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230章 穿越不装逼,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第230章 穿越不装逼,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地狱猎犬背部的触手状吸盘能够吸收周围的游离能量,口腔中的共鸣器官射出的高频集束声波能打断法术构装,头部数十只复眼能够锁定施法,这些面目可憎的怪物是元素生物和施法者的噩梦。∏∈八∏∈一∏∈中∏∈文,www.DiyTheme.COM

    虽然圣骑士的训练也包含神圣法术施放和元素魔法解析。

    虽然圣骑士作为施法者也会被地狱猎犬所克制。

    但是这些法师杀手显然没有太多对抗圣骑士这种新兴职业的经验。

    一拳将高高跃起想要咬喉的地狱猎犬砸在地上,抬脚踩住脊背,弯下腰去扣住两只主眼的眼眶,卡洛斯用直接的蛮力将偷袭者的头骨从肢体上撕扯了开来。

    地狱猎犬又不是真正的犬科动物,智商纵然不如人类也差不了多少。同伴的惨死让其他的地狱猎犬警觉起来,一个乌瑟尔就够肚子疼了,现在又来了个大家伙,不好办啊!

    “卡洛斯,骑士团快要支持不住了,帮我冲过去!”

    乌瑟尔高喊道。

    “卫兵,过来保护我!保护魔法阵!”

    乌瑟尔的呐喊提醒了莫拓劳.高,术士突然想起不远处不是还有大量的兽人士兵嘛。

    “卡洛斯!”

    乌瑟尔焦急的喊道,身上的圣光之力越来越浓郁而炽烈。

    “你搞毛啊?我可不记得我有开过自杀系的神圣法术”

    卡洛斯伸手拦住了试图突破地狱猎犬阻隔与乌瑟尔汇合的提里奥.弗丁。

    “时间不多了,卡洛斯!提里奥,帮我一把!”

    乌瑟尔的面容严肃而慈祥,散出一股殉道者的光辉气息。

    “卡洛斯大人,我们出击吧!”

    亚历山德罗.莫格莱尼满脸的兴奋。

    “不是,你们有病啊!我都站在这里了,搞出这么场生离死别的戏码是闹哪样?”

    卡洛斯此话一出,魔血之池周围的相关人等突然陷入迷之沉默。

    仿佛是为了映衬卡洛斯的话语,一股不同于地狱火行走时的地面震颤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这是!”

    提里奥.弗丁满怀欣喜的望向卡洛斯。

    “这是王之军势,是来自雪山的愤怒。∮八∮一∮中∮文,www.DiyTheme.COM”

    女精灵索拉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卡洛斯身后,手里把玩着一根地狱猎犬的触须。

    “人类。你腰间别着什么?不,你杀了卜嘎辛,你杀了我的弟弟!”

    悬浮于半空的术士视野比盆地中的众人好太多,远处带着尘嚣蜂拥而至的人类骑兵令莫拓劳.高感到阵阵的绝望。

    “好吧。在听到本王那些亲爱的将军们的唠叨之前,先痛快的厮杀一场吧,虽然对手不太令我满意。”

    随着第一匹战马奔下斜坡,卡洛斯也起了冲锋。

    “这是你们逼我的!”

    莫拓劳.高的眼角流下血泪,牙齿因为太过用力的咬合。也出现了崩碎。

    周围的兽人术士非常想要离开位置逃命,奈何魔法阵强大的吸合力与引导惯性将他们舒服在原地。随着莫拓劳.高最后的疯狂,引导魔法阵的术士们感觉到自己的灵魂随着生命力在飞流逝,而魔血之池却在沸腾。

    虽然卡洛斯手上动作不慢,还有乌瑟尔和提里奥.弗丁在一旁,但是要清剿参杂了零落地狱火的狗群也不是简单的事。

    当几位圣骑士中的佼佼者踩碎最后一只地狱猎犬的头盖骨时,术士早已完成了自己最后的法术。

    “溺毙在燃烧的鲜血中吧,部落必胜,古尔丹大人是不可战胜的!为了你们那自以为辉煌的可悲胜利而欢呼吧,然后迎接死亡。”

    用最恶毒的语气说出这段话后。术士从魔法阵的中心脱落,落入魔血之池。

    在缓慢沉入池底的过程中,兽人用露出池面的那只手对圣骑士们比了个中指。

    零散的地狱火对于奉行大炸逼主意的奥特兰克骑兵造不成什么威胁,即使火焰和高温伤害不了地狱火,爆炸产生的强烈冲击也足以摧毁地狱火的形体。

    原本舍命断后的白银之手骑士团成员看着形式的逆转,纷纷松了一口气。

    吾不畏死,但是能活着,真好。

    “卑鄙的人类,可敢下马一战!”

    原本为了剿灭负责断后的白银之手骑士团,兽人的阵型就拉扯的很开。这样松散的阵型在遇到骑兵时根本组织不起有效的防御阵型。

    一名兽人百夫长出了愤怒的吼叫,却注定得不到答复。

    不是每个人类士兵都能听懂如此复杂的兽人语言,何况他的霜火岭口音的方言是在太难懂。

    一箭,两箭。¢£八¢£一¢£中¢£文,www.DiyTheme.COM三箭。

    伊米尔恼怒的收起了马弓,明明三箭都是奔着眼睛而去,却分别射中了胸口、肩头和咽喉。

    自己的骑射弓术实在不怎么样啊。

    虽然心里挺懊恼的,但是这位骑兵将军依然风轻云淡的丢下了两个字:“傻逼。”

    无力关注身后士兵与士兵的战斗,魔血之池的异常吸引了几位圣骑士的注意力。

    “那个兽人术士不会是自杀了吧?”

