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062妖气大的没边
    乞丐和道人之间,那种无声无息的交流,就连李牧都没有察觉到。

    李牧甚至都没有察觉,老乞丐和那条狗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最终,神农帮遗址曲终人散。

    李牧骑着白马,带着两个小书童,在主簿冯元星、都头马君武以及一众衙卫的簇拥之下,朝着县衙的方向而去。

    一路上,渐渐各个街巷之中,响起欢呼声。

    而这时,许多隐藏在暗中的人物,才慢慢地现身。

    “呼,这个小县令,有点儿意思。”

    一个白发如霜的年轻人,似是从虚空水波之中走出来一样,突兀地出现在擂台上。

    他那原本犹如冰霜一般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罕见的好奇之色。

    这白发年轻人,看着李牧等人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最终背负古剑,也从神农帮遗址离开。

    实际上,他从一开始就在现场。

    但却没有人发现他的存在。

    所谓的两大宗门,哪怕是【铁手擎天】铁振东这种所谓的西北武林道名宿,在他这种层次的存在眼中,也如蝼蚁一样,所以一般来说,蚂蚁打架他是根本没有兴趣的。

    但这一次,因为某种原因,他来到了太白县城。

    只因为等待太无聊,所以他一时兴起随便来看看这场闹剧解闷。

    没想到,却有了意外之喜。

    一个连他也有点儿看不透的小县令,身边带着那样一个小书童。

    浓郁的没边的妖气啊。

    到底谁是妖呢?

    县令?

    还是小书童?

    ……

    ……

    “唔,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客栈里,赤着雪足懒洋洋地躺在斜椅上的情杀道传人【仙面】周可儿,听完情杀道另外一位传人,也是她的表哥【魔心】凌厉的描述,,清纯脱俗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惊讶之色。

    “出手的人,不是草原大哲别,而是太白县令李牧,【引月神弓】在他的手中。”【魔心】凌厉的阴阳脸上,带着一丝调侃的笑意,道:“表妹,这一次,你好像是猜错了。”

    难得看到一次自己这位神机妙算的表妹出错,他的心情其实是不错的。

    他这样的笑容,也只在表妹面前会出现。

    【魔心】凌厉,当代情杀道最杰出的传人,一颗魔心,满手鲜血,杀戮无算,死在他手中的人,有武林耆宿,也有稚气童子,杀性之重,被称为历代情杀道天才之首。

    凌厉从小就脾气倔强,性格暴戾,冲动起来如疯子一样。

    他平生只听两个人的话。

    一个是他的师尊,已经死了。

    另一个则是表妹【仙面】周可儿。

    他与周可儿两个人,从来都是形影不离,双宿双飞,在武林之中,合称为【仙面魔心】,被称之为远古宗门情杀道新生代的代表,亦是是大秦帝国之中近十年以来风头最盛的年轻强者之二。

    “我又不是神仙,可以算尽一切。”听到表哥的调侃,周可儿清纯如仙的面容上,浮现出一抹娇嗔。

    她在武林中的尊号为【仙面】,就是因为有一张清纯如仙子一般的面孔,但实际上呢?死在她手中的武林豪杰和天才,不知道有多少。

    这样一个天赋、地位、实力和智慧都极为出众的女子,却偏偏与她那个一张面孔一半黑一半白的丑陋阴阳脸表哥成为了成为了恋人,这不知道让多少的人跌破了眼睛。

    “我去抓了那太白县令,再将【引月神弓】夺过来,必定可以引出草原大哲别。”【魔心】凌厉道。

    “不用,先看看。”【仙面】周可儿赤足抵住表哥的胸膛,娇笑道:“难道你不觉得吗,那个小县令身上有很多谜团,值得我们去观察观察吗?”

    “这倒是。”【魔心】凌厉道:“他身边的那个小丫头,浑身妖气,大的没边了,连我也看不透她的本相。”

    以【魔心】凌厉的急躁性格,之所以没有当场就将李牧抓起来,拷问【引月神弓】的来历,就是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无法看透小书童明月的本相,存了一丝忌惮。

    “见到白如霜了吗?”【仙面】周可儿转移话题。

    【魔心】凌厉点了点头,道:“看到了,很意外,他也出现在了今日那两个狗屁宗门的闹剧现场,只不过是没有现身而已。”

    “感觉如何?”【仙面】周可儿问道。

    【魔心】凌厉的脸上,有了一丝的凝重,道:“很强,宗师境界的修为,至于到了宗师几境,无法看透,毕竟是天狼道百年来最为卓越的天才,没有令我失望,捕杀这样一个对手,让我兴奋,浑身战意沸腾。”

    “那就好。”【仙面】周可儿站起来,调皮地一跳,跳到【魔心】凌厉的背上,胸前两团柔软抵住凌厉的后背,娇笑道:“只要表哥你不轻敌大意,戒骄戒躁,除了九大神宗传人之外,其他各大宗门、六道年轻弟子中,没有人是你的对手。”

