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053、黑鸦·赤足
    这位兵卫都头摇着头,道:“唉,这江湖上的事情,就真的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吗?打打杀杀,哪里比得上我们小县城中优哉游哉的小日子啊,这一次,咱们摊上了一位能够做主的县尊大老爷,希望这些江湖中人,赶紧离开吧。”

    话音未落。

    “呱呱呱……”

    一阵乌鸦声音响起。

    这兵卫都头和众多兵卫们一怔,下意识地循声回头一看。

    却见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乌黑道服的盲眼道人,手中握着一根手指粗细的竹竿,一边探路,一边朝着城门走来。

    奇怪之处在于,这个盲眼道人的肩头,站着一只巨大的乌鸦,羽毛漆黑如碳,一双爪子犹如黑铁铸就,眼睛血红色,外面有一层银色的眼睑。

    这只乌鸦体型极大,犹如一只鹰隼一样。

    之前发出呱呱的叫声的,正是由它发出。

    盲眼道人以竹竿探路,每次遇到坑洼凹陷或者是走偏的时候,肩头的乌鸦,都会呱呱呱大叫示警,所以他竟是如长了眼睛一样,直直地通过了城门,进入了城中。

    其间,有一名兵卫想要阻拦询问,但被兵卫都头给拦住了。

    后者摇摇头,示意不用阻拦,直接放进去就行了。

    县尊大老爷已经传令下来,各色江湖人等但凡是要进城,不必阻拦,像是之前的小商队、老乞丐以及这个盲眼道人,形色奇特,或许是江湖中人也说不定,所以只需要放进去就可以了。

    这些日子以来,各路牛鬼蛇神汇集太白县城,作为驻守城门的兵卫,他们已经见识了不少的奇形状怪的人,已经快要见怪不怪了。

    所有人都知道,天龙帮和虎牙宗的约架,今日就要展开最后的争斗,所有今日入城的人极多,这些人都还未听说过【一刀启程】断水流大师兄的凶名,兴致勃勃地来看热闹。

    大约半柱香时间之后。

    从城中传来一阵马蹄声。

    一队精锐兵卫策马而来。

    为首一人国字脸,神色肃穆,正是近来颇受县令李牧信任的衙卫都头马君武。

    他身后跟着五十名精挑细选的衙卫,软甲快马,很快就来到了城门前。

    “马大人,你这是……”驻守城门的兵卫都头名为高升,打了个招呼,照例询问。

    他觉得奇怪,今日城中有大事要发生,兵力紧缺,怎么马君武竟然还要带人去城外。

    “县尊大老爷吩咐的事情,我率人前往汉岔道口一趟。”马君武出示了腰牌。

    高升一看,腰牌无误,连忙放行:“马兄请。”

    马君武策马扬鞭,带着麾下精锐,如离弦之箭一般,飞奔向汉岔道口的方向。

    由于都是骑兵,百日行军速度极快。

    不消半个时辰,马君武一行就已经飞奔出近百里,到达了汉岔道口。

    “天,这是……”

    马君武勒马而立,被眼前看到的一幕彻底震惊了。

    他之前重伤于贵公子李冰之手,这两日才算是彻底养好伤,今日是一次领命做事,出发之前其实也是迷迷糊糊的,主簿冯元星转述县尊大老爷的命令,并未说清楚汉岔道口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此时,一眼扫过,马君武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到处都是残肢断臂,血腥味道弥漫。

    地面上有野兽出没的踪迹,几十只青狼被马蹄声惊动,咬着一些尸块逃进了山林,天空中低低地盘旋着数十只秃鹫,一副随时都要俯冲抢食的架势……

    还有各种食腐类的乌蝇毒虫,都汇集在这片区域,嗡嗡嗡飞来飞去。

    这些动物,显然都是被鲜血吸引而来。

    “死去的,都是清风寨的山贼。”

    马君武稳定心神,一番观察,很快就得出了结论。

    他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为什么清风寨的山贼昨夜并未如同大多数人恐惧担心的那样,攻入太白县城了,原来他们都死在了这里。

    跟随马君武来的五十名衙卫,也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打扫战场。”马君武大喝,有条不紊地安排下去。

    众衙卫下马,开始搜寻打扫。

    太白县城之中,可战之力分为兵卫、衙卫和民卫,其中兵卫是战力最强的部队,主要用于缉拿盗匪、捕捉凶徒以及镇压暴民,民卫相当于地球上的民兵,战力最低,而衙卫的主要责任在于拱卫县衙和县令的安危,战力虽也不错,但做的更多的是辅助性的工作。

    这三者的区别,相当于野战部队、武警和民兵。

    马君武带来的五十人,都是衙卫中的精锐,打扫战场自然不在话下。

    “注意安全,小心有未死绝的山贼偷袭伤人。”

