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392章 昆图库塔卡提考特苏瓦西拉松

第392章 昆图库塔卡提考特苏瓦西拉松

 
    【拉文霍德庄园内部发生了不为人知的变故,曾经的同盟者变成了催命的背叛者,现在时间紧迫,勇士们请伪装成无冕者潜入敌人内部获取详细的行动方案。】

    完成了斩杀任务的五位勇士在血浆爆裂的房屋内搜索着任何看起来像是行动计划书的玩意儿。

    “咦,你不是种田流的德鲁伊吗?我还以为你会晕血嘞。”

    “小意思啦,堆肥的时候需要把原料手动粉碎咯。除了觉得有点浪费,其他还好吧。”

    “果然看似温和的都是最狂野的,眯眯眼和微笑保持着都是杀人凶手。”

    “你这是什么二流故事里的设定?”

    “喂,你主场那个,完全找不到后续的线索,怎么办?”

    “你问盗贼啊,拉文霍德庄园的事,我怎么知道。”

    “抱歉,我是因为膝盖中了一箭才被迫转职盗贼的,其实之前我也是个战士。”

    “哟,你是在黑战士吧,是的吧?”

    “不,是真的,我并没有收到过拉文霍德庄园的密信。”

    “那现在怎么办,去找克罗米?”

    “怎么找,没有线索,你知道去哪里汇合。”

    国字脸捏了捏鼻梁,无视了队友们的争吵,强迫自己静下心来思考。

    虽然大家的目的相同,都是为了阻止历史被破坏,但是每个人的个人目的并不一致。

    这也是为什么进入这个时空后,青铜龙会强制勇者们变幻外形的原因。

    说不定和你勾肩搭背那个是你不共戴天的仇人,而被你坑了的家伙是你顶头上司,谁知道呢。

    所以国字脸是真不想告诉其他人,这段历史是属于自己那个世界的。

    按照历史记载,奥特兰克王卡洛斯.巴罗夫的婚礼上,一伙兽人溃兵潜入凯尔达隆湖心堡,试图为部落复仇,结果被参加婚礼晚宴的圣骑士大战士们一顿狂砍,那叫个惨。

    因为洛丹伦公主嘉丽雅.米奈希尔的白色礼服被兽人的鲜血染成了红色,所以这个事件也被称为【血婚】。

    当然,这是官方说法。

    历史是经不起推敲的。凯尔达隆湖心堡是什么地方,那是一座彻彻底底的军事要塞,从建造之初就是以拱卫阿拉索帝国北疆为目的建造的,哪怕落到巴罗夫家族手里,依然是一座易守难攻的军事堡垒。

    兽人是怎么潜伏进去的?

    虽然站在联盟的立场,矮化部落,丑化兽人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但是一位国王的婚礼,哪里来那么多兵器,赤手空拳的圣骑士大战士就打得过有武器的兽人咯,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

    最后,是什么样的嘉丽雅会被兽人的血染红婚纱?

    国字脸脑海中闪过一个身穿白色婚纱,手持方天画戟的可怕形象,忍不住自己晃了晃脑袋,驱散这样的妄想。

    所以说知道历史看过书有什么用,历史就是胜利者的涂鸦板,想怎么画怎么画。

    “法师阁下,您有什么发现。”

    国字脸最后选择相信从古代流传至今的那句老话————内事不决问萨满,外事不决问法爷。

    “说实话,我对这次的行动充满了疑惑。虽然牵扯到青铜龙和时间流的事儿就没有不操蛋的。但是像这次一样没头没脑的,还是第一次。你们能想象吗,我在被传送来之前,正在洗泡泡浴。”

    ……国字脸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在我的世界,奥克兰特早就亡国了,没有什么骑士王卡洛斯,更没有什么洛丹伦联姻。所以我完全不了解整个事件的因果关系。要分析一个事件的发展,首先得把握纷杂现象背后隐藏的那条线,那条贯穿这个事件的线。”

    法师头头是道的分析吸引了其他四个人的注意力。

    “但是这件事,或者说这次的事件,我看不见或者说摸不到这条线。按照青铜龙给我们的信息,这个卡洛斯是个武力值高到能单挑巨龙的狠角色。同时也是联盟方面的主战派。这次的联姻就是洛丹伦和奥特兰克为了推动南征兽人部落进行的一次媾和。我这么理解没错吧。”

    无人说话,基本默认了法师的分析。

    “那么问题就来了,神秘势力想要改变的历史是什么?究竟是想要改变联盟胜利的事实,还是改变奥特兰克的立场。”

    “有区别吗?”

