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084、追逃
    “哪里走?”卫充见状,紧追不舍。

    他已经失去了理智。

    在李牧接二连三的嘲讽之下,这位久经腥风血雨的情杀道长老,就像是被红巾挑逗到癫狂的公牛一样,红着眼睛,挥舞着锁链巨锤,疯狂追击。

    这两道身影,一前一后,没入到了茫茫大山之中。

    水潭周围,逐渐恢复了平静。

    剩下的数十名情杀道的强者,一个个面面相觑,神色惊疑不定。

    最终,其中一个说了一声,十几个人都朝着卫充消失的方向,追了下去。

    而这时,谁都没有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老乞丐和大黄狗,已经带着明月消失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周可儿抱着依旧处于昏迷状态的凌厉,略微犹豫之后,也追了下去。

    同时追下去的,还有青衣中年术士。

    他要搞清楚,到底李牧的最终下场是生是死。

    如果可能,他希望可以帮到李牧,哪怕是暗中出手帮助都行。

    最后,整个水潭池边,就生下了白如霜和盲眼道人两个人。

    哦,还有一只黑色巨鸦。

    一头白发的天狼道传人白如霜,眼睛里闪烁着奇异的精芒,释放出危险的气息,也不知道又在打什么主意。最终,他也动身了,朝着之前李牧掷出白色古剑的方向腾跃而去。

    他想要找回佩剑。

    而盲眼道人则痴痴呆呆地坐在原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动了动,牵扯身上的伤口,又有鲜血沁出。

    他艰难地捏出手印,调动了方圆数百米之内的天地灵气,化作法力,修补己身。

    黑色巨鸦在一边护法。

    从今以后,这九龙瀑布水池旁边,这个与世隔绝的险境之中,湖边,多了一座茅屋,茅屋中,一位手握竹杖的盲眼道人,在一只黑色巨鸦的陪同下,一直都在等待着。

    杀蛟!

    这是他心中唯一的念头。

    因为在水潭之中,有一条巨蛟。

    ……

    ……

    天明。

    一轮红日从远处的山峦之间冉冉升起。

    新的一天到来。

    轰!

    巨大的岩石被巨锤轰击的粉碎。

    李牧的身影,像是受惊的兔子一样,从岩石后面窜出来,又往山脉深处掠去。

    “你逃不了的。”

    卫充红着眼睛,气喘吁吁地挥动着大锤,追杀不舍。

    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一夜了。

    李牧像是中毒了一样,昏昏沉沉,还开始发烧,脑海中一片混沌,视物不清,身体内外,好似是被火焰炙烤缭绕一样,让他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是置身于火葬炉中一样,下一瞬间,就要被焚烧成为飞灰。

    仅存的思维,让他认为,自己应该是中了蛟毒。

    用地球上的科学理论来解释,那就是蛟血与自己体内的血液产生了冲突,出现了排异反应。

    “不是说,淋了龙血,就可以刀枪不入的吗?”

    李牧简直有一种哑巴吃黄连的憋屈感。

    这样的身体状态,自然是无法与卫充战斗。

    他只能逃。

    “老东西,想杀我?哈哈,跟在老子后面吃屁吧。”

    李牧也不管卫充能不能听到,边逃边开嘲讽。

    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他妈的哪里来的勇气,让他心中抱定了一个信念,那就是一定要将卫充牵引在这茫茫深山之中,否则,一旦这个老东西去了太白县城,只怕是麻烦就大了。

    而卫充也没有让李牧失望。

    哪怕是内气被消耗了大半,但他的火气却是越发地狂暴,已经彻底失了智,疯狂地追杀李牧。

    “小杂碎,我发誓,我要追到你。”

    卫充狂暴的像是一只在交.配中被夺走了配偶的公狒狒一样。

    “变态。”

    李牧凭借着身体的本能,不知道多少次避开攻击,头也不回地大骂。

    你特么的又不是美女,追老子干嘛。

    真恶心。

    “你给我站住。”

    “你脑残啊,站住让你杀。”

    “我要将你挫骨扬灰……”

    “能不能换一个有创意的台词啊。你们这些大反派,就只会这几句台词吗?”

    “啊啊啊,气煞老夫也。”

    “都老夫了,就别这么脾气大,万一气出来一个脑梗高血压胸下垂什么的,那我得多高兴啊。”

    一追一逃。

    平静的太白山之中,鸡飞狗跳。

    那十几名情杀道的一流高手,早就不知道哪里去了,完全没有跟上两人的速度。

    青衣中年术士、【仙面】周可儿,也不见踪影。

    轰!

    不断有山峰岩石倒塌。

    浩瀚悠远碧涛如海的原始森林之中,不断有烟尘冲天而起。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一日。

    夜幕降临。

    “轰!”

    李牧被巨锤砸中,像是皮球一样被震飞出去数十米,砸进了远处的密林之中。

    “小杂碎,怎么不叫了啊,哈哈。”

    卫充喘着粗气,喉咙像是一架破风扇一样呼哧呼哧,累的舌头都伸出来了。

    他体内的内气,几乎被消耗一空了。

    一锤砸飞了李牧之后,卫充在原地弯着腰大口呼吸,积蓄着体力。

    等到十几息之后,卫充拖着大锤走进密林中,却发现,林子里只有一些淡淡的血迹,还有几颗合抱粗的古树被撞断,但却不见了李牧的身影。

    “妈的,这个小杂碎,是铁打钢铸的吗?”