    马君武来回巡视战场,大声地提醒众人。

    已经是做一些收尾工作了,要是还出现伤亡,那可真的是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回去和县令大人也不好交代。

    清风寨的山贼们,这些年盘踞在清风山中,横行四方,打家劫舍,积累颇为富裕,别的不说,就看这些死去山贼身上的铠甲,制作都极为精美实用,竟是要比太白县城中的精锐兵卫还要好一些,可以想象,清风寨中累积着什么样的财富。

    这些铠甲兵器剥下来,稍微修补,可以添补县城军队。

    马君武扫视战场,越看越是心惊。

    综合各处的战斗痕迹,他如何看不出来,这根本就是一场一边倒的碾压屠杀,可以想象,昨夜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战斗。

    而他心中,对于李牧这位小县令的来历背景,越发的好奇。

    这些日子,县城中发声的事情,他养伤的时候,都听说了。

    一个断水流大师兄就已经足够令人震撼,如今又出来一位可以一击之力狙杀清风寨精锐骑兵的师门长辈,难道县令大人真的是某个大宗门培养的入世传人吗?

    对于神州大陆上各大宗门的行事风格和传统,马君武是有一些了解。

    这些其实也并不是什么秘密。

    古往今来,帝国、宗门与世俗界密不可分,所有宗门都会选派自己的核心精英弟子,入世修炼,活着炼情,或者修心,或者悟法,或者当官,会渗透到整个世俗界的所有角落。

    世俗界就像是一块沃土,所有的宗门、世家、帝国都扎根其上,汲取营养。

    普通人有可能一辈子都不会与宗门有交集。

    但普通人的命运,世俗界的财富权势,实际上是都深深地掌握在宗门武道界的手中。

    大宗门的传人入世,往往都会掀起波澜。

    马君武现在有点儿怀疑,李牧很有可能就是某个中型宗门的入世修炼传人了。

    他越是这么想,心中就越是安定。

    来回巡视在战场之中,看到了那射入石壁中不见踪影的箭孔,看到几乎被射断的官道石路,他隐约可以想象出来,那射箭之人的力量,恐怖到了何等程度。

    隐约之中,又有一个模糊的想法,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但他并不敢确认。

    来来回回小心翼翼地巡视,并未出现被没有死透的山贼误伤之事。

    唯一让马君武心中略有担忧的是,到底哪个传说之中疯武无敌的【一刀断魂】武彪,是否也已经战死了。

    要是被这样的祸胎跑了,那绝对是后患无穷。

    但若是已经死了,为何战场之中,不曾见到武彪的尸首?

    “武彪,到底死了没有呢?”

    ……

    “武彪死了。”

    汉岔道口四五百米之外,一处石峰之上,两个长袖飘飘宛如仙人般的身影,站在一颗百年古松树枝上。

    松枝在风中上下起伏。

    这两个人影像是没有重量一样,亦是随着松枝微微起伏摆动。

    “武彪死了,呵呵,名震西北武林道的巨寇,竟然被人给打爆了,尸骨无存。”说话的是两个身影中的女子,笑语盈盈。

    她二十出头的样子,青春貌美,气质清纯,楚楚动人,身穿黄白相衬的低胸宫装长裙,腰肢纤细,胸围丰满,山风吹过,裙摆之下露出一双雪白纤美的赤足,竟是没有穿靴子。

    “一个不入流的山贼,才不过勉强合意境巅峰,算什么高手,死了不是很正常吗?”说话的另一位是个同样二十出头的男子。

    这男子打扮也是少见,身穿宽松白色棉袍,未束腰带,长发披肩,乌黑如瀑布,五官还算是周正,但却是一个阴阳脸,一边白皙如玉,一边乌黑如炭,只能用丑陋来形容了。

    这阴阳脸男子的眉宇之间,带着一种邪气,神情高傲自负,有一种目空一切的架势。

    和女子一样,他也赤足。

    只是与女子雪白美足不同,他的脚呈漆黑色,仿佛是被墨汁浸染过一样。

    “咯咯咯咯……”女子娇笑了起来,如春风拂柳,春光无限。

    她的手指,轻柔在男子的胸膛上抚摸,随意地画着圈,犹如恋人之间的调情一样。

    顿了顿,赤足女子娇媚地道:“在表哥你的面前,武彪当然算不得高手,但在太白县境内方圆数千里,他也算得上是排名前二十的高手了,这样一个人,率领着四百血骑军,还被人活生生地打爆,而且是一边倒的碾压,咯咯咯,现场痕迹,你也看到了,箭术惊人,神力无穷,你说,这样的事情,有谁能够做到。”

    “哼,这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男子冷哼一声,不过他很快想到了什么,面色一惊,一喜,道:“表妹,你的意思是,那个人,很可能就隐藏在太白县?”

    -----

    谢谢兄弟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