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067、会妖法的道人
    “儿子,你在天之灵看着,爹要开始为你报仇了,已经成功第一步……李牧,会死的很惨很惨。”

    周镇海在心中大吼一声。

    然后,他一脸的狰狞和兴奋,趁乱转身离开。

    夜风清凉,吹拂过飞奔中的周镇海狰狞的面孔。

    他的儿子周武,贵为太白县的县丞,却被李牧杀死。

    周家在太白县城中苦心经营多年的势力,顷刻之间毁于一旦。

    周镇海无时无刻不再想着复仇。

    这一次,他怂恿兄长周镇岳,来到太白县城,就是想要借助太白剑派的力量复仇。

    但这些日子里以来,周镇海的心,却一天比一天绝望。

    李牧的实力太强。

    尤其是在经历了神农帮遗址的两帮大会之后,周镇海意识到,以自己的力量,想要报仇,根本就是痴人说梦,而兄长周镇岳似乎也并不是很在乎周家的仇,一直都在拖,拖到现在,也不知道在等什么。

    但周镇海等不了了。

    因为,他看到了李牧的成长。

    这个仇人,正在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变强。

    别人也许意识不到这种变化,但周镇海却感触很深。

    因为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往往不是亲人,而是仇人。

    再任由这个仇人成长下去,只怕他就再也等不到复仇成功的那一天了。

    所以,他才兵行险着,费了一些功夫,付出了一些代价,暗中煽动蛊惑了几个太白剑派的弟子,前来伏击李牧。

    但所谓的伏击,周镇海从一开始就没有指望可以成功。

    他很清楚,这四名骄傲到近乎于愚蠢的太白剑派弟子,根本不是李牧的对手。

    他只不过是想要制造一个机会,让李牧打死几个太白剑派的弟子。

    这样,就可以让护短的太白剑派暴怒,进而借刀杀人,利用太白剑派的力量,灭除李牧。

    没想到,竟然遇到了盲眼黑鸦道人攻破太白县衙的事情。

    老奸巨猾的周镇海意识到,机会来了。

    而且是天赐良机。

    他当机立断,带几名太白剑派的弟子进入县衙,然后以迷香将其迷晕,一一杀死。

    只要人死在太白县衙中,就可以了。

    因为周镇海太了解太白剑派这些剑修了,他们的脑子和肠子,都如剑一样,是直的,没有丝毫的弯弯绕绕,脾气暴躁冲动且护短,要是发现有弟子死在了县衙中,李牧绝对会成为第一个被打击的对象。

    “李牧,等着吧,你的末日,就要到了。”

    周镇海借着夜色的掩护,消失在了山城的密林中。

    ……

    ……

    李牧终于赶到了县衙中。

    县衙大门崩塌,门扇破损,墙壁损毁,砖瓦凌乱,烟尘弥漫……

    简直就像是经历了一场强拆一样。

    还有一些受伤了的兵卫,在一边呻吟。

    李牧大踏步地冲进去。

    马君武晕晕乎乎地跟在和面。

    战斗,显然是已经结束了。

    一位都头模样的兵卫,奔过来跪拜,面色惭愧地道:“大人,属下等无用,未能挡住那贼道人,请大人责罚……”

    李牧摆手打断他的话,道:“先别说这些,兄弟们伤亡如何?”

    这一句话出来,不只是马君武和这位都头,连那些受了伤躺的兵卫们,顿时都觉得心头一暖。

    他们原本觉得,这一次防卫不利,县尊大人道理,必定是要受罚。

    “那道人似乎不想杀人,所有兄弟们只是受了伤,但没有人被杀死……”都头道。

    李牧点点头,正要说什么,突然嗅到了一股血腥味道。

    他身形一闪,来到了一处坍塌的墙壁跟前。

    残砖断瓦之中,四个身穿着普通便服的身躯,直挺挺地躺在血洼里,身上有刀痕,血已经流干,已经凉透了,死的不能再死。

    马君武和那都头跟过来,一看之下,面色大变。

    “这……不可能啊,刚才我已经清点了一遍,弟兄们分明都在……怎么会?”那小都头也有点儿头皮发麻了。

    “会不会是已经休勤了的兄弟,听到动静,折返赶来支援?”马君武问道。

    “这……”都头也有点儿把握不准了。

    县衙中的兵卫,一直都是换班制。

    他是今晚当值的小都头,认识自己管束的兵卫,但并不认识所有的衙卫兵卫。

    “把他们的尸体,先收敛起来,查一查是哪个班的兄弟。”李牧吩咐道。

    他心中,怒火已经燃烧。

    上一次,章如被神农帮的人杀死,他颠覆碾压了神农帮。

    今日,凭空出来一个什么道人,竟是杀死了四个兵卫,简直是不可饶恕。

    “清风呢?”李牧大声地问道,目光在周围一扫,担忧起来。

    这个小妖孽书童,不会也和明月一起被抓走了吧?

    “公子,我……我在这里……”

    一个虚弱的声音,从坍塌的墙壁下面传来。

    别人听不到,但李牧听力何其敏锐,立刻就捕捉到,正是小书童清风的声音,似乎是被压在了墙壁之下出不来。

    卧槽。

    不会被砸死了吧?

