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218章 别BB,不服SALA

第218章 别BB,不服SALA

 
    烦忧困扰,诸事缠身,忙。

    为名奔波,为利游走,伤。

    一直到出征前一天,在整理行装时,自己的侍从官托德询问卡洛斯破碎的【博尼格托.幻影舞者】应该如何处置时,卡洛斯才想起,自己拖欠了一个承诺没有落实。

    再炽烈的情感,也敌不过时间的冲洗,当初那浓如苦酒般的情感,在一件件的烦心事,一桩桩的重要事,一叠叠的麻烦事面前,都变得淡然无味。

    直到抚摸着曾经陪伴自己多年的佩剑,卡洛斯才想起来,自己还欠阿斯兰一个交代。

    原本只是通知经历了那一战的参与者去给老战友的未亡人送温暖,但是卡洛斯现自己低估了自己的影响力,也低估了骑士精神和英雄情怀的号召力。

    出征前夕,该准备的早就准备好,没准备好的即使大军出了也准备不好,空闲的贵族骑士们过四百人跟随着卡洛斯到了阿斯兰的遗孀住处。

    在奥特兰城外的一处小小庄园,虽然年轻的圣骑士没有给予自己的心上人一个盛大的婚礼,却倾其所有为自己的小家庭布置了一个爱的巢穴。

    四岁半的小姑娘拿着一柄小木剑正在殴打一个亚麻布捆绑的稻草人,浩浩荡荡的人群吓到了小姑娘,嘴里嚷嚷着“妈妈,妈妈”的跑进了屋子里,一个粉色长的年轻女人牵着小姑娘的手走了出来。

    我艹,阿斯兰这牲口不值得同情啊,这少女满没满十六岁啊,女儿都这么大了!

    虽然一时间走神,卡洛斯还是迅将散的思绪收拢回来。

    “见过陛下,贵安。”

    粉少女……少妇虽然穿着朴实,礼仪却非常规范,一眼就能看出家世不凡的贵族范儿。

    “拉克丝.克莱因吗?”

    卡洛斯的左边脸颊微微有些不自然的抽搐。

    “陛下,您不该来的,大公爵阁下已经减免了我们家五年的税赋。抚恤金也放了,您这样做让其他为国牺牲的将士怎么想,阿斯兰一直想做一个没有瑕疵的正直骑士,现在他人不在了。维护他的生后名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所以,请陛下您回去吧。”

    还没有进入正题,就被眼前的少女顶了一通,卡洛斯却被说的毫无脾气。

    “我要给你好处。你不能拒绝。”

    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卡洛斯说出了教父的经典名言。

    “阿斯兰是一个高尚的人,正直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是一个为了骑士道精神和公义真理奉献牺牲的人,他唯一的私心就是为你赢得一个伯爵夫人的名号。虽然我给不了阿斯兰一个伯爵领,但是我会给你伯爵夫人的身份,算是了却阿斯兰的心愿。”

    虽然嘴上强硬,拉克丝的眼泪却忍不住流了下来。

    自己和阿斯兰私奔,是没有得到家族祝福的。自己都还只是一个半大的孩子,却要抚养女儿长大,说心里不苦肯定是假的。能够得到国王的承诺和祝福,对于自己的孩子自然是极好的,对于自己的处境自然也是极好的,一直强装坚强的少女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谢谢陛下,谢谢大家。”

    “妈妈你为什么哭了?”

    小姑娘闹不明白生了什么,一脸疑惑不解的神情。

    “因为高兴啊。你叫什么名字?”

    卡洛斯蹲下身躯,用自认为和善的表情问道。

    “我叫瑞文,瑞文.萨拉。叔叔。你的脸太大,挡住我的太阳了。”

    小姑娘并不怕生,用脆生生的声音说道。

    这尼玛熊孩子。

    一时间,卡洛斯觉得悲壮的气氛被无忌的童言破坏了。

    犹豫了片刻。卡洛斯还是从侍从手里接过包裹,打开摊在了地上。

    “大脸叔叔,这是什么?”

    小姑娘咬着手指头问道。

    “陛下,您别和小孩子置气,死丫头,叫陛下!”

    拉克丝也被自己女儿搞的没脾气。有些尴尬的笑着圆场。

    “这是你父亲的遗……礼物。留给你的礼物,一柄因为你父亲的壮举而注定被人铭记的长剑……的碎片。”

    卡洛斯说这段话的时候,又想到了当日那个义无反顾将背影留给自己的男人,想起了被遗忘的伤害,感觉心里堵得慌,说话也断断续续的。

    “为什么父亲要留给我一堆碎片,父亲为什么不亲自送给我,父亲他人呢?”

    拉克丝听到女儿的问题,忍不住又开始流泪,而卡洛斯却又走心了。

    四岁多的小女孩哪来的这么清晰的逻辑,你丫不会也是穿的吧?

    但是面对那清澈的目光,卡洛斯最终只剩下一声叹息。

    将大手覆盖在瑞文的头顶上摩挲了两下,成功弄乱了小姑娘的羊角辫,卡洛斯站了起来。

    “断剑重铸之日,骑士归来之时。”

    留下善意的谎言和圣光的祝福,以及自己的钱袋,奥特兰克的王了却了一遭心愿后,沉步离开。

    有了国王的榜样带头,所有的骑士圣骑士们纷纷留下了自己的祝福和钱袋。

    此时的圣骑士们对于圣光的圣化效应理解的还不十分透彻,也不明白本身就是史诗品质的长剑虽然碎裂,但是作为圣遗物,在数目惊人的祝福和敬仰下,已经圣化。

    当所有悼亡者都离开后,拉克丝忙着收拾钱袋,整理数目,留下了年幼的女儿在院子里。

    虽然不明白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小姑娘觉得那么多人都对自己说同一句话,必然是好话。

    双手紧紧握住剑柄,现看起来很重的断剑远比想象中的轻盈。

    “断剑重铸之日,爸爸归来之时!”

    小孩子的玩心甚重,耍帅般的喊出口号之后,闪耀着符文光辉的碎片居然自动归位,从新整合成一柄完整的大剑。

    “啊?哇!酷!!!”

    虽然只维持了片刻,大剑再次碎裂,但是幼年的瑞文对于名为父亲的英雄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走在回城的路上,卡洛斯的思绪缥缈而遥远。

    但是慢慢的,一个个名字从思绪的角落里蹦跶出来,越清晰。

    阿斯兰.祈安。

    拉克丝.克莱因。

    瑞文.萨拉?

    为什么阿斯兰的女儿会姓萨拉?

    算了,反正艾泽拉斯换姓氏不是什么大事,这个暂时不追究,瑞文.萨拉,瑞文saLa?

    卡洛斯总感觉自己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觉得这个小姑娘将来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啊!(未完待续。)

    ps:  大眼珠子这么萌,你们不要黑他。

    好吧,作者君也挺萌的,也表黑我好伐。

    事情是这样的,一方面这两日有正经工作上的事忙,一方面奶奶病好出院外公又住院了。不管哪边,我都是长孙,跑医院少不了。

    事情凑堆,断更什么是在非人力可挽回。

    但是观众老爷们如此支持,作者君怎么可能下面就没有了,对吧。

    再缓缓,再缓缓,月初爆(舔着脸),旧账还完了,新账好说,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