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033、群雄汇集
    “我家公子之前是如何吩咐的?”清风又问。

    冯元星道:“大人命我分派人手暗中监视即可。”

    清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不要暗中监视了,让我们的人都穿上官服,直接现身监视,无需隐藏踪迹。”

    “这是为何?”冯元星意外地问道。

    清风习惯性地又揉了揉太阳穴,苦笑着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虎牙宗和天龙帮敢在县城中闹事,只怕不像是表面上这么简单,再加上这段时间进城的江湖中人众多,龙蛇混杂,表面上看不出来什么,私底下必定是已经在血腥暗斗了,死了多少人,我们不可能知道,县衙的人,高手有限,实力不够,暗中去监视这些无法无天的亡命之徒,一旦被对方误以为是其他帮派的细作,只怕会有人间蒸发的生命危险,到时候死无对证,我们也查不清楚,索性亮明了身份,才会让他们有所顾忌。”

    冯元星听完,愣了愣。

    这一层,他倒是没有考虑到。

    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小书童说的很对。

    小小年纪,心思细腻啊。

    冯元星倒也不敢小看清风了,点点头,道:“好,我这就命人去办。”

    顿了顿,他又问道:“大人可还有其他吩咐。”

    小大人清风摇摇头。

    呆逼女明月却是脱口而出,笑嘻嘻地道:“我家公子刚刚说了,以后县衙各种政事,让你和清风小哥哥一起商议决策,嘻嘻,马屁精,以后遇到事情,不要独断专行,要多请教我家清风小哥哥哦。”

    冯元星被这一句‘马屁精’叫的脸一黑。

    不过这些日子接触下来,他也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外表呆萌可爱的不要不要的小丫头,实际上是个暴力呆逼,天然脑子里好像是缺一根弦,和谁说话都是这么欠揍,面对县令李牧也不例外,所以也就不在意了。

    “如此甚好,清风小公子有事吩咐我即可。”

    冯元星拱拱手,脸上并未有什么不快之色,转身离开了。

    他内心深处,也的确没有什么失望或者是不满,因为他很清楚,自己毕竟是半路背叛了周武来投,算不得是李牧真正的心腹,论亲近程度,他甚至还不如这几天在养伤的马君武,所以李牧也不可能真的就彻底放心他,早晚都会委派心腹来分他的权,只不过冯元星没有想到,李牧的人选竟然是小书童清风。

    “看来,日后得好好和这个小书童相处了,绝对不能与之交恶。”

    在走出县衙的路上,冯元星心里暗自琢磨着。

    ……

    ……

    转眼,又是四五日过去。

    太白县城之中,弥漫着一种繁华之中带着紧张的奇异气氛。

    街道上,多见操着外地方言、腰悬刀剑身负利器的江湖中人来来往往,大声地喧哗着。

    县城中的大大小小的客栈,都已经是人满为患。

    甚至一些客栈的后院柴房,都已经腾出来开张住人了。

    江湖中人对于成名高手的挑战、对战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奇异炙热追赶,似乎自古以来,喜欢热闹、好事一直都是江湖中人的标签。

    而在城中最大客栈之一的【悦来客栈】,三层阁楼加后院花园,都已经被虎牙宗给包了下来,除了虎牙宗的高手之外,还有来自于其他各大宗门为虎牙宗助拳的各派武林高手,气势显赫,派头十足。

    虎牙宗带队的人,是在西北武林道上有着【擎天铁手】威名的铁振东,成名于三十年之前,横练功夫惊人,号称一双铁手可以生撕精铁,撼动山岳,也算是老一辈的名宿了,其他注入【铁笔判官】孙欣,【大摔碑手】岳阳,【金蛇神鞭】李政等等在西北武林道上叫得上号的高手,也都相约前来。

    在悦来客栈正对面,隔着一条街不到二十米的距离,另一座大客栈【久安客栈】中,驻扎的则是天龙帮的人马,与【悦来客栈】遥遥相对,其中话事人,则是天龙帮的右护法东方剑。

    【天龙一剑】东方剑乃是天龙帮近十年崛起的新秀,号称剑术卓绝,九九八十一路【青龙剑法】精妙无比,连搓强敌,曾于十日之内连败西北武林道上二十一名成名已久的高手,名声大噪,是天龙帮中出了名的强势人物,年轻气盛。

    传闻这一次在太白县城之中与虎牙宗的冲突,就是东方剑引起的。

    天空帮这边也是高手云集。

    除了帮中的数位堂主之外,亦有外援——与东方剑并成为西北武林道上四把剑的【寒山剑】邱子涵、【云龙剑】穆云龙、【明心剑】高胜鹏,都是近些年涌现出的后起之秀,与东方剑乃是义结金兰的拜把兄弟,虽然不是天龙帮的人,但处于兄弟义气,也赶来助拳,身影出现在了【久安客栈】之中。

