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251章 《艾泽拉斯的货币战争》——卡咸平

第251章 《艾泽拉斯的货币战争》——卡咸平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没有憋屈就没有背叛。◎  ?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诺莫瑞恩大资本家mR.ma曾经说过:员工离职的原因无非两个,要么钱得少了,要么心里恼了。

    卡洛斯自己当了国王,才深刻的体会到了什么叫管理风险,什么叫做人心不古。

    奥特兰克那点地,那点人,都能闹出无穷无尽的破事,自己还有老爹帮忙,要调和内部矛盾都感觉到一种精疲力竭般的憔悴感。何况这偌大一个洛丹伦。

    我们爱戴我们的国王,但是他敢加税,呵呵,手动暴乱。

    这是每个王国都存在的真实现况。

    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二世从自己的父亲手中接过洛丹伦的王冠后,表现出了一个优秀政治家应有的所有素质————公正、宽容,以及果断。

    排除南下的暴风王国不提,直到最近百年,洛丹伦的人类才掀起一股王国化浪潮,几大王国纷纷完成资产重组,几家王室纷纷上市收盘。

    在此股浪潮之前,离开阿拉希高地北上拓荒的人类多数是按照家族或者阿拉索帝国时期的封爵为名号进行土地开,大家在政治阵营上其实是一样的,都是阿拉索北上洛丹伦建设兵团。

    直到最近百年,手里有现钱了,心也野了,胆子也大了,这个公那个爵已经不满足了,我们来称王吧!

    然后大家开始谈吧,你给我什么什么好处,我给你多少多少庇护。

    于是,洛丹伦大6上人类几大王国先后就这么成立。

    又用了几十年时间,才稳定了内部结构,形成了现在的形式。

    雾里看花终究把握不到脉门,当卡洛斯亲身加入国王俱乐部后,才现,在第二次兽人战争期间,除了戴林.普罗德摩尔在提尔库拉斯的统治地位不可动摇之外。几乎所有的国王都是在坐针毡。

    倒因为果的想一想,自己之前患上【泰瑞纳斯恐惧症】也是有些庸人自扰。

    泰瑞纳斯因为全力促成联盟,并且无条件支持安度因.洛萨的行为为他赢得了极高的声誉,甚至成为联盟的盟主。这一切都是在联盟战胜部落,战争尘埃落定之后。

    现在的泰瑞纳斯,其实过的很苦。

    人类也是生物,生物的本性就是自私的,这是为了延续个体生命的进化选择。崇高的信念、开阔的眼界和卓越的学识可以抑制住这种人性的自私。卍 八一小說№網w、w`w`.`8-1、z`w、.、c`o、m`但是你指望在艾泽拉斯。在洛丹伦大6,在人类社会有多少人拥有这些优秀品质?

    为了提供前线大军的补给,洛丹伦王国也是勒紧了裤腰带,然而兽人还是打到了洛丹伦城下。仅这一件事,就给泰瑞纳斯的政敌攻讦他的借口。

    然而洛萨在部落内乱后的乘胜追击,给予了泰瑞纳斯强有力的支持,让他安然度过了这一次的政治危机。

    但是泰瑞纳斯的政敌们凝神提气,一记重拳挥出,却打了个空,难免憋出内伤。心中愤恨不平,却不得已偃旗息鼓。

    卡洛斯所要干的事情,就是再次挑起洛丹伦城内各种政治势力的对立,才好浑水摸鱼。

    先是从粮食下手,十万金币的食物收购计划让洛丹伦城内的粮食价格直接上涨了百分之五十。

    泰瑞纳斯在开仓平价未果后,果断的下达了限运令。我不干涉你们的只有买卖,但是战争期间,只准进不准出,你买了也只能在洛丹伦城卖。

    泰瑞纳斯的果断令卡洛斯吃惊,原本。卡洛斯以为泰瑞纳斯会下达粮食专营国有化的命令,这样的话就需要耗费大量的金币进行平仓,否则用武力作为后盾的强迫政策只会激起更大的社会动荡。

