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462章 官方黄牛,最为致命

第462章 官方黄牛,最为致命

 
    不得不说,图拉扬是个妙人。

    当他还是个默默无闻的傻小子时,他的经历令人同情。

    但是当他成为联盟耀眼的新星时,同样的经历就变成了励志。

    可以,这很政治。

    图拉扬是个孤儿,根本记不得自己的父母是谁,也没有什么信物傍身,是被洛丹伦监狱的一个单身老兵收养的。

    一个小屁孩,一个能在牢笼栅栏里钻进钻出的小屁孩,一帮吃黑钱的兵痞子,按理说,图拉扬应该成为一个社会盲流,人渣败类,这才符合常理。

    但是没有,他的养父是一个正直的人,是一个称职的兵。在监狱里,图拉扬不仅没有沾染上罪恶的颜色,反而在养父的敦敦教诲下读书习字并且练就了一身不差的剑术。

    养父死后,正好赶上兽人入侵洛丹伦,这让图拉扬免于纠结是继承养父的狱卒位置还是出去干点别的。

    当然是当兵去。

    然后,大家注意划重点!

    图拉扬报名参军后,因为优异的训练表现,很快被人生中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贵人看中,一个洛丹伦的傻小子一蹴而就成为了联盟最高统帅安度因.洛萨的副官。

    这说明什么?

    说明读书有用的啊!

    深究一下,到底说明了什么?

    说明有读书人气质的帅小伙终究会出人头地的啊!

    够了,你们放下手中的菜刀,有话好好说,洛萨元帅都为全人类解放事业壮烈捐躯了,非要给大英雄扣上一顶颜狗的帽子才满意是吗?

    咳咳……

    抛开传奇的经历,单单讲政治成分,图拉扬就更棒了。

    无父无母,养父身亡,根正苗红的洛丹伦王国户口,经过安度因.洛萨的言传身教,活跃于联盟最高指挥部与战场一线,士兵认可,将领眼熟,国王认识。

    图拉扬简直是最完美的金龟婿模板。

    暴风王国的遗民因为安度因.洛萨的原因,视图拉扬为自己人;洛丹伦王国因为图拉扬的出身,把他当做“别人家的孩子”;卡洛斯.巴罗夫与他情同兄弟,是过命的交情;戴林.普罗德摩尔与吉恩.格雷迈恩与他在战场上并肩作战不止一次;作为第一批圣骑士,精神领袖阿隆索斯.法奥当他是自己的孩子。

    你们说,如果联盟现在实质上的军事掌权者卡洛斯.巴罗夫如果北上洛丹伦,继续统领联盟的应该是谁?

    “只能是你了,图拉扬,我的兄弟,必须将洛萨爵士的遗志贯彻落实,让艾尔文森林受苦的民众得解放。”

    卡洛斯将背后的权谋算计拆开掰碎,终于让图拉扬明白了,花团锦簇之下的联盟,面临着什么样的危机。

    一人不住庙,两人不望井,三人不抬树,独坐莫凭栏。

    燃烧平原一战,兽人元气大伤,几乎没有了翻盘的能力。于是,后方,有人认为可以收手了。反正最后一点首尾,让其他人收拾就好了。但是如果大家都这么想,都不愿意吃亏……

    “联盟的贵族都是傻【哔】吗?兽人是从另一个世界穿越过来的,现在正是乘胜追击的大好时机,他们居然想要鸣金收兵?”

    图拉扬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惊呼道。

    “注意,我是贵族头子,你也是新晋的侯爵,骂人就骂人,别把自己带进去了。”

    卡洛斯有些眼皮抽抽的感觉,良心稍微有点痛。

    “抱歉,你继续。”

    图拉扬端正态度做好继续听讲。

    “现实情况就是屠刀不架到脖子上,很多人都是不怕死的。而我们这些怕死的,大多在前线战死了。那些家伙吹嘘兽人的可怕只是为了炫耀自己并不存在的武功,而不是真的明白兽人有多可怕。但是这些都不重要,一点也不重要,这种家伙真的不重要,只要我们团结且强硬,他们会向我们妥协的。”

    “那什么是最重要的?”

    “大概二十多个人吧。”

    “哈?”

    图拉扬被卡洛斯说迷糊了。

    “达拉然的六人议会,管事的就一两个,嗯……算上克尔苏加德,三个吧。洛丹伦王国除去我老岳父泰瑞纳斯,大的派系有四个,我们算五个。吉尔尼斯有实权的是三家,我们算三个。激流堡的内部权力斗争很迷,但是托尔贝恩家族还是镇得住场子,我们少算点,两个吧。奥特兰克现在是我和我父亲做主,算两个。铁炉堡的麦格尼,银月城的高等精灵老爷们,包括你的小心肝奥蕾莉亚,还有一些其他的隐藏势力头目。这些零零碎碎加起来不到三十个的家伙,才是人类社会真正的掌权者。”

    卡洛斯的这一席话让图拉扬真正的懵逼了。

    “这……”

    “实际上,洛萨爵士画了个饼。现在画着饼的墙壁坍塌了,众人开始思考有没有继续画饼的必要了。比起吃不到的饼,自家的米袋子才是最重要的。对抗部落兽人,可不是郊游踏青,每一天消耗的物资都是天文数字。你知道在洛丹伦,因为偷盗克扣军资的家伙,把你曾经呆过的监狱填满了,因为这件事被砍掉的头颅可以垒一座京观了。怕不怕?”

    “这么会……”

    “作为副官,在军事上你做的很好。但是洛萨爵士对你太关爱了,这些背后的龌龊一点没有告诉你。不好,这不好,成长的道路哪里会只有鲜花和朋友。”

    图拉扬低着头思索了片刻,突然有了些感悟。

    “你的意思是继续南征已经无利可图?”

    “在我看来,万事万物皆是有利有弊的。”

    “卡洛斯,说人话。”

    “抱歉,没有从人生导师的位置上下来。”

    “请继续。”

    “实际情况就是这几年打下来,我巴罗夫家族的几百年积蓄已经见底了,奥特兰克王国的国库空的老鼠都不去光顾。洛丹伦王国好一点,吉尔尼斯与激流堡都是大出血,达拉然是新建的。也是我的老岳父眼光高,一直在割肉放血,尽量表现的和大家一样,搏了一个慷慨的名号,没有让洛丹伦王国成为大家的假想敌。”

    “现在连洛丹伦内部都开始希望回本了?”

    图拉扬思索片刻,想起了赌徒,那种输红眼的赌徒。

    “是啊,希望回本,这个形容非常的贴切。但是那些靠想象打仗的家伙哪里知道前线是什么样子。兽人也是在搏命,他们的世界出了问题,这是一场无关荣耀的生死大战,胜者生,败者死,哪里有什么本可以回。”

    随着大规模的俘虏审讯,卡洛斯已经可以透露一些以前不能说的信息了,这让他感觉非常的好。

    “所以呢?”

    图拉扬是个聪明人,已经明白了卡洛斯一直不愿意明说的大概是什么。

    “把洛萨爵士那个饼继续画下去。”

    卡洛斯如是说。

    而图拉扬,第一时间想到了一个主意,一个曾经听别人提起的词。

    洛萨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