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223章 哪来什么选择困难,还不是穷;哪有什么优柔寡断,还不是怂

第223章 哪来什么选择困难,还不是穷;哪有什么优柔寡断,还不是怂

 
    什么叫做品位?

    富人吃粗茶淡饭,是品味,是淡泊,是情怀。☆→☆→,

    穷人吃粗茶淡饭,是生存,是无奈,是潦倒。

    品位就是说话最大声那群人脱了裤子放屁的姿势。

    什么叫做舆论?

    法兰西内战时:

    第一日的报纸,“来自科西嘉的怪物在儒安港登6。”

    第二日的报纸,“不可明说的吃人魔王向格腊斯逼近。”

    第三日的报纸,“卑鄙无耻的窃国大盗进入格尔勒诺布尔。”

    第四日的报纸,“拿破仑?波拿巴占领里昂。”

    第五日的报纸,“破仑将军接近枫丹白露。”

    第六日的报纸,“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于今日抵达自己忠实的巴黎。”

    舆论就是干死敢对着你说真话的,欺骗不明真相的。

    什么叫做潮流?

    当你控制了舆论,你的品位就是潮流。

    卡洛斯陛下喜欢吃斑点鼠尾鱼。

    所以以前三十铜币一磅的斑点鼠尾鱼现在炒到了两银币。

    卡洛斯陛下穿喜欢立领垫肩式的收腰制服。

    所以即便是负责后勤运输的征召民夫也认为这种一弯腰就会起褶皱、不利于干活的样子衣服好看,哪怕一抡锄头就会把腋下的线头扯开。

    卡洛斯陛下说不能在四月之前恢复塔伦米尔的耕种,国家将收回土地所有权。

    这是不合规矩的,除非死了一族谱,合法继承人全部死光光,否则王室是没有权利收回任何的有主之地。

    规矩永远都是规矩,但是也只是规矩。

    以战争之名,死或者怂。选一个吧。

    所以当奥特兰克军光复塔伦米尔全境时,陪同捷报送回国内的还有卡洛斯的《限时返耕令》。阿历克斯.巴罗夫,奥特兰克王国的摄政大公爵,国王卡洛斯.巴罗夫的亲生父亲。

    当大公爵接到儿子亲笔签名的政令后,犹豫了许久,还是觉得吃相太难看了。

    思索了许久。大公爵在从抽屉里的夹层中取出一张诏书用纸。

    在誊抄了儿子的大致命令之后,阿历克斯在后面添加了一段。

    凡是在期限内新开垦的耕地只要在夏收时缴纳佃租,王室承认开垦者的土地所有权。凡是返耕组织得当的领主,夏收多缴纳多少封供,秋收双倍的少缴。如果无力组织返耕的领主必须按照领土面积缴纳抗令税,否则视为放弃土地所有权,抗令税必须在夏收之前缴纳。

    在仔细的看了几遍之后,阿历克斯没有看出什么破绽,满意的点了点头。在儿子有些陈旧的签名下补上了自己的名字。

    巴罗夫家族在塔伦米尔有两个苹果园,三个农庄,还拥有塔伦米尔镇,但是都不论土地面积,光说耕地面积,连塔伦米尔地区的百分之三都不到。

    虽然将塔伦米尔收为己有是很大的诱惑,但是巴罗夫家族的家族还是明白吃独食拉黑屎的道理,在国王的命令后面添加了一大段比较缓和的补充。

    更改完《限时返耕令》。阿历克斯大公爵居然现一下午就这么过去了,自己整整一下午就只处理了这么一件事情。而桌子上还有堆积如山的文件。

    “真是不让人省心的儿子啊,你再怎么搞,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如果跟泰瑞纳斯谈崩了,就只有高价收购粮食了。那么这场仗,所有的战争红利都是其他几家的。”

    在心中默默的叹了口气。大公爵决定还是休息会,妻子儿女还等着自己一起共进晚餐。

    为了巴罗夫家族的这顶王冠,阿历克斯已经许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至于《限时返耕令》布后,万一卡洛斯战败,兽人再次肆虐塔伦米尔怎么办的问题。摄政大公爵根本不愿意去想。如果愿意,奥特兰克还能再调遣三万人上前线,如果不是因为巴罗夫家族为了稳定人心巩固根基,直接下达限行令,将难民堵在奥特兰克山脚下,艾登几十年的积蓄完全能够支撑奥特兰克王国打上三年。

    虽然这么想很无情很残酷很灭绝人性,阿历克斯是真的希望阵亡的人再多一点。

    能买来粮食的才叫金币,换不来食物的金币和旷野里的石块有什么区别?

