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064、勒索
    “哈哈哈哈……”

    李牧笑出来了眼泪。

    “怂逼。”

    他指着跪在地上求饶的【云龙剑】穆仁龙。

    说真的,他没有想到,这个号称西北武林道四快剑之一,与东方剑、邱子涵和高盛鹏是结义兄弟的【云龙剑】穆仁龙,竟然胆子小到了这种程度,被拉刑讯暗室的第一时间,就跪在地上,魂不附体地求饶。

    暗室中的兵卫们,看着穆仁龙,脸上也露出了鼻翼之色。

    今天之前,这些人还是他们心目之中大侠,是高人,是他们艳羡而想要成为的对象。

    但是现在,兵卫们突然觉得,所谓的江湖好汉们,也只不过是一些凡体俗胎而已,和他们想象之中那种傲啸山林、剑胆琴心的高人形象,实在是相差太远。

    而如穆仁龙之徒,则更是连他们这些普通人都不如。

    站在穆仁龙身边的【明心剑】高盛鹏,脸上出现羞愧之色,但却也低着头,没有去斥责穆仁龙。

    因为他心中也非常的惧怕。

    在他和穆仁龙被拉进来之前,在过去的三个时辰时间里,被关进县衙大牢之中的江湖中人,已经有五十六位合气境的高手,被拖入了这间刑讯暗室中,并且再也没有出来过。

    大牢中的江湖好汉们,透过刑讯暗室的门缝,可以隐约听到怒吼和打斗的声音,还有各种哀嚎、惨呼的声音,也在钥匙孔等缝隙中传过来。

    这些声音隐约可闻,不是很清晰。

    但这已经足够被关押在外面的江湖中人产生联想,并且陷入到深渊一样的恐惧之中了。

    越想越怕。

    越怕越忍不住想。

    恐惧,在想象之中不断地放大,将所有人淹没。

    每一次,有人被从牢房人群中拉出来,心志坚定者都会颤抖,有人向相熟的同伴留下遗言,也有人大声咒骂李牧,更有人死命挣扎,鬼哭狼嚎,犹如末日降临一般,被吓破了胆。

    而这些丑态百出人中,就有数位在西北江湖到上以手段毒辣阴狠的硬角色。

    死亡面前,这些人崩溃的比其他人更快。

    所以,高盛鹏可以深深地理解此时穆仁龙的丑态。

    实际上,若不是内心深处最后一丝理智和尊严让他颤抖着站立,只怕是他也已经跪倒在地爱囚了。

    李牧坐在大案后面,嗑着瓜子,吃着西瓜,满脸的鄙夷。

    他使了个眼色。

    有兵卫将两柄长剑,丢在了【明心剑】和【云龙剑】两人的面前。

    “胜者,可以活。”

    李牧吐出两颗瓜子儿道。

    穆仁龙楞了一下,旋即疯狗一样冲过来,抢到了一柄剑,毫不留情地朝着高盛鹏刺了过来。

    而几乎是在同时,高盛鹏也抢到了一把剑。

    锵!

    剑刃撞击,火星溅射。

    “你竟然对我出剑?”穆仁龙一怔,怒吼,道:“我是你的三哥,你竟然……”

    “我不出剑,难道站着被你这个贪生怕死的懦夫刺死不成?”高盛鹏冷笑。

    为了李牧口中那一个‘活’子,两个人都扯下了平日里结义义气,相互嘲讽,哪里还像是兄弟,比之仇人更狠更凶,恨不得一剑就将对方刺个窟窿。

    两个人都是西北武林道上有名的快剑手,以快打快,暗室之中,剑影犹如闪电一般来回纵横,剑气呼啸,流光生灭,密密麻麻犹如雷霆降临一般的金属撞击声,敲打着刑讯暗室之中每一个人的耳膜。

    战斗异常惨烈。

    很快,穆仁龙和高盛鹏的身上,都受了伤。

    两个人结义为兄弟,平日里也少不了切磋,对于彼此的剑术,颇为了解,因此打的无比惨烈,都负了伤,但都躲开了对方招式之中的致命伤,浑身浴血,也只是皮外伤而已。

    穆仁龙的【云龙三现剑法】,和高盛鹏的【明心问意剑法】,都是八品剑法之中的巅峰战技,的确是要比之前那些江湖中人施展的战技高明太多。

    李牧连西瓜都放在一边不吃了,瓜子也不嗑了,看的很仔细。

    虽然今日在擂台战过程中,李牧可以一巴掌拍晕这两大快剑手,但那时因为李牧的速度、力量、反应完全碾压了他们,并不代表着李牧在武道造诣、理论水准和战技修炼方面,比这两个人强。

    李牧的优势,在于力量、速度和反应。

    而他的劣势,就在于战技。

    如果碰到具有相同力量、速度的敌人,那李牧就会处于劣势。

    对于这一点,他很清楚。

    而且,当初在地球的时候,老神棍曾不止一次地说过,战技很重要。

    技巧磨练到一定的程度,近乎于规则和大道。

    这就是所谓的‘技近乎于道’。

    就算是老神棍口中的仙人,也很重视战技的修炼,各种仙法、仙术等等,可以增加仙人的战斗力,是以弱胜强的不二法门。

    李牧的想法,很简单。

    他要从零基础做起,从无到有,来锤炼自己的战技之路。

    这个过程,当然要有借鉴,有模仿,只有足够多的积累,从简单到复杂,由浅入深,才能量变引起质变,这是初中政治课上最基础的哲学理论。

    所以,他将这么多的江湖高手,关押起来。

    一方面当然是要惩戒震慑他们,让他们为自己在太白县城之中的恶行付出代价,另一方面,则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学习观摩这些人的武道战技,丰富自己的武道眼界,来提升自己,开创出属于自己的武道战技之路。

