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364章 踏破铁鞋无觅处

第364章 踏破铁鞋无觅处

 
    一转眼,已经是春天。?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 W㈠W㈠W㈠.?8?1㈧Z?W?.?C?OM

    卡洛斯终于在一场千人规模的战役之后想起了个严重的问题————作为有情人、未婚妻、家中女仆三千的狗皇帝(其实只是国王),自己已经半年未近女色。

    这是一场生在卡兹莫丹的战役。

    虽然漫长的扯皮期让安度因.洛萨整合联盟内部分歧时,联盟军队的战争准备更加充分,但是过长的时间也给了部落喘息之机。

    不过卡洛斯已经不再关心。

    另一条世界线上,洛萨和奥格瑞姆在燃烧平原的宿命对决,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洛丹伦的战役对北方七国的伤害太大,联盟的兵力越是南下越是捉襟见肘。到最后双方都已经拖不起了,只能打大决战。

    然而看看现在,从阿拉希到湿地,从卡兹莫丹到丹莫罗,联盟的兵锋已经直插灼热峡谷,猛攻部落防御工事中的最后一道天堑。

    接兵接成了一条线,马上都要解放者骑脸了,怎么输,就问你怎么输!

    和黑铁矮人暗炉城势力的媾和,毫无疑问是非常明智的军事政治决策,然而并不是可以放在明面上谈论的功绩。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安度因.洛萨非常委婉的将卡洛斯的部队安排在了后方休整。

    洛萨的本意或许是好的,是为了抑制住某些红眼病,所以将卡洛斯劝至交火线后方,在整体上保持联盟的完整性和一致性。

    卡洛斯也清楚的意识到,在部落衰亡之前,联盟这个组织的存在是必须也是必要的,所以他主动退让了,连铁炉堡都不呆,准备直接返回湿地。

    哪里料想,在路过巨石水坝时,好巧不巧的遇到了部落兽人的突袭部队,一场美丽的邂逅就此生。

    过五万联盟大军在灼热峡谷鏖战,加上铁炉堡的矮人军队和联盟后续部队,至少有十万以上的脱产士兵需要从洛丹伦源源不断输送给养活命。

    兽人也不是蠢货,他们明白力量的天平已经生了倾斜,想要打败联盟,就必须直接命中要害。

    联盟的要害在哪里?

    漫长的,过三千公里的补给线!

    洛丹伦王国以及吉尔尼斯的物资通过海运从米奈希尔港走湿地南运,阿拉希盆地的小麦则从萨尔多大桥走6路南下。然而无论那一条运输线,在抵达铁炉堡前都最少要在运输工具上躺着走完三千多公里的路途。

    虽然湿地和卡兹莫丹的兽人已经被清剿了一遍,但是不得不承认,所谓的“清剿”,剿是剿了,可惜没有清干净。大量翻山越岭从燃烧平原以及更南面渗透过来的兽人联系上当地残余分子,运用各种各样的手段偷袭联盟的运输部队,简直让安度因.洛萨烦不甚烦。

    于是卡德加献策了,让我们密集运输吧,每支运输小队拍一百人的部队护卫,遇到两百人的兽人只能送死。如果我们把运输队囤积起来,十支一起走,那么两百兽人必然不是一千名联盟士兵的对手。

    哎哟,不错哟,洛萨一听觉得非常有道理,就落实了这项建议。

    兽人游击队们的日子就不好过咯。

    于是什么县大队长区小队长聚在一起一合计,干错我们干票大的吧!

    行啊,是暗杀安度因.洛萨还是反攻希尔布莱德?

    迷之沉默之后,有人提议:我们炸水坝吧!

    卡兹莫丹地区是矮人的主要粮食产地,也是联盟南下的必经之地,如果炸毁巨石水坝,不仅可以摧毁矮人的粮食供应,还能阻断联盟的势力南下最少两个月,说不定铁炉堡那边几十万人就饿死了呢?

    对啊,好有道理啊!

