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456章 索姆河的水我的泪

第456章 索姆河的水我的泪

 
    兽人没有耍滑头,这场约战在正式开始之前,交战双方都表现出对于对手的敬重,以及慎重。

    依然是紧张忙碌的排兵布阵,依然是战鼓雷鸣旌旗挥舞。

    联盟的整齐阵列和部落的粗犷阵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某知名果党战区领导曾经说过:就算是五万头猪,三天三夜也抓不完。

    何况此刻的战场上,联盟和部落既不是猪,双方都不止五万。

    “人类这是想干什么?前面那些人是得罪了他们的大元帅,被派来送死吗?”

    奥格瑞姆的言语引来一阵笑声,兽人督军们也看不懂联盟的这阵型是什么情况,但是双方的战场阵型都还没有布置好,笑一笑就行了,真当对手是傻逼的一般都被长得像猪的老虎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再加派一倍的人手去盯着人类的伏兵。”

    奥格瑞姆嘴上说着轻蔑的话语,心里却非常的谨慎。

    而卡洛斯这边,因为地形问题,连个高坡都没有,根本没法登高望远,阵型的安排全靠军官和令旗手协调,临时搭建的五米多高的台子简直就是心理安慰,批用没有。

    因为是提前约战,联盟和部落事先都有消息的预案,这一次的大战虽然人数比之前洛萨与奥格瑞姆的决战规模大五倍还不止,但是布置的速度却快上很多。

    再烂的计划也比没有计划强,再糟糕的决定也比没有决定好。

    不就是这个道理嘛。

    卡洛斯站在高台,远远望去,那黑压压一片的兽人着实震撼,如同吞噬光明的黑暗之潮一般汹涌澎湃。但是环视四周,联盟那鲜明的旗帜,给予了所有人莫大的勇气。

    家园就是身后,同袍就在身边,哪怕刀扇火海,走过不带眨眼。

    按照预定计划行事,这种规模的大战,统帅能够干预的事情其实已经很少了,无非就是发现敌人的阵型哪里出现鄙陋,让骑兵对过去,自己的阵型要遭,赶紧让预备队补上。

    但是这一次的作战,卡洛斯将绝杀的底牌交给了达纳斯,交给了可能以后再也不会出现的三万铁骑,自己能做的事情无非就是坚持住。

    仅此而已。

    在这样的既定战术下,联盟甚至不需要一个最高统帅。所有军团接到的都是死命令,几个沙漏时间后可以撤退,几个沙漏时间后赶赴战场。

    在台子上吹了几个小时的冷风后,燃烧平原的气温开始回暖,等到这股暖洋洋的舒适感变成火辣辣的炎热时,部落动了。

    令人心悸的冲锋,手持长矛大斧的兽人战士在一阵苍凉的号角声中,展开了突袭。

    并非是全力的冲锋,而是类似于小步快走的突进,前面的兽人跑出三两步后,后面的兽人开始跟上,第一条阵列线的兽人跑出三十多米后第二列的循环往复,如同潮水一般的汹涌澎湃。

    难怪所有见识过兽人大军团的联盟高层都会用黑暗之潮这个词汇来形容,并不是他们语言空洞,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词儿,而是太生动形象了。

    如同狂风暴雨时的惊涛骇浪,兽人来了。

    但是这一次,联盟早有准备,虽然因为阵型的原因,没法将弓箭手集中起来进行抛射压制,但是前方三个军团的五轮箭雨,依然收割着兽人的生命,潮水中,泛起了浮沫。

    面对冲锋,弓箭手有三轮抛射的时间,而兽人的突袭压制了速度,弓箭手抛射了五轮。或许;两轮箭雨可以多带走几百个兽人的性命,但是在这以十万计的战场上,三五百条人命根本不算命。

    不管人类还是兽人。

    奥格瑞姆有些疑惑,人类除了最前方放了三个军团这点很奇怪之外,其他的应对都是典型的攻击阵型,但是为什么兽人已经发动了攻势,联盟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

    有阴谋!

