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066、栽赃嫁祸
    抽筋扒皮放血?

    李牧虽然心急如焚,但是听到这样的话,也差点儿笑喷出来。

    这是多大仇啊。

    而且,这个世界,真的有妖吗?

    明月为什么会被认为是妖?

    嗯,不过想一想这些日子里以来,明月身上发生的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那惊人的饭量,还有那飞毛腿一样的速度,还有……总之,这个呆逼萝莉,被说成是妖怪,李牧一点儿都不意外。

    不过,就算是妖怪,也是一个好妖怪啊。

    哪里来的盲眼道人,真的是不长眼……好吧,瞎子貌似真的不长眼,竟敢来砸我这个外星人的场子,这也太嚣张了。

    李牧冲出大牢。

    时间紧迫,他也顾不得惊世骇俗,一只手在马君武后背上一抓,施展轻身术,身形如电一般穿梭,带着马君武在古树、屋顶上跳跃,快到了极点。

    马君武只觉得耳边生风,眼前景象都是模糊的。

    罡风迎面扑来,他下意识地一张口,嘴里就灌满了凉气……

    马君武有点儿懵逼。

    人的速度,竟然可以这么快。

    这简直就是在御空飞行吧?

    眼前发生的一切,简直超越了马君武的常识。

    不过,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县尊大人的身上,似乎又并非是那么难以理解了。

    如今的马君武,是李牧的狂热崇拜者。

    ……

    “咦,那是什么?”

    县城中,一处开满了兰花的六层精雕楼宇上,身穿着明黄色龙纹袍、额头上佩戴着一块椭圆形温润美玉的小男孩,原本正在写写画画,突然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因为,他看到一道光。

    那是一道白色的亮光。

    光芒闪烁。

    在暗夜青色的苍穹中,这一道白色闪电一样异常刺目,从远处穿梭而来,每一次闪烁,便跨越近百米的距离,速度快到了极点。

    很快,那白色闪电近了。

    “什么?竟然……好像是……是一个人?”

    小男孩看清楚了,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他揉了揉眼睛。

    怎么可能?

    怎么有武者,竟然可以达到如此之快的速度,这是什么轻功?

    神话级轻功吗?

    这小小的太白县城中,怎么会有这样的高人?

    “姐姐……快来看啊,有高手在月夜狂奔啊。”

    小男孩大声地呼叫了起来。

    但他一扭头,却发现,不知道何时,姐姐与王先生已经到了身后,此时也正在看着远处的那一道白色闪电亮光。

    “是他?那个小县令……”

    王先生眸子里有星辉流转。

    看清楚了之后,他的脸上浮现出意外之色。

    而站在他身边的,是一位正当妙龄的年轻女子。

    这女子一袭明黄色的宫装长裙,裙摆和胸围上,有青色的鸾鸟图案,眉眼清秀典雅,肌肤白皙如玉,容貌绝美,神情恬淡,但沉默之中,却有一种雍容华贵的气度,气质威严冷漠。

    她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不为外物所惑,才可收发由心,心静如高山不动,气浮如流水不止……政儿,你今日的功课,做完了吗?”女子的声音温婉软糯,有一种甜美的气息,却也颇具威严。

    小男孩还不到十岁的样子,与这女子有六分相似,眉眼灵动,神态顽皮,但明显对于这年轻女子有些敬畏,闻言,秋嗒嗒地低头,道:“姐姐,马上就可以做完了。”

    “好,一炷香之内做完,然后修习【明玉功】,我会让青儿督促你的。”

    女子说完,转身离开。

    小男孩苦着脸吐了吐舌头。

    呀愁眉苦脸地将自己的头发揉的乱七八糟,然后才小大人一样长长地叹一口气,继续趴在桌子前,在一张雪白的绢纸上,写写画画起来,描绘着什么。

    那位头戴书生方巾、面容清癯的王先生也微微摇摇头,转身跟着女子身后离开。

    六楼。

    过道中。

    王先生又开口,微笑着道:“殿下,您虽然是微服私访,但毕竟要在太白县城之中住一些日子,要不要我派人通知县衙,令他们做一些准备。”

    “不用了。”

    女子头也不回,直接否定了这个提议。

    “民间传言,近些日子,这县城中发生的事情不少,我今日一到,就已经派人调查过了,其实这个太白县令,是一个怪才,或许可以为您所用。”王先生不打算放弃,干脆将话题挑明了说。

    他之前的第一句,其实就也是这个意思。

    不过,说的比较隐晦罢了。

    “王先生,我明白你的苦心,但是,我们这一次,只是来回乡祭祖的,武林中的事情,我不想掺和。”女子身姿绰约,步履平稳,声音恬静地道。

    “我知道,我知道……”王先生笑了笑,道:“但是祭祖也并不妨碍招揽人才啊,这个小县令,实力不错,刚才您也看到了,他的轻功惊人,必定是天赋异禀,如果使用得当……”

    他在努力地说服。

    最近几年以来,殿下身上承担了太多的压力,诸多志同道合的同伴朋友,在寒风之中飘零散落,那位的冷酷,让殿下倍感心寒失望,尤其是春狩之事,更是让殿下对于那位彻底绝望。

    这一次,殿下如此轻装简行,来到太白县城,名义上是来祭祖,拜祭那位已经故去十年的善良灵魂,但实际上,却是为了散心,也为了避开秦城中那诡秘的政治漩涡。

    这样的选择,似有急流勇退之意。

    但是,真的退的出来吗?

