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038、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0038、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老板娘一听,脸上惊恐绝望,道:“不不不,赵帮主,竹儿还小,还是一个孩子,什么都不懂,你放过他……我……我愿意陪你去酒窖看看,我陪你去……”可怜天下父母心,眼看到唯一的女儿受威胁,她惶恐无助,丧失了所有的原则,愿意为女儿付出一切。

    竹蒿帮的汉子们都哄笑了起来。

    赵.荣成冷冷一笑,故意折磨她,道:“可我现在,想要换一个口味,吃点儿嫩的了……小姑娘,想不想救你娘?想救,就照我说的做,不然……嘿嘿……“

    话音未落。

    “竹蒿帮,果然是一群畜生。”

    一个中气十足的清晰声音,突然从【芍药居】大门口的方向传来。

    “什么人?敢说这种话,找死不成?”赵.荣成面色一冷,扭头朝着门口方向看去。

    而其他竹蒿帮的弟子们,也都拍桌而起,凶神恶煞地握住了兵器。

    “有点子上门找茬了。”

    “他妈的,竟敢触我竹蒿帮的霉头。”

    “是谁,剁碎了他。”

    一瞬间,整个【芍药居】一楼大厅之中,刀光剑影弥漫,一股煞气扩散开来,原本一两个在这里吃饭的江湖散修,也立刻战战兢兢地朝着墙边躲去,生怕被竹蒿帮给波及。

    “一群江湖土狗屌丝,平日里找不到存在感,跑到太白县城装大尾巴鹰来了?”大厅门口,之前开嘲讽的那人,一步一步走进来。

    这时众人看的清楚了,是一个身形高大魁梧的年轻人,面容坚毅英俊,自带一种英气逼人的阳刚气势,可以用完美来形容,绝对会让无数的少女一见倾心的那种男人帅气。

    这是一个猛人。

    虽然众人都不懂屌丝是什么意思,但土狗是什么意思他们懂啊,这两个词结合在一起,很明显是在嘲讽竹蒿帮的人,不是什么好话,不过,这英俊年轻人的口气也太大了吧,直接就把所有的江湖人都骂了,这是地图炮啊,难道不怕传出去引起公愤吗?

    “阁下何人?”赵.荣成松开老板娘和小竹,站起来,手中抓住了他那根漆黑色鸭蛋粗细的齐眉铁棍,神色凶唳了起来。

    “我,官府的人啊。”

    英俊年轻人不紧不慢地走进来。

    他的身后,跟着十几个人,都穿着县衙兵卫的制式软甲,而这段时间主持太白县政事的主簿冯元星,赫然就在其中。

    “官府的人?”赵.荣成咧嘴一笑。

    而其他一些竹蒿帮的高手们,则都是哄然大笑了起来。

    这段时间的不作为之后,县衙在太白城之中,已经成为了一个笑话,犹如一只没牙的老虎一样,有谁会放在眼里,前几日,身为太白县主簿的冯元星,还先后被天龙帮和虎牙宗从给的驻地赶出来过,到如今,就算是一些小势力,都不怎么将县衙放在眼里了。

    英俊年轻人不以为意,微微一笑,道:“介绍一下,站在你们眼前的这位帅哥,也就是我,乃是县令李牧的师兄,名叫断水流,大家都叫我断水流大师兄,是专门来清理垃圾的。”

    “清理垃圾?”赵.荣成冷哼一声:“你当我竹蒿帮是垃圾?”

    “不不不,不要误会,我不是说你。”断水流大师兄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特备好笑的事情,自顾自地大笑了起来,笑的前仰后合,好半天才缓下来,道:“我是说,太白县城中出现在的武林中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部都是垃圾。”

    嘶嘶!

    酒楼内外,响起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就连跟随断水流大师兄前来的主簿冯元星和二十名县衙兵卫精锐,都有点儿发懵,县尊大人的这位大师兄,话也说的太满了,这得拉仇恨啊,所有人都被骂进去了啊。

    “哈哈哈哈,好大的口气,你算个什么东西。”赵.荣成大笑,手中的齐眉精铁粗棍握住,往地上一杵,整个【芍药居】仿佛都颤抖了起来,厉声长啸,道:“能够接住本座一棍,再来说其他的吧。”

    话落,他脚下发力,撞开了身边的桌椅,犹如一头巨力黑熊一样,蹬蹬蹬蹬冲来,手中的铁棍挥动,分开气浪,化作一道黑色光华,兜头砸下。

    这一棍,力道千斤,犹如山崩。

    气爆之声,在半空响起。

    赵.荣成这人,体质特殊,本来就是天生神力,进入合气境之后,更是爆发出了一些恐怖的力量天赋,很多成名武者,都不敢和这头黑狗熊正面较力。

    断水流大师兄像是吓傻了一样,原地不动。

    “公子,小心……”冯元星忍不住惊呼。

    但就在这时,却看断水流大师兄突然抬手,像个白痴一样,大刺刺地伸手,用两根手指,捏向了那足以砸塌山岳的惊天一棍,这种画面简直令人抓狂,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下一秒会看到血肉飞溅白骨折断的惨状时,那漫天的棍影,突然收敛消失。