    奥格瑞姆用右手死死的握住毁灭之锤,瞪大眼睛盯着战场,试图找寻出联盟在隐藏什么,左胸的疼痛是那么鲜明的提醒着他,部落面对的是可怕的敌人,不能轻敌。

    很快,顶着箭矢和枪子,兽人移动到了距离联盟前线大致一百五十米的位置,对兽人战士来说这样六十到七十步的距离只需要三五次呼吸就能冲至,是完美的冲锋距离。

    不用奥格瑞姆去费心这样的小细节,前线的兽人督军都是久经战场的老战士,闭着眼睛听声音也能判断出时机。

    果然,号角声一变,由雄浑转为激昂,兽人冲了起来。

    第七军团作为联盟整个锋箭阵型的最前端,作为感叹号阵型那个点,首当其冲感受到了这股压力。

    如果第七军团在第一时间被兽人冲垮,那么兽人就可以集中所有力量正面对上联盟的中军。反之,兽人就必须分成左右两部各自突进。

    战场的浪漫是小说家的事情,对于战士来说,战场就是感受恐惧以及带来恐惧的地狱,对于统帅,战场就是一个数学考场,战争就是一道加减乘除的算术题。

    卡洛斯紧张的远望着第七军团,甚至比自己下场搏杀时还紧张,看着那黑色的潮水冲击最前方的持盾卫士时,虽然隔着数公里的距离,卡洛斯依然感觉自己的心跳慢了一拍,仿佛巨斧与大盾碰撞的声音传到了这里。

    “好!”

    卡洛斯大喊了一声!

    第七军团顶住了第一波冲击,后续的兽人为了获得进攻空间,被身边的人夹杂着,被后来者推攘着,向两边奔开去。

    第三军团第四军团开始迎敌。

    因为兽人进攻角度的问题,这两个军团承受的压力要比第七军团小很多,兽人的第一时间接触甚至没有撼动这两个军团的阵型。

    但是很快,卡洛斯再次紧张起来,兽人的两翼开始围拢了。

    部落的狼骑兵在希尔布莱德丘陵战役损伤惨重,狼骑士的培养时间人类不得而知,但是座狼的培育少说也得三五年。

    此刻,奥格瑞姆将手里最后三千四百名狼骑兵投入了战场,与卡洛斯如出一辙的想法,狼骑兵绕了一大圈从侧后方突进,想要冲垮卡洛斯藏在后腰处那三个军团的预备队。

    “陛下?!”

    兽人突如其来的狼骑兵将与卡洛斯一同站在高台上的将领惊出一身冷汗,斥候干什么去了?应该把他们送上军事法庭!

    “无需理会,三个军团,一时半会崩不了。”

    “但是……不去救援,那三个军团恐怕就抽调不出来了,那么……”

    “很划算,我不相信兽人手里还有机动力量。”

    卡洛斯心中估算着时间,随口应付着。

    二十分钟不到的时间,第七军团的阵线已经薄了一半,但是他们顶在前面,将兽人的攻势怼成了一个倒V字型。

    “吹号,前进!”

    卡洛斯下达命令之后,联盟这边的号角也响了起来,与部落的兽角长号不同,联盟这边的金属号音色更加凛冽,辨识度很高,在此起彼伏的号角声中,第二线的联盟部队开始推进。

    随着联盟发动反冲击,战线开始拉长,卡洛斯展开高台上,已经无法看清远处的战况。

    战场的状态,更多是靠号角声与旗帜来反馈。

    所以,卡洛斯在其他人诧异的眼神中,盘腿坐了下来。

    “今天天气不错。”

    其他人根本跟不上卡洛斯的思维,总不能接一句挺风和日丽吧,于是冷场了。

    “陛下,您……”

    “这场战斗,每个人都是棋子,不需要下棋的棋手。”

    “……”

    还是没法接话。

    卡洛斯坐了三五分钟的样子,耳畔传来的声音是部落号角的突变。

    打久了,联盟老兵对于兽人的号令都已经熟悉了。

    “命令第九军团前压。”

    看都懒得看,兽人的号音是右翼突进的意思,卡洛斯心中自有一副战场地图,哪个兵团在哪个位置哪里需要用眼睛看。

    大概又过了半个小时,远处的厮杀声变小了一些,无论联盟还是部落,都进入了刀刀见红的缠斗状态,已经没有看热闹望风景的吼叫声了。

    冲锋中壮士气的“呜哇呜哇”是扯着嗓子的喊,真正战斗中的“啊~~~”是胸腔发力的的呐喊,响亮,却传不远。

    身着盔甲坐了这么久,卡洛斯大腿有些发麻了,于是手一撑地,站了起来。

    兽人还是厉害啊!

