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026、又有挑事的
    天星武馆和长风镖局献上来的【五行拳】和【疾风刀法】,算得上是这两个帮派之中能够找到的顶级战技,但也仅仅是九品而已,毕竟它们都不算是什么大势力,能够做到这一点,估计也是大出血了。

    练功房之中,李牧首先打开了【五行拳】。

    这是一套拳法战技,只有五招,顾名思义是取金、木、水、火、土这五行之意,金拳锐利,木拳蓬勃,水拳绵软,火拳炙热,土拳厚重,五招各有特色,不过毕竟只是九品战技而已,高明不到那里去,只是通过招式变化来模拟五行的表面意思,并非是真正蕴含着无形的奥义。

    李牧看了一遍,就已经将这套拳法的大概弄懂了。

    同样是拳术,但【五行拳】和【真武拳】比起来,差距简直难以道里计。

    之后,李牧再看【疾风刀法】。

    这部刀法的招式,却是要多一些,总共三十六式,讲究的就是一个‘快’字,三十六式一刀比一刀快,根据书中所讲,修炼到极致出,要在十息之内,滚滚刀光如疾风扫落叶一般将三十六式刀法施展一遍,才算是真正当得起‘疾风’两个字。

    “这部刀法,当真是优劣点分明,对上一般的敌人,一阵抢功之下,的确是难以招架这种快刀,但一味讲究快,难免失去了准头和狠劲,遇到真正的高手,只要被打破了节奏,就会变得不堪一击。”

    李牧的脑子里很清晰。

    这得益于老神棍在燃灯寺时候的各种忽悠灌输。

    当年总觉得是老神棍在发神经病,但是现在看来,他所说的很多东西,都是至理啊。

    李牧心中其实也很奇怪,这老神棍到底是什么来头啊,简直无所不知,根本不似是地球人,为何却会在地球上?

    这个念头,在李牧的心头一闪而过,没有答案,只能等到日后回到地球之后,再去找老神棍本人问了。

    他看完两本战技功法,心中略微思忖,选择以【疾风刀法】起手,先开始修炼。

    因为在李牧同学朴素的武道观念之中,打架的时候抄一把刀,总要比赤手空拳要占便宜一些。

    练功房里有兵器架,都是前任县令留下来的,兵器架上十八般兵器样样俱全,光是刀就有五柄,李牧略微衡量,就选了其中一柄最长的朴刀。

    一寸长,一寸强嘛!

    这很符合李牧同学在老神棍的常年教导之下熏陶出来的猥琐风格。

    这柄朴刀应该算是五柄刀里面最重的一柄了,精钢打造,足有五六十斤的分量,但李牧一身怪力,拿在手里一掂量,轻如草芥,不过暂时也只能对付着用了。

    长刀一震,精芒如雪花一般,在练功房中乍现。

    刀光如电。

    ……

    ……

    时间一日一日过去。

    原本已经不算是平静的西北武林道上,突然传出来了一个轰动性的消息。

    各处都在传播,据说蛰伏数十年的狠角色【血月魔君】出关在即,并且要在三个月之后,与太白山支脉主峰之一的鸡峰山上,挑战太白县县令。

    【血月魔君】数十年之前就已经成名,曾经在西北武林道掀起过腥风血雨,在整个大秦帝国武林中,也算是有一定的名气,这几年虽然闭关修炼,但其所创的血月帮却一直都活跃在武林中,蒸蒸日上,今年已经具备了冲击九品宗门的资格,很是被看好,入品是时间问题,所以【血月魔君】的凶名,不坠反升,大有如日中天之势。

    这样的狠角色,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在帝国西北范围内,都会引起各方的关注。

    但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血月帮冲击九品宗门在即,身为帮主的【血月魔君】一出关,第一件事情,并非是整顿帮派,扩大地盘,竟然是去挑战一个籍籍无名的武林后辈,这让很多人大感意外。

    是的,在西北武林道上很多势力看来,李牧的确是籍籍无名。

    唯一略微让人侧目的,不是李牧的实力,而是李牧的身份。

    太白县县令。

    官位在身,这就和一般的武林小辈不太一样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按照神州大陆历来的传统,不管是多大的官身,哪怕是帝国皇族,一旦接受了挑战,踏上了武者擂台,那也是生死有命各凭本事了,官身并不是护身符。

    很多武林中人,开始好奇,这个太白县令,到底是何方神圣,与【血月魔君】之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竟然被这个魔头给盯上了。