    断水流大师兄两根白玉石般的手指,轻轻地捏住了精铁棍的一端。

    他的手,毫发无伤。

    “你……”竹蒿帮帮主赵.荣成面色大变。

    他无法接受,自己全力灌注的这一棍,竟然被对手轻飘飘用一只肉掌就阻住了。

    “给我开……”他双臂较力,手臂上青筋血管暴起,想要抽动铁棍,将其抽回来,但却惊骇地发现,铁棍的一端好似是被铁水浇筑在了铜墙铁壁中一样,就算是他使出吃奶的力气,都不能动摇分毫。

    这件他平日里用的最为娴熟兵器,突然变得沉重陌生了起来。

    整个【芍药居】之中,无数人也都看傻了眼。

    那些骄横嚣张的竹蒿帮高手,见状,也都一个个露出难以置信之色,自家帮主是什么样的神力,他们是知道的,这一棍下去,别说是一个人,就算是一块岩石,也都砸成粉末了,可竟然……

    断水流大师兄笑了笑,对身后的冯元星道:“愣着干什么,宣刑啊。”

    “哦哦哦……”冯元星这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连忙从身后一位兵卫的手中,接过一个长长的卷宗,打开来,翻了好几页,大声地宣读了起来:“竹蒿帮帮主赵.荣成及其帮众共计四十一人,五月初十进城,斗殴十九场,伤二十三人,杀六人,其中五人为江湖客,一人为城中平民,侮辱城中女子三人,其中两人受辱后自杀,一人疯癫……“

    他一开始,声音不断使洪亮,但到了最后,却是越来越大声,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犹如黄钟大吕一样,清晰地激荡在每一个人的耳边。

    【芍药居】中的人,越听越是心惊。

    原来这些日子,县衙官府并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做,而是悄无声息中,将所有的信息都收集的这么清晰,看冯元星手中的那厚厚一叠卷宗,傻子都可以猜出来,上面记载的绝对不仅仅是竹蒿帮的踪迹,只怕是进入太白县城江湖中人,都被记录上上面了。

    “听完了,有什么要说的吗?”断水流大师兄两指捏着铁棍,目光盯着赵.荣成。

    “啊啊啊啊,我说你妈啊我……”赵.荣成脸红脖子粗,怒吼,爆发,浑身缭绕着一层淡淡的猩红氤氲,这是内气激发到了极致的征兆,疯狂地抽动铁棍,犹如一只暴怒狂化的黑熊。

    “啧啧啧,真粗鲁。”

    断水流大师兄摇摇头,手腕一抖。

    “噗……”

    赵.荣成张口喷出一道血箭。

    他只觉得一股难以形容的巨力涌来,虎口瞬间爆裂,再也握不住铁棍,手腕、手臂的皮肤肌肉出现波浪形的起伏,咔嚓咔嚓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一双手臂中的骨头瞬间就寸寸断裂,皮开肉绽,几乎成为了血泥……

    砰!

    他飞跌出去,撞翻了身后的桌子,撞倒了五六个竹蒿帮的高手,才止住了身形。

    “你……”赵.荣成满脸的惊骇。

    他甚至忘记了臂骨断裂废掉的剧痛,不可思议地看着断水流大师兄,他无法相信,对方仅仅是手腕一抖,就将自己给废掉了,这一抖之中,为什么会蕴含着这么恐怖的力量?

    断水流大师兄微微一笑,当着所有人的面,将那根精铁长棍握在手中,然后双掌微微发力,就像是揉面条一样,将这鸭蛋粗细的长棍直接揉成了一团,接着又十指发力,缓缓一抓,这精铁团就像是泥巴一样从他的指缝之中漏出来,一小团一小团地掉在地上。

    【芍药居】之中,死一般的安静。

    包括主簿冯元星和二十名县衙兵卫在内,所有的人,像是被吓傻了,被抽掉了魂魄一样,呆呆地站在原地,眼珠子都快要瞪裂了。

    几个竹蒿帮的弟子,下意识地揉着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还以为出现了幻觉。

    天啊,那可是精铁,千锤百炼的精铁巨棍啊,就像是捏泥巴一样被捏成铁屑铁粉了,不是在开玩笑吧?这个断水流大师兄的手掌,到底他妈的是用什么东西做的?他还是不是人啊?

    ---------

    有读者问断水流大师兄这个梗,不知道的兄弟们可以去网上搜一下,出自于周星驰电影【破坏之王】中的一个角色,反派大BOSS,金句就是‘我不是针对谁,我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很有冷幽默和接地气的一个反派,算得上是一个网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