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085、恢复
    “你从卫充的手中,救了我?”

    李牧努力睁开眼睛,意识逐渐清晰,有点儿疑惑。

    他已经隐约猜到,这个络腮胡国字脸的男子,包括他那位美丽惊人的妻子,只怕不是什么普通人。

    “只不过是抢在他找到你之前,将你带到了这里而已。”

    男子微笑着道。

    他的笑容,给人一种豪爽可靠的感觉,让人一下子就会相信他所说的一切。

    “这是哪里?”

    李牧有些头晕,身体状态让他有些紧张。

    “九龙瀑布之后,河道洞穴里。”男子笑了笑,手掌抬起,皆有节奏和韵律地在李牧的身体上轻轻滴拍打着,道:“你可以叫我郭雨青。”他的手掌每拍一下,就有一股暖流,注入到李牧毫无知觉的身躯之中,带了一种舒适感。

    九龙瀑布后面的水帘洞里?

    竟然是在这个地方。

    怪不得会听到轰隆隆的水瀑轰鸣之声。

    “多谢。”

    李牧道谢。

    郭雨青?

    以前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

    “你的伤势,很重,脊椎以及下肢的骨头,几乎完全断裂了,需要静养数月,才能完全复原。”郭雨青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道:“我已经用内气,帮你疏通断肢。”

    李牧点点头,心中明悟。

    实际上,这样的结果,甚至要比他之前想象的更好一些,之前,他以为自己或许真的要应劫了,身体会被砸成肉泥,或者是会被蛟血焚烧成为灰烬。

    蛟血之毒的爆发,在他的意料之外,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

    “蛟血在你的体内融合……你也是胆子真大,那蛟在此地修炼千年,汲取日月精华,吞食天地灵气,即将化龙,它的血液之中,具有磅礴的能量,如果是一般人,被蛟血淋身,又误食蛟血,只怕是早就被撑爆了,你的体质很特殊,坚持了下来。”

    郭雨青道。

    李牧也是心有余悸。

    蛟血的可怕,远超他的想象。

    再回想一下之前的行动,以剑破蛟首,的确是鲁莽了。

    “情杀道的卫充在追杀你,天狼道的白如霜,只怕也不会放过你,还有一些牛鬼蛇神……你这样的状态,无法返回县城,就在这山洞之中,慢慢修养,等到数月之后,伤势恢复再说。”郭雨青开口建议道。

    两三个月?

    李牧皱了皱眉。

    他自己倒是可以等,但清风和明月,只怕是会有危险吧。

    那些所谓的武林中人,是什么货色,李牧看的很清楚,尤其是卫充那老东西,要是找不到自己,难免不会迁怒于别人,到时候,清风明月首当其冲,马君武、冯元星等人,只怕是也会被牵连。

    况且,县衙大牢之中,还关着一群江湖中人,都是定.时.炸.弹,要是他太长时间不回去,只怕是会出乱子。

    “其他的事情,你不用想太多,我会替你解决。”郭雨青仿佛是看透了李牧心中的想法。

    “不知道前辈是……”李牧问道。

    郭雨青道:“一个浪迹天涯的逃亡者而已。”

    好装逼的一句话。

    这种话,在地球上,只有那些无病呻吟的文艺青年,才会在抬头四十五度角嘴角露出弧线的时候淡淡地说出。

    但李牧感觉的出来,这个男人,并不是在装逼,而是真的很无奈地发出这样的感慨。

    背后,只怕又是一段尘封的江湖事吧。

    单凭他可以进入到九龙瀑布水帘之后的石洞之中,就可以推断出,他的武道修为很强,绝非是普通人。

    不过,既然对方不愿意说,那李牧也不会缠着问。

    “你现在的情况,不宜进食。好好在这里休息吧,我去寻找一些疗伤的药材,明日一早,我会回来。”郭雨青站起来,又给旁边的篝火中,添了一些干柴,保证篝火可以燃烧很长时间,道:“这里很安全,你不用担心,情杀道的人,找不到这里来的。”

    说完,又叮嘱了几句,他直接离开了。

    李牧躺在铺了干草的地上,一动不动。

    刚才郭雨青拍入他体内的那种热流,在肢体之中游窜,像是电流一样。

    这也是李牧唯一能够感知到的感觉。

    “不行,得想办法赶紧恢复,不能耽误太多的时间。”

    虽然郭雨青给人的感觉,值得信赖,但李牧还是希望,能够自己解决一切问题,将自己的命运,寄托在别人的身上,这种感觉太糟糕。

    求人不如求己。

    他尝试动弹肢体,但却感觉不到任何回馈。

    “只能靠【先天功】了。”

