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446章 为了那朵黑莲花(万字大更)

第446章 为了那朵黑莲花(万字大更)

 
    什么叫做战术大师?

    战场战术千变万化,然而再怎么变,也是万变不离其宗。

    归根结底,战术就是四个字————扬长避短。

    你家步兵训练有素,那就漫山遍野秀碉堡,依山旁水造炮楼,用步兵阵列往前怼。

    稳!

    你家骑兵操作好,大平原作战迂回包抄夜袭骚扰,用机动性和冲击力拖垮敌人的后勤和士气。

    爽!

    你家弓兵枪手多挂逼,那就修胸墙挖壕沟,土工作业层层推进,将HIT-RUN-HIT的战术进行到底。

    秀!

    你家工程天赋点的多,耧车大炮坦克开搞,就是乌龟壳,就是口径决定正义,不服气你也攀科技啊。

    壕。

    因地制宜,灵活机动,用你的长处去怼别人的短处,哪有打不垮的敌人。

    所以古代战例以少胜多时有发生,以弱胜强都是谎话,说这话的都是骗子。

    弱就是弱,强就是强,如果弱都能胜强,大家还锻炼个什么鬼,上战场投骰子好了,投出20毁天灭地岂不美哉。

    好几百章之前阐述过的道理,安度因.洛萨也是明白的。

    除非巨大优势,谁愿意打大军团会战。

    除非弹尽粮绝,谁愿意摆开车马亡命一波。

    除非退无可退,谁愿意来一场宿命的对敌,矫情。

    然而此时此刻,燃烧平原,我,安度因.洛萨,388,打卡……

    寄予厚望的乌瑟尔放了所有人鸽子,说好的两天两天两天又两天,烧了自家要塞的联盟将士虽然追的部落痛不欲生,但是这种伤人一万自损八千的事情真的不好干。

    联盟这支孤军也已经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洛萨知道部落那边奥格瑞姆的日子比自己还惨。但是那又怎么样?

    洛萨知道部落那边不光比联盟先断粮一天。但是那又怎么样?

    洛萨知道部落那边不光没有食物了,水源都很成问题。但是那又怎么样?

    洛萨知道部落的狼骑兵数量只有联盟骑兵的一半不到。但是那又怎么样?

    洛萨知道部落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如果联盟继续追下去,一场惊人的胜利唾手可得……

    但是那又怎么样!!!

    坚持不住了啊。

    如果真实的骑士战斗像小说里描写的那样,高喊几声圣光赐予我力量就能不眠不休不吃不喝的打上十天半个月,还要军需官干嘛!

    真的坚持不住了。

    兽人已经是强弩之末,哪怕洛萨还有两天的粮草,不说全歼这支兽人,留下三分之二都不带有伤亡数字。

    但是洛萨有两天的粮草吗?

    没有,连一顿的都没有。

    最糟糕的是战马的草料,饥饿的战马已经不堪重负了,草兜里的豆料早在反复的奔袭中耗尽了。

    胜利是那么的唾手可得,然而梦想如通天上的太阳看得见摸不着。

    洛萨用尽最大的气力平复内心的波澜,下达了收拢人手的决定。

    仗打到这个份上已经足够了。

    不尽快联系上乌瑟尔,饥饿和寒冷会夺取英勇的联盟将士们的生命。

    这不是勇者应该面对的命运。

    我的优势很大,在铁炉堡,还有十万大军整装待发,有足够二十万军队消耗半年的粮草,有熏肉、香肠,有啤酒,有被服。

    回去就是胜利,这场仗我没有输。

    用尽全身力气抑制住和兽人拼个你死我活的冲动,洛萨尽到了一个元帅的职责。

    奥蕾莉亚和赛丹.达索汉的归队,带来了敢死队圆满完成任务的好消息,图拉扬兴奋的面容和咕咕叫的肚子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拿去,吃吧。”

    奥蕾莉亚递过自己的干粮袋,在风暴祭坛废弃的营地取得的补给已经所剩不多,却可以暂缓图拉扬腹内的饥饿。

    “拿去给大伙分着吃吧。”

    图拉扬用憨厚的微笑回应了奥蕾莉亚的好意,却转手将食物递给了自己的副官。

    “将军,您吃吧,您的体力消耗最大,我们……”

    “这是命令!”

    不知不觉间,图拉扬已经在联盟内部建立了自己的威望,副官有些纠结,又有些感动,最终没有多说什么,行礼后离开。

    另一边,洛萨听完小分队的汇报,非常不满的训斥着。

    “愚蠢,狭隘,自以为是!卡洛斯的判断没有错,甚至堪称英明!你们这几十个人有什么用,在战场上能杀几个兽人?乌瑟尔被堵在了黑石山,我们所有人的援军被堵在了大门外,你们看着卡洛斯带着二十多号人为我们所有人打通生命的隧道,却一心到我这个老东西身边来?愚蠢!极度的愚蠢!!!”