    这有点儿像是地球上金庸老爷子的武侠小说【倚天屠龙记】里面,女主赵敏囚禁七大派武林高手,逼他们传授武艺的方法,实际上,李牧也的确是受了小说中这段情节的影响。

    而事实证明,这个做法是正确的。

    通过不同的武林高手的厮杀,李牧脑海之中,关于武道战技的思维和认知,正在飞速地提升着。

    尤其是这强大快剑手的交手,很精彩。

    两部剑法战技,高明深奥。

    李牧看的很认真,很入神。

    他整个人的灵魂,仿佛都沉入到了这场厮杀之中,犹如情窦初开的少男,看到了自己心仪的女神向自己款款走来一样,整个人都痴了。

    就在这时——

    咻!咻!

    两道剑光,化作闪电,朝着李牧刺杀而来。

    正在决斗之中的穆仁龙和高盛鹏,突然不约而同地对入神中的李牧出手。

    这两剑,无疑是两人自从进入到刑讯暗室之中最强最可怕的两剑。

    而【云龙剑】穆仁龙和【明心剑】高盛鹏,也在这一瞬间,迸发出了自己最强的实力。

    “死!”

    “杀!”

    两个人之前的一切,都是在演戏。

    演戏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一瞬的机会。

    然而,就在剑光临体的一瞬间,李牧却似是早就有准备,身形一闪,就消失在了太师椅上。

    下一瞬间,他出现在兵器架旁边,手中已经多了两柄剑。

    “戏演的不错,可惜杀不了我。”

    李牧微微一笑,揉身而上。

    他双手用剑,左手是【云龙三现剑法】,而右手则是【明心问意剑法】,左右不同,两柄剑同时攻向了穆仁龙和高盛鹏。

    一开始,李牧还有点儿生疏。

    但很快,两只手出剑,就变得越来越娴熟快速。

    锵锵锵锵!

    雷霆乱舞,剑光撞击。

    一盏茶功夫之后,穆仁龙和高盛鹏的脸上,出现了惊骇欲绝之色。

    两个人的表情,都如见了鬼一样。

    李牧施展的,正是他们的独门剑法,而且越来越高明,逐渐已经超越了他们,剑招变化之精巧,用招之时机,把握的炉火纯青,宛如淫浸其中数十年一样。

    而且,他双手双剑,用的是不同的剑法,一个人同时施展两套剑法,简直闻所未闻,却偏偏效果奇佳,仿佛是分身成为了两个人一样。

    叮叮!

    两声脆响。

    穆仁龙和高盛鹏手中的剑,同时脱手飞出。

    两人痛呼,捂着开裂的虎口,抽身急退。

    “哈哈哈,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李牧哈哈大笑,又开始乱吟地球上的古诗来装逼。

    不过,观看参悟,和真正交手喂招,的确是不同的感受。

    与两大高手交手之后,他对于【云龙三现剑法】和【明心问意剑法】的掌握,才算是真正到了饱满纯熟的境界。

    穆仁龙两个人,面如土色,心如死灰。

    这已经不是技不如人的问题了。

    是全方位、无死角、彻底性、根本性的碾压。

    “我们认栽了,你动手吧。”

    “我们兄弟无话可说。”

    两个人相视而立,脸上没有了之前那冲彼此仇视,神色变得从容了起来,既然演戏没有用,那也就不用演了,西北武林道上的四快剑,并非是贪生怕死之辈,又岂会真的兄弟相残?

    “哟,兄弟情深啊,呵呵,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种人了,说实话,像是你们这种自诩侠义,但目光狭隘做着祸国殃民的事情,却偏偏骨头还挺硬的垃圾,处理起来,还真的是让人头疼呢。”

    李牧对于这两个人,依旧并无多少好感。

    西北武林道上的英雄好汉们,哪一个不是杀人如麻,手上没有粘过无辜者的血?

    他们只为自己快意,只为所谓的兄弟情义,杀戮不知凡凡。

    像是穆仁龙和高盛鹏,县衙收集的资料中也有评价,不是什么好人,在太白县城中这些日子,虽然没有直接杀戮平民,但那只是因为他们没有这个时间和精力,而且还纵容了手下在县城中抢掠,与亲自出手无异。

    “给你们的家族写信,每个人八品战技两本,赎金黄金一万两,或者兑换为等价的粮食,来太白县城赎人,否则,你们就在这大牢之中,把牢底坐穿吧。”

    李牧指了指旁边的桌案。

    这就是他的最终办法。

    狠狠宰一笔。

    最终,在李牧的威逼利诱之下,两柄快剑都写了家书。

    李牧派人拿着家书去驿站送信。

    然后,两人被重新套上特质的手铐脚镣,压了下去。

    这样的‘重犯’,李牧当然不会像是放掉张宁、王冲那样,这么轻松就让他们离开。

    接下来,大约一天一夜的时间里,李牧做着相同的事情。

    就连【擎天铁手】铁振东和【天龙一剑】东方剑,也都难逃这样的厄运,被李牧逼着打了一场,战技被学去,然后被逼着写了家书,恳求家人带着巨额的赎金来赎人。

    当然,这种巨头级人物,赎金肯定是最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