    就算是帝国西北官场中,也都一片讶然。

    而很快,关于李牧的各种资料和传闻,开始在西北道各大区域流传开来。

    甚至还有很多武林中人,开始前往太白县这个山城,想要去凑一凑热闹。

    而这一切,身为当事人的李牧,并不是很关注。

    在过去的十五日时间里,李牧基本上是在废寝忘食日夜不休地修炼。

    【五行拳】和【疾风刀法】都已经修炼的滚瓜烂熟,同时每日跟随马君武练箭的时间虽然缩短了,但也没有落下,感觉到疲惫的时候,只需修炼一个时辰的【先天功】,就会神清气爽疲惫尽消,这玩意儿简直要比打兴奋剂还管用。

    李牧的实力进境,是惊人的。

    感觉最明显的是马君武。

    以前他站在李牧身边的时候,只是觉得有一股压力和畏惧,而现在,只要靠近李牧身边三米之内,他的感觉就好像是有一柄锋利钢刀按在自己的额头上,心中禁不住地会泛起一阵阵的寒意。

    而在箭术方面的造诣,李牧已经收发由心,已经和马君武不相上下了。

    只是那银弓威力太强,以李牧的力量,竟是依旧不能拉到满月程度,李牧每日回到练功房,都会通过拉弓的方式,来打熬力气,让自己对于银弓更加熟悉,不过却并不敢开弓射箭,因为威力太大,没有靶子可以承受这把弓射出去的箭。

    李牧就此延缓了箭术的修炼。

    他将自己的时间,分为白天和黑夜两个部分,白天精力都投入到了【五行拳】和【疾风刀法】,而夜晚的时间,则全部是用来修炼【先天功】和【真武拳】,李牧的心中很明白,后两者才是自己真正强大的基础。

    这一日,风和日丽,天色蔚蓝。

    叶青羽正在后衙的花园之中修炼刀法,整个人都携裹在一片雪白匹练一般的刀光之中,真真是如一团疾风一样,只见刀光,不见人影。

    咻!

    刀刃震颤。

    他收刀而立。

    “三十六式疾风刀法,看似变化无穷,实际上却是有点儿繁琐,一旦被打断,威力就会骤降,要是能够化繁为简,那就好多了……”

    他心中思忖着。

    这是,远处一个身影像是被狗撵的野鸭子一样,一阵风般闯进。

    “不好了,不好了,公子,发生大事了。”

    县衙中唯一一个敢在李牧练功的时候不经通报就闯进来的人,自然就只有呆逼小女孩书童明月了,一脸大惊小怪地冲过来吼叫。

    李牧没好气地道:“又是你?怎么?你又因为下馆子不给钱被别人追.债追到县衙了吗?”

    前几日,这个呆逼小书童在县城酒楼里吃霸王餐不给钱,被人追到县衙门口。

    明月连连摇头,两支羊角辫来回乱甩,脑袋就像是一个拨浪鼓一样,道:“不是……县城中有人闹事,打起来了,动了刀子……”

    李牧恼道:“这种屁大的事情,还要本县亲自出马吗?你去找马君武都头……”

    “可问题是,被打的人,就是马君武那个废物。”明月一脸鄙夷地道:“我回来的时候,马君武已经打断了三根肋骨,同去的衙卫,重伤了好几个……简直是丢人啊,不堪一击。”

    “恩?”

    李牧一呆。

    马君武受伤了?

    这县城之中,的确是有可以击败马君武的人,但问题是,现在谁他妈的不知道马君武是自己的心腹狗腿子,所谓打狗也得看主人啊,打断马君武三根肋骨,这和往自己这个县令脸上乎巴掌有什么区别?

    “走,去看看。”

    李牧咬牙切齿。

    “我倒是要看看,谁特么的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

    ……

    “哈哈哈,就你们这点儿三脚猫的本事,也想要主持正义?真是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啊。”

    一个轻轻地摇着折扇的年轻贵公子,面色轻佻。

    他的一只脚,踩在马君武的胸膛上,呸地一口痰故意吐在马君武的脸上,一脸的鄙夷和讥诮,冷笑道:“今天要不是看在你们是官差的缘故上,早就砍断你们的四肢削成人棍了。”

    马君武受辱,面色涨红怒极。

    他奋力挣扎,但全身骨头断了不少,伤势严重,无法发力,这贵公子的脚像是有万钧重一样,如一座山压在他的身上,令他根本无法挣脱。

    这个贵公子,是一个武道高手。

    旁边还有几个衙卫,也都在刚才的冲突中,被这个贵公子随手就震的吐血昏迷了。

    “呵呵,还有谁想要英雄救美?站出来。”贵公子得意洋洋,扫视周围。

    -----

    今天第一更,大家多多收藏支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