赎人的江湖中人,看到这偏将口出无状,喝吗李牧,都觉得无比解气无比爽,蛮狠的太白县主,也得受来自于上司的气啊,毕竟是官场中人,还是得遵循官场规则啊。

    其他三名骑在马上的偏将,也都冷笑着。

    小书童清风揉了揉太阳穴,苦笑,往前走了一步。

    一边的冯元星等人,心底里升起了一丝希望,期待着这个足智多谋的小书童,可以解决这个死局。

    但是,小书童脸上的神色,突然变得凌厉了起来,抬手,手指直接指着那偏将的鼻子,骂了起来:“放肆,你一个小小的偏将,论管秩,不过区区从八品而已,竟敢直呼辱骂正七品的县尊,长安府下来的使者,竟然连帝国律法都罔顾,呵呵,我看你才是真的活的不耐烦了,辱骂上官,依帝国律,我家县尊大人,可以当场将你格杀,还不跪下认错!”

    冯元星等人,立刻就惊呆了。

    ---------

    血艳单身原来就是血艳啊,这个名字……祝你早日找到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