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250章 玩个麻将四个输家,难道是桌子在赢钱?

第250章 玩个麻将四个输家,难道是桌子在赢钱?

 
    原始社会好,原始社会好,原始人民不穿裤子光着屁股跑。▲八一?中文??网.ww.DiyTheme.com ?男的追,女的逃,一棍撂翻拖进洞里下一代有了。

    万恶的金钱啊!自从货币出现后,某种意义上来说,美好的原始社会就被终结了。

    艾泽拉斯的人类作远古维库人的分支,进化过程依然在不知不觉中受到了泰坦科技的影响,相对较高的起点,第一代铁维库先祖的庇护,让人类越过了游牧阶段,直接步入农耕社会。文明的展,让择偶条件从单纯的三个一百八变成了五个一百八————除身高一百八十公分、体重一百八十斤、每次那啥最少一百八十下之外,还必须拥有一百八十枚钱币的存款和一百八十个挨得着边的亲朋好友参加婚礼。

    矫情啊,索拉丁大帝的一个名叫“华”的妃子说得好,碧池一日守碧池。

    金钱,或者说货币的出现,加了劳动成果的转换,提高了不同地域人们的联系性,对于人类融合起到了积极的,正面的推进作用。

    然而,但是,货币的出现,也有不好的一面,那就是劣币驱逐良币。一个人类,一个男性人类,他是否优秀的标准不再是身体素质和狩猎能力,而是他有多少钱,他爹妈有多少钱。

    作为货币的受益者,卡洛斯不好意思说什么“离我远点,你们这些可恶的钱”,但是不花钱就能把到妹子,卡洛斯内心深处还是沾沾自喜的。

    要么功夫好,要么长得帅,哎……不能想,想多了会骄傲。

    法琳娜又单身了。

    在下次嫁人之前,法琳娜还得顶着肯尼迪的姓氏。

    “当初你走的那么决绝,真是伤透了我的心。八★一中?文●?网www.DiyTheme.com ◆”

    黑寡妇眼角带泪,嘴角微扬,似幽怨是欢喜,说不出的妩媚。然而手指却不老实的在卡洛斯胸口画圈圈。

    “我的宿命是战场厮杀,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你要的我给不了,强求反而会害了你。离开。是我送给你的最后礼物。”

    卡洛斯现自己对着当初拔x无情的女人说着自己都不信的鬼话,居然一点违和感都没有,自己的【影帝】能力恐怕已经升级LV.5了吧。

    “其实我也懂的,当初的我不过是个小有姿色的笨女人,只想寻一个安稳的栖身之所。你是那么强壮、高大。令人安心,哎,没有显赫的身世,是无法为你孕育王朝的,我懂。”

    不可能吧!这婉转的语气,这会说话的眼睛,这个女人的脸上居然同时出现了明媚的忧伤和疼痛的快乐?!

    法琳娜小姐,您才是以凡人之姿抵达了神之领域的LV.6【演神】吧!

    卡洛斯都有些怀疑自己手里那些法琳娜害死自己两任丈夫的情报是假的,是duang出来的特效了。

    “我给不了你那顶桂冠,但是我还是想保你一世富贵。法琳娜。别再作践自己了。”

    卡洛斯叹了口气,又深深的吸了口气。

    艾泽拉斯的女人哪里都好,就是体味太重,又不爱洗澡,每词大型宴会,对卡洛斯来说都是种痛苦。明明一个个长的如花似玉,怎么就是不爱干净呢?

    所以纵然知道法琳娜是个毒蛇心肠的黑寡妇,卡洛斯也不介意和她进行一些深入的交流。??八◆一中▼文网www.DiyTheme.com ★因为卡洛斯现自己很喜欢法琳娜身上的味道,一种混杂着淡淡玫瑰味道的自然体香。

    “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

    法琳娜突然泪腺崩溃。双手攀在卡洛斯胸前用力捶打。

    “明明我只差一点点就能忘记了你,就差那么一点点。可是,可是,可是连你人都没有看到。就凭一封书信,我就傻傻的躲进麦酒桶,满心欢喜的来了。明明你马上要迎娶嘉丽雅公主了,为什么还要撩拨我,你明知道我无法拒绝你的任何要求,为什么不能放过我。为什么?”

