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036、断水流大师兄
    最直观可见的效果,就是可以让浑身的肌肉骨骼得到最大程度的荡涤,其内的杂质再度被剔除,又有一层细腻的灰色油渍通过毛孔排放出来,至于肌肉、骨骼、血管、皮肤的坚韧程度,自然是又有巨大的提升。

    李牧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两式联动,不断地催发之下,自己对于自己身体的掌握,更上一层楼了。

    这种掌握,不是普通范畴上的反应,也不是对于拳脚、力量、四肢等等方面的掌握,而是一种堪称入微级别的掌握,对于肌肉、皮肤、毛孔、筋骨等等,都有了一定程度的控制,举个例子,他只需集中精力,竟可以让身体某一块皮肤上的毛孔完全闭合起来。

    这意味着,日后李牧在战斗之中受伤,他可以操控伤口部位的肌肉,将其闭合,以免失血过多,可以最大程度的保存体力。

    这种控制力,就算是武林高手,也绝对做不到。

    “【先天功】和【真武拳】,绝对是超越了这个星球武道巅峰的功法,老神棍说是仙人之术,所言不虚,这种对于身体的改造程度和蕴含着的武道威力,对于这个星球上的武者来说,根本就是神话一般的威力。”

    李牧越是掌握这两种功法的威力,心中就越是感慨和震惊。

    老神棍,真的是神人也。

    又过了两个多小时,李牧结束了这一次闭关。

    他知道,这一次质变的程度,到此为止了。

    想要跟进一步,还得需要再经历战斗,阅读更多的武道秘册、武道功法,继续增长见识,开阔眼界。

    否则,就算是有两部神仙级别的功法在手,也不能真的就闭门造车。

    李牧站起来,朝着练功房大门走去。

    “咦?”

    经过博古架的时候,李牧不经意地扫过,看到了摆在上面的一本书。

    【移肌换骨变身大法】!

    这是一部李牧很感兴趣的功法,可惜因为必须要内气催动,所以他无法修炼,心中颇为遗憾。

    但在这一瞬间,李牧突然意识到,既然自己通过【冲天锤】和【朝天锥】两式初成而掌握了控制己身肌肉骨骼的奥秘,那岂不是意味着,就算是不需要内气,自己也可以另辟蹊径,通过控制肌肉,来修炼这部可以变身变化的功法?

    想到这里,他突然不着急结束这一次闭关了,转而拿起这本书,转身回去,仔细揣摩起来。

    ……

    ……

    “哎呀,怎么办,怎么办?”

    冯元星在县衙大厅之中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来来回回地踱着步子。

    两个小书童也都在,一脸的无奈。

    距离虎牙宗和天龙帮在城中约战的日子,还剩下最后一天的时间,整个太白县城之中已经是乱成了一锅粥,两大宗门聚集的人越来越多,打架斗殴的事情时时刻刻都在发生,许多平民都不得不拖家带口地离开县城,以免被波及,但是据闻在城外出现了劫匪、马匪的踪迹,一些居民离开县城不久,就命丧黄泉了。

    简直就是民不聊生。

    冯元星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想要维持局势,但收效甚微。

    主要是因为这段时间,身为太白县令的李牧一直隐而不出,被很多人认为已经提前跑路了,各种传言之下,令太白县衙官方的威望大降,没有了威慑力,已经不被江湖中人太放在眼里,就算是冯元星再拼命,哪怕是亲自去和两大帮派的话事人谈,也都被驱赶出来,无济于事。

    冯元星收到了一些消息,除了虎牙宗和天龙帮这两大宗门要在城中展开大战之外,还有一些小势力,准备趁此机会,在城中做一些事情,尤其是一些匪帮,甚至要借大乱之机,展开一次洗劫。

    这让冯元星简直是心力交瘁。

    面对这样前所未有的复杂局面,太白县的兵力根本不够,而向长安府求援的信使,已经发出去了十几拨,但却都如同泥牛入海一般,杳无音信,援军不知道何时才来,显然是指望不上了。

    这样的局势,让这些日子过足了一把手官瘾的冯元星,第一次感觉到了当老大的压力,也让他意识到,高高在上的县尊,并不一定就真的要比他们这些麾下官吏更自由轻松,当老大的,承受着更大的压力。

    冯元星急的头发都快白了。

    尤其是最近城中的各种传言,都认为李牧跑路了,冯元星的心中也没底,这么长的时间都不见人,县令大人不会是真的风紧扯呼了吧?

