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433章 当《英雄之证》响起时

第433章 当《英雄之证》响起时

 
    狩猎开始了。

    在洛丹伦郊外的王室猎场,一场盛大的狩猎郊游正在进行中。

    鲜衣怒马的贵族老爷、领主大人们意气风发的骑着爱马,挥斥马鞭仿佛指点江山一般意气风发。公子哥们或者跟在父亲爷爷身边为了挤进“圈子”为服侍殷勤,又或者为了展现自己的勇武而追逐着猎物。夫人小姐们则在休息区享受着久违的聚会。

    蓝天、白云、旗帜飘扬。

    这才是贵族应该过的日子嘛。

    自从兽人入侵以来,大家都往城里避难去了,留在乡下的也忙着加固堡垒,谁还敢没事往野外跑,遇到兽人怎么办?

    哪怕兽人被打跑了,谁也不想当这个出头鸟,大军还没有解散呢。

    现在多好,泰瑞纳斯陛下带头,好日子终于回来了。

    狩猎什么的最棒了,如果猎物有兽人那就更棒了。

    阿尔萨斯听着同龄人们吹嘘着自己的箭术,一边不失礼节的回以微笑赞许,一边不以为然。

    箭术,论箭术,除了自己的箭术老师当然是瓦里安最厉害了,不过再过几年应该是自己最厉害,至于这些还在用儿童弓的家伙,恐怕连硬弓都没有开过,瞧瞧这胳膊,细的跟什么一样,没有力气开弓,谈什么箭术。

    在比试中输给瓦里安之后,阿尔萨斯已经成为了洛丹伦王国最大的瓦吹,年幼的王子朴素的认为现在的瓦里安表哥越厉害,等自己长大年纪超过他之后岂不是更加厉害。

    只是阿尔萨斯忘记了一件事情,他将自己不如瓦里安的原因归纳于年龄,这是愚蠢到可爱的行径。在年龄这方面,除非瓦里安死在他前面,否则他永远没有赶超的可能性。

    不过天真是孩童的特权,无论阿尔萨斯多么想将瓦里安叫到身边给这些自以为是的家伙开开眼,他都不敢到父亲身边去。

    因为大人们在谈正事,而瓦里安正陪在父亲身边。

    和这些孩子有什么好玩的,好像去父亲身边……

    阿尔萨斯在羡慕瓦里安所在的位置,不是目光就飘向那边。

    可他不知道的是就如同自己觉得身边的孩子幼稚而渴望加入大人的行列时,瓦里安也有意无意的在用余光看着他。

    瓦里安想起了暴风城的生活,那个时候,自己身边也围着一群人,就如同阿尔萨斯一样。

    两位王子互相羡慕着对方,却又尽职的扮演着自己的角色。

    作为战后第一次官方背景的狩猎活动,本身就包含了太多的政治意义,瓦里安此刻多么希望安度因.洛萨伯父在身边,多希望父亲还活着,多希望这里是艾尔文森林。这样,就不会有那么多意味不明的目光看着自己……好刺眼。

    “拿开你的手,伯爵阁下,你逾越了,瓦里安是暴风城的国王,你应该亲吻他的戒指,而不是拿手拍他的肩膀。请为你的失礼行为道歉。”

    当泰瑞纳斯的训斥传来,瓦里安才发现刚才发生了什么。

    “陛下,请原谅我的失礼……”

    瓦里安突然很想哭,但是现实早就教会了他坚强。

    “伯父,这里是猎场,不必太过拘礼。”

    瓦里安温和的笑着,用自己最大的努力保持着笑容。

    “国王不管在哪里都是国王,瓦里安,你的伯父正在为了我们所有人战斗在最前线,暴风城的将士们正为了我们所有人战斗在燃烧平原。作为联盟的一份子,你应该享有这份尊荣,也必须享有这份尊荣。别忘了,我们的好日子是联盟的将士们浴血奋战换来的,兽人是被赶跑了,战争却还没有结束。”

    泰瑞纳斯在教育瓦里安为王之道的同时,也没有错过敲打众人的机会。

    瓦里安却只感受到了泰瑞纳斯对自己的善意,没有明白背后的深意。

    一个不大不小的事件,不过是这一场狩猎交际中的点缀。

    毕竟,还有几位正主没有到。

    格雷迈恩真在赶来的路上。

    戴林听说已经到达拉然了,不日也将到抵达。

    阿历克斯.巴罗夫那家伙终于舍得从奥特兰克城挪挪屁股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见到嘉丽雅……

    泰瑞纳斯一边应付着身边的贵族,一边分神算计着其他人的行程。

    毕竟不同于另一条世界线两三万人的远征,二十万大军在南边,消耗太大了,光靠洛丹伦一家根本支撑不起。

    加征,势在必行。

    没有其他几家的支持,可应付不了这些贵族领主。

    没有其他几家的支持,也没法面对安度因.洛萨。

    正统的名义对于国王们太重要了,那是做梦都想要的东西。所以泰瑞纳斯有十足的把握说服其他人拿出更多的钱粮支持洛萨在前方的作战。但是之后的一切,得好好谈谈咯。

    泰瑞纳斯看了瓦里安一眼,却没有多说什么。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这个道理你伯父安度因.洛萨懂的。

    暴风城要复国,从现在开始就要谋划了。

    你伯父会原谅我的,他会明白我的苦心。

    瓦里安,你也会原谅我的,哪怕是国王,也不能为所欲为,利益交换是必须的。

    就在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二世想着这些的时候,一阵轻微的摇晃惊动了众人。

    “是地震了?”

    “应该是吧”

    “这种程度的地震,无需关心。”

    “实际上,大地从来都没有安稳过,地震随时都在发生,只不过有强有弱而已。。”

    “大师您的学识真是渊博,法师真是了不起啊!”

    “哈哈,哪里哪里,不学无术罢了。”

    地震,这样微不足道的地震在贵族和宫廷法师间只是显摆和没话找话说的谈资而已,谁都没有上心当回事。

    只是他们不明白当震源位于燃烧平原的震动穿过几千公里的板块岩层,中间隔着个巴拉丁海湾减震,还能令他们有所察觉,是多么一件可怕的事情。

    “卡洛斯,前路和后路都被封死了,前面还在渗水!”

    “洛萨元帅……城墙,城墙踏了!”

    同样是属下惊慌失措,两位领袖表现出了相同的特质。

    “封死了,好事啊,不怕追兵了。渗水啊,更妙呀,说明我们爬的差不多,已经到有地下河存在的深度了。加把劲,大家可以晒太阳咯。”

    卡洛斯强行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仿佛刚才剧烈的晃动不存在一样,甚至都没有关心伤亡问题。

    “我看得见,想办法给图拉扬和加文拉德传达命令,立刻发动攻击,别给它们回过味的机会。去,立刻、现在、马上!”

    卡洛斯和洛萨一个面临着被埋在地下的危难,一个面对着城墙破碎的险情,却做出了同样的抉择————鼓舞士气奋力一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