    洛萨在训斥的过程中没有人吭声,只是默默的聆听元帅的咆哮。

    而洛萨骂了大概三分钟左右,自己的气儿先顺了。

    “谢谢,谢谢你们。然后,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下去休息吧,还有恶仗要打啊。”

    安抚众人之后,更多的工作等待着洛萨。

    评估战损,整编建制,分配给养,联系部队。

    到目前为止,在燃烧平原这块战场,联盟能够调度的兵力还有一万四千人左右,这还是图拉扬前往风暴祭坛将那两千人的骑兵调走之后的数字。

    在水源的问题大自然是公平的,缺水不仅困扰着部落,同样也困扰着联盟。

    所以洛萨手中这名义上的一万四千人只有大约四千骑兵在第一线袭扰兽人,剩下的一万人分成了上百支小队分散在洛萨周围,约定以烽火为号集结,其他时间各自找水就食。

    没有办法,后勤系统崩溃之后还把士兵聚在一起和慢性自杀有什么区别。

    洛萨现在需要做的,是指定一份可行的撤退计划,将前线的士兵不着痕迹的收拢回来,然后打通回家的路。

    所以,图拉扬还没来得及和奥蕾莉亚说上几句话,便被洛萨再次指派出去。

    “进行一到两次袭扰作战,将部落的脚步拖住,给他们一种我们誓不罢休的错觉,然后利用夜色回来。”

    洛萨简单的指点了图拉扬需要注意的事项,然后把一个精致的金属壶塞到图拉扬手中。

    “早去早回。”

    年轻的图拉扬想要说点什么,但是看到洛萨干涩龟裂的嘴唇,又什么都说不出来,最后只能郑重的点了点头,带着满身的烟尘离开。

    这一天的夜晚,无风,除了饥饿,睡得还算舒坦。

    第二天,陆续有外出狩猎的部队回到洛萨身边,带来各种稀奇古怪的猎物,看起来能吃不能吃的玩意儿。

    所以说人类的潜力还是巨大的,只要愿意打猎,总能搞到食物。

    只是燃烧平原这鬼地方……

    洛萨也不好打击众人的积极性,聊胜于无吧,那点食物能够补充的卡路里远不如狩猎过程中的消耗。但是又不能制止,甚至不能说明,士气和精神跨了,比饥饿可怕不知道多少倍。

    一整天的时间,洛萨智慧着大部队不着痕迹的向北撤退了大概二十里,狩猎获取的食物有一半分配给了传令兵。

    没有食物,联盟坚强的士兵还能坚持一个星期,但是没有水,在燃烧平原这鬼地方两天就得完蛋。

    于是法师们成为了造水工具。

    看着一张张渴望的脸,平日里再高贵的法爷也说不出拒绝的话语,只是默默的休息,默默的施法,然后再休息,再施法,直到晕厥。

    虽然局势困难,洛萨却很欣慰,将士们依然保持的高昂的士气,这非常的不容易。

    眼前的情势令洛萨忍不住也抱有了一丝幻想,要是乌瑟尔突然出现,援军突然赶到,该多好,一场伟大的胜利唾手可得,今年之内结束联盟与部落的战争,士兵们还能回家过冬幕节……

    在处理军务之余,洛萨抱着这小小的幻想,一夜未眠。

    第三天,坏消息传来。

    “元帅,不好了,部落吃人啦!”

    洛萨认出了眼前风尘仆仆的泥人是图拉扬身边的侍卫,赶紧从多乎哉不多矣的水囊中倒出小半杯递给他。

    “额~~~~啊~~~~~~~”

    侍卫一脸爽过吸大麻的表情,将水杯放在一旁,抿了抿嘴唇,突然沉下了脸,凑到洛萨耳旁。

    “元帅,兽人开始吃人肉了,那帮畜生开始吃人了!图拉扬将军让我赶快回来告诉您一声,情况有变,早做准备。”

    “你下去休息吧,我明白了。”

    洛萨拍了拍传令兵的肩膀,拍了一手的灰,低头看着半边手掌的灰,似乎那黑白分明的界限就是联盟与部落的战线。

    洛萨陷入了沉思当中。

    “基尔罗格这是背叛!你们血窟氏族忘记了什么是荣耀吗?”

