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059、太弱
    下一瞬间,胜负分晓。

    一米多大的大摔碑掌力,还未触及那透明的拳意气柱,就如风中之沙,瞬间消散。

    岳阳只觉得一股巨力用来,手掌巨震,引以为傲的一对肉掌,炸裂的骨血飞溅,直接被废掉,而它整个人如同淹没在狂涛巨浪之中一样,丧失了意识。

    这样的一幕,在其他所有人看来,【大摔碑手】岳阳却活生生被李牧隔空一拳,轰散了摔碑手的掌力,震晕在了半空之中。

    噗通一声。

    岳阳也摔在了县衙兵卫控制区域,被戴上了脚铐手镣。

    “百步神拳?”

    有人 惊呼。

    隔空一拳,将岳阳的【大摔碑手】掌力轰散,直接干脆利落地将其击败,这种拳法,与传说之中宗师级的武道战技【百步神拳】几乎一模一样。

    难道这个小县令,竟然掌握着宗师级战技不成?

    亦或是,他本身就是一位宗师?

    擂台周围一片喧哗之声。

    所有人这一惊非同小可。

    即便是【铁手擎天】铁振东、【天龙一剑】东方剑等人,也都面色狂变,看向李牧的眼神之中,还哪里有一丝丝的轻视?

    他们开始意识到,这一次,好像是真的踢到了铁板上。

    原本在他们掌握的信息之中,【血月魔君】之所以挑战太白县主,是因为典使郑龙兴之死,让血月帮损失了一个精心培养的入世官员,一心想要冲击入品宗门的【血月魔君】,只不过是想要借助神州大陆的传统规矩,在不会招惹大秦帝国官方问责的前提下来击杀太白县主立威,并不是因为这个太白县主真的依靠个人武力引起了【血月魔君】的兴趣。

    不管是铁振东还是东方剑,都自诩为消息灵通的知情者。

    他们多方分析,都不觉得太白县主有对抗【血月魔君】的实力。

    所以,他们才敢在太白县城之中,如此放肆。

    其实这种宗门级的约斗约架,按照帝国律法来说,要是非在县城之中进行不可,是必须要经过帝国地方行政长官的许可的,也就是说,他们在太白县城之中打架,本应该向县令申请,最不济也应该打个招呼。

    就是因为他们觉得吃定了李牧,所以才从一开始就没有考虑这方面的事情。

    甚至想要用这种故意踩帝国县衙的方式,来彰显各自宗门的实力底蕴。

    但是现在,怎么办?

    事情,好像有点儿不受控制了啊。

    【铁手擎天】铁振东老脸一红。

    他知道,这一次自己要低头了。

    铁振东向李牧拱手,略微行礼,道:“原本李县主竟是如此深藏不漏,这一次,是我虎牙宗做事不对,老夫向李县主表示歉意,虎牙宗也愿意就此事向县衙进行一定范围的赔偿,还请李县主高抬贵手,放过孙欣、岳阳两位大侠。”

    这是隐晦地低头了。

    李牧拍了拍手,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他,道:“表示歉意?呵呵,你这算是在向我道歉吗?”

    铁振东知道,李牧这是故意在用话来挤兑拿捏他。

    他心中其实已经愠怒至极。

    这些年纵横西北武林道,他何曾受过这种气,但最终还是忍住没有爆发,点头,道:“李县主如果要这么理解的话,也未尝不可。”

    “哦,真的是道歉啊。”李牧点点头:“还以为你们这些江湖大侠豪杰们,都会不会觉得自己有错呢……但是,我不接受这样毫无诚意的口头道歉啊,如果口头道歉有用的话,那还要警察……要帝国兵卫干什么?”

    说完,李牧也不等铁振东再说什么,直接摇摇看向主簿冯元星,道:“【大摔碑手】岳阳,青天白日之下,当着本县的面,攻击帝国兵卫,形同叛国,给我穿掉他的琵琶骨,严加看管。”

    “遵命。”

    冯元星大声道。

    噗噗!

    【大摔碑手】岳阳的琵琶骨直接被铁钩刺穿,锁了起来。

    “啊……”岳阳通醒,怒目圆睁。

    这是一种特制的铁钩,专门用来囚禁武林高手,一旦刺穿了琵琶骨,内气运行周天线路会被打断,无法聚气,就算是在强横的修为,也无法运转,再配合脚铐手镣,可以彻底封死任何一个武林高手的逃脱可能。

    地球上中国四大名著之一的【西游记】中,美猴王孙悟空被天庭捉住,也是穿了琵琶骨,这样可以让孙悟空无法变化,一身神通不能施展,与这个星球上囚禁武林高手的手段,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不过,这种铁钩对于身体的损伤极大,且会带来巨大的痛苦。

