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071、麻烦大了
    “大黄,带本仙过去。”

    老乞丐揉着酒糟鼻,一夹腿,像是骑马一样,拍了拍大肥狗的屁股。

    “汪汪……”大肥狗累的吐着舌头。

    叫两声,走两步。

    走两步,叫两声。

    ‘谪仙’不淡定了。

    “大黄,快一点。”他一个劲儿地使眼色道。

    大黄狗哈吃哈赤地吐着舌头,一副累坏了的表情,又走了几步,舌头都伸不直了,不肯再动。

    “关键时刻,争点气啊。”老乞丐尴尬地道。

    “汪汪……”大黄狗吐着舌头,耳朵耷拉下来,死活不肯走。

    李牧和呆逼明月对视了一眼。

    这老乞丐是来搞笑的吗?

    “他妈的,老子刚喂你一只叫花鸡,不是商量好了,你驮着我走一百米吗?这么不守信用,你的狗品在那里?”老乞丐一脸的尴尬,恼羞成怒。

    “汪汪汪……”

    大黄狗暴怒,狂吠,猛地一跳,直接把老乞丐从背上掀了下来。

    “哎哟……”老乞丐摔在地上,叫唤着,扶着腰爬起来,气的直跳脚:“我们的关系玩完了,你给本仙滚……”

    原本他努力营造的月下谪仙的形象,至此完全崩溃坍塌。

    李牧一额头的黑线。

    特喵的那个精神病院没有关好,让这个神经病跑出来了啊。

    他扭头看看明月。

    一个逗比,一个呆逼。

    这个老乞丐,不会是这个呆逼萝莉的直系亲属吧?

    李牧表情不变,暗中悄悄运转【先天功】,呼吸吐纳,以求尽快回复实力。

    不管是盲眼道人,还是老乞丐,风格不同,但明显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今夜的局面,看似滑稽轻松,但实际上,要比以前任何一次都惊险。

    一个不小心,只怕是就要粉身碎骨。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李牧总觉得,好像是还有更大的危险,潜藏在暗中,犹如酝酿的山洪一样,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叫花子,你来这里干什么?”湖边,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响起:“一而再再而三地坏道老夫的大事,要让老夫连你一起炼了吗?”

    ‘晕机’,哦不,是‘晕鸟’状态的盲眼道人,终于略微清醒了一点。

    他双手支撑着上半身,还在干呕,有气无力地盯着老乞丐。

    从他的语气来看,显然是认识老乞丐的。

    “哈哈哈,老瞎子,你看看你那德行,一身法力还剩下多少,哈哈,还嘴硬,炼我?信不信我现在就放狗咬你……”老乞丐一脸乘人之危的阴险笑容,舍弃了‘骑狗’这种交通方式,步行朝着湖边走来。

    大黄狗甩着尾巴跟在后面。

    盲眼道人挣扎了一下,扶着一块岩石站起来,大口大口地喘气,十指捏出收益。

    周围天地之间,有无形的力量汇聚过来。

    肉眼不可见的气息,涌入盲眼道人的体内。

    他的神态,恢复了许多。

    一道道若隐若现的光丝,在他的身边浮现。

    那躺在地上抽搐的黑色巨鸦,也恢复了一些活力,翅膀不再抽搐,挣扎着爬起来……

    “你一个术士,杀妖也就罢了,还非要连人也杀,创造出来一个什么‘人妖’这种词,你说你这不是自己找虐吗?”老乞丐笑嘻嘻地靠近,对于盲眼道人身上逐渐弥漫起来的危险气息,毫不在意。

    咻!

    一根黑色羽毛,划破虚空,射向老乞丐。

    老乞丐随手一抓,羽毛就被抓在了。

    丝丝黑色氤氲在他指尖散去。

    那黑色羽毛,乃是法力所化,被震碎消散。

    “省点儿力气,一会儿,那小子恢复了,估计还得打苍蝇一样轰你。”老乞丐笑的嘚瑟,一股子奸诈味道。

    “把你和他,一起炼化。”盲眼道人的僵尸脸上,出现了罕见的愤怒,浑身那种游丝一般的光纹开始剧烈地闪烁。

    “哈哈,你说你,都一把年纪了,还脾气这么大。”老乞丐幸灾乐祸地笑着,又指了指湖泊中央的呆逼小萝莉明月,道:“说正经的,这一次你可能看错了,这丫头,不是妖。”