    奥格瑞姆的愤怒已经快要冲破理智的极限。

    “大酋长,族长从未背叛部落,古拉巴什巨魔向部落开战,族长没有逃避,不过是选择了更艰巨的战场。”

    独眼的兽人不卑不亢的回应了部落大酋长的质问。

    奥格瑞姆明白,基尔罗格的选择并不算错,荆棘谷,或者说祖尔格拉布这座巨魔城市距离黑暗之门太近了,距离艾尔文太近了。而且在祖尔格拉布的巨魔拒绝部落的招揽之后,双方就发生了数次冲突。眼下,整个部落的物资供给都依赖着艾尔文地区,甚至还得向故乡德拉诺输血,如果古拉巴什巨魔打出荆棘谷,切断部落的交通补给线,那才是天大的麻烦。

    所以理智上,奥格瑞姆是认同基尔罗格所作出的选择,甚至换一个时间,换一个地点,奥格瑞姆会毫不吝啬的用最诚恳的话语赞扬基尔罗格,赞美血窟氏族。

    只是眼下……

    一种被出卖的感觉充斥在奥格瑞姆心中。

    “我要的是援军,是你们血窟氏族的战士,而不是一个使者。”

    “真因为族长来不了,所以我才来。大酋长,这件事营地里所有人都知道,在您的命令到达前五天,族长已经领军出发了。所有人对于巨魔的入侵无动于衷,所有人都在观望,都利用您当做借口,只有族长站了出来。大酋长,您,不能指责族长。”

    血窟氏族的使者不卑不亢,奥格瑞姆陷入了沉思。

    “为什么不从营地再调集一支援军,哪怕基尔罗格和你们血窟氏族来不了,部落在燃烧平原还有最少八万战士。”

    奥格瑞姆用低沉的语气质问。

    “只有您,才是部落的大酋长。”

    使者单膝跪地,地下了自己的头颅,向奥格瑞姆表达了臣服。

    “血窟氏族不是卑劣的弃誓者,我将留在您身边,以血战证明血窟兽人的荣耀。”

    奥格瑞姆思索了片刻,然后说道:“那就证明给我看吧。”

    说完,挥手示意基尔罗格的使者可以离开了。

    当使者离开之后,奥格瑞姆立刻召唤心腹,第二次返回大营搬救兵。

    继续处理一些事物后,一位手下端着一盆看不出原材料的神秘肉汤来到奥格瑞姆面前。

    饥肠辘辘的奥格瑞姆有些惊讶的尝了一口,反问道:“新鲜的肉?”

    手下兽人不敢欺骗大酋长,诚实的回答:“是人类的肉。”

    “嗯!啊,哦……”

    奥格瑞姆若有所思,看了看手里的木盆,最后没有矫情,吃了个精光。

    所谓的命运,不过是所有人都做出选择之后那个蛋疼的结果。

    联盟不想打了。

    部落不想打了。

    两家又没法坐在一起谈条件。

    那怎么办?

    先把对方打痛了,打怕了,自己就能安稳的离开了。

    至少安度因.洛萨和奥格瑞姆.毁灭之锤以及他们手下的将军们都是这么想的。

    最后的结果就是谁也没能撤退,双方拉拉扯扯的战斗又焦灼了两天。

    部落,弹尽粮绝了。

    联盟,喝水塞牙咯。

    兽人,开始大规模的吃人类尸体。

    人类,比较悲催,被恶魔之血腐化的兽人肉非常的不好吃,微弱毒性不谈,还废牙口。

    “不行啊,再拖下去已经不是意志力的比拼了。”

    “必须集中力量摧毁这支人类军队。”

    安度因.洛萨和奥格瑞姆再一次不约而同的达成了共识。

    于是在几乎没有秘密可以隐藏的燃烧平原战场,联盟和部落开始迅速的收拢兵力。

    一场大决战,似乎不可避免。

    从兵力上看,联盟拥有一万三千人,其中骑兵超过三千,但是军马缺粮,战斗力恐怕要打个折扣。剩下一万步兵,轻伤的占据了四千人,状态完整的重装步兵大约五千人,是真正的联盟核心力量。

    反观兽人,狼骑兵不足八百,收拢兵员后,战士数量超过两万,但是排除苦工和重伤,可用的战斗人口大约一万五千人。

    从纸面数据对比上看,兽人兵力占优,从战斗力上谈,兽人绝对优势。

    唯一的问题是食物水源。

    部落比联盟提前一天断粮,在焦灼两天之后,联盟的体力优势已经将部落的单体战斗力差距追平甚至略有反超。

    燃烧平原的水源就那么多,兽人的数量反而成为了劣势,在脱水这方面,部落比联盟严重的多。

    再谈武器装备,哪怕奥格瑞姆带在身边的都是兽人精锐,也比不了有铁炉堡以及整个洛丹伦人类王国做后盾的洛萨,烧毁战争要塞,烧的是物质给养,又不是铠甲武器。这方面联盟占优。