    非穷凶极恶者,不会被施以如此重刑。

    【大摔碑手】岳阳太过狂妄,当着李牧的面,不但要救【铁笔判官】孙欣,还要击杀县衙兵卫,直接街怒了李牧,也让所有县衙官员、兵卫都无比愤怒,活该落得这样的下场。

    “诸位,还请各位英雄好汉,赞同我之前的提议,”他的神色,很诚恳,指了指远处的冯元星等人,,接着道:“自觉一点儿,不要再麻烦本县麾下忠勇的帝国兵卫了,毕竟他们还要去维护县城的治安,哪里有功夫陪你们这群吃饱了撑的渣渣在这里瞎胡闹……嗯,如果你们赞同我的观点,那就请排好队,不要抢,自己戴上镣铐,老老实实走到大牢之中待着,免受皮肉之苦。”

    李牧说完这一番话,姿态气质顿时一变。

    他不再如之前那样千寻,而是虎视鹰据,锋芒毕露,咄咄逼人。

    而配合着李牧的话,县衙兵卫拖出几个大铁箱子,叮叮咣咣,将数百副由县城工匠日夜赶工打制出来的精铁镣铐,重重丢到了场中地面上。

    精铁镣铐在阳光下反射着黑色可怕的光,叮叮当当冰冷的撞击声,再配合着李牧的话,让每一个在场的武林高手,都感觉到一阵寒意。

    谁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程度。

    “若是不赞同呢?”还站在擂台上的【云龙剑】穆仁龙冷哼。

    毕竟是年轻人,桀骜不逊,纵横武林惯了,哪里被人这样威胁过。

    嘭!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一声闷响。

    【云龙剑】穆仁龙连被李牧直接一巴掌扇飞,如死狗一般跌到了数十米之外,无比准确地落在了那一堆精铁镣铐跟前。

    号称西北武林道四快剑之一的他,一身引以为傲的剑术,根本无法发挥出来,就被拍散了功力,如同被打断了脊梁的狗一样,挣扎着,无力反抗。

    两名兵卫过来,直接套上脚铐手镣,将他带走。

    “若不赞同,那我就只好辛苦一点自己动手了。”李牧摊摊手,道:“毕竟万物生长靠太阳,人要装逼靠自己啊。”

    偌大的比斗场之中,一阵落针可闻的安静。

    每一个武林高手都有一种荒唐如做梦一般的感觉。

    他们从未想到,世界上还有这种人,更未想到,原本属于他们的一场无拘无束的狂欢,突然之间就变成了一场灾难,而身在局中的每一个人,都得为他们对这座小县城带来的困扰,付出代价。

    “李县主未免太咄咄逼人了。”【铁手擎天】铁振东面色阴沉。

    转眼之间,他这一方的两大顶级高手被抓,而天龙帮东方剑那边,才损失了一个【云龙剑】穆仁龙。

    “看来你是不愿意配合了。”

    李牧笑了笑,然后直接出手。

    他身形一闪。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下一瞬间,李牧已经出现在了虎牙宗的观战台上,欺入到了铁振东身边一米之力。

    “你……”铁振东大骇,本能地一拳轰出。

    李牧看也不看,同样以拳对拳。

    嘭!

    拳头接触的瞬间,铁振东就飞了出去。

    名震西北武林道数十年的【铁手擎天】,飞出去的姿势并不比其他人强多少。

    他重重地摔在那一堆钢铁镣铐之前,挣扎着站起来,刚要说什么,噗地一声,张口喷出一道血箭,一阵啪啪啪啪如爆豆一般的骨裂之声,那双号称可以切金碎玉的铁手,骨头不知道断裂了多少根,也不知道多久才能恢复,。

    而他的一身雄浑内气,也彻底被震散,功体酥软,站都站不稳了。

    “给我拿下了。”

    李牧喝到。

    顿时,虎牙宗的各大堂主和高手,眼睛都红了。

    “放开铁老。”

    “和他拼了。”

    人群如潮水般朝着兵卫冲去。

    李牧早就有准备,轻身术施展,如一缕青烟一般,瞬间到了被押着的李振东身前。

    他一步踏出,猛地朝着地面上一跺。

    恐怖的力量,直接轰入前方的地面之下。

    不可思议的可怕事情发生了。

    以李牧为中心,他身前扇形方向的泥土,震荡了起来,然后如波浪一样翻滚出去。

    “啊……”

    “什么……”

    “该死。”

    冲过来的虎牙宗弟子和高手,被从地面传来的震荡之力,震的筋骨酥软,仿佛是喝醉了一样,东倒西歪,又被泥土中的石块激射,被打的鼻青脸肿,跌倒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了。

    唯有几个堂主级的高手,飞跃在半空,扑了过来。

    李牧一巴掌一个,全部都拍晕在了当场。

    “太弱。”

    他做出这样的评价。

    ---------

    继续求月票,兄弟们燥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