    李牧的心中,冒出各种不好的念头。

    他快速来到那倾倒的墙壁下,小心翼翼地推开砖瓦。

    小书童清风像是泥鳅一样,一下子就从下面钻了出来。

    “公子,明月被那只乌鸦抓走了,朝着后衙飞去了……她有危险,快,快去救她……”清风一出来,就焦急地指着后衙的方向。

    李牧上下仔细打量了这小妖孽几眼。

    还好,没有受伤。

    只不过是被刚好被盖在了墙壁倾倒时与墙根之间的三角区域,清风身体小,刚好能够容纳下,所以浑身上下全都是尘土之外,一点儿小磕碰都没有。

    “你留在这里,我去救人。”

    李牧说着,就要往后衙方向奔去。

    清风一把拉住他,道:“公子,这个,带着。”说着,递给李牧一个巴掌大小的圆形镂空小金属球,银色,做工精巧,里面传出嗡嗡嗡的轻响声。

    “这是什么?”

    李牧接过来一看,发现镂空小金属球中,竟是关着十几只奇异的金色小飞虫,如同无头苍蝇一样,在里面乱飞乱撞,看起来极为暴躁。

    “贪香飞蚁,一种太白山本地产的小动物,尤其喜欢【蛇诞香】,可以再数十里地之外,发现这种香味,我之前在明月的身上,抹了一些【蛇诞香】,它们可以帮公子您找到明月的位置……”清风语气急促地道。

    啊咧?

    你什么时候鼓捣出的这种玩意儿?

    为啥我不知道嘞?

    李牧深深地看了一眼这小妖孽。

    这小家伙简直像是一个老狐狸一样老奸巨猾啊。

    也没有时间多问其他,李牧握着银色龙空小金属球,化作一道闪电,朝着后衙的方向飞射而去。

    “公子,小心,那盲眼道人会妖术,很可怕……”

    后面传来了小清风扯着嗓子的提醒声音。

    “知道了。”

    李牧摆摆手。

    几个起落。

    李牧越过后衙,来到了墙壁外的密林前。

    不见任何踪迹,地面上亦无脚印线索。

    在寻迹追踪方面,李牧显然毫无特长。

    没有任何的犹豫,他打开银色金属球的机括,从里面放出来一只【贪香飞蚁】。

    嗡嗡!

    这看起来像是长了翅膀的大号黄金飞蚁一样的小家伙,吱吱地尖叫着,极为暴躁,像是疯了一样,震动翅膀,朝着后衙外面的密林深处飞去。

    速度快如一道金光。

    李牧施展轻身术,紧随其后。

    这也就是他被【先天功】提升了的恐怖目力和速度,在双月被阴云笼罩的朦胧夜色之下,才能紧跟上。

    换做是其他人,就算是合意境巅峰的一流武林高手,几个呼吸之间,就会跟丢这只【贪香飞蚁】。

    十息之后。

    【贪香飞蚁】穿越密林,一头朝着后面的悬崖深渊扎下去。

    李牧不假思索,也直接跟上。

    “那盲眼道人,竟然也可以深入这悬崖峭壁深渊下方?”

    李牧的心中,产生了更多的警惕。

    能够从这断崖峭壁深渊上下去,必定是真正的武道高手。

    况且这盲眼道人还抓着小明月这样一个人,难度就更大了。

    能够做到这一步,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

    之前马君武和小清风都说那道人会妖术,李牧还不以为意,但是此时想来,只怕是这个盲眼道人真的邪门,身上是有一些诡异之处。

    李牧收起了轻视之心。

    很快,下方传来水瀑轰鸣之声。

    已经到了九龙瀑布的位置。

    那只【贪香飞蚁】飞的太急躁,撞入瀑布之中,被水流一卷,立刻就消失无踪了。

    李牧只好从银色金属球中,放出第二只【贪香飞蚁】。

    咻!

    这只飞蚁如同离弦之箭一般,继续朝着下方飞去,不过却很好地避开了‘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可怕瀑布。

    李牧紧随其后。

    须臾,到了峭壁悬崖深渊的底部。

    天穹上的阴云,在这个时候,正好裂开了一道缝隙。

    清凉皎洁的月光,从云缝中倾泻下来,好似是一柄银色的神剑一样,刺穿了天与地之间的虚空。

    瀑布水潭湖泊,在月光照耀之下波光粼粼,似是洒落了一片碎银一样。

    李牧落在湖边。

    他看到,一只翅展足有两米的巨型乌鸦,在幽深漆黑的大湖上盘旋,无声无息,似是来自于黄泉的阴灵。

    而湖泊中间,有一块突兀起来的岩石上。

    岩石顶部平滑如镜,如一个直径十米的黑石平台一样。

    一位手握着竹竿的道人,站在这黑石平台上。

    他一袭玄色道袍,头戴日月道帽,脚踏芒靴,背负一柄缠着红绳的木剑,浑身沐浴着月光,身形枯瘦,面容僵硬,空洞的眼眶中没有眼球,正安静地站着,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呆逼小萝莉明月被绑住了手脚捂住了嘴巴,躺在岩石上,挣扎不已。

    终于找到了。

    李牧松了一口气。

    明月暂时毫发无损,还是安全的。

    “你来了。”

    道人耳朵微微一动,扭过头,空洞的眼眶如两团扭曲着的黑洞一样,‘看’着李牧的方向,开口说话。

    其音嘶哑,如两块锈铁在摩擦。

    “你在等我?”李牧一怔,旋即瞳孔微缩。

    “你来的比我想象中的要快一点。”盲眼道人整个人都转过来。

    月光,从这盲眼道人的背后洒落。

    他身处于那一道通天彻地的月光光柱之中,身形消瘦而清晰,似是身披月辉一样,但面孔正好却隐藏在身形阴影之中,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

    第一更,今天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