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千七百二十一章 地心,以及连接

第一千七百二十一章 地心,以及连接

 
    世界裂痕的深处有什么?这是每一个拉赫瑞恩人都会感到好奇,但从未有人胆敢真正尝试去探寻的事情。

    或者说,那些胆敢去探寻真相的人都已经永远地葬身在那一片散发着微末红光的灼热深渊之中,而活下来的人里,已经不会再出现那样不爱惜生命的莽夫了。

    从世界裂痕这道可怕的裂口向下望去,所能看到的是无尽深远、仿佛能连光芒都一并吞噬的黑暗深谷,虽然拉赫瑞恩人在很久以前就意识到自己所生活的大地其实是球形,而世界裂痕将这颗星球分成了两半,但以他们目前所掌握的观测技术,仍然不足以在裂痕的一端直接观察到另一端的景象——甚至连这段距离的一半都无法企及。

    他们的目光会被地幔深处那永不消散的气云所阻挡,以至于只能看到在无边无际的黑暗混沌深处有那么一点点微弱的红光在涌动,而那一点点红光被学者们冠以各种各样的定义:世界的心脏,众神陨落之墓,星球的意识沉睡之处,或者世间众生灵魂轮回之所,甚至有人认为那红光是一条巨蛇的眼睛,而那巨蛇终有一天会从深渊中爬出来,吞噬掉整个世界。

    而那红光在漫长的时光中越来越微弱,则让醉心于提出各种假说的学者们又提出了各种各样配套的末日或者灾难理论来,比如世界之心渐渐熄灭之类的。

    但所有说法都荒诞不羁——那红光并没有多么神秘的面纱,它只是一个正在渐渐冷却的地核而已。

    在拉赫瑞恩人所无法注视到的地方,各种工程机械正在日夜不停地忙碌,一片漂浮在地核上空的施工基地群已经被建设起来,大量自律机械和工程无人机在这颗灼热(对星核而言却是冰凉)的金属质球体周围飞来飞去,将更多的探测桩和输送通道钉在后者那已经半凝固的外壳上。

    巨龟岩台号则悬浮在球体的表面,距离其外壳只有数米高度,地核残存的热量炙烤着这艘飞船,但这点热量对诺兰而言甚至还不如她飙船时候的冷却液温度高。

    她的影像站在舰桥上,看着各个探测器传回来的画面,而在全息投影最中央,则是地核的扫描图。

    在一层不甚厚重的外壳包裹下,可以看到一些模模糊糊的影像,那是探测设备努力排除干扰之后才描绘出来的粗浅轮廓,它看上去像是一团不规则的团块,依稀有着一些像是管道或者支柱的东西延伸出来,连接着地核的外壳。

    仅从这样模糊的影像上,根本分析不出那到底是什么东西,而在无法安全破解笼罩在地核内的“保护屏障”的前提下,诺兰也实在不敢把这玩意儿一炮轰开。

    “……总觉得跟Boss在一起的时间长了,连思路都被他带着跑偏了……”舰娘小姐揉着额头,有点无奈地叹息,“满脑子一炮泯恩仇,这可不是当年那个冷静理智的灰狐狸啊。”

    随后她在全息投影上点了几下,打开了音频监听模式,舰桥上随之响起一个沉闷而有力的声音:

    咚-咚咚-咚-咚咚……

    就像心跳一般,但却比人类的心跳缓慢得多。

    “那些把它猜成是星球心脏的拉赫瑞恩学者倒是蒙的有点道理,这玩意儿听上去还真像是心跳声。”诺兰一边自言自语地说着,一边打开了整个拉赫瑞恩星球的示意图。

    在全息投影上,整个拉赫瑞恩星球都呈现出半透明的灰白色,而地心则以醒目的红色标注出来,但地心并非独立漂浮在星球内部:有一条暗淡的红色线条从地心延伸出来,并一直延伸到这颗星球表面的某个坐标上。

    “第三组探测器也确认了,确实存在联系啊……但这么诡异的信息映射关系是怎么形成的?而且总觉得还少了点什么……”诺兰皱着眉,自言自语,“算了,还是先报告给Boss让他操心去吧。”

    巨龟岩台号微微上浮了一些,中断了与地核表面几个探测节点之间的光束连接,而一条新的情报则被上传至郝仁的数据链路:

    “地心发现新的信息涨落,并确认有不明信息流动从地心连接至地表,连接点位于德拉贡帝都内。”

    ……

    郝仁微微愣了一下,这短暂的愣神被身旁一向很敏锐的薇薇安注意到,后者关心地看过来:“怎么了?”

    “诺兰发来消息,”郝仁微微偏头低声说道,“地心不是有个被神秘屏障包裹起来的结构体么?诺兰发现那东西和地表有信息交换,交换点位于这个帝国的首都。”

    “……那个埋在地心的,不管怎么看都是超级文明产物的东西,会和地表这个相对落后的文明有联系?”