    为了大奥特兰克的构想,巴罗夫家族这是在走钢丝。

    自己是怎么被卡洛斯那服的?

    阿历克斯笑着摇晃了下脑袋,见墨迹已经干涸,就将诏书收了起来,放在保险箱里放好,然后准备陪家人去了。

    而一切的始作俑者,卡洛斯.巴罗夫则正在塔伦米尔东北方的山区接受百姓的感恩酬谢。

    按道理,作为国王,卡洛斯应该待在塔伦米尔镇这座临时大军营里统帅指挥自己的大军。然而现实情况是,部落没有那么多的兵力在塔伦米尔维持驻军,卡洛斯用迅捷如风的推进先堵住了塔伦米尔地区大半兽人正规军的归路,然后大军平推,骑士团开道,几乎把塔伦米尔地区犁了一遍。

    作为人类开了近千年的地区,塔伦米尔没有多少可以藏兵的地方。就算兽人一个能打三个,但是在十比一的兵力差距下,部落派遣到塔伦米尔的军队留给了卡洛斯两千七百一十一具兽人尸体和一百一十三只食人魔残骸。

    大军行进其疾如风后,扫荡部落侵掠如火,卡洛斯认为自己不错。

    在关卡路口布放守备,其徐如林正在紧罗密布的进行,卡洛斯认为问题也不大。

    友军有请不动如山,卡洛斯觉得自己应该能拖多久拖多久。

    风林火山,果然是领军的不二法门啊!卡洛斯感慨道。

    收复塔伦米尔,说良心话,卡洛斯选取了个非常巧妙的时间点。夺地容易守土难,兽人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硕大一个塔伦米尔,部落只有三千人左右的驻军,作用也是干扰你联盟从这里得到补给。

    如果不是洛萨的大军和奥格瑞姆的部队正在酝酿一场大战,只要部落再派遣数支奇兵从山区绕进,等农夫返田后再进行大肆破坏,卡洛斯的如意算盘就变成要命的紧箍咒咯。

    但是正因为部落的主力被洛萨仅仅的牵制在了希尔布莱德丘陵的中北部,奥格瑞姆只要脑子没病就不会分兵来主动进攻,这就给了卡洛斯巩固防线的宝贵时间。

    你三万人往这一放,部落人来少了没用,送菜,人来多了,主力战场又吃紧,唯一合适的选项只有威而不攻,放置一只军队在塔伦米尔之外游走。只要你奥特兰克的大军敢出动,我就绕过你打你基地。

    不管优势劣势都换家,你救是不救?

    所以当探子把洛萨的使节即将到来的消息送到卡洛斯手上的时候,卡洛斯果断的使出了剿匪遁。

    兽人好凶好坏的,在山里打游击好猛好厉害的,攘外必先安内,且容我剿个匪先。

    正好听说山区里有个村落在兽人的威胁下坚持了一年多,终于等来王师,卡洛斯决定亲自去看看,顺便躲开使节。

    不是卡洛斯自私不顾大局,而是在粮草问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卡洛斯根本不敢大肆出击。

    驻防的部队每日消耗是一的话,作战的部队每日消耗最少都是三。

    虽然准备了三个月的粮草,但是一大半都还在奥克兰特城的粮仓里堆着,还没有运下来。即使是洛萨,卡洛斯也不打算全信,在手里没有余粮的情况下,命脉怎能握于他人之手。

    见了难推辞,索性不见了吧。

    于是卡洛斯在安排了诸多事宜之后,带着亲卫到山里放羊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