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020、真武拳第二式
    县衙。

    后衙,练功房之中。

    李牧盘膝而坐在蒲团上,眼观鼻鼻观心心守一,呼吸极有节奏,运转先天功。

    他在炼化体内的蛇血之力。

    一股股蒸腾的白色雾气,从他的头顶升腾起来,仿佛是蒸炉一样。

    李牧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随着先天功运转,体内四肢百骸中那种蛇血燃烧一般的痛苦炙热感觉,正在缓缓地消退,转而变成为一种极为舒适的暖流,一种泡温泉一样的感觉,蔓延周身。

    那条被司空境称之为绿龙的异种蟒蛇,被司空境养在神农帮之中,以各种灵药宝物辅以秘术喂养,几乎通灵,头上生长出蛟角,就快要化蛟了,对于武者来说,具有神奇的价值,可以活跃气血、提升内气,甚至于改变体质,从此之后可以抵御大部分的毒药,可以说是浑身都是宝。

    原本司空境辛辛苦苦养了十几年,是想要留着为自己提升实力做准备。

    若是没有这一次的事情,只怕是他已经服下了蛇血了,到最后,却是便宜了李牧。

    时间流逝。

    转眼,半日时间就过去。

    李牧浑身白色蒸汽腾腾,整个人犹如置身于蒸笼之中一样,每一个毛孔之中,都冒出来热气。

    练功房密室的气温,提升了数十度。

    “呼……”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睁开眼睛,缓缓地站起来,只觉得浑身舒坦。

    尤其是,肩膀上受伤处,竟是丝毫感觉不到疼痛了。

    李牧拆开包扎的绷带,一看,顿时大吃一惊。

    “咦?伤势完全复原了……竟是一点儿疤痕都没有留下?”

    这让他无比意外。

    因为那一处箭伤,乃是洞穿伤,后他自己为了装逼,生拔狼牙大箭,让创口撕裂更加严重,可以说是前后透明了都,但是现在,区区半天的时间,竟然完好如初,连一点点的疤痕都没有……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怎么回事?

    是因为蛇血融合的原因,还是先天功的效果?

    李牧心中兴奋到了极点,一时间难以判断出来。

    他兴致勃勃地找了一把小刀,自己的手背上比划了几下,想要割破皮肤实验一下看伤口能不能快速愈合,但突然又觉得这样可能会很疼,犹豫了好几次,最终还是算了。

    不管怎么说,这么严重的伤势半日恢复,都是个好消息。

    而且,李牧还隐隐觉得,自己的体质,发生了某种变化,力量比之前攻入神农帮总舵的时候,又增加了不少,他感觉到自己的体内,充满了力量,仿佛一拳可以打破天穹,一拳可以捶碎大地,简直有一种恨天无环,恨地无把的感觉。

    除此之外,李牧感觉到,经历了这样的一场大战之后,自己的五官感知再度提升了一些,身体之中仿佛是有什么枷锁被打开了一样,全身上下每一个关节都无比灵活,韧带也变得无比柔软。

    李牧尝试施展真武拳。

    起式桩功轻松完成。

    第一式【冲天锤】施展起来,也不见了往日那种禁锢滞涩、韧带疼痛、肌肉发涨发麻的感觉,反而是觉得有一种前所未有的额舒畅,力道生于腰腹之间,贯通于脊柱,如一条大龙一般呼啸,发自于拳脚之间,随意一挥,便是一道气爆之声,宛如雷鸣。

    李牧简直沉醉于这种感觉之中。

    他施展完第一遍【冲天锤】,没有继续推进第二式【朝天锥】,而是依旧循环往复地施展【冲天锤】。

    一遍遍地施展,动作越来越舒展,越来越优美。

    李牧感觉到,一种奇异的信息,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那是一种蕴力和发力的技巧,极为高明,就像是福至心灵一般,让李牧在脑海之中感觉到,旋即通过【冲天锤】的招式变化,最终融会贯通于全身,化作了筋骨肌肉的本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李牧浑身大汗淋漓,但一招一式之间,不会再出现气爆之声,每一拳每一脚打出,都仿佛是流云掠过天际,又似是溪水潺潺过平弯,不再蕴含烟火气,亦不会感觉到其中蕴含着什么样的力量。

    李牧停了下来。

    他知道,自己对于力量的掌控,又精深了一步。

    真武拳虽然不是杀伐交战的武功,但是在锻体、凝意、明悟、甚至是开启武道智慧方面,却有着无与伦比的效果,堪称是蕴含大道于最简单的动作之间,老神棍说真武拳是仙人之拳,现在李牧相信了。

    的确,一般的普通武道功法,不可能有这样的效果。

    真武拳和先天功,都将是李牧最大的秘密,绝对不能流露出去。

    否则,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要是被这个世界的武林高手强者们,知道了有这样的功法存在,只怕是就如金庸武侠中九阴真经出现江湖一样,会引起腥风血雨的争夺和厮杀,李牧虽然自信,但时日尚浅,他毕竟还没有成长起来,羽翼未丰,别看他今天碾压神农帮近乎于无敌,但神农帮不过是一个小县城中的小帮派而已,对上真正的武道巨擘,李牧并无胜算。

    李牧在练功房之中,活动着四肢。

    他来到练功石碑面前,也不蓄力,一拳缓缓地挥出,打在石碑上,噗嗤一声,拳头就像是打进了软泥一样,直接陷了进去,练功石碑却没有任何的裂纹出现。

    这是力量收敛到了极致的表征。

    李牧心灵明悟,拳头之中劲力猛然一放。

    嘭!

