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208章 伟大的先知安德罗妮生前曾经说过:卖爹的都死了

第208章 伟大的先知安德罗妮生前曾经说过:卖爹的都死了

 
    从第一次和兽人交手,和剑圣对敌,卡洛斯就有个疑问。

    这些家伙强的没有科学道理,猛的不讲魔法依据。

    兽人的强,还能用天生的体质和恶魔之血的加成来理解。

    但是剑圣的强,那已经是越**,达到一种类似于道的强了。

    借用一个无法独立完成直播的游戏解说的话来讲,那是理解上有差距。

    对于武,对于技的理解,有差异,有差距。

    卡洛斯在战场上对阵过剑圣,赢过,平过,也输过。赶跑过,重伤过,杀死过,却从来没有俘获过。

    即使尸体也没有。那些兽人士兵只要再剑圣阵亡过后,会如同疯一般的抢夺尸体。

    所以在生擒了斯巴达克斯之后,卡洛斯耗费了大量的珍贵资源救活了这个剑圣。

    起初,卡洛斯用圣光治疗斯巴达克斯,反而严重的灼伤了兽人剑圣奄奄一息的身体。在用草药和魔法药剂续命成功之后,方砖提取了兽人的血样,分析出里面有异常活跃的魔力反应。

    恶魔之血!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股魔力反应逐步淡化,归于平静。

    虽然用圣光刺激斯巴达克斯依然会令兽人剑圣痛不欲生,但是通多是精神上的,而非生理上的。

    所以,每日的圣光洗礼,这样对于其他人类可遇而不可求的待遇到斯巴达克斯这里就成为了一种酷刑。

    而奥特兰克的圣骑士们乐此不疲。

    但是长时间的接触圣光,驱散了恶魔之血对于斯巴达克斯施加的嗜血诅咒,让斯巴达克斯在心灵上平静了下来。

    兽人虽然勇武好战,却并非无脑的毁灭者。

    平静下来兽人剑圣在囚室中反思自己的过往,产生了深深的罪恶感。

    “那根本不是来自力量的祝福,那是支配我们意志的恶魔之血。”

    斯巴达克斯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并没有多少愧疚,成王败寇,输了无非就是一条命。但是他对于玛诺洛斯,对于恶魔,对于燃烧军团的恨意。却伴随着怒火高涨起来。

    我们都做了什么?

    强迫各个氏族的同胞饮下恶魔之血,不服者死。

    屠杀了沙塔斯的德莱尼人,将两个种族的百年友谊焚为灰烬。

    改变了自身的信仰,迫害原始萨满们。

    神智恢复清明的剑圣为了更加深远的报复。选择了配合监禁者们的实验。

    因为这条命,还有用。既然先祖的意志要我清醒过来,那么我就不能放任族人们依然在混沌中懵懂。

    因为斯巴达克斯的配合,所以方砖同意了给这个兽人书籍排解忧闷,消磨时间。

    原本是想更加的了解人类世界。但是方砖提供的书籍都是类似于《圣光照耀着谁》、《三百年异位面生物图鉴》、《心灵鸡汤》之类的。

    在最初的艰难之后,兽人剑圣掌握了人类通用语预计文字的排列规律,并理解了这些书籍想表达的意思。

    好像很有道理啊!

    宗教类或者说心灵类的书籍,本身就是写给那些想太多的人看的。

    一个兽人,在文字的海洋里,被人类的思想感化了。

    “我认识你。恭喜你,虽然没有人告诉我,但是我还是从守卫的交谈中推测出,你当上国王了。”

    剑圣斯巴达克斯在看见房门打开之后,便放下了手中的书籍。

    “这很好。一个能够交流的兽人。说实话,我已经受够了你那些只会高喊LokTaR ogaR的脑残同胞。”

    在守卫的尴尬神色中,卡洛斯自己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了兽人面前。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人类。剑圣的奥秘,在于积年累月的刻苦锻炼,如果你想要利用我的血来成人类剑圣,无非是痴人说梦。”

    斯巴达克斯的通用语并不标准,但是并不妨碍他与卡洛斯的交流。

    “没有这个兴趣,死在圣骑士手下的剑圣也不是一个两个。在战争中,个人的作用远远没有军团那么大。你愿意透露剑圣的秘密,我们会给你更优越的条件,你不愿意讲也没有关系。我不会强求的。”

