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226章 你距离传奇只差一把火之高兴的距离

第226章 你距离传奇只差一把火之高兴的距离

 
    白水河之战,从战果上看,联盟统计阵亡者过两万,六支主力兵团撤销建制,侥幸逃生的士兵也几乎精神崩溃,谈论起当时的战况就面露惊恐神色。

    从这一战的结果上看,部落似乎已经不可阻挡了。

    如果不是乌瑟尔力挽狂澜,联盟简直就颜面无存。

    作为泰瑞纳斯的心腹死忠,乌瑟尔忠实的履行着自己的骑士之道。虽然平时手下也很恭敬的尊称他为“乌瑟尔大人”,但是私下对他的非议也不少。

    死脑经,死板,刻薄,棺材脸。

    如果不是乌瑟尔能够严于律己一视同仁,早就被士兵在背后打黑枪了。

    但是这一战,在漫天流星的尖啸轰鸣下,在狼骑兵伴着地狱火的冲击下,在被绝望所笼罩的白水河畔,光明使者之名响彻群山。

    忘记了那一年的花开,忘记了那一年的无奈,唯有一片光明海。

    献祭之焰配反魔法外壳,狂暴之力加高大体型,平均体重五吨以上的地狱火带着无与伦比的威势碾压了联盟的士兵。

    纵然有无畏的勇士舍身而上,但是被魔能浸透的岩石又岂是普通刀剑所能轻易摧毁得了的凡物?

    邪能之焰灼烧着勇士的身体,巨大的身躯摧毁着抵抗的意志,拖着巨大焰尾的地狱火不断从天而降,大地在颤抖。

    已经有士兵绝望的扔掉武器跪地等死,口中痴痴的粘着母亲或者爱人的名字,放弃了生的意志。

    是乌瑟尔,那个在其他人看来有些刻板教条的家伙,带领着自己的弟子们迎了上去。

    “啊,是乌瑟尔啊,虽然查过我的岗,收过我的书,罚过我的饷,告过我的状。其实还是个很不错的家伙啊,他迎着夕阳奔跑的身影,让我想起了逝去的青春。”

    不少人抱着这样的想法看着乌瑟尔冲了出去。

    然而,预料中的被血肉横飞没有出现。想象中的英雄末路没有出现,出现的是那一片光明海。

    如同大海般恢宏,如同太阳般光辉,名为乌瑟尔的圣骑士被圣光宠爱着。

    普通士兵拼尽全力,在被献祭之焰烧焦之前也就能敲掉这些岩石怪物一层外皮。但是这些凶残嗜血的地狱火在乌瑟尔面前。没有一合之敌。

    邪能和圣光,作为混沌和秩序的究极力量体现,从宇宙诞生那一刻起便势不两立。

    如遇凡人而言如同天灾一般的燃烧岩石怪,被乌瑟尔一锤接一锤的砸成碎片。

    虽然那时的乌瑟尔并不知道摧毁燃烧核心就能破坏地狱火,诞生圣骑士有自己的思维方式。

    既然找不到要害,就把你砸个粉碎。

    于是,汹涌而磅礴的圣光摧毁着所有妄图砸扁了乌瑟尔的地狱火。

    虽然乌瑟尔带给了所有人惊喜,但是联盟的败局已定,乌瑟尔的搏命反击不过是给了大家一个逃命的机会。

    “撤退!”