    卫充气的跳脚大骂。

    从今日日暮时分开始,那个小杂碎就已经变得无比虚弱,很难再躲开天外寒铁巨锤的轰击,一次次地被砸中,哪怕是一团精铁,被砸了那么多次,也都成为铁渣了,但偏偏这个小杂种,简直就像是打不死的怪物一样,不但没死,还能一次次阴差阳错不可思议地逃走。

    简直邪门。

    “老子就不信了,抓不到这个小杂碎。”

    卫充大口大口地呼吸,咬着牙,并没有再着急追下去。

    他坐在原地,开始运转功法,调息内气,恢复力量。

    卫充是老江湖,对于自己的追踪术,非常自信,以李牧的那种状态,根本逃不远,很快就可以再追上。

    一公里之外。

    李牧跌跌撞撞,一脚深一脚浅,踩在没过脚脖子的腥臭丛林腐殖质中,本能地向前冲。

    被砸了不知道多少锤,但他却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疼痛。。

    因为体内那种由蛟血而引起的炙热感觉,越发清晰恐怖炽烈,犹如来自于九幽之下地火在焚烧一样,他都快要感觉不到自己是否真的存在了。

    他的速度,越来越慢。

    反应也越来越慢。

    一次次被巨锤砸中,李牧能够听到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但却没有丝毫的痛楚。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说实话,他现在根本都不知道,自己的骨头断裂了多少根。

    或者,已经变成了骨屑?

    反正,他就这样跌跌撞撞,一脚深,一脚浅,本能地朝着前方奔跑。

    然后,奔跑变成了慢走。

    慢走变成了爬行。

    浑身赤裸的他,如一条水蛇,在淤泥一般的密林腥臭腐殖质中爬行,一点一点,一点一点……向前。

    “妈的,不会要挂掉了吧。”

    李牧失去了神智。

    ……

    “人呢?人去哪里了?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

    卫充暴跳如雷。

    他追丢了李牧的踪迹。

    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这个密林,所有的线索都表明,进入这个密林之后的李牧,已经彻底昏死了过去,根本不可能再移动丝毫,但偏偏不见了李牧的踪影。

    就好像,进入了密林中的李牧,突然融化在了空气之中,不翼而飞了。

    就算是被野兽叼走,被飞禽掠走,也会留下痕迹啊。

    人呢?

    他妈的去了哪里?

    卫充觉得自己从未像是这一夜一天以来这么愤怒,这么失控,这么暴躁过,就像是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一样,要焚化以一切。

    轰轰轰!

    他挥动巨锤,将周围一颗颗古树砸断,木屑纷飞,山石崩裂。

    “就算是你入地三尺,就算是你飞上九天,我也要找到你……小杂碎,不把你挫骨扬灰,我卫充,誓不为人。”

    幽静的太白山林之中,回荡着卫充败犬一样的咆哮怒吼。

    ……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牧渐渐地清醒过来。

    他感觉到,自己好像是躺在坚硬的岩石上。

    耳边,传来了瀑布轰鸣的声音。

    “这是哪里?”

    李牧略微迷茫之后,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

    他立刻反映了过来,双手一撑,直接坐了起来,睁开眼睛,四下打量。

    视力恢复了一些,隐约可以辨物。

    像是在一个山洞里面,周围是天然纹理的粗糙石壁,光线昏暗,隐隐有火光闪烁。

    “你醒了?”

    一个低沉富有磁性的男声响起。

    李牧心中一惊,下意识地想要跳起来。

    但身体竟是没有反应,仿佛是瘫痪了一样,感知不到腰腹部位一下肢体的存在,他只能被动地躺在地上,根本无法爬起来。

    “别乱动,你的伤势很重。”

    那个男声又响起。

    李牧隐约觉得,这个声音,好像是在哪里听到过。

    很快,洞里的光线明亮了一些。

    有人在篝火里添了几根柴。

    然后,一个络腮胡国字脸,带着笑意,出现在了李牧的视线之中。

    “是你?”

    李牧惊讶。

    他认出来,这个人,正是丫丫的父亲。

    第一次见到,是在李牧刚刚来到这个星球的第二天,在太白县城的门口,这个男人是一副猎户打扮,和他那美丽的妻子站在一起,让丫丫送过来三个山杏。

    而第二次,则是在太白县城中,这男人和他的妻子,被贵公子李冰调戏拦截,是李牧赶来,出手救了他们。

    李牧万万没有想到,此时此刻,在这样的环境下,遇到了这个男人。

    “是……是你救了我?”

    李牧声音嘶哑地问道。

    只有这一个可能。

    国字脸络腮胡男子点点头,带着微笑。

    这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上,有一种从容不迫的气质,和平日里那个沉默寡言的猎户比起来,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李牧从他的神态之中,看到了一种纵横千军万马的铁血沙场气息。

    -------

    第一更。谢谢矫情的玻璃杯、talktofyf、书友50738457、翩跹舞、柠宸、血艳单身诸位大大的捧场,我就想问问,最后这位,我有位书友叫做血艳你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