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083、善良的妖灵?
    而下一瞬间,蛟龙彻底潜入了水中。

    庞大如山的身影,消失不见。

    虚空之中,巨蛟独有的威压气息,开始逐渐消散。

    “该死!”

    卫充简直气的肺都快炸裂了。

    眼看着可以得到的巨大机缘,就在李牧这一拳之间,彻底烟消云散了。

    在想要捕捉巨蛟,难上加难。

    “该死,该死一万次啊……辱我情杀道,放走巨蛟……小杂碎,我要你生不如死。”

    他看向李牧,几乎咬碎了牙齿。

    额头上的十字刀疤扭曲,卫充眼睛里的怒火和杀气,近乎于凝成实质。

    李牧没有说话,只是面带嘲讽地勾了勾手指。

    “啊啊啊啊啊……”

    卫充立刻就狂暴了。

    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一个无名后辈如此打脸挑衅嘲讽,他彻底失去了理智。

    内气疯狂地催动。

    卫充魁梧的身躯腾跃起来,手臂上缠着的铁索抖动,重新掌控住了巨锤,硕大的黑色巨锤,在半空之中兜出来一个弧线,携着石破天惊之势,砸向李牧。

    “老夫要将让你粉身碎骨,将你挫骨扬灰。”

    他近乎于疯狂。

    “好快!”

    李牧盯着巨锤,心中一凛。

    这就是超一流宗师境高手的实力吗?

    虽然不具有巨蛟的那种压迫感,但战斗技巧却更具有杀伤力。

    他施展轻身术,想要避开这一击。

    但刚一发力,李牧却觉得腰间一痛,膝腿酸软,因为之前失血过多而眼前一黑,急促建发力根本不可能,竟是无法闪避,暗叫一声不好。

    仓促之间,李牧只能单掌按出,硬接了这一锤!

    咔嚓!

    骨头断裂的脆响声之中,李牧倒飞了出去。

    他掌心被震的血肉模糊,左臂传来剧痛,臂骨折断了。

    但越是危险,越是紧急,他的思维,反而越是清楚。

    “这老小子,力量不弱。”

    李牧大致判断出了卫充的战力。

    他的身形,如断了线的纸鸢一样,从半空中跌落下来。

    “死!”

    卫充如影随形,抖动锁链,巨锤宛如长了眼睛一样,朝着半空中失去了平衡的李牧,继续席卷砸去。

    今天无论如何,他都要李牧死。

    眼看着半空之中的李牧,避无可避,一瞬间,就要被砸的粉身碎骨。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老乞丐的一身惊呼。

    一声高速移动而引起的空气气爆响起。

    夜色像是锋利的刀刃割裂。

    所有人都觉得眼前一花。

    包括半空之中的李牧。

    就看一个幼小倔强的身影,挡在了李牧的身前。

    “明月?”

    李牧瞳孔骤缩。

    电光石火的一瞬间,李牧不可思议地认出,挡在自己身前的这个幼小身影,赫然正是小书童明月。

    这怎么可能?

    她怎么会有这种速度?

    然而,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他多想。

    巨锤,轰击在了明月的身上。

    噗!

    鲜血,从明月的口鼻之中喷出来。

    幼小的身躯撞过来,撞到了李牧的怀中。

    李牧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以至于李牧都没有注意到,那蕴含着万钧之力的巨锤,竟无比诡异地被震的反弹了出去。

    “你这个死丫头……你到底在干什么?”

    李牧急了。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他抱着明月,身形横移出白多米,拉出了卫充锁链巨锤的攻击范围,手忙脚乱地观察明月的伤势。

    “公子,我……有点疼……你帮我……揍死那个王八蛋。”明月躺在李牧怀里,嘴角喷着血,气息微弱地道。

    “闭嘴。”

    李牧大喝,脑海之中近乎于一片空白。

    就算是他,挨了那么一捶,只怕是也要肢体粉碎了。

    关心则乱。

    李牧慌乱到了极点。

    但很快,他惊讶地发现,明月身上,竟然并无太重的伤势,甚至连骨头都没有断裂几根,只是一些很浅的皮外伤而已,至于喷血,估计是脏腑略受震动。

    简直是一个奇迹。

    为什么会在这样?

    “公子,我没事……你快出手,弄死那个王八蛋。”明月扭动着身躯。

    李牧一怔。

    这种说话的口吻……好像……回到了原来的状态?

    这是平日里的明月,不再是怯生生迷茫的小丫头,而是一个没心没肺的逗比萝莉。

    “老东西。”

    李牧回头大喝。

    他很生气。

    狗屁双月双日之下的最强者,连一个丫头都看不住。

    老乞丐一脸愧疚之色地奔过来,尴尬地解释道:“你先听我解释……这不怪我,她的速度太快了,蛟重回湖水之下,领域散去,气息淡薄下来,妖灵重新占据了她的身体,这妖灵……有点儿恐怖,我搞不定……”

    妖灵?

    这就是妖灵?

    怯生生的模样,是明月的本来面目。

    而这个天然呆逗比的性格,竟然是妖灵?

    李牧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妖灵不应该是邪恶阴险的东西吗?

    那为什么,在妖灵重新占据了身躯之中,明月做出的反应,不是逃走也不是反噬,而是奋不顾身地冲过来救自己……还有以前县衙中的种种记忆,妖灵状态的明月,从来都没有为恶过。

    李牧觉得,自己脑海之中的一些固有观念,在这一瞬间,突然之间,被颠覆了。

    到底,什么是妖灵?