    于是兽人们左右串联,几乎把卡兹莫丹地区所有残存的兽人集合在了一起。

    在搜刮了所有的库存之后,兽人们拿出不成功便成仁的气势趁夜行军,准备玩一出水淹七军的把戏。

    可以大胆的设想,如果他们成功了,后果会怎样……

    过十万的联盟将士被困在丹莫罗山区,变成一片泽国的卡兹莫丹成为禁止通行之地,铁炉堡的积蓄被快消耗,奥格瑞姆领导的部落得到最少两个月的宝贵时间续命。

    从部落的角度看,这支部队的兽人都是英雄,这次作战无论胜利与否他们都是天才。

    从实际情况来看,卡兹莫丹的气候根本不适合人类长期驻防,防守巨石水坝的是铁炉堡的矮人守备,人数上和兽人这支突击部队相比出于劣势。并且因为前方战事的顺利,心理想当松懈。

    所以说,兽人的成功几率想当大。

    如果不是碰到了卡洛斯。

    那是一处悲剧。

    本来,奥特兰克军队的回撤名义上是正常的换防,卡洛斯在灼热峡谷打了那么久,现在洛萨来了,军队后撤回湿地甚至阿拉希休养整装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士兵们也很欢喜。

    然而摩根民兵团的联络特使让卡洛斯很揪心。

    别忘记了,希尔薇.摩根支持奥特兰克势力可不是因为她爱上了卡洛斯,而是有很实际的利益诉求————“我们”的复仇。

    现在形势正好,你卡洛斯大爷走了算个什么事?

    于是,被挤兑的不行的卡洛斯纵然不想在卡兹莫丹吸雾气,也只能放缓脚步,和摩根民兵团交流沟通。

    人数过万的大军,不可能占用运输部队的宿营地,那怎么办?只有巨石水坝附近有足够合适的场地安营扎寨啊,反正卡洛斯现在在铁炉堡矮人势力的声望最少也有尊敬,于是大军就离开主干道往西走了十多公里,暂时驻扎了下来。

    于是第二天晚上,兽人攻打巨石水坝。

    兽人绕后了!

    兽人使用了左右突袭!

    兽人把矮人守备包了个圆!

    兽人的炸药包送上去了!

    矮人们要支撑不住了!

    剑圣骑脸就问你怎么输!

    卡洛斯听到了厮杀声。

    卡洛斯使用了F2a。

    兽人打出gg。

    非是兽人的计划不周详,士兵不卖命,然而在十倍数量的差距下和联盟老兵在野外打对攻,实在无能为力。矮人守备军虽然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但是成功的堵住了通往水坝内部的道路,兽人的炸药在水坝表层引爆根本损伤不到大坝的根基。

    一场近乎屠杀的战斗后,卡洛斯莫名其妙的又出名了。

    全军通报战绩,伟大的奥特兰克之王又一次拯救了联盟!

    敬佩者有之,嫉妒者有之,然而此刻荣光无限的卡洛斯却小心翼翼。

    在层层重兵的巡查防护下,卡洛斯正在接待催债的人和欠债的人。

    希尔薇.摩根在参加了掠夺瑟银岗哨的战事之后便返回赤脊山,之后半年再也没有和卡洛斯见过面。到最后,卡洛斯接受了瑟银兄弟会的请求,没有烧毁瑟银岗哨,也没有试图攻打瑟银岗哨地下的基地,三方势力和平分手。

    现在,摩根财团的人带着瑟银兄弟会的人来找卡洛斯,这就有意思了。

    希尔薇的密使催促卡洛斯履行协议,这是老生常谈,卡洛斯只能笑着哄着应付着。而瑟银兄弟会的人则是带来了所谓的赔礼。

    “这是!”

    当卡洛斯打开瑟银兄弟会带来的一支长木匣,整个人都震惊了。

    “具体情况我们也不太清楚,根据维克托**师的说法,那只鸦人试图伏击他,在大战中,神器损毁了。于是兄弟会的工匠们用神器的残骸重新熔铸了一柄长剑,赠与陛下。”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这把剑叫什么名字?”

    卡洛斯抚摸着暗红色的剑刃,忍不住问道。

    “这是兄弟会的赔礼,名字当然由陛下您定。”

    抚摩剑柄,卡洛斯果然摸到了凿刻的痕迹。

    a.L,在剑柄上有这两个字母。

    果然,这两个字母只是工匠留下的签名,并没有特殊意义。

    “兄弟会之剑。”

    卡洛斯用略带颤抖的声音说道。

    “阿什坎迪.兄弟会之剑!”

    瑟银兄弟会的特使听到这个名字,忍不住放下心来,在联盟和部落两头怪物中间求生存,得罪奥特兰克之王是非常不明智的决定。如果是以往,山长水远,得罪了就得罪了,你难不成从奥特兰克山脉兵到灼热峡谷打我不成?然而现在,这真的是说打就打,不讲道理。所以能够缓和与卡洛斯的关系,瑟银兄弟会也是松了口气。

    “神器损毁,那只鸦人最后如何?”

