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283章 遇到白学家打死准没错

第283章 遇到白学家打死准没错

 
    “遇到也好,认识也好,成为朋友也好,是我先,明明都是我先,为什么父亲会让哥哥你娶艾丽娅,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哥哥,这到底是为什么?”

    维尔顿扭住阿莱克斯的衣领子,不甘的低吼着。八Α一λΑ小λλ说α网=   wαwλwν.Α8α1zw.com

    “维尔顿,你明白什么是婚姻吗?”

    阿莱克斯烦恼的看着弟弟,两只手摊在身侧,对于弟弟的愤怒无奈而纵容。

    “我已经是大人了!”

    维尔顿瞪圆了眼睛。

    “我知道,我知道,甚至你和那个小侍女在树林里鬼混我也知道,你以为谁帮你擦的屁股。”

    阿莱克斯伸出右手用食指和中指点了点弟弟的手背,维尔顿不甘的松开了拳头。

    “哥哥,不一样,这不一样,我喜欢她,我想娶她,让让我好不好,求求你了,让让我。”

    维尔顿苦苦哀求道。

    从小到大,因为卡洛斯和伊露西亚的优秀,家里对于阿莱克斯和维尔顿的教养要求其实很低,近乎放养。因为年龄的差距,两兄弟即使再怎么努力,也跟不上大哥的脚步,而大姐选择成为魔法师,已经和没有魔法天赋的两兄弟成为两个世界的人。所以,阿莱克斯和维尔顿作为巴罗夫家族的二子和三子,实际上感情非常深。

    反正有父亲和大哥在前面顶着,天塌下来也不用自己去扛,吃喝玩乐的空闲学习学习怎么当个合格的贵族,这就是两兄弟的日常。

    然而,一切在卡洛斯.巴罗夫,阿莱克斯和维尔顿的大哥,巴罗夫家族的长男成为奥特兰克王国的国王之后,生了改变。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ιwαw?.?8α1=z=w?.αc?o=m=

    王国的归王国,国王的归国王。

    为了家族在继承权上的优先级,阿历克斯.巴罗夫很可能将自己的领地拆分,将自己的爵位传给二儿子或者三儿子。

    这是一个大家族族长最可能做出的决定。

    家国天下,家国天下。家在国前,天下这么大,少了我也没啥。

    于是,原本没有被报以太高期待的两兄弟吃喝玩乐的好日子结束了。

    作为国王的弟弟。昏庸可能是一种喜闻乐见的天赋,最为巴罗夫公爵,无能是不可饶恕的罪孽。

    不得不说,詹尼斯荒废自己法师的修行,对两个幼子的教育还是很有成效的。至少阿莱克斯和维尔顿之间的兄弟情义还很不错。

    直到阿莱克斯被通知自己将和先王后的妹妹定下婚约。

    奥特兰克被视为小国,主要原因是人口对比其他几个人类王国,略有不足,但是单论国土面积,却并不小。

    原因很简单,延绵几千里的奥特兰克山脉,在地图上太占地了。

    而实际上,那那那那那那么大的奥特兰克山脉,对王国有价值的也仅仅是南麓的向阳坡和三处高山平原。

    加文高地、索菲亚高地,斯坦恩布莱德。

    这三处整体平坦的高原对人类来说基本就是奥特兰克群山的精华所在。除此之外的千里奥山,不过是牧马地和伐木场而已。八一?中α文网οο wΑwοwλ.?8φ1Αzψw?.λcψoλm

    先王后的家族,在卡洛斯登基一事上的果断态度和支持立场,让家族在第一次清洗中彻底掌握了加文高地。

    作为政治正确的奥特兰克老贵族,也获得了与王室联姻的资格。

    虽然卡洛斯已经与嘉丽雅.米奈希尔订婚,但是和另一个巴罗夫联姻,依然是对家族的巨大帮助。

    于是,也就有了之前在宴会厅休息室,两兄弟之间的争执。

    义兄弟反目,要么是杀父之仇。要么是夺妻之恨。

    亲兄弟反目,要么是为分遗产,要么是为争女人。

    “但是维尔顿,我已经完成成人礼了。而你还只是个孩子。”

    阿莱克斯低着头努力理平自己褶皱的衣领。

    “看看我,我和你一样高,甚至比你更强壮,阿莱克斯,我哪里像个孩子?就你猎杀那头小狮子,我甚至不需要侍卫帮忙!不。我甚至可以徒手搏杀!”