    这才多久,联盟的阵线已经肉眼可见的薄了几分,损伤怕已经超过三成了吧。

    但是卡洛斯还不能动,远处,虽然看不真切,那黑压压雾蒙蒙一片的,是兽人的预备队吧。

    兽人不全力压上,卡洛斯根本不会有任何动作。

    大概又是一个小时的漫长等待,已经有两支军团竖起了黄旗,这是伤亡过半的信号旗。

    “第七军团要撑不住了,他们虽然没有竖旗,但是看也看得出来,他们伤亡早就过半了。”

    一位奥特兰克的将军有些忧虑的看着卡洛斯说道。

    “嗯。”

    卡洛斯只是哼了一声当做回应。

    兽人的单兵战斗力确实普遍强于人类,哪怕已经不是战争初期的三个人类打一个兽人还被反杀的差距,一个兽人打两个人类还是没有一点问题。战斗的节奏逐渐向着联盟大崩溃的方向衍变,卡洛斯叹了口气。

    这样的兽人,这样的部落,怎么可能与洛丹伦王国和平共处,真应该让那些家伙上前线看一看。

    “命令,预备队全部按计划投入战场。”

    卡洛斯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离计划中预备队入场的时间整整早了一个半小时。

    两万伏兵距离战场超过三公里,哪怕看见狼烟,要赶赴战场也需要二十分钟到半个小时。

    “诸位,归队吧。现在,我们都是士兵了,联盟已经不需要发号施令的人。”

    卡洛斯的话说的其他人一愣一愣的,什么意思?

    当卡洛斯直接一记潇洒的跨栏姿势跃下高台,准备牵马上阵,其他人才反应过来,卡王是准备亲上战场啊!

    “陛下!”

    急切的呼唤也无法动摇卡洛斯的新意。

    白银之手骑士团,被安置在最后方的营地,虽然有包括乌瑟尔、赛丹.达索汉在内的多名高位圣骑士压制,团员们依然非常不满,前线打的如火如荼,而圣骑士们居然被安排在后方看戏!

    但是随着卡洛斯的到来,所有不满都化作了浓浓的战意。

    因为卡洛斯过来的时候,顺手扯了一面鲜红的血旗。

    死战到底!

    “英雄们,联盟需要你。”

    满打满算两千出头的白银之手骑士团,第一次以全员出击的阵容展示在兽人面前。

    远处,奥格瑞姆满意的看着战场上兽人勇士的表现,当联盟阵地上泛着赤红的黑烟升起时,部落的大酋长就知道,胜利的天平已经无限向兽人倾斜了。

    “交给你一万名勇士,把人类的援兵堵住,直到天黑之前,决不允许一个人类援兵赶赴战场。”

    奥格瑞姆郑重的对自己的高阶督军说道,黑石氏族一路走来,伤亡不计其数,这已经是奥格瑞姆身边最后一位可以托付性命的亲信了。

    “不胜利,毋宁死!”

    高阶督军多余的没有废话,直接转身离去。

    图拉扬在焦急的等待中,终于等到卡洛斯点燃狼烟,立刻吹响号角。

    “奥蕾莉亚,指挥调度就交给你了,我先去了。”

    图拉扬郑重的将象征着指挥权的令旗交给了奥蕾莉亚.风行者,他毫不怀疑游侠领主有足够的指挥能力。

    “你就这么急着去送死吗?比我还急。”

    第一次,奥蕾莉亚在图拉扬面前透露出了真实心意。

    “太臃肿了,两万人,为了隐蔽性,散的这么开,根本没法有效支援。而且距离约定的时间提前这么多,前面估计已经坚持不住了。”

    图拉扬接机捧起奥蕾莉亚的手,合掌握住摇了摇。

    “交给你了。”

    说完,图拉扬策马离去。

    这一次,好孩子图拉扬也学坏了。

    图拉扬给手下配发了大量的灰色亚麻布,至少两千人偷偷的离开预设地,趁着夜色,利用伪装网潜伏到了更靠近战场的地方。

    随着图拉扬的到来,这一支奇兵以远超部落预计的速度加入到战场。

    生活总是充满意外和惊喜,对人类和兽人同样的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