    李牧摇了摇头。

    “带她走,离开这里。”李牧将明月递给老乞丐,同时将掌心之中的一块凝固了的蛟血,也很隐蔽地递过去,道:“双日双月之下的第一牵着,靠谱点,这回别再丢人了。”

    老乞丐看到蛟血,眼睛一亮,满意地点点头:“你放心,这一次我一定发挥出真正的力量,替你保管好这个小丫头。”说着,他迫不及待地接过蛟血,又接过明月,抱起来转身撒丫子就跑。

    “你们谁都别想走。”

    卫充如暴怒的狂狮一样,急速地袭杀逼近。

    “小杂碎,坏我大事……我要让你亲眼看着,你认识的每一个人,都死在你面前。”这位情杀道长老,快被起风了,催动缠在手臂上额锁链,愤怒地吼叫着。

    巨锤呼啸。

    锁链抖动,仿佛是一条狰狞的剧毒蟒蛇。

    “妈的智障……我认识的每一个人,呵呵,我也认识你啊,所以你也要让自己死在我面前吗?”

    李牧呸了一口鲜血,直接一抬手,将石质古剑投掷了出去。

    古剑快如一道白色闪电。

    卫充吓了一跳,没想到李牧竟然石剑投掷出来。

    他双臂抖动。

    “死亡莲华漩涡!”

    就看缠绕在双臂上的天外寒铁锁链,扭曲起来,宛如一层又一层的漩涡一般,盘旋,绞向石质古剑。

    卫充想要以这样的手段,将古剑截下来。

    谁知道一道刺耳的金属摩擦声,白色古剑的锋利以及其中蕴含着的力量,远超卫充的估计,几乎是在瞬间,就刺穿了寒体锁链层层叠叠的漩涡缠绕,擦着卫充的脖颈激射过去。

    一道血花,从卫充的耳后飙出来。

    卫充后背升起一阵寒气。

    再偏一点,可能就要洞穿他的脑袋了。

    很危险。

    而李牧借此机会,身形后撤,再度竖起了中指开嘲讽。

    卫充脑瓜子充血,简直是气疯了。

    他从未像是今天这样愤怒难以自制过。

    他运转巨锤,疯狂地追杀。

    李牧这时,又略微恢复了一些力气,大口地喘着气,然后施展轻身术,不断地朝后退。

    关键时候,轻身术相比于轻功,在逃命方面的优势,展现的淋漓尽致。

    锤声呼啸之中,李牧数次间不容发地避开了巨锤的轰击。

    甚至他还能顺便再开嘲讽,不断地以手势刺激挑逗已经快要狂化的卫充。

    渐渐地,李牧掌握到了卫充的攻击节奏。

    【先天功】赋予李牧无比敏锐的五官感知,甚至还有一种近乎于预知的武道直觉,在适应了卫充的战技和力量之后,很多时候,可以预知到卫充攻击节奏和路线,李牧就变得不怎么吃力了。

    他甚至都可以在暗中运转【先天功】,通过控制自己的呼吸,来吸纳天地之间的能量,恢复体力。

    同时,强大的肉体愈合能力,让李牧身上的伤势,也都结疤,不再失血。

    这样持续了大约一炷香时间之后,李牧惊讶地感觉到,一种奇异的力量,自己体内流转开来。

    那是之前巨蛟之血的能量。

    李牧被蛟血淋了一身,且还不小心吞了几口蛟血。

    当时只是觉得体表灼热,蛟血甜腻而又炙热,而且这种炙热很快就消散了下去,并无其它异状,所以李牧也没有太过在意。

    但此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先天功】的原因,这种热流重又出现,变得清晰了起来,似是火焰灼烧。

    而在这种灼烧之中,李牧感觉到,体内的力量,在恢复着。

    他的躲避,也越来越轻松。

    卫充的巨锤,已经越来越难以威胁到犹如穿花蝴蝶一般灵巧的李牧。

    “上,都给我上……给我拦住他。”

    卫充眼睛都红了。

    他暴躁地下令,让其他情杀道强者拦截李牧。

    于是,周围人影闪动。

    “滚开。”

    李牧出拳。

    一个透明的巨硕拳印,自他的拳头上幻化出来。

    他此时状态,比刚才好了不少,虽然依旧无法正面硬憾卫充这种超一流的宗师境巅峰强者,但对上合意境的一流高手,却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拳罡霸烈。

    一位情杀道的合意境巅峰强者,被直接打爆了。

    其他情杀道强者,如受惊的兔子一样纷纷退散。

    局势,似是要被逆转了。

    但是——

    “嗯?这是……什么感觉……好疼……”

    李牧突然面色一变。

    蛟血带来的那种灼烧之感,突然变得无比炽烈霸道,仿佛是已经开始透过皮膜骨骼,开始灼烧灵魂一样,剧痛令李牧瞬间差点儿晕过去,差点儿被巨锤砸中。

    怎么回事?

    难道这蛟血……有毒不成?

    施展轻身术,连续地闪烁躲避,李牧咬紧牙关强撑着。

    但情况越来越恶化。

    蛟血之毒,似乎是在蔓延。

    很快,李牧的视线,都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他像是喝醉了一样,努力地眨眼,用手揉眼睛,但渐渐地,不管是看什么,都已经出现了重影。

    “这下子,麻烦了。”

    李牧昏昏沉沉,意识到不妙。、

    老神棍的教诲立刻浮现在心头。

    打不过,跑。

    他身形如电,朝着深渊的更深处逃遁。

    -----------

    第三更完成。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