    这些在西北武林道上颇为有名的高手的出现,越发引得各路的江湖中人汇集到太白县城。

    这种局面,和地球上的追星大潮有些相似。

    只不过江湖中人追的是武道名宿,而不是歌星影星。

    前几日的一场对战,天龙帮和虎牙宗各有损伤,这几日暂时都消停下来,积蓄实力,准备再战。

    “听说了吗,这一天终于来了啊,要有大事件发生了,两大宗门相约于五日之后,在城中神农帮遗址石林中,一决胜负了,这可是大事件啊。”

    “那个地方,不是说县衙已经封禁了吗?”

    “切,一个小小的县衙,所下的封禁,又怎么管得了两大宗门。”

    “可是这太白县衙中,有一位狠人啊。”

    “你是说太白县令?呵呵,关于他的传说,倒是满天飞,可是有什么用?两大宗门并不买账啊,他们可不是神农帮这种上不了台面的小团体,怎么会被一个小县令给吓住。”

    “可是连一代狠人【血月魔君】都挑战太白县令了啊。”

    “哈哈,这你们就有所不知了,据说,【血月魔君】之所以挑战这个小县令的真正原因,是因为这个小县令偷袭暗算了血月帮一个在县衙中官任典使的香主,血月帮要讨回公道,所以按照宗门与帝国的传统,才发起挑战,【血月魔君】这是要虐杀小县令,为血月帮冲击入品造势啊。”

    “这么说来,那小县令,岂不是已经是个必死之人。”

    “呵呵,不错,冢中枯骨而已,无需忌惮。”

    “怪不得这些日子,各路英雄云集,竟然未见这个小县令现身,想必是已经吓破了胆,躲在县衙之中瑟瑟发抖呢。”

    县城各处,江湖中人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在各大茶楼、酒肆、酒馆之中指点江山,议论最多的自然还是虎牙宗和天龙帮‘约架’的事情,而作为‘地主’的李牧,自然也是被提及次数很多的名字,但从各方言论来看,很显然大多数的江湖好汉们,并不怎么将李牧放在眼里。

    日正当午。

    街边的一个茶摊上,聚集了数十位江湖中人,正在喝茶聊天。

    “听说了吗,【天龙一剑】东方剑已经公开放话出来,这一次,要让【擎天铁手】铁振东把他那一双铁掌,永远地留在太白山里。”

    “这是要不死不休啊,要是真斩了铁振东的双掌,那和杀了他有什么区别?”

    “呵呵,你想多了,【擎天铁手】成名数十年,不知道拍碎了多少武林高手的天灵盖,就凭【天龙一剑】,想要击败这位成名数十年的名宿,只怕是有心无力啊。”

    “哦,这么说来,小兄弟看好虎牙宗的那几个老人?”

    “当然,毕竟姜是老的辣啊。”

    那个言语之间看好虎牙宗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续着络腮胡,血气方刚,言语之间充满了自信,说话的声音也是极为洪亮,神态也是极为亢奋,但话刚说到一半,他却没有察觉,同坐的几个人,突然面色一变,纷纷都低下头不敢再说,脸上带着敬畏之色,似是看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

    络腮胡年轻人这才察觉到有异。

    但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后心就重重地挨了一脚。

    砰!

    茶水飞溅,整个茶摊都被砸烂了。

    络腮胡年轻人直冲冲地跌出去五六米,伤势不轻,张口喷出一道血箭。

    就听背后一个冷酷的声音大刺刺地道:“看好虎牙宗?你是虎牙宗那几个老狗的人吧?敢在这里说我天龙帮的坏话,今天不给你这种小货色一个深刻的教训,那些背后嚼舌头的蠢货们,还真的会以为我天龙帮可欺。”

    年轻人满脸恐惧,扭头,看到了十几个天龙帮的高手,出现在了身后。

    说话的是一个同样约莫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身穿赤色天龙软甲,背后负者一柄刃身一掌宽的重剑,袖口上绣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银龙,彰显着他在天龙帮中核心弟子的身份,而其他十几人,也是清一色的制式天龙软甲,气息不俗,面目桀骜,袖口绣的的铜龙,身份地位比银龙年轻人地位略低,但也算是天龙帮中的精锐。

    “我……”络腮胡年轻人满口是血,面现惊慌之色,张口想要辩解什么。

    ----------------

    三天了,小刀妞还不出来,我想了想,莫非是嫌她爹太帅,所以不想出来?再不出来,今天就剖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