    “冲天妖气,不是妖是什么?”盲眼道人站立起来,身形摇摇晃晃,像是醉汉一样。

    黑色巨鸦呱呱地叫着,挣扎着要站起来。

    “有妖气,不一定是妖,也可能是其他原因,你看不出来,那是你修为不够。”老乞丐撇嘴,很不屑反驳。

    “呵呵,说来说去,你就是要与我为敌与我作对。”盲眼道人咬牙切齿。

    “错。”老乞丐理直气壮地否定,道:“我这是在帮你,杀戮太多,有伤天和。”

    “我灭杀妖魔,乃是替天行道,你帮我什么?”盲眼道人冷笑,道:“一次次地阻我杀妖,坏我大事,这也是帮我吗?”

    “你这人,不仅眼瞎,还心瞎。我阻你,是为了让你少造杀孽,减因果,降业力,免得你挂了以后进入地狱,罪业太重永世不得超生。”老乞丐说的正义凛然。

    李牧无暇理会这两个怪物‘打情骂俏’一样的争吵,抓紧时间运转【先天功】,恢复体力。

    “那今夜,就做一个最后的了断吧。”盲眼道人被老乞丐这种胡搅蛮缠气的牙疼,快要疯了。

    不管是谁,要是一直都被一个混蛋阴魂不散地缠着,还一次次地破坏掉你全力以赴孜孜追求的事业,而你还偏偏拿他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都会被气疯的。

    哪怕这个人,曾经是你的好友。

    盲眼道人此时的心态,就是这样。

    “哎,别别别啊,整天就打打杀杀,这一次,我不想和你动手啊,咱们都是老相识了,有话好好说,和你商量个事儿。”老乞丐摆摆手,笑嘻嘻地道:“只要你答应了我这件事情,以后我就不再坏你的事情了。”

    盲眼道人胸膛剧烈地起伏,半晌,才勉强控制住怒火,道:“你说。”

    老乞丐指了指湖泊中央被困在光网囚牢中的明月,道:“我想要收那有丫头为弟子,你把她交给我,如何?”

    “不可能。”盲眼道人断然拒绝:“身负冲天妖气,我必是它,斩了它的妖骨妖身,挫骨扬灰,令他灰飞烟灭。”

    “都说了她不是妖,只不过是身蕴妖气而已。”老乞丐道:“放心,我有办法,划掉她身上的妖气,让她成为正常人。”

    盲眼道人摇头:“那也不行,具有妖气,就是妖,如何能够成为正常人?无稽之谈。”

    “真不行?“

    “绝无可能。”

    “商量一下嘛。”

    “免开尊口。”

    “你……他妈的,你这个老顽固,茅坑里的臭石头,你那眼睛,瞎的活该。”老乞丐软磨硬缠不起作用,顿时也怒了,骂人专揭短,呸道:“你看出来他的本相了吗?以你的能力,都不能勘破,说明了什么?有的时候,多想一想,不要老是一根筋,整天杀杀杀杀杀,你根本就是被仇恨冲昏了头。”

    “闭嘴。”

    盲眼道人怒吼,头发都竖了起来,声色俱厉。

    让他愤怒的,不是老乞丐揭短式的嘴贱骂人。

    而是最后面那一句话。

    “你知道什么?”他暴跳如雷:“你这个没心没肺游戏风尘的混账……”

    话音未落。

    咻!

    一缕劲风飙射过来。

    盲眼道人的左腿上爆起一蓬血雾,瞬间整个左腿就消失了。

    “噗……”他愣了愣,张口喷出一道血箭,身形仰天倒下。

    老乞丐也是呆了呆,旋即身化闪电,瞬间来到了盲眼道人的身边,一把辅助他,同时扭头朝着湖泊中央看去。

    李牧笑嘻嘻地招了招手。

    “是你?”老乞丐一脸的震惊。

    他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道:“没错,是我出手的。”

    【先天功】的恢复效果,显然是远超盲眼道人和老乞丐的想象,他们都没有料到,之前被累的近乎于脱力的李牧,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恢复了。

    趁着盲眼道人激动发飙注意力分散的时候,他从明月的身上,摸出来一个枣核,发力打了出来,透过那光网囚牢,射中了盲眼道人左腿。

    李牧的力量,和其恐怖?

