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021、内气
    李牧摆摆手,在小女孩书童明月搀扶下,做到了主座上,道:“有什么事情,快说。”

    冯元星躬着身子,道:“回禀县尊大人,神农帮总舵已经整理完毕,余孽皆已下狱,一应财物、兵器、药材、粮食等等,都已经运送到了县衙中,听候大人处理,典使府和周家,都已经查封,只不过……”说道这里,他有些犹豫,不敢再说下去。

    “只不过什么?”李牧有气无力问道。

    冯元星咬牙回禀:“属下带人去的时候,典使府和周家,都已经成为了空宅,一应财物都已经被转移,核心成员也都失踪了,只剩下一些家仆婢女,一些机密之地也都被损毁,没有什么收获,也没有追查出来什么。”

    这等于说,他完全扑空了,没有立下任何功劳。

    怎么一瞬间,冯元星胆战心惊,生怕这位小县令脸一沉,直接来一句‘送你上路’,然后像是弄死周武和郑龙兴一样直接一箭射死自己……真是有一种伴君如伴虎的感觉。

    “哦,这种小事啊,你自己看着处理吧,能查就查,不能查就算了。”李牧兴致缺缺。

    他杀周武和郑龙兴,也不是为了图财,更不是为了那些所谓的秘密。

    冯元星松了一口气。

    李牧又道:“查抄的神农帮财物中,可有武道修炼秘籍?”

    “有几本粗糙的功法册子,从司空境的身上,也搜出来一本【五毒经】和一本【炼气诀】,都是一些普通功法,和大人您的盖世神功比起来,天差地远……”冯元星又是一顿马屁拍过来。

    李牧不耐烦地道:“废话少说,册子都给我送过来。”

    冯元星脸上没有丝毫愠意,连忙道:“是是是,下官立刻就去为大人取来。”

    他转身刚走,李牧又想起了什么,道:“对了,这县城之中,可有箭术高手?”

    冯元星转身过来,道:“大人您可问巧了,咱们衙卫的都头马君武,正是太白县第一神射手,大人可是要学习箭术?”

    李牧点点头,突然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张嘴哇地一声,吐出一口血痰,面色一变,道:“好了,没有你的事情了,退下吧。”

    冯元星看到那血痰,心中微微一动。

    仙尊大人的伤势,看起来要比想象中会中的更严重啊。

    他突然又有一点儿担心。

    这种状态的仙尊大人,是否可以抗住血月帮以及周家的报复呢?

    周武和郑龙兴被杀,这两大势力损失惨重,绝对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

    冯元星心事重重地离开了。

    他一走,小丫头明月就乐不可支地跳了起来:“少爷,你干嘛要全身抹鸡血装死啊……那个马屁精看样子信了,那表情就像是吃了屎一样……哈哈哈,对了,你怎么还在吐血痰?不会真的要死吧?哈哈哈,说话要算数,鸡屁股一定要给我吃啊。”

    “你妹啊……去吃你的鸡屁股吧。”李牧抬手就给这丫头后脑勺上一巴掌。

    这个小呆比,情伤真特么的低啊。

    ……

    ……

    夜色深深。

    “李牧,此仇不报,我周镇海誓不为人。”

    县城之外,前往太白山深处的山道上,一位面容阴鸷的六十多岁老人,挥手遥望夜色中星火点点的太白县城,发出了凄厉的诅咒。

    他的身边,跟着数百个人。

    其中有县丞周武的兄弟妻妾以及子嗣,都是周家的人

    而这个发出诅咒的花甲阴鸷老人周镇海,正是县丞周武的父亲。

    周家的人,眼中都带着仇恨。

    他们原本在县城了,锦衣玉食,为所欲为,过着土皇帝一般的生活,但却因为新来的小县令,这一切结束了,他们不得不仓皇出逃,放弃现有的一切,在深山之中去受苦,尤其是一些周家的小辈们,娇生惯养,没吃过什么苦,此时连夜奔逃,在这崎岖的山道上脚掌磨出血泡,又被蚊虫叮咬,苦不堪言,一个个恨不得将李牧生吞活剐。

    “也许我们留在县城中,姓李的,也不敢把我们怎么样,我们可以动用关系……”一个周家子弟不甘心地道。

    “闭嘴。”周镇海面色凌厉阴狠,犹如暴怒的雄狮,目光一扫之人,所有人都低头,才道:“蠢货,那李牧心狠手辣,乃是豺狗虎狼之辈,他敢杀我儿,就做好了斩尽杀绝、鱼死网破的准备,我们若是留在县城,此时只怕早就已经是横尸血泊中了,你们若是想死,那就回去。”