    德莱尼盗贼不解的问道。

    “区别大了,联盟的胜利是整个东部王国合力制造的结果。兽人已经被赶回艾尔文森林了。奥特兰克究竟要隐藏多大的秘密,才能扭转这个结果。”

    法师一脸嫌弃的表情说道。

    “你的意思是,我们的敌人想要的是改变奥特兰克这一方的既定现实?”

    国字脸若有所悟的样子。

    “不是我的意思,只是用凡人的智慧去思考,得出的最高可能性结论。毕竟历史本身就是谎言和想当然编织成的遮羞布,充满偏见和误导性,何况这段历史还不是我熟知的历史,要在虚妄中探寻真相,你高看我了。”

    法师的发言很谦逊,但是姿态非常的高傲。

    “嗯,说的很有道理,不过别人圣骑士问的是你有什么发现,下笔千言离题万里说的就是你吧。”

    战士一直没有说话,一说话直接就开怼。

    “这就是我的发现啊,青铜龙隐瞒了我们一些关键讯息。”

    “说的青铜龙什么时候坦诚过一样。”

    “抬杠是吧。”

    “就抬杠怎么了?”

    “想打架是吧?”

    “当我五字角斗士的名头是混出来的?”

    “那个……”

    德鲁伊被无视中。

    “其实我想说……”

    德鲁伊继续被无视中。

    “算了,你们继续。”

    德鲁伊放弃了发言。

    “你想说什么?”

    国字脸问道。

    “克罗米说的很清楚啊,完成任务去城堡外围找她。就算我们没有得到具体线索,还是可以去找她啊。凯尔达隆很大,凯尔达隆湖心堡又不大,我们绕一绕,总能找到克罗米的。”

    “……”

    “妙啊。”

    “种田的,看不出来,你还是很靠谱的嘛,比某个长篇大论的废物法师强。”

    “废物法师?哈,我都是废物,艾泽拉斯有几个法师不是废物。”

    于是又一番“说得好但是毫无意义”的争吵。

    “我回来了。”

    争执还在继续,出去溜了一圈的盗贼回来了。

    于是看热闹的德鲁伊和试着调停的圣骑士一起懵逼了。

    他什么时候离开的,完全没有注意到啊。

    “我出去逛了一圈,又去酒馆坐了坐,打听到一点有用的消息。”

    看到法师和战士有继续对喷的抬手式,国字脸先站了出来。

    “说说看。”

    “这个村子位于安哈多尔和凯尔达隆之间。明天就是奥特兰克国王大婚的日子,公主嘉丽雅的送亲队伍在安哈多尔,明天一大早出发。”

    “不对吧,安哈多尔到凯尔达隆,急行军也要一整个白天,送亲队伍现在还在安哈多尔?”

    传说中的本地人战士发出了质疑声。

    “趁夜行动?”

    “怎么可能。”

    “一头雾水啊。”

    “你这消息没什么用啊。”

    “不,很有用。”

    国字脸大概明白了盗贼想要表达的意思。

    “那我们现在可以去见克罗米接下一步任务了吗?”

    德鲁伊完全不明白这些人打的什么哑谜,说了半天,真的讨论出什么有价值的结论吗?

    想那么多,还不如听听克罗米怎么说。

    【这些人终于明白了,动作快点,在完成青铜龙任务的同时,我们还能去赚一笔!】

    德莱尼盗贼认为其他人理解了他的潜台词。

    【好烦啊,下次一发暴风雪不能解决的任务我坚决不解了。】

    法师一脸无所谓的外表下,是耐心的快速流失。

    【这恶毒的时代,这肮脏的王国,毁灭掉就好了,有什么拯救的价值。】

    战士惹事情不嫌事大的背后,是对奥特兰克深深的恨意。

    【……】

    国字脸圣骑士的内心同样充满了纠结。

    【这些人好啰嗦啊,赶快拯救了世界各回各家不好吗,磨磨唧唧的,明明一个个都挺强力,想那么多干嘛,红名都是怪,A过去啊。】

    一直表现得人畜无害的德鲁伊决定继续装无能,划水拿奖励什么的最开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