    亚历山德罗.莫格莱尼纵然天资不凡,此时依然是个阅历不足的年轻人。有些不安的问到。

    “真是如此就好咯。”

    提里奥.弗丁警觉的扫视四周,应付了事的回答了小兄弟的问题。

    “就让我来终结这一切吧!”

    乌瑟尔想要纵身跃下魔血之池,被卡洛斯一把拽了回来。

    我去!好高能的圣光。

    卡洛斯感觉自己手掌被灼烧般的刺痛。

    “大哥,你想干嘛?”

    “净化这里的污秽。”

    “那你干嘛要跳下去?”

    “为了净化这里的污秽。”

    “为了净化这里的污秽为什么要跳下去?。”

    “因为如此浓郁的邪恶,我想不出其他的办法!”

    “不是啊,我们难道不应该先炸了头顶上那个暗影传送门吗?你这么纠结这个池塘是干嘛?”

    “当然是因为……你说的有道理。”

    乌瑟尔现自己被惯性思维所误导了,术士们守护魔血之池,利用魔血之池,非常重视魔血之池,甚至不惜献祭自身给魔血之池。

    但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是来摧毁地狱火射场的,是来炸传送门的。

    乌瑟尔一时间尴尬不已。圣光探照灯都变成了红绿灯。

    “轰隆!”

    腐蚀性极强的邪能魔血随着一直强壮有力的巨大手臂伸出池塘而飞溅四射。

    众人躲开飞溅的魔血后,一直远同类体型的巨大地狱火正好爬出魔血之池。

    更绿,更强,更灵活。这只足有十米高的特殊地狱火在外型上更接近人型,甚至还有嘴和手指。

    “我说过我会回来的!”

    莫拓劳.高的声音从地狱火的身躯中传来。

    “不,你没有说过。”

    卡洛斯肯定的反驳道。

    然而迷醉在力量的快感中,曾经的兽人术士只想毁灭,只想杀戮。抬腿便想把蝼蚁般的人类踩死。

    飞溅的碎石尘嚣中,邪能怪物感到一阵空虚,踩空了啊。

    “舍弃了身躯,就换来这样可悲的力量吗?”

    乌瑟尔站在地狱火身后,用怜悯的语气说道。

    提里奥.弗丁带着亚历山德罗.莫格莱尼在正面牵扯着大型地狱火的注意力,莫格莱尼手中卜嘎辛.毛的头颅被绕着圈的挥舞着。

    寄宿着兽人术士灵魂的地狱火再次出直刺内心的愤怒嚎叫,冲向了莫格莱尼。

    “你还没有好吗?卡洛斯。”

    乌瑟尔有些焦急的问道。

    “啊!”

    卡洛斯出了积攒气势的嚎叫,但是觉得这样好没有形象啊,简直弱爆了,就算打赢了也高兴不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该怎么办?

    不说点什么浑身不痛快,只会啊啊啊啊的跟个热血**一样,蓄力马上就要完成了,赶快想点什么啊!

    此刻的卡洛斯,作为圣光之道的先行者,技巧领悟也是最娴熟精深的。

    此时的乌瑟尔,作为圣光的私生子,那匪夷所思骇人听闻的圣光储量冠绝联盟。

    当乌瑟尔为卡洛斯提供圣光之力后,卡洛斯一点也不怀疑自己能够一击将眼前的地狱火毁灭。

    但是没有台词。再好的戏也不出来啊!

    当着几千小弟,我就只能啊啊啊吗?

    不要啊,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哼哼哈哈,呵呵呵呵。”

    卡洛斯出了拖戏之笑声。

    “怎么了?”

    乌瑟尔不解的问道。

    “看好了。乌瑟尔,这正义而光辉的军功章,有你的一半!”

    卡洛斯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有了!

    “解开天空的戒令,结冻的白色空虚之刃,和我的力量,我的身体结合。

    终结走向毁灭之路。连同邪魔的魂魄也击溃-----破鞋斩!”

    毁灭的喷射白光顺着卡洛斯的剑刃方向集中地狱火的身躯,击碎了地狱火的构装核心,在邪能和圣光的湮灭反应所引的激烈爆炸中闪耀着属于自己的正义。

    “酷啊,陛下,我有个好消息有个坏消息,您想要先听哪个?”

    架打完了,索拉也冒了出来。

    “先说好消息。”

    “魔法阵的解析工作我做完了,让热气球上那帮家伙下来,三个小时内我能关闭头顶上的传送门。”

    “很好,那么坏消息是什么?”

    “西北方向,有两只兽人军队汇合了。”

    “尚格雯婕卿何在?”

    卡洛斯大声喊道。

    “陛下。”

    尚格雯婕从人群中走出,跪倒在卡洛斯面前。

    “不要让兽人坏了本王老友相见的性质。”

    卡洛斯比划了个切吼的手势。

    “您的意志。”

    尚格雯婕低下头领下了王的命令。

    “吾王的意志!”

    五百多名王教国立骑士团的成员单膝跪地,整齐划一的喊道。

    “奥特兰克万岁!吾王必胜!”

    其他的士兵也狂热的喊道。

    然后在白银之手骑士团的错愕目光中,奥特兰克的军队从迷雾中来,到晨曦中去,王之刀锋所指,吾等所向披靡。

    卡洛斯抬头东望,见到太阳升起,伸了个懒腰。

    “让你们见笑了,真是不帮不够成熟的家伙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