    【魔心】凌厉听到这样的表扬,并无多少的喜悦。

    他的目光深邃了起来,看向窗外,神色肃穆,眼睛里流露出一种神往之色,一字一句地道:“九大神宗吗?等到此间事了,我迟早都要会一会从这九个巨无霸宗门中走出来的那些所谓的天之骄子们。”

    【仙面】周可儿将娥首埋在凌厉的脖子里,嗅着心上人的体味,温柔地道:“如果真的有那一天,不管是疾风骤雨还是风和日丽,我会一直都站在你的身边。”

    ……

    ……

    县衙大牢。

    李牧还是第一次进入这个地方。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腐烂发霉的味道,阳光透过狭窄的顶窗照射进来,形成白色的清晰光束,其中尘埃飞舞,极为刺眼。

    昔日大多数时候空荡荡的大牢,如今人满为患。

    前几日被关进来的贵公子李冰一伙人,已经快发疯,形同乞丐一样,被关在同一个狭窄的牢房里,都是锦衣玉食的纨绔,何曾受过这种罪,一个个几乎都要精神崩溃了。

    大约在一个时辰之前,李冰还疯子一样叫骂着。

    但是此时,他已经惊恐万分地闭上了嘴巴。

    因为他看到,一个又一个身影被或拖着、或押着走进来,大部分都被打了个半死,其中一部分人的膝盖上,还中着箭,也没有拔掉,发出一声声的嚎叫。

    从衣着和话语来看,这些人,都是武林强者。

    “是天龙帮、虎牙宗的人……”

    李冰心中暗自震惊。

    而更加不可思议的是,李冰很快就认出来,其中还有一些颇有名气的武道强者,也被打成了死狗一样拖了进来,其中一个,他认识的最出名的高手【大摔碑手】岳阳,竟是被刺穿了琵琶骨,半死不活的样子,简直让李冰惊掉了眼珠子。

    “发生了什么?连岳阳都被抓进来了……”

    李冰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

    【大摔碑手】岳阳,在李冰的概念中,已经算是绝顶的高手,强大到可怕,他在岳阳的面前,根本撑不了半招,应该可以横扫整个太白县城啊,但是现在,岳阳竟然成了这副模样。

    而且,听到周围被关押进来的一些江湖中人的议论低语,让李冰明白,【大摔碑手】岳阳还不是被抓进来的最厉害的角色。

    李冰立刻就老老实实地闭上了嘴巴,满脸恐惧地缩到了角落里。

    虽然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但很显然,绝对是非常不妙的事情。

    他躲在角落里暗暗观察。

    很快,他的眼睛里,射出愤怒的光芒。

    因为他看到,那个抓捕、折辱和抢光了他身上所有财物的太白县令李牧,在几个兵卫都头的陪同之下,出现在了大牢的廊道里面。

    但这种愤怒很快又变成了疑惑和恐惧。

    因为李冰发现,每一个被拖进来的武林高手,包括那刚刚浑身是血刚刚苏醒的【大摔碑手】岳阳,在这一瞬间,眼中都露出了恐惧敬畏的目光,都不敢再说话。

    整个大牢之中,突然变得鸦雀无声。

    好像死神降临,没有人敢大口喘气。

    “大人,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牢房的最深处,刑讯暗室的大门打开,典狱长甄猛恭恭敬敬地走出来行礼参拜。

    之前,他接到了主簿冯元星的通知,在刑讯暗室之中,准备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典狱长甄猛,虽然名字里有一个猛子,但实际上外貌并不威猛,而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瘦高汉子,身形如竹竿,面色苍白,几无血色,给人一种病态的感觉。

    他的体内有内气气息流转,实力最低也是合气境的二流高手。

    “好,辛苦了。”

    李牧点点头。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甄猛。

    之前只是在一侧县衙行文卷册中看到过甄猛的名字。

    在后周武和郑龙兴期间,典狱长在太白县城中,也算得上是一号人物了,很多县衙的文官武吏,都想着法儿在李牧面前混个脸熟,希望能够更进一步,但甄猛却从来没有主动在李牧面前出现过。

    这一点原因,让李牧对于甄猛,还是有点儿好奇的。

    不过,他也没有多说什么。

    在甄猛的陪同下,李牧一行人进了刑讯暗室。

    暗室空旷,占地足有百多平米,岩石墙壁和屋顶,没有窗户,有诸多细小的风孔与外界联系,空气倒还算是流通,四面的墙壁上,挂着二十多根火把,噼里啪啦地燃烧着,将整个暗室照耀的纤毫毕现。

    这里,是审讯犯人的地方。

    四面墙角下,摆着数十件恐怖阴森的刑具,上面有暗黑色的斑块,显然是受刑的犯人留下的已经干涸的血迹,也不知道已经多长时间了。

    千奇百怪的刑具,令人一看之下,就心惊肉跳。

    “大人,现在就要开审吗?”甄猛在一边问道。

    “嗯,时间有限,现在就开始吧,先随便带两个合气境的武林好汉进来,我试一下,我的套路能不能用。”李牧打量了一圈,笑嘻嘻地道。

    ------

    感谢大家的月票和打赏,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