    两个同样强壮的男子互相对望着。

    “我个人是不会因为过往的所作所为道歉的,因为战争中,大家都只是个士兵,我没有做错。”

    “你的说法我接受。”

    卡洛斯平淡的说着。

    “但是作为兽人,我很抱歉,侵略你们的世界。是我们的错。”

    “哦,很新奇的说法,第一次听说。”

    卡洛斯脸上终于出现了玩味的笑容

    “恶魔之血,你们的词汇很贴切。玛诺洛斯的血液,虽然带给了我们力量,让我们轻易的战胜了德莱尼人,战胜了鸦人和唬人,战胜了山地戈隆和平原食人魔。但是,让我们输给了自己。一切就如同一场噩梦,我们以为一切都是我们自己的意志,以为自己是这股力量的主人。但是感谢你们的圣光刑罚,当我醒来时,我才现我们错了,是玛诺洛斯主宰了我们的意志。我们以为是我们做出了决议,然而不是。”

    卡洛斯安静的听着兽人的自白,没有嘲笑,也没有劝解。

    见对方不接话,斯巴达克斯在短暂的沉默之后继续说道:“我不会一个人背负整个种族的罪孽,也背不动。况且这场战争的胜负未定。所以我只能给你这样的一个承诺,如果你战败了,你们人类战败了,我会尽可能的保全你们这些人。但是如果你们胜利了,并且试图找我们兽人背后的那些幕后黑手麻烦,我可以帮助你们。”

    “哦?你不恳求我宽恕兽人的罪行?”

    卡洛斯越来越觉得这个兽人有意思了。

    “得了吧,别当我是个傻子,能成为剑圣的没有一个是傻子。你只是奥特兰克的王,你代表不了整个人类,如果你们联盟胜利了,兽人的命运我可以预见到,无非是伤亡惨重的回到德拉诺而已。我干嘛恳求你?”

    斯巴达克斯用带有嘲讽意味的眼神看着卡洛斯。

    “那么,关于对抗那些恶魔,你能提供什么帮助,剑圣阁下。”

    卡洛斯决定进入主题。

    “我可以帮你训练你的精锐士兵。”

    “哈,你打得过我?”

    卡洛斯出了不屑的嗤笑声。

    “打不过,但是这并不是说你的武艺就比我好,只是你的身体素质强于我而已。原谅我的冒犯,如果你和我体型一样,力量想当,我杀你不用十招。”

    “然而没有如果,我单手就能掐着脖子将你提起来。”

    斯巴达克斯突然挥拳,卡洛斯的反应也不慢,嘭的一声,守卫们纷纷拔出了兵刃。

    卡洛斯挥了挥手手,示意守卫退下。

    “有意思,这是什么?”

    “掌控愤怒后所获得的力量。”

    卡洛斯忍不住在内心骂了句卧槽。

    “怒气?”

    “随便你叫什么吧,虽然恶魔之血支配了我的意志,却也让我更加清晰明了如何支配自身的愤怒而不是被愤怒所支配。”

    斯巴达克斯回答道。

    “你就不怕我们用怒气去对付兽人?”

    卡洛斯皱起了眉头问道,感觉这里面仿佛有问题。

    “不怕,学会掌控愤怒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而战争,不可能僵持那么久。要么你们战败前杀了我,要么兽人战败,你们反攻倒算,不会有你担忧的那一天。”

    斯巴达克斯解释了自己的理由。

    好有道理啊,我竟然无言以对。

    “跟我讲一讲关于你们兽人,关于你们德拉诺的事情吧,以前有个叫莱昂纳多的德莱尼珠宝加工匠师跟我说过,我想听听兽人是怎么说的。”

    卡洛斯决定暂时略过这个不好下决定的话题。

    “哦,那个奸商居然还活着?”

    斯巴达克斯突然来了兴致。

    “奸商?”

    卡洛斯忍不住八卦起来。

    “嗯,奸商,火刃矿圣索兰达尔的舅舅嘛,经常从索兰达尔那里搞些边角料做一些看起来很厉害,其实质地很差的珠宝作品骗钱。”

    “额,你其实是在变相夸耀他手艺好吧?”

    “手艺还行,可惜是个奸商。”

    斯巴达克斯中肯的点评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