    一个小小的枣核,被他打出来,和地球上的高斯狙击步枪没啥区别。

    盲眼道人毕竟是一个术士,一身修为在法力,而不是武道,身躯也只是比普通人强悍了一些,但也强的有限,所以左腿应声而断。

    “你小子……怎么真么狠啊……”

    老乞丐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本来觉得今晚要遭殃的估计是李牧,没想到……

    “过奖过奖,其实我瞄准的是他的头,可惜打偏了。”

    李牧很遗憾地表示。

    他说的是实话。

    盲眼道人攻入县衙,还在衙门里杀了四个人,又差点儿将他和明月切割成为不规则几何形状的肉块,这已经是生死之仇了,所以李牧也不会有什么妇人之仁,能够一击必杀,绝对不会留守。

    可惜打枣核毕竟不是射箭,还是偏了一点点。

    看着李牧那贱兮兮的表情,老乞丐心中就打了一个寒战。

    这小子真特.码的阴。

    得防着点。

    而李牧则是无比惊喜地看到,随着盲眼道人的重伤,那光网囚牢果然是逐渐暗淡下来,借着慢慢地消散在了虚空之中,很显然,盲眼道人的法力已经无法维持这法阵了。

    “这老瞎子,手段残忍,在县衙中,杀了四名兵卫,触犯了帝国刑律, 不可饶恕,本县要带他回去,明正法典。”李牧强势地道。

    “杀了四名兵卫?”老乞丐摇头,道:“不可能,他虽然嗜杀,但却从来是只杀妖,不杀人,已经有十几年未曾杀过任何一个人了,怎么可能杀你的兵卫。”

    李牧恼了。

    “本县亲眼所见,还能有假?听你们刚才的对话,必定认识,老东西,你不会是要包庇这个瞎子吧,要是那样……哎?哎哎哎?怎么回事?地震了吗?”

    话说到一半,李牧突然发现,自己脚下的黑色礁石,竟然开始动了起来。

    整个九龙瀑布水潭,也汹涌泛浪,似是一锅烧开了的水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

    轰!

    一道三四米粗的水柱,从深潭湖泊中爆发起来,冲天而起。

    原本还零零散散地漂浮在水面上的那些古怪法阵符号,瞬间就被这水柱撕碎,原本还隐隐约约残留在空中的光网囚牢,瞬间烟消云散。

    那黑色的礁石,猛地一震,然后狂野地‘生长’了起来。

    “卧了个大槽……”

    李牧只觉得脚下一震,整个人就被掀飞了出去。

    他一手抓住旁边的呆逼小萝莉明月,身子已经在半空中。

    怎么回事?

    李牧施展轻身术,争取在半空中稳住身形。

    “哇哇哇……太刺激了……”明月兴奋地尖叫着。

    头顶上,月华消失,一片阴影浮现。

    李牧下意识地抬头。

    他瞳孔骤缩。

    一条数百米长的黑色巨大‘尾巴’,带着迷蒙的水雾,在夜空之中闪电一般地甩了过去,略过了水潭湖泊。

    水潭上,像是下了一场暴雨一样。

    “那块礁石……是一条尾巴?”

    李牧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站着的那块黑色礁石,根本就不是什么礁石,而是一个不知道什么恐怖生物的巨大尾巴,之前漂浮在水面上,看似是黑色礁石。

    可到底是什么生物,庞大到了这种程度?

    一条尾巴都大到会被误以为是礁石。

    轰!

    那巨大尾巴拍在水面上,宛如雷暴。

    整个水潭湖泊宛如下面埋了几百斤T.N.T.炸药被引爆了一样。

    李牧带着明月,身形急速横移,没有被这一尾巴拍中,但也被淋了个落汤鸡,浑身上下都湿透了。

    两人落在岸边。

    李牧惊魂未定。

    明月兴奋地大呼小叫。

    迷蒙的水雾之中,一个数百米高的庞然大物,若隐若现。

    水面翻滚。

    “这是什么怪物?”李牧迅速找到了自己放在岸边的衣服,已经湿透了,但他还是赶紧套上,总比光着身子裸奔的好。

    “好大的妖气……”老乞丐长大了嘴巴,里面可以塞进去一个鸭蛋。

    “汪汪汪!”大黄狗龇牙咧嘴,对着水潭狂吠。

    连重伤的术士盲眼道人,也都忘记了呻吟,不可思议地看向水潭:“怎么可能,这种绝世大妖,近在眼前,为什么我之前都没有察觉……”