    各种林林总总的数据分析下来,最精明的分析师也只能给出个战场五五开的答案。

    拖不得了,再拖下去,胜败就交给天注定了。

    没有谁愿意将命运交给天注定,兽人不原意,人类更不愿意。

    战马是骑兵最好的朋友,但是胜利才是军人最高的渴求。

    超过一千头虚弱的军马在决战前夕被宰杀,人类士兵狠狠的吃了一顿烤肉。

    联盟的骑兵数量降低到不足两千的数量,体力恢复若干。

    兽人也掏空了所有的积蓄,等待着最终的决战。

    那一夜,没有夜袭,没有骚扰,一夜平安,却无人深眠。

    天微微亮,号角与战鼓的声音便没有间断过。

    排兵布阵也不是玩游戏那般诺诺棋子就能完成的事情。

    联盟和部落默契的相隔大约五百米的距离,开始了数人头的游戏。

    谁先数完,谁先发动攻击,谁占据优势。

    洛萨排出的是人类最经典的百人方阵,以四乘二十五的百人阵为砖头堆砌成的围墙一共两层,整个战列线长约两公里。阵列线不够厚实,但是胜在够长,可以有效降低部落人数优势带来的侧翼压力。骑兵被放置在右翼,经典的左翼崩溃战术。只是这样的战术意味着联盟的左翼同样没有庇护。图拉扬这次没有参与骑兵冲击,而是被洛萨放在了最艰难的左翼,同样被安置的还有奥蕾莉亚等人,洛萨希望英雄们高超的个人武艺可以帮助左翼坚持更久的时间————只要比部落久就可以。而赛丹.达索汉等人被放在了中军,这些大战士将在绞肉机屠宰场的第一线发挥自己大战士的作用。

    奥格瑞姆的排兵布阵总体上和联盟没有什么大的区别,这种知根知底的大决战,这种迫于无奈进行的大决战,也很难玩出什么花活。所以奥格瑞姆的布置也非常简单朴素而实用。以千人队为单位,兽人排开了锋矢的阵型,整体分成了三大集群,计划同时向联盟的中军,左翼和右翼发动攻势。因为人数占优,所以奥格瑞姆没有实用侧重哪一方的特殊安排,而是平均分配了兵力,中央冲锋集群拖延住联盟中军的脚步,左翼集群装备了大量的盾牌应对联盟骑兵的冲击,右翼的士兵是体力保存最好的,负责打垮联盟的左翼。至于狼骑兵,奥格瑞姆纠结再三还是分配给了右翼的攻击集群,毕竟数量太少了,和联盟打反冲击没有太大作用。在这样决生死的大战场上,凡事朝坏处想没有大错,奥格瑞姆选择了最稳妥的处置方案。

    从凌晨大约五点开始动员,到早上九点左右,联盟和部落两家的阵列基本都有了大概的模样,但是谁都没有先行发动进攻。

    在战场上,最常见的百人规模以及千人规模的械斗,哪怕一场十万人规模的战役,也是由无数场千人、百人、十人规模的小战斗组成了。真正的几万号兄弟伙并肩子上的情况,才是真真正正的罕见。

    联盟的阵列线较短,只有两公里,部落为了三路出击,阵列线拉的相当开,集群之间的间隙也更大,足足排出了四公里。

    要在这么长的长度上排开阵列,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阅兵仪式上提前彩排打点,也要忙活几个星期,何况在战场上,紧张的情绪会影响军官士兵的行动。

    一直到大概十一点左右,联盟方率先完成了排兵布阵,随着司令兵的手旗挥舞,战鼓开始敲击出前进的鼓点,方阵中的士兵们踏着鼓点开始一步一步的前进。

    部落那边虽然慢了一些,但是本就粗狂的兽人也并不是太在意阵列的整齐问题,只是喘着粗气等待着大酋长的命令。

    联盟的骑兵没有跟随阵列线的推进,当步兵方阵开始推进的时候,骑兵们才缓慢的从战马肚皮底下钻出来,互相穿戴铠甲,固定马鞍,拉紧皮扣,喝点水润润喉咙。一直到司令兵发出信号,骑兵们才爬上马鞍,开始整队。骑兵的训练内容一大部分便是队列,两千名骑兵整队的速度完全碾压步兵方阵,燃烧平原的宽阔地形更是没有给骑兵增加其他的额外障碍,不到三分钟的时间,骑兵已经完成了出发前的最后准备。