    他急的团团转。

    一边的小明月双手撑着下巴,肉呼呼的小脸上,写满了漫不经心,不耐烦地道:“哎呀,马屁精你别老是来来回回乱跑了,闪的人间眼都花了。”

    “我这不是着急吗?”冯元星气苦。

    他已经不知不觉之中,接受了小呆逼明月称呼他为马屁精。

    “清风小公子,要不,你再去练功房前请见一下大人,让他结束闭关,出来主持大局?”冯元星恳求地朝着小书童清风看过去,这几日时间里,清风小大人一样的谋划和布局,让老奸巨猾的冯元星刮目相看,隐隐已经将这个早熟的小家伙当成是同年龄的人来看待了。

    清风闻言,苦笑,习惯性动作地揉着太阳穴,道:“已经求见数次了,公子这一次闭关,与以往不同,是死关,我也无法敲开门。”说实话,小家伙现在也很头疼了,他虽然早熟多智,但毕竟是一个小孩子,对于局势没有什么掌控力,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这可是如何是好啊,要是大人再不出关,明日这太白县城中,只怕是要血流成河了。”冯元星焦躁地道。

    话音未落。

    一个声音响起:“什么血流成河?”

    就看一个人影,从侧门中走了进来。

    这人身穿着冯元星三人有点儿眼熟的道袍,但身形却是高大魁梧,肌肉健硕,面容坚毅,剑眉星目,悬胆鼻,阔口,身形比例完美到了极点,一种英武至极的阳刚之气扑面而来,是一等一罕见的俊品人物,身上仿佛是天然带着一种令人自惭的光辉一样。

    “你是谁?怎么会从后衙出来?我家少爷呢?”

    小呆逼明月第一个反应过来,猛然间跳了起来,瞳孔缩小犹如针孔一样,压低了喉咙,像是野兽遇到了危险时的那种感觉,低吼着问道。

    冯元星和清风这个时候也才反应过来。

    对啊,这人是谁?怎么从未见过,为何会从县衙后宅的方向走进大厅,难道是……刺客不成?

    那英俊魁梧的男子面色古怪地笑了笑,道:“三位,不要紧张,我不是敌人。”

    “那你是什么人?快说。”明月的头发都快要一根根地竖起来了,低吼,仿佛是一只野猫要做出攻击的前兆。

    “呃……我是……”英俊魁梧男子眼珠子一转,道:“我是李牧的师兄……对,是他的师兄,哈哈,我的名字,叫做断水流,哈哈哈,断水流大师兄就是我。”他仿佛是想起了什么极为好笑的事情,自顾自地笑了起来。

    真是个怪人。

    冯元星小心翼翼地打量,然后问道:“阁下,口说无凭,如何证明。”

    “呃,你这个马屁精还挺谨慎……”断水流大师兄皱了皱眉毛,道:“那这样吧,我叫李牧出来证明一下。”说完,转身朝着后衙走去,其他三人还未来得及阻止,就看眼前一花,这个人的身形就像是闪电一样消失了。

    “咦?他为什么知道你是个马屁精?”小呆逼明月的瞳孔恢复了正常,扭头看向冯元星,问道:“你们认识。”她关注的点,果然是与众不同。

    冯元星果断地摇头:“从未见过。”

    “那还愣着干什么,快追上去啊,万一是混进来的小偷呢。”小呆逼明月大吼道。

    “什么小偷?”熟悉的声音响起。

    李牧的身影,出现在了侧门,缓缓走进来。

    “公子……”

    “大人,您终于……出关了?”

    三人看到李牧,都是大喜。

    李牧笑着点点头,道:“恩,出关了,还抽时间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咦?断水流大师兄人呢?我刚才分明让他先出来到大堂的啊,怎么不见了?”

    “又进去了。”小呆逼一脸兴奋八卦之色,凑过来,道:“公子,你那位断水流大师兄很英俊啊,什么来头啊,有没有婚娶?”

    李牧很是无语,抬手在这小呆逼额头一个肉炒栗子,然后看向冯元星,问道:“我闭关这些日子,城中局势如何?”

    这一问,冯元星顿时就眼泪汪汪啊。

    您老人家终于知道管一管城中的事情了吗?

    冯元星像是一个憋了一肚子小报告终于找到了班主任的小学生一样,稀里哗啦将这些日子发生在县城之中的种种事情,江湖中人的种种嚣张跋扈,都竹筒倒豆子一样全部都说了出来。

    “有这种事情?”

    李牧还没有听完,就彻底怒了。

    这些江湖中人,真的是一群毒瘤啊。

    这简直就是太岁头上动土老虎头上拔毛啊。

    最可恶的是,这些蠢货竟然造谣自己跑路了……虽然老子的确是有跑路的打算,但是你们这些愚蠢的异星球人怎么可以猜的这么准,简直不可饶恕啊。

    --------------

    今天还是一更,因为刀嫂才勉强可以下地,有点儿照顾不来,剖腹产真的是太受罪了。

    明天开始,恢复正常更新,中午一更,晚上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