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044、一刀断魂武彪
    李牧在心中想着,收回了目光,在四处打量着。

    他找好了下一个落脚点,施展轻身术,化作一道闪电,继续腾跃起来。

    这山崖深渊之中,不似是后衙练功房中那样窄小,这里天地广阔,无拘无束,可以任由李牧尽情施展试探【真武拳】轻身术的极限,他双足发力,一个腾跃之间,就是三四十米,且速度快如闪电一般,简直要比山间最灵敏的猿猴还要轻捷。

    腾跃到尽兴处,李牧只觉得浑身热血翻滚,豪气勃发,犹如在飞一样。

    飞翔,地球人类自古以来最为热衷的梦想,虽然科技的发展,让人类可以乘坐飞机等交通工具,亦可以用滑翔伞、热气球等等,感受到腾空而起的美妙,但不管如何,都无法与此时的李牧相比。

    李牧觉得自己好像是真的插上了翅膀一样,在悬崖深渊之间飞翔。

    他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长啸。

    啸声伴随着滚雷般的九龙瀑布轰鸣之声,激荡在峭壁深渊之中。

    随着李牧不断地腾跃,对于【真武拳】第二式蕴含的轻身术的奥义,就越是感触深刻,有了新的明悟,而它的威力,也在不可思议地提升着。

    大约一炷香时间,李牧的每一次腾跃,已经可以达到百米。

    这种腾跃距离,已经非常可怕,放在地球上,就是超人一般,百米摩天大楼一个深蹲腾跃就可以跳到顶部,绝对是震惊整个世界,而即便是在这个武道星球,这种轻身术只怕也是惊世骇俗,至少到目前为止,李牧还未见过轻功可以达到这种程度的高手,就算是合意境的一流高手,也做不到这一点。

    而且,渐渐地,李牧已经可以掌握速度的快慢。

    他可以在闭气的时候,如一尾羽毛一样,近乎于不受重力牵引,飘飘荡荡犹如御风而行一样,亦可以突然化作陨星一般快如闪电,急速下坠,快如飞矢流星一样。

    李牧无比享受这种感觉。

    翱翔天地,一切似是尽在掌握之中。

    大概半个时辰之后,李牧就到了深渊底部的位置。

    下面是一个碧波浩荡的大湖。

    这湖泊面积巨大,一眼看不到边际,幽深而冒着寒气,应该是九龙瀑布冲刷千万年而形成的,处于这样的深渊峭壁之下,月光照耀,犹如一面平静的镜面一样,充满了一种原始而已惊悚的神秘感。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李牧看向那平静湖面的时候,心中竟然升起一种毛骨悚然的危险感觉,总觉得有一种野性危险在无声无息地升腾,好像那平静的水面之下,隐藏着什么可怕的深渊巨兽一样。

    他没有过多停留,第一时间离开。

    月光如水照深林。

    李牧身形如一道黑光一般,穿梭在深山之中。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他停了下来。

    “到了。”

    李牧屹立在一座百米高的石峰之上,俯瞰下方。

    前方,山势重重,树茂林深。

    山沟之中,有一个三岔道口,三条宽阔不一、平整不一的大道就像是月色下暗黑山岭之中的三条白蛇一样,蜿蜒而过无数的沟壑丘陵,在这里汇合缠绕了起来。

    这个三岔道口,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叫做汉岔口。

    它是外界通往太白县城的必经之地。

    不论是从何方来的客商旅人,想要进入太白县城,走官道的话,必定会通过这里。

    所以清风寨的疯子【一刀断魂】武彪,真的发疯想要为儿子报仇的话,率领麾下的铁骑进攻太白县城的话,必定是要经过汉岔口。

    今夜,李牧来到这里,就是为了阻击。

    或者说是伏击也不为过。

    “小清风的计算如果没有出错的话,那大概再有一个时辰,清风寨的人就要出现在下方的汉岔口了,到时候……”李牧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脑海之中,已经在构思着该如何解决掉这一次的麻烦。

    这一次只身前来,是他所能够想到的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说实话,李牧怕死,有些怂。

    虽然这些日子经历了数场搏杀,见过血,杀过人,但之前的战斗,都几乎是碾压式的胜利,并不算是什么特别的考验,也完全秉承了地球时老神棍那一句‘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的金玉良言,对于李牧来说,之前所有的战斗,都是小考。

    今夜,将会是一次‘大考’。

    因为对手是【一刀断魂】武彪。

    在小书童清风的评价体系之中,武彪是一个很可怕的存在,早就在数十年之前进入合意境的他,已经超越了一流高手的范畴,算得上是超一流高手了,比之前的什么神农帮主司空镜、贵公子李冰以及南文争等人强多了,如果说南文争之流算是帝国西北武林道上的熟脸的话,那【一刀断魂】武彪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名宿了。