    当联盟将阵列线推到离部落大约两百米的距离时,前进的鼓令停止了,细碎而密集的鼓点伴随着螺号悠长雄浑的嘶鸣,告诉了所有的联盟士兵,要亡命了。

    原本,按照正常的流程,洛萨应该把部队再往前推进五十到八十米,弓箭最少抛射三轮再谈其他的。只是这场窘迫的决战,联盟没有多余的弓矢枪子,部落也没有投矛飞斧,零零散散的远程投射还得步兵方阵让开通道,投入产出不成正比,完全就是增加指挥难度。

    所以洛萨和奥格瑞姆不约而同的舍弃了这一道程序。

    联盟越来越急促的鼓点刺激着士兵们的感官,肾上腺素狂飙带来的感觉就是燥热和兴奋。在洛萨的示意下,司令兵将旗语传达了三次,最后举起手中的红旗不再动作。

    鼓点突然停顿,所有联盟士兵的心里有种楼梯踩空的失落感,接着便是冲锋号的激昂。

    图拉扬在左翼愣了愣神,一脸的迷茫,冲锋?不是应该右翼突进左翼固守,等待骑兵破阵吗,为什么会是全军冲锋?

    但是旗帜就是方向,号角就是命令,哪怕是司号兵紧张吹错了,也必须执行命令。

    图拉扬一声战吼,引燃了战场的炽热。

    是失误吗?

    当然不是,洛萨骑在马上,站在高坡,看着远方部落的阵型,思索再三,改变了计划。

    不能按照常规的应对打一场阵地战,这是一场没有后备队的大决战,如果按照等待兽人发起冲锋,联盟依靠阵型防守反击的流程,非常可能出事————被一波带走。

    兽人的阵容拉那么开,四公里的阵列线根本不是两万兽人能填满的,要填满四公里的阵列线,至少需要五万兽人。

    首先排除部落的大酋长是个傻逼这个选项,那么部落想干什么?

    真相只有一个,部落想大空隙迂回,直接将联盟兵力劣势的短处放大,依靠阵列线的长度优势,对联盟进行包夹歼灭。

    想得美,这场势均力敌的战斗,谁都没有隐藏的后手可以用,你奥格瑞姆将阵列线拉长,固然有好处,但是阵列集群之间的空隙,一样是要命的缺陷。

    所以审视了战场后,洛萨发动了全军冲锋的指令。

    看着骑兵部队也开始加速,洛萨拔出佩剑对着亲卫们说道:“走吧,这场战斗已经不需要指挥官了,让那些兽人杂碎见识一下暴风城的力量吧!”

    铁马兄弟会的成员们听着洛萨的平淡的言语,一个个肌肉猛汉激动的留下泪水,太久了,太久了,已经太久了,久到暴风城这个名号听着都有些陌生了。

    “为了联盟!”

    “为了安度因.洛萨!”

    “暴风城万岁!”

    虽然是联盟率先发动了冲锋,奥格瑞姆却并不急迫。人类,比起高里亚帝国那些食人魔差远了。如果让部落的勇士们吃饱喝足睡上三天再开战,奥格瑞姆相信兽人一个冲锋就能将战场变成屠宰场。

    饥饿,困顿,那又怎样,生活在艾泽拉斯这样安逸富庶世界的人类怎么会明白兽人在德拉诺为了生存而经受的苦难。

    只有那样恶劣的环境可以诞生兽人这样伟大的种族。

    所以当联盟的锋线移动了五十米左右,奥格瑞姆才示意号手吹响了反击的声音。

    “Wa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H!!!”

    在此起彼伏的号角声中,兽人的热血燃烧着。

    一场大混操,开始了。

    大决战的战场,可不是斗兽场和角斗场,联盟和部落的排头兵更不是酒囊饭袋,实际上真正半个小时的激烈厮杀,第一线的伤亡小的可怜,只有倒霉蛋和胆小鬼丢掉了性命,有队友的保护,不管联盟还是部落的勇士,需要应付的只有正面的敌人,双方都在试图扯破对面的阵线,好拉扯出空隙杀个痛快。

    这样左右都是人的阵地,斧头都轮不圆,长剑都甩不开,兵器劈出去打中的都是盾牌,玩个**!