    众人都是噤若寒蝉不敢说话。

    今日,听到了周武被杀的消息,正是以前的老族长周镇海,力排众议,当机立断带着周家的人转移,第一时间离开了太白县城,才保全了周家的底蕴和血脉。

    “哼,且先由得他嚣张几日,我们去太白剑宗,找我那位在宗中担任外门长老的哥哥,只要请的太白剑宗的高手出马,必定将李牧千刀万剐,剁为肉泥,挫骨扬灰,以报今日之仇。”

    周镇海恶狠狠地道。

    “我们走。”

    他拄着拐杖,眼神阴狠阴毒地再看一眼太白县城,率先走在崎岖山麓上,朝着深山中走去。

    ……

    ……

    黑暗之中,冰森寒冷。

    “郑龙兴死了嘿嘿,死的好,堂堂一个香主,血月帮废了那么多的人力财力帮助他,让他从一个废物成长为太白县典使,结果竟然死在了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之手,如此无能之辈,死的越早越好,以免再浪费帮中的资源。”

    犹如夜枭一般的声音,在一座黑色的大殿之中回荡着。

    一轮血月,在大殿穹顶幽幽地漂浮着。

    大殿里的光线仿佛是流动着的血水一样,地面上跪伏着二十多名身穿血月战甲的武林高手,连大气都不敢出,因为谁都明白,帮主对于这件事情非常不满意,多年以来累积的威压,让血月帮中没有人不怕这位神秘莫测的帮主。

    “但是,杀我血月帮一位香主,这件事情,如果就这么算了,我们就会成为西北武林的笑话,想要晋级入品,也会成为泡影……”血月帮主的声音,再度响起。

    其音如同金铁交鸣一般,让人听了忍不住会胃里面冒酸水,一阵阵的心悸。

    “既然这个李牧,也是武林中人,一切都好办了,命人传讯,三个月之后,本座出关,于鸡峰山之巅,亲自挑战太白县令李牧,按照九大神宗制定的规矩,来解决这件事情。”大殿之中,回荡着血月帮主犹如嗜血修罗一般的声音。

    所有的血月帮高手顿时心中都一阵颤栗。

    闭关十年,帮主终于要出关了吗?

    十年之前,帮主就已经是合意境巅峰的强者了,杀出一片天,是西北武林人见人怕的狠角色,为了将血月帮带入品级宗门,他选择闭关,修炼一种极度阴狠霸道的功法,如今,十年一度的天下宗门评品论级盛世即将开启,帮主在这个时候出关,意味着他已经有了突破,有着绝对把握吗?

    可以想象,西北武林的一位绝代狠人,即将现世,掀起腥风血雨了。

    至于那位太白县的小县令?

    必死无疑。

    ……

    ……

    “这玩意儿也配称之为经?”

    李牧一脸鄙夷地摇摇头,将手中的藏蓝色小册子放在一边。

    冯元星昨夜离开之后,第一时间就派人将将从神农帮中搜集而来的武道册子都派人呈上来,基本上都是一些白菜货色,其中最重要的是一本【五毒经】和一本【炼气诀】,勉强可以算是武道秘籍。

    李牧先看的是【五毒经】,看完以后有点儿失望。

    这本所谓的【五毒经】,其内容大概是炼毒、制毒以及如何利用毒药来淬炼兵器、设置陷阱以及用毒来练功杀人,总的来说,其上记载的都是一些歪门邪道的杀人手段和技巧,短期来看可以速成,但成就有限,想要长远修炼提升,却是根本不可能。

    李牧虽然才开始修炼,但在地球时候的各种武侠文化的耳濡目染,以及老神棍一直以来的教导,让他早就明白,歪门邪道不可取,真正的强大是自身的强大,而不是借助毒物等外物。

    所以看了一遍之后,对于【五毒经】这种旁门左道的东西,李牧就没有了任何的兴趣。

    然后他开始翻看【炼气诀】。

    这本册子记载的内容,篇首一些开宗明义的叙述内容,倒是引起了李牧的兴趣。

    “肉身之力恒弱,神兵利器恒弱,山峦流水恒弱,火焰寒冰恒弱……万物皆弱,而天地之间最强之力,唯气。气者,天地之伟力也,万物之规则也,无形无色,无嗅无味,上存于九天之上,下游乎九幽之间,凡愚之辈不可感知,幸上古有圣人出,察天地之道,悟虚无之意,捕捉气于精神,得其法门,炼气入体,得气之力,以纵横天地之间……至今,炼气之法广为流传,天下宗门万千,神功秘术数不胜数,但核心根基,皆在炼气之中,九大神宗概莫能外……”

    -----

    第二更,继续码字去了。多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