    抽泣逐渐停息,卡洛斯抚摸着法琳娜肩胛骨附近的柔嫩肌肤,最后用一种带着欣喜的哀愁语调说道:“因为你是我第一个女人。”

    不是只有男人有处女情结,女人同样有处男情结,法琳娜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卡洛斯,然后吻了上去,只说了两个字:“爱我。”

    怎么来的怎么去,在精密的安排下,没有人知道一位侯爵夫人曾经到过卡洛斯居住的庄园。

    “陛下,您不用委屈自己的,这位肯尼迪夫人,嗯,风评不太好。”

    特使有些无奈的说道。

    “哈,风评,风评有用,还要军队干嘛,你能告诉我,整个洛丹伦城,还有谁能够在地下室藏二十万枚金币的?”

    卡洛斯突然现端着杯酒摇晃其实不是为了装逼,而是猩红的酒液在杯中翻滚时,有一种异样的美。

    “这个倒是,肯尼迪夫人的敛财手段倒是让人不得不佩服,通过三次婚嫁,接受了三任亡夫的所有产业,触手已经遍布造船、纺织和印染了。作为商人,她确实是个了不得的女人。但是陛下,如此要紧的事情,那位夫人能够相信吗?”

    特使还是心存疑虑,毕竟君不密失臣,臣不密**,一但出现纰漏,很可能就是杀身之祸。

    “当然靠不住。我能给她什么,一个承诺而已,她的根基在洛丹伦,不可能和泰瑞纳斯顶着作对的。”

    卡洛斯淡定的说道。

    “法琳娜一定会在行动上支持我,然后再把我们的动向一点不差的告诉泰瑞纳斯。两边讨好才是她的生存之道。她的位置很微妙,泰瑞纳斯会容得下她的。”

    “陛下,您怎么能……”

    特使大惊失色。

    “你会玩昆特牌吗?”

    卡洛斯突然问道。

    “额,略懂,我一般玩炉石卡牌,昆特牌玩的比较少。”

    特使谨慎的回答,因为他不知道自家国王是个什么意思。

    “我们现在最大的敌人是时间,如果按部就班的出牌,泰瑞纳斯手里一把天胡的牌,我们胜算很小的。我现在的行动,其实就是在不撕破脸皮的情况下逼泰瑞纳斯在第一回合就和我兑子。”

    卡洛斯解释道。

    “但是我们的底牌依然不够,兑子的结果只能是我们惨败,我的陛下。”

    特使依然尽职尽责的劝解着。

    “正常情况下,是这样的。但是我就没有打算好好和泰瑞纳斯玩牌,作弊,三个月前就开始了。”

    “哦!?”

    特使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很多人,包括你在内,都有一个错误的观念。”

    “请陛下指教。”

    “黄金可以作为货币,但是黄金不是货币本身。只要泰瑞纳斯入局,我有五成的把握赢。”

    卡洛斯闻了闻,觉得酒醒的差不多了,一口饮下。

    “什么哄抬物价囤货居奇都是假的,我的真实目的是耗干泰瑞纳斯的活钱,杀手锏是米奈希尔家族行的战争债券。在联盟奠定胜局之前,王室信誉就是王的护身符。泰瑞纳斯在国内也不是没有敌人,只要我能搅起这摊浑水,自然会有吃肉的鱼浮起来。我不想当失败者,泰瑞纳斯自然也不想。既然大家都想赢,总得找个输家,是这个道理吧。从一开始,我的敌人就不是泰瑞纳斯,敌人的敌人总能当朋友的,坑自己岳丈的女婿人品肯定不行啊。”

    听完卡洛斯的言,特使惊呆了。

    原来自以为是的是自己啊,陛下一直以来的武夫形象根本就是种伪装!

    “如果是这样的话,臣认为陛下的胜算最少有七成。”

    “五成就够了,不是胜利就是失败,做好自己的事吧。”

    “遵命。”

    特使第一次心悦诚服的弯下了自己的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