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078、说人话了
    一直以来,连李牧自己,都不清楚,到底自己的身体之中,蕴藏着的力量上限是什么。

    因为没有一个对手,能够真正逼的他酣畅淋漓地爆发出全部的力量。

    之前的战斗,那些所谓的武林高手们,不管是在神农帮之战面对四大金刚、司空静,还是在面对【铁手擎天】铁振东、【天龙一剑】东方剑,哪怕是在面对给他压力最大的武疯子【一刀魂断】武彪,李牧都赢得很轻松。

    哪怕是在刀法战技上不如人,但只要他放弃比刀,展露出蛮不讲理的恐怖肉身力量和速度之后,就算是【一刀魂断】武彪这种强横的对手,也不过是被他两三拳就给打爆了。

    说一句很装逼的话,在纯力量比拼方面,李牧根本就没有遇到过对手。

    而现在,在经历了刚才与巨蛟的‘掰手腕’之后,李牧意识到,终于遇到了一个可以正面和自己对抗力量的存在。

    这种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的感觉,很爽。

    终于可以放开一切顾忌,酣畅淋漓地打一场了。

    很快,李牧就被巨蛟从头上甩了出去。

    轰!

    他的身形,狠狠地砸在悬崖峭壁。

    和之前的青衣中年术士、盲眼道人的下场差不多,李牧在峭壁上,砸出来一个人字形的大坑。

    岩石崩碎,坠落。

    但与青衣中年术士两人不同的是,李牧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就如一道闪电一般,从大坑之中,又弹射了出来。

    “再来。”

    他大笑,豪气冲天。

    男人,哪怕是李牧这样的小处男,都很容易在战斗之中狂热起来。

    尤其是这种毫无花哨的力与力的碰撞,非但没有给他造成任何的伤害,反而让他胸中的热血被点燃,整个人犹如狂化了一样。

    李牧弹射过去,一拳就轰在了巨蛟的脑门上。

    两相对比之下,李牧的拳头还不如巨蛟的一片鳞片大。

    这样的画面,就好像是蚂蚁一拳砸在了巨蜥的头上那种感觉。

    但巨蛟却像是被从天而降毁天灭地的流星砸中一样。

    它痛苦的吼叫声之中,几块鳞片被砸落下来。

    它那硕大的头颅,在这一拳的威力之下,连带着上半部分的庞大的身躯,不可思议地倒飞了出去,重重地砸在了深渊峭壁上。

    轰隆!

    像是地震一样,峭壁大片大片地坍塌下来。

    大块大块的岩石,翻滚着,砸在了湖泊边和湖水之中。

    这场面,好似是地震降临,大地要坍塌一样。

    “不好。”

    一击得手的李牧,猛然想起,小呆逼萝莉明月,还站在湖边,需要保护。

    这场的环境中,没有丝毫自保之力的她,实在是太危险了。

    不过,扭头看去时,李牧却松了一口气。

    因为老乞丐和大黄狗,已经将小萝莉带离了危险区域。

    两人一狗,很奇特的组合,站在老远的地方,不会被波及到。

    而且暂时看起来,老乞丐似乎并无趁乱就将小萝莉拐跑的打算。

    着老东西正两只眼睛放光地看着李牧与巨蛟的战斗。

    他显然是在等着,万一李牧真的将巨蛟给打伤了,不,最好是两败俱伤了,他就要冲上来分一杯羹,弄点儿蛟血,根本就是一副坐山观虎斗的无耻嘴脸。

    这个老东西。

    李牧心里暗骂了一句。

    不过,战斗之中,怎么可以分神?

    轰隆隆!

    水雾呼啸弥漫之中,巨蛟的尾巴,像是来自于地狱的黑色死亡之炎的鞭挞一样,终于逮住了机会,重重地轰击在了李牧的身上。

    李牧就像是被球棍击中的棒球一样,咻地一声,再度飞了出去。

    轰!

    峭壁上,直接被装出一个深达十多米的巨坑。

    “咳咳……”

    李牧镶嵌在巨坑中,剧烈的碰撞,让他四肢有点儿麻木,咳嗽着,浑身筋骨剧痛。

    轰!

    巨蛟的尾巴,如影随形,再度轰击在了峭壁上。

    一下,两下,三下……

    这畜生一副要将李牧直接在峭壁上拍成肉饼的架势。

    砰砰砰!

    峭壁在闷响中发出巨大的震动。

    在巨蛟的力量之下,峭壁像是一个不堪重击的人一样,颤抖着。

    一块块巨大的岩石被撞得脱离峭壁坠落下来,犹如陨星天降,整个湖泊周围一片狼藉,参天巨树被咋断了不知道多少颗。

    “我们要帮忙吗?大黄?”

    老乞丐摸着下巴,有点儿担忧的样子。

    “汪。”

    大黄狗回答。

    “年轻人还是缺乏经验啊,再这样下去,这小东西要被巨蛟尾巴拍成肉饼了。”老乞丐道。

    “汪。”大黄道。

    “但是,身为双月双日之下的最强者,我就这样出手,去欺负一条还没有化龙成功的小蛟,是不是太欺负人了?”老乞丐又道。

    “汪。”

    大黄回应。

    这条肥硕的黄白大狗,把自己的头低下去,然后用自己的前肢无助了脑袋,一副大爷的脸都被你丢光了的无语表情。

    老乞丐:“……”

    “帮……”一只安安静静的小书童明月,突然开口了。

    她怯生生地拉了拉老乞丐的衣袖,结结巴巴地恳求。

    在小萝莉的脸上,不见了平日里那种恣意飞扬的放肆明媚,而是一种令人一看之下,就觉得柔弱、胆怯、善良、羞涩、怜惜的那种神态,根本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这才是她的本来面目吗?”