    维尔顿不甘的低吼道。

    曾经的小胖子,在卡洛斯的榜样作用下,在母亲爱的铁拳下,坚持(被迫)不懈的进行着身体锻炼,已经长成了一个棒小伙。

    “……”

    阿莱克斯张嘴想要说点什么,但是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沉默了一小会,才继续说道。

    “维尔顿,听好了,我只说一次。这场婚姻我是欢喜的,艾丽娅挺漂亮的,我也不讨厌。但是,好看的女孩子多了去了,艾丽娅还不足以让我神魂颠倒。不是我和你争抢,而是父亲的意思,父亲要我娶艾丽娅,所以我就娶艾丽娅,明白吗。”

    “你可以拒绝的……”

    维尔顿的语气软弱下来。

    “我无法拒绝。”

    “为什么?”

    阿莱克斯不自然的皱了皱眉头,冠冕堂皇的说了谎话。

    “因为那是父亲的意思。”

    对于权力和地位已经初有体会的阿莱克斯不想告诉自己的弟弟,因为这是一场政治婚姻。

    我爱你,并且赢了你。

    这种亲情实惠两不误的事情,为什么要拒绝。

    阿莱克斯还不能完全明白什么叫做政治婚姻,也不能明白母亲眼中的愧疚从何而来,但是既然不是那么愉快的事情……放开维尔顿,冲我阿莱克斯来!

    所以,阿莱克斯可以毫无愧疚的面对自己的弟弟。

    “阿莱克斯,就这一次,就这一次,让我,好不好,你去和父亲说,我去求母亲,等卡洛斯回来我去求卡洛斯,事情会有所改变的。”

    维尔顿的小心机也到此为止,也不再腻歪的称呼阿莱克斯为哥哥,一见钟情的少年在用自己最后的努力拯救自己单方面的爱情。

    “我不能。”

    “你能的。”

    “抱歉,我不能。”

    维尔顿脸上的希望之光逐渐消退,失望和绝望慢慢的浮现。

    “那么,我们就是敌人了。”

    维尔顿自以为冷酷的板着脸说。

    “大哥曾经说过,男人就该像一面镜子,你对我的态度就是我对你的态度。维尔顿,事后怎么样都好,但是一会儿你别搞砸了,让父亲在满堂贵宾面前丢脸。”

    阿莱克斯往前迈出一步,见维尔顿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便自顾自的绕开了呆若木桩的弟弟,快步离开。

    开门,关门,用眼神警告和提醒自己以及维尔顿的贴身侍从,阿莱克斯从新在脸上堆砌出标准的贵族式笑容。

    一间小小的休息室,一扇结实的橡木门,外面的世界欢声笑语歌舞流连,里面的世界是一个被现实伤害了自尊的少年。

    阿莱克斯快步的穿梭在人群中,希望赶快回到父亲身边,希望进入那个属于成年人的交际圈。

    路途中,除了享乐和八卦,一条不算太好的消息传进了阿莱克斯的耳朵里。

    “听说了吗,今天早上,那帮子牧马人叛乱了,大公爵派了整整一个军团去平叛。”

    “那些该死的贱民,真没有眼神,卡王即将归国,骑在马上也没有陛下高,老老实实的牧马交税不就好了,还叛乱。”

    “就是就是。”

    没有获取到更多的信息,阿莱克斯再次加快步伐。

    或许,我可以请求父亲让我参与这次平叛……

    阿莱克斯开始幻想自己的初阵如何的战果辉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