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460章 大海的气量
    “被小看了啊,彻彻底底的被小看了啊。”

    卡洛斯为自己斟了一杯陈年的窖藏雷霆麦酒,看着琥珀色的酒液间闪烁的小火花,露出了不屑又坦然的笑容。

    铁炉堡的旧城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已经被铜须矮人逐渐废弃,但是除去大部分危房以及残垣断壁,还是有一些宏伟的矮人建筑可以供卡洛斯使用。

    这些建筑的共同特点就是大。

    卡洛斯认为这是矮人骨子里的泰坦崇拜在作祟,一个个一米四的矮子修建点房子门框离地五米高,何必呢……

    但是这样也好,至少杜绝了间谍以及刺客的窥探。

    麦格尼.铜须是一个平和且正直的长者,但是绝对不傻,联盟内部的暗潮涌动哪怕看不真切,也嗅着味儿了。

    所以当卡洛斯提出想要闭门谢客的时候,铁炉堡的国王为联盟的英雄选择了旧城区这样一个地方。

    终于静下来的卡洛斯难得的享受着香酒美食,睡在松软的卧榻上,仔细的梳理着思绪。

    渐渐的,想明白了。

    时间,问题的关键还是时间。

    卡洛斯曾经熟知的那段历史,战争多进行了一年。

    某种意义上来说,现在的这个联盟付出的牺牲与代价甚至要大于曾经的那个联盟。卡洛斯所做的一切努力抢到了时间,但是代价是什么?更大的人力物力损失。

    人还是那些人,兽人也还是那些兽人,胜利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提前一年进入垃圾时间的这场战役,让更多的主战派活了下来。

    这大概也是洛丹伦的贵族们畏惧的事情。

    有胆量面对兽人,有勇气上战场的都在前线,都在巴拉丁海湾以南。兽人可不可怕,可怕,但是如此可怕的兽人也失败了,败在了这一支联盟手上。那么简单的逻辑,掌握着这支联盟大军的卡洛斯可怕不可怕?

    索拉丁大帝是如何稳固阿拉索帝国的,不就靠着怼巨魔嘛!

    善于总结历史经验的人类突然发现眼前的情况和六百年前何其的相似。

    拥有人民的支持,拥有北方洛丹伦无法匹敌的军队,似乎只要卡洛斯愿意,一个新的人类帝国即将再次出现。

    尤其卡洛斯还拥有为安度因.洛萨复仇的义理。

    但是,这真的是卡洛斯想要的吗?

    太甜了,洛丹伦的政客们是在太天真了。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当阿拉希高原供养不了激流堡的城市公民时,北方的洛丹伦成为新的拓荒地,阿拉索帝国分崩离析。

    现在,是重新统合整个人类社会的好机会吗?

    机会或许算有,但是时机绝对不够好。

    整个洛丹伦地区的拓荒依然如火如荼,各大王国欣欣向荣,卡洛斯即使重建帝国,用什么去填饱那些无止境的欲望人心。

    这样似是而非的帝国,不要也罢。

    莫名的,卡洛斯想起了在大漩涡泡澡的女王艾萨拉。

    心有多大,天地就有多大。

    在被萨格拉斯征服之前的精灵女王艾萨拉,简直就是王者的典范,光中之光是她的真实写照,辉煌,灿烂。

    同样,卡洛斯在获得力量之后,思考方式也早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权力、利益、生杀夺取。

    说出来可能没人信,卡洛斯一直想当个好人。

    人从出生开始,或多或少总会犯错,总会做些坏事。

    什么是坏事?标准因人而异。

    但是有个共同点是一定存在的,那就是所有的坏事都会让始作俑者感到悔恨。

    道德无缺,生涯一片无悔。当卡洛斯发现自己再次活过来后,居然有机会成为这样的人,就再也逃不出这样做的魔咒。

    做好事使人快乐,这是真的。我不亏欠任何人,我没有对不起谁,我对这个世界是有益的,我是一个有价值的人。

    这样的精神追求带来的感官刺激远远强过任何的什么夜御十女的功能刺激,更不是权力财货可以比拟的。

    想一想,当年铁掌水上漂的裘千丈质问众人你们谁没有干过坏事枉杀无辜的时候,洪七公站出来说我没有,那风景简直美如画。

    弱者才干坏事谋求生存,强者只做好事,用心改变世界!

    不信你们换个思路想想,燃烧军团总瓢把子萨格拉斯,萨总,他其实也是一个一直在践行自己正义的好人啊。身处秩序侧的时候,打击混沌不遗余力,领悟虚空意志之后,干的那叫个彻底。

    一个纯粹的泰坦,一个某种意义上一直高尚的神灵。

    卡洛斯想着想着,思绪突然有点飘了。

    我怕不是在艾泽拉斯逼格第一人的争夺道路上越走越远了吧?

    老岳父泰瑞纳斯的密信,卡洛斯没当回事。

    政客和政治家还是有所不同的,为了屁股底下那把椅子无所不用其极的是政客,为了自己的理念能够吃SHI的才是政治家。

    泰瑞纳斯是个有理念的人,但是他的屁股被焊死在洛丹伦的王座上了,所以推测老岳父的手段很难,揣摩他的出发点却非常的容易。

    联合对外,斗而不破,凡人的智慧,争夺的是更好的生活。

    这是一出荒诞剧,卡洛斯想要更大的权力,但不是为了享受生活,而是为了更加深远的追求。

    但是他无法这样对别人说,提都不能提,权力之路是卡洛斯的工具,权谋是他的武器之一,有反对他的人就有支持他的铁粉。

    私底下,至高王的称号已经在暗中流传了。

    当年那步艰难的选择,终于有了正面的效果。

    联盟最伟光正的英雄,奥特兰克的骑士王怎么可能是弑君者?

    卡洛斯如此艰辛的,将自己与政治正确绑到了一起。

    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接下来,是为自己谋取更大的利益了,社会要发展,人类要进步,需要一位领袖。

    卡洛斯不想在虚幻的帝王荣光中浪费来之不易的时间,所以他已经打算向洛丹伦的大佬们妥协。

    但是不能如此轻易的妥协,这会被看低。

    然而又不能太过高调,不能对对手的智商抱有希冀。

    联盟这盘棋,现在是一群盲人在下。

    于是,卡洛斯考虑再三,让老岳父的密使带回了一张擦桌布,上面是卡洛斯用红酒随意写下的两个词。

    爱与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