    “联系是肯定会有的,这个不意外,”郝仁轻轻点头,“现在的关键是——咱们多了一条必须去帝都的理由了。”

    郝仁和薇薇安这边低声交谈着,凯姆和查理曼等人却还在深深的震惊中无法自拔。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凯姆回头看着那些在风雪中傲然挺立的黑松,觉得自己脑子有点不够用,“黑松林竟然和北境连接在一起……中间越过了帝国三分之二的领土?!”

    远方的天际中,那道红色的空间通道就仿佛天空被撕裂之后的伤痕般横亘在高空,裂痕中涌动着不祥的红光与雷霆,而在裂痕下方则是一片朦胧的银白色光辉,那是世界裂痕附近的能量流所激发出的幻光现象,两道奇观交相辉映地重叠在一起,所带来的是寻常世界绝难看到奇景,但这一幕奇景在拉赫瑞恩人眼中却从来不是什么美妙的景色。

    常年驻守在世界北疆的战士们对这样的景色绝不会陌生,那是戈尔贡深渊的裂口,而在裂口附近,时不时便会凭空冒出来的戈尔贡恶魔们一向是压在这里每一座要塞肩头最沉重的负担。

    莉亚四处张望了一圈,并爬到附近的一块大石头上,她眺望着黑松林的方向,然后又换了个角度看向戈尔贡深渊。

    她脸上露出一丝惊讶,随后变成思索,最后是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小小的女神从石头上跳了下来,看着大家很认真地说道,“凯姆说对一部分——黑松林确实连接着这个地方,但却并不是连接着北境,而是连接到了戈尔贡深渊周围的空间断层上。”

    郝仁这时候正好结束了和薇薇安的交谈,他也对从黑松林离开之后一脚踏上北境雪原一事颇为好奇,听到莉亚的话便不由得问道:“你是说,黑松林正在和戈尔贡深渊连接起来?”

    艾文娜惊呼出声:“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因为黑松林与戈尔贡深渊本质上是同一种东西,而且它们恐怕原本就是相互连接的,”莉亚淡淡地解释道,“虽然你们觉得它们是两个相距甚远、性质也截然不同的秘境,但在我眼中,它们都属于世界线坍塌并破碎凝固之后的‘残像’,在表层世界,它们或许互不相连,但在那些已经崩塌的世界线中,一切都连接并混杂在了一起……”

    她一边说着一边露出思索的神色,手也仿佛无意识地在半空中轻轻拂动,查理曼等人认为这是这个“神奇小姑娘”思考问题、组织语言时候的下意识动作,但郝仁看出来她是在翻书……

    “啊,有了,”片刻之后莉亚便停下手中动作,“如果把世界看做是一种多层结构,那么稳固的现实就是它的最表面一层,而那些未能成为现实的世界线则与各种冗余信息一起埋在深层。那些支离破碎的历史在深层呈现出相互杂糅的状态,那是因为在‘深层’,时间与空间的概念都变得极为模糊所致。平常的时候,那些支离破碎的东西只有一点点会浮现出来,就像略微浮出水面的冰山般暴露出几个相距甚远的山尖,但如果世界诸层的隔阂变得脆弱,它们就会不断上浮……”

    “那些破碎世界线互相连接的本质就会显现出来,”郝仁接着说道,“因此,黑松林与戈尔贡深渊连在了一起。”

    莉亚轻轻点头:“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世界上诸如此类的‘虚实之境’恐怕还不止一处,只不过有一些有人知道,有一些没人知道,但现在不管是有没有人知道的,它们……”

    说到这里,她故意顿了顿,好强调自己接下来的几个字:“恐怕都开始上浮了。”

    等莉亚把这套几乎可以说是颠覆性的理论说完之后,包括凯姆在内的其他几人都陷入了短暂的呆滞状态。

    就以他们所熟悉的世界观而言,这套理论实在是太过超前,也太过难以想象了。

    “真是闻所未闻……”艾文娜第一个喃喃自语地打破沉默,她作为伊苏皇室数百年来最优秀的施法者,曾经在数名极为博学的大师座下求学,所了解的各种冷僻理论学说要远远超过一般人,但她仍然感觉很难跟上莉亚的思路,“虽然看起来能解释眼前的情况,但如此玄而又玄的东西……”

    莉亚叉着腰,努力挺起胸:“书上是这么说的!”

    郝仁一巴掌拍在额头上,在气氛朝着诡异的方向变化之前努力补救:“……是我们世界树神殿的隐秘典籍所讲。不管你们信或不信,我们在有关这个世界本源的领域有着大量研究。”

    “研究并验证这些理论是那些学者们的事情,”凯姆很严肃地说道,“我们只需要确定黑松林确实与戈尔贡深渊建立了连接即可,这个情报必须尽快让公主殿下知道。”

    郝仁微笑起来:“现在最好的消息就是——我们直接跨过了帝国腹地,与那位公主殿下的距离已经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