    终于,军团长们认识到事不可为。下达了撤退命令。

    但是兽人不是蠢货,借着秘密武器带来的震撼,疯狂的配合着恶魔的力量收割着战功。

    联盟一方的撤退,仅仅比溃败好那么一丁点。

    因为乌瑟尔守护的那座桥梁,没有任何兽人能够通过。

    初春的白水河水流湍急,河水冰冷刺骨,试图通过河流的地狱火统统被汹涌的河流带走,坚硬的岩石皮肤也在剧烈的温度变化下皲裂。

    简单搭建的便桥不断被兽人摧毁,无路可逃的人类士兵们试图跳河逃生,然而他们并不比地狱火强到哪去。冰冷的水温迅带走了他们的体温,除了少数擅长水性的幸运儿,更多的跳水者无非挣扎过,然后沉没。

    最后。越来越多的地狱火聚集在一起,试图用数量湮没乌瑟尔。

    兽人们远远的看着,他们尊敬强者,却从不怜惜仇敌。

    在地狱火大军蹒跚的步伐下,大地颤抖着。然后,在危难关头。乌瑟尔回应了所有的期待者,直径过一千码的大规模神圣风暴洗礼了,亮瞎了兽人和地狱火的眼睛。

    如果地狱火有眼睛。

    乌瑟尔是抱着舍生取义的决断战斗的,但是,他活了下来。

    已经忘记了自己是怎么撤出战场的,但是那时高昂的斗志还残留心中,让他久久不能平静。

    “乌瑟尔大人,洛萨元帅希望您尽快前往他的营帐。”

    传令兵用最恭敬的语气向乌瑟尔行礼并传达了洛萨的命令。

    乌瑟尔用自己的行动完美的诠释了自己的圣骑士之道,光明使者的称号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明白了,我会尽快过去。”

    依然谦逊且礼貌的回应了传令兵,乌瑟尔从忏悔冥想中醒来。

    仿佛打开了某扇门,乌瑟尔对圣光有了更深刻的领悟,更正了以前一些偏执的看法,整个人显得更加的随和而谦逊,无时无刻不在散着耀眼的光辉。

    披上肩甲,带上战盔,乌瑟尔用最完美的姿态离开了自己的栖所。

    “乌瑟尔大人。”

    “是乌瑟尔大人。”

    “快看,是乌瑟尔大人。”

    一路上士兵们的尊崇和敬佩让乌瑟尔感到自豪和骄傲的同时,也体会到了沉重的压力。

    礼貌的回应了每一个士兵的问候,乌瑟尔来到了洛萨的营帐。

    “我们的英雄,我很抱歉,原本应该让你得到更多的休息时间,但是联盟需要你。你,准备好了吗?”

    营帐内,加文拉德、赛丹.达索汉、提里奥.弗丁、穆拉丁.铜须、卡德加全部列席,奥蕾莉亚.风行者身边还有两个乌瑟尔从未见过的高等精灵在场。

    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乌瑟尔还是坚定的回应了洛萨的期待。

    “时刻准备着。”

    “很好,我们的英雄,很好,我的英雄们。”

    洛萨满意的点了点头。

    “白水河战役的失败,我们在五天内后撤了六十公里,但是这点距离远远不足以让我们摆脱来自部落新武器的威胁。然而来自奎尔萨拉斯的盟友们为我们指引了正确的道路。地狱火,那种可怕的怪物并非不可匹敌的,它有着自己的弱点。”

    洛萨说完后。对着奥蕾莉亚点了点头,然后奥蕾莉亚对自己右手边的人使了个眼色。

    “在我们奎尔多雷精灵的古籍里,有对这种怪物的记载,这种名为地狱火的可怕怪物与其说是生物。不如说是一种拥有智能的兵器。描述它的书籍有厚厚的一本,我就不仔细和各位战斗在最前线的英雄们赘述了,我就说点对你们有用的。先,地狱火对于普通士兵来说太多危险,不装备魔法防护装备的话。燃烧的邪能火焰对士兵们是致命的。其次,事后我们用魔法检查了战场,没有现相应规模的空间震荡现象,所以那种规模的地狱火不是直接从虚空中召唤来的。最后,多个白水河战役的幸存者都在描述提到过,当时的天空中好像有个黑点。综上所述,我们有理由相信兽人是提前准备好这些地狱火,然后再想办法把这些怪物砸在了我们头顶。”