    李牧做到的战绩,武彪亦可以轻松做到。

    所以没有什么可比性。

    如果不是脑海之中一遍遍地出现一旦太白县城被攻破,到时候会血流成河,无数平民惨死的画面的话,李牧真的想要撂挑子闪人了,毕竟弄不好,就得搭上自己这条命,不死怕是也要重伤。

    但问题是,他真的狠不下心逃跑。

    毕竟是一个从小接受了五讲四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良好少年,虽然怂了点,但并不是完全没有担当,在李牧看来,自己被传送到这个星球,阴差阳错成为太白县县令,眼前的这一切,都是自己引起的,这个屁股,也该得自己擦。

    有的时候,就算你明明怕的要死,也要坚持去做一些事情。

    这就是人性。

    “妈的,管他呢,要是打不过,就逃跑,反正我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县令大人自己在心里这么安慰自己。

    然后,他挑选了一个相对隐蔽的石峰,坐于一颗古松之下,开始吐纳呼吸,运转【先天功】,进行修炼,调整状态。【先天功】在平心静气,舒缓筋骨,恢复力量方面,有着极为变态的效果。

    很快的,他仿佛是与整个山岩融为一体了。

    ……

    ……

    深山,崖壁陡峭,石峰如刀剑耸立。

    清风山这个名字听起来诗情画意,但实际上,这是绵延数百里的太白山脉之中,出了名的险峻之地,山势陡峭,犹如天神之斧劈砍出来的一样,山中有雾,虽然终年罡风缭绕,却吹不散这灰蒙蒙的雾气。

    清风寨位于清风山的最深处。

    从山外往清风寨只有一条路,需连续通过四道长达一百多米的一线天缝隙,地势易守难攻,只需要提前布置好陷阱机关,就算是超一流的武道强者到此,也很难强行进入其中。

    清风寨是方圆数百里之内出了名的藏污纳垢之所,一些犯了罪的武者、江湖浪子和落魄士卒逃兵,聚集在这里,打家劫舍,无恶不作。

    但这么多年过去,清风寨却没有被大秦帝国个剿灭,也没有被诸多嫉恶如仇的白道高手所捣毁,反而是越发的兴旺,这除了地势原因之外,老寨主武彪的个人实力,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连太白山脉首屈一指的武道霸主级宗门太白剑派,都不想招惹这群疯子。

    这些年,寨中聚集了亡命之徒数千人,声势浩大,可以算是一方之霸。

    不过,所谓成也萧何败萧何,寨主【一刀断魂】武彪以强横的个人实力,撑起了清风寨,却也是因为他只是一个纯粹的武夫,修为强横但目光不长远,加之寨子的名声实在是太臭,不为武林道上锁认同,否则的话,只怕是清风寨与【血月帮】一样,也有冲击入品宗门帮派的资格了。

    日暮时分,炊烟袅袅。

    往日的时候,这个时候的清风寨中,必定是纵情狂欢放浪形骸之中,到处都能听到群魔乱舞鬼哭狼嚎之音,但今日却截然不同,自从放出去探讯的哨子回来,见了寨主之后,一声狂暴犹如*之中的巨熊被抢走了配偶一般的咆哮声就从聚义厅大殿之中传出来。

    每一个寨众都听得清清楚楚,这是老寨主愤怒的嘶吼。

    上一次,老寨主如此愤怒,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一些加入清风寨不超过五年的喽啰甚至都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

    “坏了,寨主发怒了。”

    “天要塌了……”

    “上一次寨主如此暴怒,时因为他最心爱的一个小妾,和八当家私奔了,后来那两人被抓回来,被寨主足足割了十天十夜,折磨的连声音都发布出来,才最终断气,老寨主还不解气,屠了周围三个村子,杀的血流成河,才收了刀。”

    “嘘,小声点,这个时候,不要乱说话,被寨主听到,你脑袋搬家。”

    一些资历较老的喽啰,则是已经开始惊恐起来。

    武彪疯起来,可是连自己人都要杀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很快,一个身形魁梧犹如铁塔一样的男子,肌肉仿佛是钢铁浇筑一样,身披着鲜红色的简单铠甲,一个赤红色的护心镜,护住了心脏位置,赤红色的头发,并不长,犹如钢针一样竖起来,手臂快要和普通人的腰一样粗细了,手中倒拖着一柄两米多长的鲜红马战大刀,以血钢锻造,刀刃没有开锋,在地面上摩擦发出一簇簇火花,还伴随着令人心悸的摩擦声。

    这黑塔一般的恐怖男子,正是清风寨主【一刀断魂】武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