    联盟的骑兵和兽人的狼骑兵的第一波冲锋都取得了不错的战果,兽人的左翼差那么一丁点就被凿穿了,图拉扬竭尽全力的稳固阵型也挡不住狼骑士们心怀死志的冲锋。

    但是战场没有如果。

    狼骑兵的数量是硬伤,狼骑士战死后,座狼们红着眼继续撕咬着,直至死亡。

    联盟的骑兵哪怕再精锐,战马体力不济是不以个人意志改变的事实,一轮冲锋打乱了兽人的左翼,一半的战马无力再奔跑,骑士们放弃了战友伸出的手,扔掉骑枪下马拔出宝剑,为还能再战的队友砍出一条撤退的通道。

    经典的战术,经典的布置,经典的战果。

    联盟和部落的左翼同样混乱了,中军的僵持也架不住右翼的突进和左翼的溃烂,方阵间的空隙越拉扯越大,到下午一点左右,最完整的中央队列也崩溃了,整个战场再也没有前后左右的差别,无论部落还是联盟,都面临的同样的困境————敌人无处不在。

    除了中央步兵方阵还有勉强的阵列可言,其他地方已经没有军法战术,人类和兽人的厮杀变成了体力与武艺的比拼。

    用通俗的话来讲,安度因.洛萨和奥格瑞姆.毁灭之锤这两个代表了联盟与部落最杰出军事家的统帅将一场大决战打成了烂仗。

    一场毫无指挥艺术可言的烂仗。

    杀一个人/兽人,远比想象中的难。

    不管是奥格瑞姆的部队还是洛萨的联盟精锐,都是饱经战火洗礼的狂人。

    恐惧?畏缩?

    不存在的,只要身边还有战友,吾便不曾孤单。

    手断了,还有一只,腿断了,躺着也能砍人,什么都没有了,还有牙齿。

    手中还有盾牌的联盟士兵大多选择放弃了长剑,双手持盾,为队友格挡致命的攻击,哪怕手臂的骨骼在兽人的巨力挥砍下碎裂也绝不放弃。

    兽人的士气也丝毫不逊色于人类,从古尔丹的背叛开始,士气如虹的部落连战连败。

    是我们的错吗?

    哪怕经历困境,这些兽人战士依然渴望战斗,渴望荣耀,在血流干之前,绝不退后。

    就是这样两支毫无章法可言的军队,打出了令人畏惧的气势。

    至少在黑石山稳坐王位的奈法利安发出了由衷的赞叹。

    “打的不错。”

    战场,只有战场,才能显示出英雄的价值。

    图拉扬已经记不得自己斩杀了几个兽人百夫长了,真是可敬又可怕的敌人。为了掩护奥蕾莉亚,图拉扬用自己的胸甲吃了兽人一斧头。虽然光铸战甲质量过硬,没有被兽人的斧头劈开,但是巨大的力道还是透过金属穿透肌肉骨骼震伤了内脏。

    图拉扬的左手已经无法抬起高过肩膀了。

    但是那又怎样,我还有右手,我还能握紧长剑。

    兽人冲的太狠了,已经凿穿了联盟布置在左翼的阵型。

    但是战场的狂热不是致胜的法宝,坚持战斗的图拉扬不经意间发现他的面前已经没有敌人了。换句话说,图拉扬和他身边的人坚守住了部落的冲击,已经处于战场的最左侧。

    这一发现让图拉扬苦笑不得,抓住时间喘了几口气,望着满地的狼尸兽骸,图拉扬切下一小块座狼的肋肉,也不管腥臭如何,塞进嘴里嚼了两下便囫囵吞下。

    该怎么办?

    召集弟兄往中间打啊!

    到下午四点左右,太阳的光芒已经开始退去,不管人类还是兽人都已经疲惫不堪,还在坚持作战的勇士们都不约而同的结成了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战团。

    休息,不管联盟还是部落都需要休息,多喘几口气就能再劈两斧头,再捅几刀子。

    乱战的结果就是体力的极大消耗,盲目的战场狂热也可以换一个词来表述:无能狂怒。

    往日的训练已经被士兵们抛之脑后,满眼都是战战战,满脑子都是砍砍砍,结果打了几个小时,最后都累成死狗。

    整个战场已经进入了疲惫期,如果这时候哪一方有一支千人规模的后备队,恐怕就能横扫战场了。

    相较整个战场的疲态,中央方阵的战斗一如既往的激烈。

    因为至始至终没有打乱阵列,在军官降临的指挥下,联盟的士兵们已经轮休了四五次了。哪怕手臂发酸,两腿发麻,原本轻便的铠甲此刻显得如此沉重,绑带皮条陷进肉里又酸又痛,这两千有余的联盟士兵依然保持的最基本的战斗力。