    一声轻响。

    质地坚硬如铁的练功石碑,突然就像是一团干面粉一样,毫无征兆地爆了开来,化作了一团石屑齑粉飘散。

    李牧吹了吹身上的石粉,对于这样的威力很满意。

    他意识到,真武拳第一式【冲天锤】蕴含着的,是‘举重若轻’的发力奥义,这一拳蕴含着数万斤的力量,但却轻飘飘地挥出,犹如一根风中飘摆的稻草一样,绝对会令对手防不胜防。

    “唯一遗憾的是,好像我的身体之中,并未产生这个世界武者所修炼的内气?”

    李牧有点儿不太理解。

    先天功似乎并非是修炼内气的功法,虽然在呼吸的时候,奇经八脉之中也会产生一种暖流,但在修炼结束之后,这种暖流就消失了,不会储藏在身体之中。

    也许应该尝试修炼一下这个世界的武道功法?

    毕竟先天功和真武拳,更像是一种提升力量和体质的辅助功法,并非是真正的战斗之道。

    李牧心中思考着,走出了练功房。

    门外,夜幕深深。

    月华如水。

    月夜下,一个瘦小的身影站在门外的假山边,一声不吭,像是个幽灵一样。

    “谁?”李牧吓了一跳,走近看,才认出来是小女孩书童明月,道:“我去,怎么是你这个小东西,鬼鬼祟祟地站在这里弄啥嘞?吓我一跳。”

    明月回过头来,月牙儿一样的眼睛亮晶晶,好似是两团流动的月辉一样,不满地道:“少爷,你用词越来越不准确了,什么叫鬼鬼祟祟,我这是在赏月……哦,对了,那个叫什么冯什么的马屁精,在县衙中等你呢,已经等了一个时辰了。”

    李牧闻言,有点儿好笑。

    连明月这个小屁孩都看出来,这个冯元星是马屁精了?

    估计是来汇报今日之事后续的扫尾工作吧。

    他刚想要出去接见,突然又响起什么事情,嘿嘿地笑着,对明月道:“咱们后衙,有没有鸡鸭之类的活物啊?”

    月光照印下的小书童,肌肤白皙似是冰雪,小模样精致讨喜,抓着黑色小辫子歪着脑袋想了想,点头,道:“好像有……少爷,要宰了吃肉吗?我要吃鸡屁股。”

    李牧无奈地抹了抹自己的额头,道:“好好好,鸡屁股归你,你先去宰一只鸡,给我端一碗鸡血过来。”

    ……

    ……

    县衙,前衙正厅。

    冯元星内心忐忑地等待着。

    他已经在这里等了一个时辰,心中焦急万分,但脸上却不敢漏出丝毫不满之色。

    等待的时间里,今日在神农帮总舵之中发生的一切,一遍遍地在冯元星的脑海之中回荡着,每回荡一遍,他心中对于李牧的敬畏,就会加深一层。

    今日的事情,一开始,在石窟中,他干脆利落地选择背叛周武,就是认定了李牧少年心性易冲动,这样的人,虽然有强大的武力,但只要设计得当,是可以操控的,冯元星在周武这种老奸巨猾的地头蛇身边蛰伏了这么长的时间,对于自己的计谋手段和城府,还是非常有自信的,他认为自己可以操控李牧,让这个小县令对自己言听计从,从此之后主宰太白县的大权,但是到了现在,他却越来越没有把握了。

    李牧的表现,让他心中感觉到了畏惧。

    这时,脚步声传来。

    冯元星心中一震,知道是县令来了,连忙站起来,整理官袍,面色肃穆尊敬地迎接。

    但一抬头,看到从后面侧门中走进来的身影,冯元星顿时呆住了。

    进来的是,倒的确是李牧。

    但和冯元星想象之中完全不一样。

    眼前的李牧,整个上半身都缠着夸张的本带,殷红的血迹渗透了绷带,看起来触目惊心,整个人的神态都有些疲惫,手里拄着一个拐杖,走的很慢,一副重伤难忍的样子,和白天那种生龙活虎镇压四方的凶威相比,完全就是另外一个样子,虚弱到了极点。

    “拜见县尊大人。”冯元星愣了愣,连忙上前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