    然而姜还是老的辣,一纸限运令。虽然引了粮商和车马行的不满,但是限制运输总比充公征用强,这种程度的损失还不足以激起相关利益集团的剧烈反抗。

    第一手棋,泰瑞纳斯占得先手。

    这几天里,卡洛斯在泰瑞纳斯提供的庄园里宴客休养,等待着泰瑞纳斯提出见面请求。仿佛一切和自己无关。

    然后,第二手棋悄然落子。

    虽然人类王国之间各个王国行的金币、银币重量和成色有着一定的差异,但是汇率还是总体稳定的,基本可以通用,而铜币则是统一制式的古阿拉索款式。

    在此时的洛丹伦城,一枚金币可以兑换六十七枚银币,一枚银币可以兑换一百零四枚铜币。

    在之前的粮食收购战中,卡洛斯抬高粮价的同时,也用金币兑换了大量的银币,并且利用巴罗夫家族的商行和有利益关联的政治盟友抽调了过七十万枚的银币脱离市场。

    同时,卡洛斯也不想和泰瑞纳斯正面对着干,撕破脸对谁都没有好处。所以主动抛售手里的粮食,主动平抑粮价,并且只允许市民凭借居住证明少量购买,不逊于大商人倒买倒卖。。

    于是,在洛丹伦城居民的歌功颂德声中,卡洛斯用十万枚金币换得了五十八万枚银币。? 八一小說¤網w、w-w`.`8、1-z、w`.`c`o-m

    泰瑞纳斯一时之间没有看懂卡洛斯的动作,虽然知道一切的背后肯定有巴罗夫家族在搞鬼,但是在情况不分明的时候,轻举妄动不是明智之举。

    所以泰瑞纳斯选择了沉默。

    根据历年的铸币记录可查,洛丹伦城的流通银币在一千一百万枚左右。卡洛斯收拢了大约十分之一的流通银币还不至于让市场出现太大的波动,而且因为大量金币的涌入带动了更多制造业的活跃,前行的战事顺利也是极大的利好消息,在纷繁的订单掩盖下,金银币的兑换比例还降至一比六十九。

    紧接着,卡洛斯的杀招就来了。在暗中收集银币的同时,巴罗夫家族伙同其他的合作伙伴,放出了人类几大主要银矿矿难不断,银脉枯竭的消息,同时让手下的法师、炼金术师大量收购银锭。

    因为达拉然的重建工作正在进行当中,也没有人怀疑那帮法爷要这么多银子干嘛。

    在大约二十万金币的冲击下,一磅银锭的价格比同等重量银币高出大约七十七枚铜币。

    市场从来都是盲目而滞后的,小老百姓一年可能也存不下两枚金币。和他们利益相关的更多是银币和铜币,在有利可图的情况下,许多银串子走街串巷的从市民手中收购银币,每六十八枚银币换一金币。枚一百零六枚铜币换一银币。

    大量银币被黑心的商人熔铸成银锭出售。

    并且,法师们还表现如果量大的话,下一次的收购价可以再高一点。

    于是,黑心商人们的心更黑了。

    然而,说好的下一次也就变成了永远的下一次。鲜衣怒马的法爷们带着货物离开洛丹伦,一去不回,只留给洛丹伦城一地的银水。

    到这时候,洛丹伦的居民们才感觉到,身边的银币仿佛变少了。

    而这十来天的时间里,卡洛斯会客,跑马,去王宫和泰瑞纳斯鬼扯了两次,顺便再次收拢了一百一十万枚的银币。

    “天呐,我以为只有金币的颜色才是最迷人的。没有想到……”

    带法琳娜观看了在秘密仓库堆积的银币海,卡洛斯轻轻揉捏的着女伴的肩膀,帮她放松紧绷的肌肉,然后柔声说道。

    “多既是强,大既是美。”

    第二步棋,卡洛斯暗度陈仓争先,只等泰瑞纳斯落子。

    果不其然,泰瑞纳斯为了应对洛丹伦城的银荒召开了一天一夜的宫廷会议,牛鬼蛇神都冒了出来。

    单凭巴罗夫家族一家之力挑战整个洛丹伦王国,无疑是自寻死路。但是挑起火头一起坑米奈希尔家族。事情就大有可为。

    限银令,驳回。

    强制各大家族金换银,集体反驳。

    重启铸币计划。好!好得很,但是谁都别想主持。泰瑞纳斯自己来?黄花菜都凉了。

    铜币升值?这不是要所有贵族割肉放血喂屁民吗。别想。

    金币贬值?大家呵呵就好,你敢贬值我就敢收购,想我贬值放出,门都没有。

    泰瑞纳斯不是不能通过行政手段强行平抑银荒,但是泰瑞纳斯是国王,不是慈善家。牺牲他一个幸福全王国的事情他是不会干的。

    商议无果之后,泰瑞纳斯直接找上了事主,卡洛斯。

    一场银荒还不至于卖女儿,在粮食限运令上开了条口,卡洛斯答应放出自己手里囤积的银币。

    “但是陛下,我们大费周折的搞风搞雨,仅仅就弄到这么点粮食,于事无补啊。”