    洛萨,位列其中。

    也可以说正因为中央方阵的存在,左翼的联盟才没有被部落彻底冲垮。

    此时此刻,除开那些大大小小的疲兵战团,整个战场上,只剩下联盟的右翼进攻集群强弩之末的攻势,以及四面八方包围过来的兽人和人类中央步兵方阵。

    所以说奥格瑞姆和洛萨在战场的相遇,根本不是什么命运的玩笑,不过是身边士兵的簇拥,是战场态势的必然选择。

    部落的右翼集群洞穿了图拉扬的防线,联盟的右翼同样杀出一条血河,但是两边其实差不多。击穿层层抵抗抵达中央步兵方阵的兽人数量并没有太多,联盟的右翼也被部落的散兵死死挡住,没有回援的能力。战场的中央,战争的胜负,交给了联盟与部落最后两支成建制的部队。

    以铁马兄弟会为主力的中央步兵方阵,和奥格瑞姆的黑石兽人兵团。

    作为最后两支还有指挥组织度的部队,洛萨和奥格瑞姆打出了这一场大烂战中最好看的战斗。

    联盟方的圆形大方阵对抗部落的百人队突袭,将日落前的最后战斗渲染上精彩和刺激。

    快节奏的攻防转换,抓住对手调度中的脱节,在这种千人级别的大战中,洛萨和奥格瑞姆展现出了高超的指挥才能。

    在最后,奥格瑞姆表现出了他“暗箭伤人者”的一面,假意放弃洛萨的中央步兵方阵,意图转进歼灭其他联盟散兵,迫使洛萨编造追击,再打了个回马枪,终于击破了联盟最后的阵型。

    但是奥格瑞姆唯一算漏的一点就是洛萨身边这些士兵,全是块头和兽人差不多的猛汉。哪怕失去了阵型的保护,依然个个都是单挑猛男。

    奥格瑞姆已经记不得今天挥舞多少次毁灭之锤了。

    神器不会因为凡兵的碰撞而损毁,但是兽人却会因为持续的战斗而疲惫。

    身边有着氏族亲兵和剑圣的保护,加上正值壮年的奥格瑞姆本身战斗力高达好几百万,令部落的大酋长在混乱的战场中能够驻足观察片刻。

    很快,虽然盔甲风尘朴素,但是手握宝剑的洛萨引起了奥格瑞姆的注意。

    你以为你躲在人群中就找不到你了吗?没有用的。你是那样拉风的男人,不管在什么地方,就好像漆黑中的萤火虫一样,是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你那忧郁的眼神,唏嘘的胡子,地中海的发型,神乎其技的剑法,当然还有那把大皇家之剑,都深深的吸引了我。来自血脉的饥渴告诉我,那个男人值得一战。

    奥格瑞姆快速的接近洛萨,用实力告诉了联盟他凭什么成为部落的大酋长。

    格挡,挂柄,正手一拉反手一锤,一个联盟倒下。

    空手入白刃,弹腿踢下巴,捡武器,又一个联盟倒下。

    处在人生巅峰状态的奥格瑞姆用自身的勇武诠释了兽人的强大与可怕。

    洛萨很快也发现了奥格瑞姆。

    那身标志性的漆黑板甲和造型独特的毁灭之锤也深深出卖了奥格瑞姆。

    联盟的大元帅!

    部落的大酋长!

    陷入权谋计划久已的洛萨决定要让所以人回忆起暴风城雄狮的可怕,要让所有人明白,他安度因.洛萨当年的名号————人类第一猛男!

    一把推开挡在身前的盾卫,洛萨毫不畏惧的迎上了冲过来的奥格瑞姆。

    虽然身高比奥格瑞姆矮了将近十公分,但是洛萨丰富的战斗经验和卓绝的武艺令他在兵器的第一次碰撞中丝毫不落下风。

    哪怕奥格瑞姆在力量上占据上风,洛萨更加合理的发力姿势和身体展态都让他占据了小小的上风。

    奥格瑞姆退开三步,而洛萨一步便稳住身形就是明证。

    战场厮杀,得理不饶人,洛萨抢得先机,双手握剑就是一记跳劈。立足未稳的奥格瑞姆只好举臂招架。从毁灭之锤传度过来的力道震的奥格瑞姆差点神器脱手,身形后仰。

    但是不是狠人如何领导部落,大酋长硬是拼着用肩甲吃了洛萨一剑,抬手用锤柄格住洛萨的断头一剑,侧身就是一记姿势标准发力凶狠的侧踹命中洛萨的小腹。

    可惜奥格瑞姆刚想乘胜追击,洛萨之前推开的盾卫已经闪身上前,挡在了联盟元帅的身前。

    毁灭之锤带着毁灭的气息杂碎了印有联盟徽记的盾牌,手臂扭曲变形的盾卫依然不想退让,奥格瑞姆敬他是条汉子,准备取他性命,重新站起来的洛萨用不是那么顺手的姿势挡住了这次必死的攻击。