    枉他以杀妖灭妖为毕生之念,这一次却是走了眼。

    要知道之前,他还曾站在那块‘黑色礁石’上。

    还曾在黑色礁石周围布置下法阵。

    全盛状态之下的他,在这水潭之中停留了那么许久,竟然没有发现这么庞大的一尊妖物……这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笑话。

    “好大的妖气啊。”老乞丐的第二句话,依旧是重复自己的感慨。

    李牧闻言,心中一动。

    妖气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之前盲眼道人和老乞丐说了好几次,明月的身上,有妖气,但为什么自己却看不出来?

    他朝着水潭之中,仔细看去。

    一个宛如洪荒巨兽一样的怪物,在惊涛骇浪之中露出了半个身躯,仿佛是起伏的黑色山峦一样,而那条巨大的尾巴,还在上下地摆动,每拍一下,就会将整个水潭搅得天翻地覆巨浪翻滚。

    隐约可见,这巨大怪物的身体周围,有一层透明的诡异气流环绕旋转。

    莫非这诡异去留,就是传说之中的妖气?

    李牧再看向明月。

    这小萝莉身边没有任何的气流缭绕啊。

    “昂吼——!”

    一声怒吼,在哪庞然大物方向发出,与九龙瀑布的轰鸣声相呼应,回响在悬崖峭壁深渊和山岭之间。

    这样的声音,当然是传不到太白县城中去的。

    后山的这个峭壁深渊,天然地位太白县城隔绝了一切声音,平日里,九龙瀑布宛如雷鸣一般日夜不歇的轰鸣声,阿紫太白县城中就一丝一毫都听不到。

    如果说后山峭壁深渊是一个野性沸腾神秘深邃的世界的话,那太白县城则是一个静谧、祥和、慵懒而又悠闲的世界。

    前山和后山,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生活在县城中的普通人们,绝对想不到,在后山峭壁悬崖之下,还有这样的一个世界。

    因为他们永远都无法从那峭壁上下来。

    但李牧站在岸边,首当其冲,那庞然巨兽的吼啸之声,形成的声波气浪仿佛是飓风一样,差点儿将他和明月吹成了滚地葫芦。

    啸声音波,一瞬间拔掉岸边数十颗树木,几百斤的岩石,也像是草团一样翻滚了起来。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李牧心中惊骇。

    地球上最大的生物,应该是海洋中的蓝鲸,但也不过是三四十米的长度顶天,它的舌头上,可以容纳下50个成年人,而地球远古的恐龙时代,有一种叫做易碎双腔龙的生物,体长可达八十多米,这是地球上已知的最庞大生物。

    但是眼前这个怪物,仅仅是露出水面的身躯部分,就已经达到了数百米长,其啸如雷,其皮如岩,仅仅是一条尾巴,大概都比的上四五头蓝鲸的长度了,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这会是什么生物?

    哥斯拉?

    “是蛟。”老乞丐的第三句感叹。

    这一句,终于多了也一些有营养的内容。

    他像是被扒光了衣服的处女一样,看着水潭之中的庞然大物,尖叫道:“天啊,一头快要化龙的蛟,只怕已经是数千岁了吧……简直不可思议啊,太白山中,竟然有蛟?”

    蛟不是龙,但一旦得势,可以‘走蛟’,沿着江河如海,化作真龙。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蛟也算是妖。

    李牧心中一震。

    蛟?