    卡洛斯有些在意,特别问了一句。

    “不知道。维克托**师最后只是送回了神器残骸,并没有透露太多信息。”

    和瑟银兄弟会的交谈总体非常顺利,一边花钱消灾,送礼赔情,一边也没有和黑铁矮人死磕的想法,两家皆大欢喜,之前的梁子就算揭过了。

    和摩根财团之间的会谈,就不那么惬意了。

    希尔薇的精神状态非常有问题,在“我”和“我们”之间不停转换,前者要求切断与百万亡魂的精神联系,独立自我,后者不计代价的要施放怨恨,完成复仇。而这次摩根财团的密使来谈事情,明显是“我们”的决定。密使要求卡洛斯尽快履行协议,带兵南下,催促联盟先干翻兽人,再干翻黑龙,最后渗入地下和炎魔之王大决战。

    简而言之,就是三个字:干!干!干!

    在表述完上头的决定后,密使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

    “陛下,这是您和摩根夫人的协议。说实话,我也知道这些要求有些强人所难,但是您半年以来毫无作为,无动于衷,确实有些……”

    “嗯,我知道了。”

    “从我个人所见所闻来说,财团上下对于和奥特兰克的同盟关系还是非常看重的。”

    “嗯,我明白了。”

    “所以,实际上,可能,摩根夫人想要看到您的诚意,毕竟财团已经为陛下您付出了这么多,陛下是不是也应该有所表示。”

    “你在威胁我?”

    “不敢,只是作为盟友,我们希望看到陛下更大的诚意。”

    “嗯,我会做的。”

    “另外,卡洛斯陛下,我们得到了您侍卫长的相关信息。”

    “哦?!”

    “似乎有人在西部荒野见到过您的侍卫长。”

    “是吗,有确切消息请及时通知我,如果确定是本人,不要吝啬救助。”

    “那是自然,我们双方可是盟友。”

    结束谈话后,卡洛斯一个人坐在帐篷里,抚摸着以为失之交臂的兄弟会之剑,回忆着过往。

    南征在卡洛斯这只大蝴蝶的推动下,远比记忆中的惨烈顺利不知道哪里去,只要继续施加压力,压垮兽人部落似乎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然而回忆开战以来,自己上蹿下跳,似乎很搞笑。

    多久没有和父母见过面了,姐姐现在怎么样了,两个弟弟怎么样了,母亲快要生了吧,自己好像还有个未婚妻……

    一时懈怠下来,卡洛斯忍不住开始胡想联翩。

    侍卫长不可能背叛自己,摩根财团不可能真正翻脸,阿什坎迪和奈法利安之间到底生了什么。

    想着想着,卡洛斯有些入迷了,以至于索拉偷偷摸摸的混进帐篷也没有注意到。

    “哈呀,好一柄绝世凶器,连我这样的二手牧师都能看出来上面凝聚的冤魂怨念,你居然就这么抱着?”

    “出去。”

    索拉拉了拉自己肩头的衣物,露出妩媚的笑容。

    “夜深露重,陛下,咱们就寝吧!”

    “圆润的出去。”

    “哎,哎,你这人怎么这么没意思,老娘是长得丑还是身材差,你怎么一直这个态度?”

    索拉迷之爆了。

    卡洛斯看了看索拉,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

    “身材不错。”

    “忘记了,我的错,我的错,忘记了你有高等精灵脸盲症。”

    迅从饥渴碧池模式切换回知心好友模式,索拉把松开的衣物拉好,坐到了卡洛斯身边。

    “你还真是锲而不舍啊。”

    卡洛斯忍不住嘲讽道。

    “废话,把到你,少奋斗五十年好不好。”

    索拉也不矫情,白了卡洛斯一眼。

    “问你个事。”

    “说。”

    “有没有办法通过物器追述记忆。”

    卡洛斯问道。

    “如果你指的这把凶器,那么我的回答是可以。”

    索拉出乎意料的爽快,直接给出了答案。

    “你行吗?”

    “我不行。”

    卡洛斯果断的站了起来,离开这顶帐篷。

    “睡觉去吧。”

    “喂,过河拆桥也没有你这么快的啊!”

    索拉不满的大喊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