    特使不解的问道。

    “涨价的时候要和国际接轨,降价的时候就要谈特殊国情了,不用急,好戏才刚开场,我们还有时间。”

    虽然口上说着还有时间,卡洛斯心里却明白,给自己走钢丝的时间不多了,兽人大酋长战败的消息传来的时候,就是自己收手的时候,在那之前完不成计划,那么这个计划基本就泡汤了。

    因为连年大战,各国都存在战后饥荒问题,只是轻重不同罢了。奥特兰克虽然从供给数据上来说到夏收前有一个月的粮食缺口。但是向山要,向海要,挤一挤裤腰带,匀一匀粮口袋,其实自己扛也能扛下来。问题就在于这么干,民心就丢了,血气就消了。艾登当国王我们都不挨饿,你卡洛斯当国王我们就要挨饿,凭什么?

    升斗小民看不到卡洛斯的努力拯救了多少人,大家关心的只是自己吃不吃得饱。

    这种想法无可厚非,却分外伤感。

    我给予了你们最宝贵的,你们却只看得到自己手上的。

    卡洛斯知道这只是一种矫情,很快将这些负面心思抛之脑后。

    想要人卖命,总得给出足够买命的报酬。救而不活,不过是一种自我满足,和袖手旁观见死不救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从洛丹伦运粮,从斯坦索姆筹粮,只要装载着粮食的大车源源不断的开进奥特兰克,百姓就会有希望。

    放银,怎么放是很有讲究的,你不可能排着队凭身份证一人两个吧。

    所谓的放银,无非就是用银币进行大宗商品的结算,让被囤积起来的银币重新回到流通市场。

    很快,卡洛斯居住的庄园变得门庭若市,无数有身份有家势的人找上门来,希望拜会卡洛斯陛下。

    特使在洛丹伦忙碌数个月,作为专业外交人员,自然对洛丹伦的大小贵族了若指掌。

    在有计划,有目的,有选择的接待了一些有必要见的人后,卡洛斯就闭门谢客了。

    “吉安娜,帮我联系下安东尼达斯大师吧。”

    无视了吉安娜那沉甸甸的小荷包,卡洛斯觉得事情酝酿的差不多了。

    因为法琳娜在中间充当双重间谍,卡洛斯从种种蛛丝马迹中已经察觉到泰瑞纳斯知道自己的杀手锏不是银币恐慌而是战争债劵。而自己暗中收集战争债券的行为也已经是所有洛丹伦贵族之间不能说的秘密。

    “卡洛斯大坏蛋,你把我关了一个月,终于准备对我痛下杀手了吗?想我貌美如花,你竟然狠得下心,真是禽兽不如!”

    吉安娜一边吃着糕点,一边绘声绘色的说着。

    “别闹,再贫嘴,我就去你房间搜查了。”

    “别!”

    吉安娜知道自己假公济私的事情是卡洛斯默许的,但是真要说开了,弄个鸡飞蛋打总是不美。

    “虽然帮你跑腿干了不少活,但是你到底要做什么吗,前前后后你亏损了快四十万金币了,完全看不明白啊。”

    吉安娜作为海商王戴林.普罗德摩尔的女儿,商业头脑自然是不差的,但是卡洛斯天马行空的举措还是让她看不懂。

    “政治的归政治,经济的归经济。在艾泽拉斯玩金融,就是脑子里有米田共。你看不懂是正常的,因为我从一开始的目的就不是赚钱。”

    又在吉安娜的小脑袋上拍了一下,卡洛斯闭目养神,等待着安东尼达斯的到来。

    作为洛丹伦战争债券的最大持有者,作为急需进行达拉然重建工作的领袖,卡洛斯觉得自己能够和安东尼达斯进行一次愉快的交流。

    要不要让自己母亲来一趟呢?

    卡洛斯觉得自己的节操碎掉之后,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