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393章 青铜龙的工作有多辛苦你们造吗

第393章 青铜龙的工作有多辛苦你们造吗

 
    流沙之鳞的乖宝宝们遵循着时砂之王诺滋多姆的教诲,为了艾泽拉斯时间流的稳定辛勤工作着,所以他们不会懂得坏孩子克罗米到底掌握了多少黑科技。

    比如平行宇宙干涉。

    比如因果律同调。

    比如相位欺骗。

    穿越时空也需要遵循基本法。

    其中最重要一条就是过去不可变+未来不可知。

    同一个世界的人,可以来到这个世界的未来,他的穿越行为带来的时间流闪点会被时间流本身的流向迅速修复,基本可以认为危害为零。

    但是如果这个人再回到过去,那就将是个灾难,彻彻底底的灾难。

    因为针对他的穿越行为而言的未来已经不再拥有无限多的可能,对过去而言的未来已经在过去的他到达未来那一刻就被固化了。

    这违反了未来不可知的原则。

    怎么办?唯一的办法就是将这个穿越者跨越的这一段时间流归纳到过去。

    当问题本身被消灭,那不就没有问题了吗?

    所以穿越未来不是什么大事。

    如果未来人回到过去呢?

    哈哈,恭喜,麻烦大了,因为你看路边那个妞很顺眼,你绿了你曾祖父;因为你看街边小流氓不顺眼,你外公被你去势了;因为你随手摘了个果子,你爹饿死了;因为你放了个屁,一千三百公里外的一次山林大火烧死了你妈全家。

    然后问题来了,存在的根基都改变了,你是谁,谁又是你,你杀了谁,谁又杀了你?

    真相只有一个,你杀了你!!!

    这就是最基本的过去不可变原则。

    时间流对凡人而言如同呼吸的空气般,能接触却不可理解,能感受却不能解析。

    但是青铜龙总有些对于凡人而言不明觉厉的黑科技,比如副本技术,比如时空节点。

    这也是召唤凡人英雄参与修复时间流异常的基础条件。

    因为除了走向消亡的世界,蓬勃发展的世界后来人总是比祖先要强的,未来的英雄回到过去拯救世界才是穿越的主旋律。

    你从过去召唤只穆克拉暗杀希特勒从而终止二战?怕不是让科技力世界第一的德意志科学家们研究透了+1/+1香蕉的秘密,吊打美帝吧。

    克罗米作为青铜龙军团的一员,这些禁忌她当然明白。

    但是所谓的禁忌,不就是用来打破的吗?

    作为“我有特别作死技巧”天团的一员,克罗米对于时间流的理解远超一般的青铜龙,这也是她策划了这一场行动的底气。

    五名被选中的孩子……那个勇士,都是与卡洛斯沾染了因果的存在,利用七百七十一个字符之前提到的三种时空黑科技,克罗米不仅违规召唤了来自未来的勇士,更是利用同源世界的干扰,将两个世界短暂的重合在一起。

    这已经是近似神明般的举动。

    那么问题来了,克罗米是神明吗?

    不是。

    所以她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哪怕她为了这次的行动从其他世界召唤了二百五十五个自我用来献祭,依然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已。

    就如同鱼儿游于大海,不知风暴之怒,鲲鹏起水,方知天地广阔。

    世人尊称诺滋多姆为时间之王,而青铜龙之王却卑微的自称为时间的守护者。

    克罗米即使拥有黑科技,也要为触犯禁忌付出足够的代价。

    那就是用肉身去填补时间的空缺,以有限去填补无限。

    “值得吗?”

    不断有克罗米问克罗米。

    “值得吗?明明这个世界已经看到了光明的曙光,你还要玩这么危险的游戏?”

    “值得。”

    克罗米回答克罗米们。

    “通过平行世界扰动,可以得到卡洛斯.巴罗夫与第三次泰坦降临的核心时间节点。姐妹们,无视的湮灭未来都在告诉我们一个惨痛的事实,迎接艾泽拉斯的未来只有一个,那就是毁灭。燃烧军团不可阻挡,负隅顽抗的结果无非是一年或者一万年。对于凡人而言,那是几十个世纪,对于我们来说,那不过是一瞬间。只有造物主才能对抗燃烧军团。但是奥杜尔是不可触摸的选项,那些狂妄自大的泰坦守护者早已经忘记了造物主的伟大,它们和我们守护巨龙军团没有什么区别,都是必然迎接灭亡命运的可怜虫,只有真正的泰坦,真正的造物主降临,艾泽拉斯才有未来。”

    漫长的沉默之后,是献祭的继续。

    克罗米们,完成了意志的统一。

    “但是你没有考虑过,计划的失败吗?”

    最终,还有有克罗米心存疑虑,问出了这个问题。

    “有什么关系,一个克罗米倒下去,千千万个克罗米站起来。用死亡传递讯息,我们又不是第一次做了。”

    “但是我认为你计划的第二步并不是必须的,切断卡洛斯.巴罗夫直接接触上古之神途径,所以召唤来自未来的勇者,我能理解。但是又让卡洛斯与湮灭结局的自己见面,这是为什么?”

    “是猜测,是试探,也是一个赌局。”

    “赌的是什么?”

    “是未来。观察卡洛斯.巴罗夫的言行,基本可以认为他对时间流很很明确的认知。你知道,对凡人而言这是不可理喻的。哪怕是伟大的诺滋多姆,也是获得造物主的恩赐,才获得了守护时间流的能力,我们不过是时砂之王的代行者。在多元世界,唯独这一点是不灭的真理。”

    “所以,你认为卡洛斯.巴罗夫成为救世主的根源就是……”

    “没错,机会难得,几乎所有世界的卡洛斯.巴罗夫滑落不可预知的深渊,都是在【血婚】之后,唯独这个世界的卡洛斯没有经历血婚。所以我要创造一场【血婚】。”

    “你就不怕……”

    “没有关系,正因为确信卡洛斯.巴罗夫知道时间流的存在,所以完全没有关系。送命克罗米们去,背黑锅【哔】来。”

    “你不用忌口,这次献祭注定会湮灭这一段空间和时间,直接说出永恒之龙也没有关系。”

    “是啊,我忘记了这个,反正都说了,也不怕多说一句————诺滋多姆大傻逼。”

    “同意。”

    “诺滋多姆大傻逼!”

    “啊,好爽啊,好解气啊!”

    “真的吗?我也试试。”

    在欢声笑语中,克罗米们坦然面对自己的死亡。

    “你还是离开吧。”

    有克罗米提议道。

    “嗯?为什么,我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为什么要畏惧死亡的归宿?”

    位于搞事根源的克罗米反问道。

    “因为你选择的那五个勇者是傻逼……他们没有按照计划好的路线走。”

    “额……啊,这个,我去去就来。”

    一直关注这个世界的克罗米离开了献祭场,剩下的二百五十五位克罗米立刻锁定了时间与空间,阻断了“自己”归来的道路。

    “真是任性啊,把责任和重担都扔了出去。”

    “死亡多少次了,十万亿还是千万亿,能赶上天上的星辰了吗?”

    “所以死亡什么的完全不可怕啊。”

    “送命我来,干活你去,哈哈哈哈。”

    “不好笑呀,大家都是克罗米。”

    “事情是她搞起来的,当然要她去跟进咯。”

    “啊,你们认真点好不好,又要隔断时间流的融合,又要屏蔽青铜龙军团的窥视,好费劲的!”

    “哎,就要这么死了呀,我这周炉石还没有上传说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