    李牧静静地躺在地上,呼吸节奏开始变得舒缓而又悠长,摒除脑海之中的其他杂念,心神合一,运转【先天功】。

    呼吸之间,山洞之中的气流,开始悄无声息地流转。

    这个瀑布之后的水帘洞里,灵气竟是要比外界更加浓郁许多,随着李牧将【先天功】运转的越来越流畅,他可以感觉到,张口吸气,好像是在饱饮琼浆一样。

    渐渐地,李牧的呼吸,变得越来越厚重悠长。

    他终于感觉到,自己的胸膛,上下起伏的那种感觉。

    身体的感知力,似乎正在一点一点的恢复着。

    之前郭雨青拍入体内的那种热流,彻底消散了。

    取而代之的,则是呼吸之间吸入体内的那种灵气之力。

    这种灵气潮流,宛如溪水,醇厚悠长,比郭雨青拍入体内的热流,更加令李牧感觉到愉悦舒适。

    这种灵气热流涌动的时候,仿佛是一道道无形的线条,在重新描绘着他的身体,通过这种方式,李牧从感觉上,可以确定自己的身体的存在。

    呼吸。

    呼吸。

    两道白茫茫的氤氲,像是两条灵巧的小白蛇一样,在他的鼻孔之中伸缩。

    这是只有内气高手,吐纳的时候,才会有的症状。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大概过了一个时辰之后,李牧的额头上,有一颗颗汗珠滑落。

    他感觉到,那种烈火焚烧一般的炙热,重新出现在了体内。

    这是潜伏在身体之中的蛟血之毒,又在发作了。

    李牧紧守心神,继续运转【先天功】。

    奇妙的事情发生了。

    这个时候,再吸入体内的内气,竟然不再是暖流,而是变成了一种秋水一般的清凉之感,流转到全身,将蛟血之毒的那种炙热,镇压了下去。

    呼吸之间,大口大口的灵气进入体内。

    仿佛是流水扑灭了烈火,李牧体内的蛟血之毒,逐渐已经不可感知。

    时间,就在这样沉默的修炼之中流逝。

    大概又是半个时辰之后。

    李牧的身体,彻底恢复了知觉。

    他缓缓地活动者四肢,双臂用力,在原地坐了起来。

    不过,随着四肢活动,他感觉到了剧烈的疼痛。

    好像是体内诸多的破碎骨骼再度被崩裂一样。

    李牧一看之下,倒吸一口冷气。

    原来他的双腿、脚足,甚至是手臂、手掌,都已经变形了,以各种触目惊心的不规则角度弯曲,就好像是小儿麻痹或者是发育不全一样,体表的皮肤,血肉模糊,布满了血疤。

    就是因为他刚才这么一动,一些结痂的血疤,再度崩裂了开来,冒出了鲜血。

    整个人,好似是变成了一个发育不全、怪手怪脚的怪物一样。

    这样的发现,让李牧心中一沉。

    但他并未绝望。

    长久以来,李牧的性格里,有一种很奇怪很矛盾的因子存在。

    平日里他敬生畏死,怕疼,害怕危险,又怂又猥琐,不想惹事,但是,一旦真正遇到了绝境,真正遭遇到了苦难,他却反而变得比一般人更加冷静,更加光棍,也更加决断。

    这种情况,就好像是被激发了内心深处的血性,整个人都变得冷静沉着。

    他咬着牙,搬动自己的双腿,盘膝坐在了原地。

    这个过程之中,也极为缓慢。

    体内一些原本已经在强大愈合力之下恢复了一些、但并未完全长好的破碎骨头,因为李牧的这个动作,而再度咔嚓咔嚓地碎裂,同时,身体表层的血痂崩裂,痛苦排山倒海,犹如刀割。

    鲜血顺着双腿流淌下来,将李牧身下的干草都浸透了。

    强忍着剧痛,李牧以完整的盘膝之态。

    他再度运转【先天功】。

    呼吸,吐纳。

    【先天功】的神妙,再度彰显的淋漓尽致。

    随着李牧的呼吸,身体的痛苦犹如潮水一般褪去。

    那种清凉如仙液琼浆浸泡身体一般的感觉,再度笼罩全身。

    时间流逝。

    转眼又是一个小时过去。

    李牧如雕像一般,静静地盘膝坐在原地。

    身下的鲜血,已经凝固干涸。

    体表的结痂血疤,逐渐愈合,甚至开始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程度蜕化脱落,露出了下面一种鲜红色的新生肌肤。

    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同样的伤势,哪怕是生命力强大的超一流武者,只怕都需要数月的时间,或许才能恢复到这种程度,而李牧却只花费了短短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而已。

    【先天功】,不愧是仙人功法。

    李牧睁开眼睛。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体的状况,眼里露出一丝笑意,缓缓地点点头。

    他的判断,是正确的。

    这种伤势,完全可以愈合。

    他感觉到,自己的体内,力量正在恢复着。

    ----------

    感谢书友35890051、青东两位大大的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