    地球上,有‘蛟龙’这个说法。

    在地球中国的传说之中,蛟和龙几乎可以等同,都是神话传说之中的神物,当然也有蛟恶而龙善之说,在很多传说之中,蛟具有龙的神通,也是无比可怕的存在。

    在地球上,蛟和龙一样,只存在于各种神话传说之中。

    但这个星球,很显然,蛟是真实存在的。

    李牧心中,也隐隐有一种兴奋。

    亲眼见到蛟,这可是印证地球神话传说的事情。

    他很仔细地观察,果然发现,这只所谓的‘蛟’,果然是和地球上神话传说之中的蛟,有些相似,但真正见到活物,那种视觉震撼,还是难以形容的,很壮观。

    还好,这头蛟,似乎并无杀心。

    它没有追杀李牧等人,只是搅动了水潭,让整个湖泊都处于一片水雾迷离的状态之中。

    它仰头。

    巨硕无比的头颅,浮出水面,伸向夜空。

    暗青色的天穹上,乌云散尽,双月高悬,皎洁的月华洒落下来。

    蛟张开了巨口,以一种奇异的节奏,似是在呼吸。

    每一次吸的时候,月光竟是出现了奇异的扭曲,朝着它的巨口汇集,将那漫天月华都吸入了口中一样,而每一次呼的时候,则又有淡淡的暗黑色雾气,从它的口中呼出,飘散在了天地之间。

    吞吐月华。

    这是在修炼。

    李牧看的真切,心中有一道闪电掠过。

    因为这蛟呼吸的法门,竟似是与【先天功】有些相似,都是控制呼吸节奏,汲取天地之间的能量,唯一不同的是,【先天功】可以汲取天地之间的一切能量,而这蛟的呼吸,似是只能从月华之中,汲取某种能量。

    不过,这也给了李牧一个很大的启发。

    与武者修炼内气的法门相比,似乎呼吸法门,才是更高等级的修炼之术?

    李牧一手抓着明月,悄悄地朝后退去。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这蛟的力量,太恐怖,压迫力太可怕,根本就是摧毁性的存在,它此时专注于修炼所以看似无害,但万一它吃饱了月华,凶性大发,想要打牙祭吃人肉怎么办?

    虽然县衙的后山峭壁深渊下竟然养出来一只蛟,让李牧很头疼,但他叶知道,这个时候,还是先开溜为妙。

    不过开溜之前,要不要先解决掉盲眼道人?

    这个贼道,杀人越货,攻破县衙,还会法阵,又有大鸟,阴的很,留着是个祸害。

    李牧扭头朝着盲眼道人的方向看了一眼。

    这一看,让李牧心中一凛。

    就看盲眼道人不知道何时,已经推开了老乞丐,单腿立在原地。

    他像是花洒喷头一样,口中喷着鲜血,将一双手喷成了血染一样。

    鲜血带来了一种奇异的力量,让老瞎子整个人,恍惚间恢复了巅峰力量。

    他血手疯狂地捏出手印,发出低沉的吟唱。

    这吟唱之声,引起了天地的共振一样,无比诡异。

    然后盲眼道人浑身法力涌动,丝丝缕缕的光纹,越来越密集,最终快速地凝实了起来,仿佛是游走的丝线一样,在他的周身,编织出一层暗银色的铠甲。

    月华照耀之下,幽深清冷的水潭边,盲眼道人有一种天神般的气势。

    一种强的不正常的状态。

    “瞎子,你别发疯……不是同一条蛟。”

    老乞丐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大惊失色地道。

    “复仇……杀!!”

    盲眼道人却已经单腿弹跳了起来,犹如一道暗银色的光剑一样,带着有去无回的疯狂和决绝,刺向了正在吞吐月华的蛟。

    卧槽。

    自己找死别拉着我们啊。

    李牧抬抬手,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

    轰!

    恐怖的撞击声中,盲眼道人所化的光剑,斩在了蛟的脖颈。

    一层层的光圈辐射开来。

    仿若是小型核弹爆炸一样的蘑菇云浮现。

    天地之间的一切,似是寂静了下来。

    “昂吼……”蛟庞大的身躯,被撞得重新跌入了水中。

    它怒吼,声音之中带着暴戾无匹席卷山河的愤怒。

    轰!

    水柱掀起。

    蛟首再现。

    它冲出水面,睁开了眼睛。

    一对血池一样的眸子睁开,猩红冰冷的眸光,覆盖方圆数千里。

    李牧顿时觉得如置身冰窟。

    被那一双悬空血池一般的眸子一看,李牧觉得自己的生命瞬间被抽离了。

    他知道,蛟怒了。

    麻烦大了。

    -------------

    人生在世,就是来承受苦难的,人到中年,命运不再如以前那般赐予,而是开始一件件地剥夺你所拥有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