    四目交汇,奥格瑞姆战意盎然,出于对勇士的敬意,他收手后撤了一步,等到洛萨绕开倒地的盾卫,战斗再次开始。

    只要能战斗的,都可以自称战士。

    只要心怀勇气,谁都可以是勇者。

    但是武士相见,是要分个高低的。

    生死搏杀的战场上先谈生死后扯荣耀,没有什么将军对决小兵看戏的说法,不管联盟还是部落,只要抓住机会没有不下黑手的。但是奥格瑞姆和洛萨无论是武艺还是战术,都高出周围士兵一大截。不管人类士兵还是兽人战士,插手酋长与元帅战斗的,轻则缺胳膊少腿,重则一命呜呼。

    很快,奥格瑞姆与洛萨的战斗成为了战场黑洞一般的存在,亲卫们阻挡敌人的同时,试图介入战斗,小兵们前赴后继的杀向首领身边。

    战圈之外,尸体堆砌成一个不规整的圆。

    天色已经发暗,能见度渐渐降低,这场大决战已经从黎明打到黄昏。

    按照以往的战争经验,双方该默契的鸣金收兵了,明日再战。

    但是能够发出这道命令的统帅,此刻正在忘我的厮杀。

    四十二岁的安度因.洛萨和二十四岁的奥格瑞姆.毁灭之锤,联盟的大元帅与部落的大酋长,两个同样站在权谋与力量顶端的男人,用战锤与宝剑碰撞出世界的最强音。

    然而时间是治愈伤痛的良药,也是谋害壮士的毒药。

    洛萨再不愿意承认也无法抹去的事实就是,他已经老了,如果他有孩子,那么孩子的孩子都可以叫他爷爷了。

    炽热的战意抹不去身体的疲惫,暴风王国灭亡之后的劳心劳力也损耗着洛萨的身体机能,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一昼夜奔行八百里还能连续作战的暴风城雄狮了。

    奥格瑞姆的力气也在衰竭,但是洛萨知道,在眼前这个兽人累趴下之前,肯定是自己先体力不支。

    不能再继续下去。

    洛萨突然从决斗的狂热中清醒过来,想起了自己联盟统帅的身份。

    所以洛萨决定兵行险着,故意卖个破绽以伤换命,了结奥格瑞姆的性命。

    说干就干,洛萨引诱奥格瑞姆比拼力气,这样的举动正和奥格瑞姆之意。力气使到最大时,洛萨突然卸力,大皇家之剑脱手转了个方向剑刃朝下插地,奥格瑞姆一个踉跄稳住身形反手就是一锤击中洛萨的腰肋,洛萨反手拔剑就往奥格瑞姆腋下漆黑板甲的缝隙处捅。

    以伤换命,战场老兵都会的把戏,奥格瑞姆也不例外。

    但是奥格瑞姆没有想到,洛萨会是这么个换法。

    如果是一般的战锤,洛萨应该就得手了,但是毁灭之锤可不是一般的战锤,被德拉诺的元素之灵赐福的毁灭之锤蕴含着火元素的毁灭之力,这一锤砸实在了,洛萨恐怕不是以伤换命,而是以命换命。

    死在这个男人手下,不憋屈!

    奥格瑞姆没有丝毫收手保命的意思,用尽全身力气砸向洛萨。

    而洛萨已经做好了准备用腰间软肉吃上一锤,瞄准了奥格瑞姆的腋下,准备刺穿心脏。

    洛萨腰间吃痛,一口老血吐出,手臂动作变形,但是剑尖还是刺中了奥格瑞姆漆黑板甲的空隙。

    成了!

    洛萨欣喜之余,意外发生了。

    在与毁灭之锤的连续撞击中,大皇家之剑已经伤痕累累,与漆黑板甲的碰撞犹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虽然洛萨将剑尖插进奥格瑞姆腋下超过十公分,但是这个深度不足以杀死一个身高两米以上的兽人。

    大皇家之剑的断裂令洛萨失去平衡摔倒在地,奥格瑞姆被断刃刺伤,痛彻心扉,发出痛苦的嚎叫拔出断刃,腋下血流如注。

    黑石山的方向,大量的火把排着之字形点亮了远方。

    相隔数百米,图拉扬看着洛萨倒地的身形,心急如焚,急智之下,大喊了一声“援军来了!”

    奥格瑞姆捂住伤口,听到联盟的欢呼声,望着远方的火光,面如死灰。

    不管是联盟的援军还是雷德.黑手过来捡便宜,自己都输了。

    “撤退。”

    部落的大酋长不甘的下达了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