    不知名的解说者说完后就退回了奥蕾莉娅身后。

    “我想大家都听明白了,召唤各位到这里来的理由只有一个,摧毁部落的射场。距离部落的上一次进攻也有好几天了。第二次地狱火攻势迫在眉睫,但是我也准备好了足够的火炮给那些家伙尝尝,想再复制一次白水河战役,部落是痴心妄想。但是如果不解决部落的射场,我们就只能一次又一次的被动挨打。所以,我需要你们,联盟最强大的战士们。我需要你们用最少的力量最快的度去完成这个最危险的任务。”

    洛萨说完,双脚立正,右手握拳,重重砸在左胸。行了个猛士礼。

    “拜托各位了。”

    “那么洛萨元帅,部落的射场在哪里。距离兽人的下一次进攻,时间越来越紧迫,我们可能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排查。”

    乌瑟尔皱着眉头问道。

    “自作聪明的兽人。哼。”

    洛萨不屑的说道。

    “他们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完美,殊不知事出反常必有妖的道理。”

    洛萨让出半个身位,示意所有人站过来。

    “这里,或者这里,这两个地点中必然有一处是射场,而另外一处。也是重要地点。所以我需要你们分成两只突袭小队,摧毁部落的痴心妄想。”

    洛萨说到最后,握拳重重的砸在了地图上。

    作战会议的最后,无非是分组问题,但是到最后,奥蕾莉亚提出以个新的想法,为什么不合兵一处,先破一地。如果运气好,选对了,可以用更小的伤亡完成目的。如果猜错了,部落必然引起警觉,加强防守,这样自然就减轻了前线压力。

    射场重地,必然重兵把守,根本没有欺敌诱骗的必要性,想要攻破,只有精兵奇袭一个办法。

    虽然奥蕾莉亚的说法也有道理,但是最后,大家还是决定兵分两路。

    因为时间紧迫,谁也说不清楚地狱火的投射准备需要多久,行动越快越好。

    最后,乌瑟尔、提里奥.弗丁带领白银之手骑士团主攻一处,卡德加协助奥蕾莉亚、加文拉德还有其他人率领铁马兄弟会的精锐突袭一处。

    “奥蕾莉亚女士,我很抱歉,如果图拉扬在的话,原本不需要您上战场的,但是这样的任务,需要的不仅仅是高强的武艺,更需要敏锐的思维。但是……”

    散会后,洛萨留下了卡德加和奥蕾莉亚。

    “不必道歉,洛萨元帅,奎尔萨拉斯已经加入联盟,作为奎尔萨拉斯的将军,我又怎么会畏惧战斗。”

    奥蕾莉亚自傲的回答道。

    而离开的乌瑟尔则在召集了白银之手骑士团的骨干们传达洛萨的命令。

    “亚历山德罗,你可以不参加这次战斗。”

    在剔选了人员之后,乌瑟尔最后对莫格莱尼说道。

    在白水河战役,亚历山德罗.莫格莱尼同乌瑟尔一起战斗到了最后,虽然圣光之力赋予了圣骑士卓越的身体恢复能力,但是乌瑟尔知道莫格莱尼外衣下面绑着浑身的绷带,所以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不要侮辱我,光明使者,总有一天我也会拥有自己的称号!”

    年轻的亚历山德罗.莫格莱尼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上司的好意,渴望功勋的圣骑士毫不畏惧危险和挑战。

    “如果卡洛斯和图拉扬也在,我们初代圣骑士就再次齐聚了。”

    拍了拍莫格莱尼的肩膀,提里奥.弗丁岔开了话题。

    “图拉扬和卡洛斯啊。”

    乌瑟尔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长长的叹了口气。(未完待续。)

    ps:  二战的剧情逐步走向**,前期的铺垫也已经完成。

    就这一章,我撕稿了三次,即使是这一章也不是非常满意,但是再不更恐怕有观众老爷又要问候我进宫了,所以还是了,各位勉强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