    老乞丐在心中独自叹息了一声。

    在蛟龙之气爆发的环境之中,体内的妖灵被压制,所以说才显露出来真正的真我性格,这个小书童的真正面目,其实就是这样一个善良羞涩单纯的小丫头吗?

    实际上,老乞丐也并未真正看出,到底盘踞在这个丫头体内的妖灵,是什么来历。

    更让他疑惑的是,从这一刻小萝莉的表现来看,她还知道让自己出手帮助李牧,就说明,哪怕平日里被妖灵占据了主人格,操控着身体,但其实小萝莉对于外界发生的一切,其实是有感知和记忆的,她对于李牧这个主人,也是有感情的。

    而这也说明,神秘妖灵的存在,并未开始吞噬小萝莉的三魂七魄。

    这不符合常理啊。

    从未听说过,被妖灵寄居了的身体,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却还未开始吞噬寄主的魂魄的——因为妖灵都是邪恶且贪婪的诡谲存在,它们通常以寄主的魂魄和精神作为食物和养料。

    “汪!”

    大黄抬起前爪,指了指远处爆炸般的战场。

    这意思很明显,出手吧,别特么的磨叽了。

    老乞丐语气一肃,道:“唉,当年,因神功大成,没有控制住力量,误杀数万人之后,我就发誓,不再出手,不再展露武功,双月双日之下的世界,根本无法容纳我这样恐怖的力量……我若出手,这天下又要陷入腥风血雨之中……”

    噗嗤!

    大黄狗放了一个响屁,很粗暴地打断了老乞丐的话。

    它再度将头埋到了前肢里。

    怎么办?

    这个老搭档是越来越不要脸了。

    这种牛逼都吹出来了。

    “你什么意思?”老乞丐愤怒。

    明月再度怯生生地拉了拉他的衣袖,结结巴巴地道:“求……帮……”她焦急地看着远处,狂暴的巨蛟,尾巴拍断了大片大片的峭壁,几乎将深渊都快要被打塌了,石壁被拍成了石粉,其中的李牧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好吧,为了未来的徒弟……”

    老乞丐一副便秘一样悲壮的表情。

    然而,就在这时,意外的变化,又出现了。

    嘭!

    几乎已经被拍的凹陷进去二三十米的、周遭数千米都已经塌陷的峭壁之中,一道白光窜了出来。

    “啊啊啊,混蛋啊,我的衣服,才穿了不到一天。”

    是李牧悲愤的吼叫。

    他浑身上下,不着寸缕。

    李牧再度裸奔了,像是一条白猪一样。

    经过了【真武拳】和【先天功】改造提升的身躯,无比坚韧,宛如怪物一般,就算是被巨蛟的尾巴拍中,也最多只是肉疼,且他身体的恢复力惊人,骨头算了也就是几个呼吸之间的就可以恢复的小事而已,所以在这样看似恐怖的战斗之中,却并未受什么伤。

    但是,身上衣服,哪怕是马屁精冯元星精心裁剪,用的都是上好的布料,可布料毕竟是布料,却是无法承受蛟龙巨尾的拍击,已经全部都化作了齑粉飘散。

    李牧浑身上下又光溜溜的了。

    所以说,肉身强横者,战斗到酣处,总有一这一点难以避免的尴尬。

    一边的【仙面】周可儿,看到这一幕,也不由得脸一红,抱着凌厉急速的后退,躲在了一边,移开视线。

    在场众人,唯有他一个人,是女的。

    脱困而出的李牧,像是一头暴走的狂狮。

    他主动迎上去,双手抓住了巨蛟拍过来的尾巴,体内的怪力犹如山洪一般爆发,竟是如同甩绳子一样,将巨蛟倒拎起来,直接狠狠地甩向了悬崖峭壁。

    轰隆!

    巨蛟长达六百多米的巨大身躯,被从水中拽了出来,大半直接拍进了山壁中。

    “什么?”周可儿直接惊呼出声。

    这是什么力量?

    人间,为何会有这种可怕力量的存在?

    这不应该是属于传说之中的神魔妖仙的力量吗?

    为什么会出现在一个人类的身上?

    “汪……我的天!”大黄狗直接开口说人话了。

    老乞丐从震惊中苏醒,想到了什么,一个机灵,吓了一跳,连忙在一边按住大黄狗,变得这货继续石破天惊地说人话。

    轰轰轰!

    李牧抓着巨蛟的尾巴,就像是甩跳绳一样,将巨蛟甩来甩去,不断地砸到峭壁上。

    岩石崩塌。

    “还我衣服。”

    李牧很生气。

    还没长大的哪吒三太子曾经抽掉了小龙王的筋给父亲李靖做腰带,这个故事带给李牧灵感和启发。

    他要将这头蛟的鳞皮拔下来,做成衣服。

    这种材质的衣服,穿在身上,就不用再担心战斗过程中衣服损毁被动裸奔的现象出现了吧?

    ----------

    这几天太累了,来回折腾,明天2更,略微窗口期,然后开始把欠的三更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