    作为谋主,也作为遍览秦城三十年风雨的老人,他并不这样认为。

    这一次陪着殿下前来,他最大的目的,当然是要帮助殿下恢复昔日的信心,也要让殿下看清楚,这个世界是如何对待那些后退者。

    其实,在殿下决定来这个小县城暂避风波之后的第二天,他就已经开始做一些准备工作,整个太白县城在过去三个月里发生的一切,他都了如指掌。

    这些准备工作,原本是出于安全考虑。

    所以发现太白县主这个人才,是意外收获。

    本能告诉王先生,这个小县令值得招揽。

    但作为合格且忠诚的谋主,他当然不可能不经过殿下的同意,就将自己的想法付诸于行动,所以才如此苦口婆心地劝说。

    而在刚才,看到了这个小县令不知道发生么疯,在夜空之中,领着一个人闪电一般突进狂飙的一幕,王先生心中,对于李牧的评价,又提升了一层。

    别的不说,就这种惊世骇俗的轻功,日后也绝对用得着啊。

    女子停了下来。

    转身。

    她看着王先生,道:“不用再说了……我不喜欢他。”

    王先生怔住。

    女子又补充了一句:“我不喜欢一个贪财,敲诈勒索的人,同样的错误,我不想再犯第二次。”

    说完,她转身离开。

    “以后,不要再在我面前,提起这个人。”

    绝美女子的声音,在楼阁六楼的过道中回荡着。

    她的身形,却消失了。

    这个曾经在秦城掀起过风暴的女子,是一个武道高手。

    真正的高手。

    王先生苦笑不已。

    “春狩之事,对于殿下的影响,竟然到了这种程度,那个人的死……唉。”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关于太白县主李牧的事迹,包括一个时辰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所有的信息,都是他亲自整理之后,交给殿下看的,很显然,发生在刑讯暗室之中的一些事情,勾动了殿下的一些不好的回忆,也让她产生了成见。

    这就是所谓的……命运吧。

    也只能怪小县令的运气不好了。

    王先生摇头。

    他不再去想这件事情。

    推荐李牧,只不过是一时兴起。

    既然不成,也不必苛求,毕竟在泱泱大秦帝国之中,八府七十二城,一共数百个行政县,一个县令就像是海浪滚滚之中的一朵小浪花,真的是左右不了什么。

    他还有更多的事情,需要去费神。

    ……

    ……

    “有人攻破了县衙?”

    周镇海大感意外。

    随行而来的四名太白剑派弟子,也都惊讶万分。

    天黑之前,他们摸到了县衙附近,一直都在等待着李牧归来,准备进行一次伏击。

    数日之前一起来到太白县城的长老周镇岳并没有用前来。

    因为周镇海和这四名太白剑派弟子,都是擅自行动的。

    在憋了这么久的时候之后,复仇心切的周镇海,终于是忍不住了,连续请求兄长周镇岳出手击杀李牧失败之后,他决定自己单干,而在今夜,他使了点手段,付出了一定的代价,终于成功煽动了四名太白剑派弟子,和他一起行动。

    没想到,五个人埋伏半天,商议了很多次的计划,最终等来的却不是李牧,而是县衙被一个盲眼玩鸟的古怪道人攻破的画面。

    这盲眼道人,实力诡异的出奇。

    他简直像是会妖法一样,完全碾压了驻守县衙的衙卫,然后吐出一口气,就吹倒了县衙大门,笃笃笃地用竹竿敲着地面,就进入了县衙之中。

    难道是宗师级的超一流高手?

    四个太白剑派弟子,看向了周镇海。

    现在怎么办?

    到底要不要趁乱冲入县衙,抢掠一番出气,还是说继续在这里埋伏着?毕竟一旦李牧得到县衙被攻破的消息,必定会第一时间赶来,伏击的成功率很大。

    “周族长,我们该怎么做?”

    一个太白剑派弟子看向周镇海。

    “先冲进去,千载难逢的机会……”周镇海毫不犹豫,神色坚定地道。

    说完,他带头朝着已经乱成一团的县衙冲去。

    其他四个太白剑派弟子,下意识地就跟了上去。

    谁知道,就在刚刚从之前那个盲眼道人打碎的围墙缺口处进入县衙的时候,意外的变化出现了。

    突然一股异香,在四个人中间弥漫。

    等到这四位太白剑派弟子察觉到身体酥软无力,感觉不妙,事情已经来不及了……

    噗!

    一截刀尖,从其中一位太白剑派弟子的胸膛前面冒出来。

    “你……”这位弟子口吐鲜血,艰难地扭头,却难以置信地发现,暗算自己的,不是别人,正是允诺了重重好处的周家族长周镇海。

    “为什么……”临死前,这位弟子心中充满了困惑和不甘。

    周镇海狞笑,一刀一个,将四名太白剑派的弟子全部都杀死。

    “呵呵,李牧啊李牧,四名太白剑派的弟子,死在了你的县衙之中,看你如何向太白剑派交代……”他擦拭着刀上的鲜血,又在四名已经死了的太白剑派弟子的身上,连续补了几刀,确认四人都死透了,这才放心。

    栽赃嫁祸。

    并不高明的栽赃嫁祸手段。

    但以周镇海对于太白剑派那些高傲、骄横、古板的深山剑士们的了解,这种简单的手段,亦完全可以起到自己期待的效果。

    四个太白剑派剑士死在县衙中,这是事实。

    有这个事实在,不论如何,太白剑派都不会放过李牧。

    --------

    崩溃,又这么晚,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