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191章 有些朋友,是可以用来卖的,有些朋友,是不许你说他坏的

第191章 有些朋友,是可以用来卖的,有些朋友,是不许你说他坏的

 
    没有太多的前戏,枫溪谷之战从一开始就进入**。

    在兽人的帮助下,祖阿曼的巨魔们学会了大型投石机的组装技术。当高等精灵的斥候传回这个消息时,卡洛斯不淡定了。

    因为图拉扬提出过枫溪谷周边的百年老树太多,可能会为敌人建造攻城设备提供资源,建议焚毁。然而精灵们拒绝执行这些破坏家园的计划,而卡洛斯也不准备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路。所以明知道图拉扬的提议是正确的,大家都无视了这个正确的提议。

    毕竟不抽调大量的人力,这个计划毫无作用,那些需要两人合抱的大树可不是几把小斧头就能对付得了的,而大规模行动,统筹计划又是个麻烦事。

    果断的转移话题,卡洛斯觉得没有必要在这个节骨眼上闹不愉快。

    “凡是敌人想要做的,都是我们必须阻拦的;凡是对敌人有利的,都是我们必须破坏的。”

    在卡洛斯的“两个凡是”的指导思想下,图拉扬率先响应,算是主动略过。精灵们虽然面色不太好,也是积极的响应。

    于是在枫溪谷这个神奇的地方,原本的防御方主动起了进攻,而侵略者,却在积极防御。

    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

    卡洛斯不知道怎么突然想起了这么句话,虽然好像用在当前不太合适。。

    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啊。

    这是这几天卡洛斯感受最深的领悟。

    因为物资问题,奥蕾莉亚去了远行者之家,跟银月城代表扯皮去了,而留下的精灵在听说凯尔萨斯挂帅,银月城大军尽起后,一下子有了底气,对于卡洛斯这个名义上的联军统帅也客气起来了。

    最要命的是,跟随自己一路打生打死的士兵们也心生倦怠,开始偷奸耍滑。

    有时候看着某些高等精灵的脸。卡洛斯都想掀桌子不玩了,但是都已经做到这个地步,怎么能够跟自己的酬劳过不去。

    所以,一场符合各方利益。唯独不符合战争常识的战斗就这么打响了。

    “很抱歉,卡洛斯陛下,为了这场并不属于您的战争,还要您受这样的委屈,真的很抱歉。”

    达尔坎抓住机会。找到了和卡洛斯单独谈话的时机。

    “我不委屈,阿纳斯塔里安不是答应给我酬谢了吗。”

    卡洛斯对于**师,还是很客气的。但是达尔坎将卡洛斯的真客气当做了反讽,不禁更加羞愧难当。

    那些见证了巨魔的残暴,和人类一路打出来的高等精灵还好,达尔坎看到自己带来的这两千援军,真的是气愤到不行。

    也不知道这些家伙哪里来的自信,如果没有卡洛斯和图拉扬这些人类的支撑,就凭三千精灵,如何与三倍以上的巨魔战斗。

    王子殿下的大军?

    一天没到。一天就做不得数啊!

    达尔坎试图借这次谈话,安抚平息卡洛斯的怨气。

    “真的很抱歉,卡洛斯陛下,那些小家伙已经被功勋和名望晃花了眼睛。战争在他们眼里变成晋升的捷径,却忘记了打仗,总是要死人的。”

    达尔坎毕竟还要脸,只能挑着话说。

    “其实也不算错。在援军预定到达的情况下,主动出击,改变战争态势,也不算错。大师您不必将这一切背在自己身上。”

    卡洛斯算是听出了达尔坎话里话外的意思,主动安慰道。

    “虽然我是个法师,不过也是经历过战争的。我们奎尔多雷精灵虽然自傲,却不该自大。放弃坚固的攻势。以劣势兵力在野外和强敌浪战,可不是什么明智的决策,那些小家伙只不过趁奥蕾莉亚元帅离开的时机,以民意绑架了陛下您的意志而已。所以我应该道歉。”

    达尔坎诚恳的鞠了一躬。

    “好吧,我接受您的道歉,还请您和其他法师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多多费心。一切等到凯尔萨斯领军到来,都会好的。”

    卡洛斯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感谢您的慷慨和仁慈。”

    达尔坎说完就主动离开了,再废话就显得矫情了。

    原本的枫溪谷守备力量,人类占主导,高等精灵虽然是地主,却积极的协助着卡洛斯一行。但是凯尔萨斯领军的消息传来,一切都变了,好像高等精灵们突然就找到了主心骨,好像就凭逐日者的名号,巨魔就会拱手而降不战自退。

    而枫溪谷本身就不是奎尔萨拉斯的重镇,当四处收集的物资在几千张嘴下飞消耗的时候,奥蕾莉亚不得已,必须外出去寻找补给地。脱离了她的管控,精灵们开始质疑卡洛斯和图拉扬的决议。

    已经心生去意的卡洛斯不愿意干着好人的活,背着坏人的锅,所以对高等精灵的求战请求只是稍作劝阻就同意了,并且该出兵出兵,该出力出力,只为在凯尔萨斯面前加分。

    这就是政治的无奈和肮脏。

    在联盟高层,在政治会议上,阿纳斯塔里安或者说凯尔萨斯说你卡洛斯好,比一万个奎尔萨拉斯平民说你奥特兰克的国王好更管用。

    拨开温情的外衣,政治从来都是**裸的冷酷无情。

    现在的卡洛斯根本不想计较战损比或者说枫溪谷防御战的胜负,甚至都不怎么在乎自己手下这只军队,只想赶快了结这件事。

    阿纳斯塔里安同意奎尔萨拉斯加入联盟,而自己是引荐人。

    这就足够了。

    就算只有自己和奎尔萨拉斯的特使返回奥特兰克也无所谓了。

    差点把图拉扬忘记了。

    卡洛斯更正了一下想法,自己,加上图拉扬,带上特使。只要我们三个活着回到奥特兰克就行了。

    这是底线。

    刚想完,卡洛斯就使劲揉了揉脸,忍不住自嘲起来。

    连你自己都是这么个想法,又怎么有资格怪手下人起了其他心思。

    “陛下,我想向您禀报。”

    没有走多远,伊米尔就拦下了卡洛斯。

    见伊米尔半天不说话,卡洛斯明白过来,示意侍卫不用跟随,然后和伊米尔走到了一旁。

    “陛下,援军到了,还有三天的路程,他们派来了信使。我觉得这个消息不应该随意扩散,就隐藏了信使的行迹,这是国内来的信函。”

    伊米尔掏出一卷蜡封的羊皮纸恭敬的递给卡洛斯。

    “做的好,晚一点你安排下,我要见信使。”

    “是的,我这就去安排。”

    伊米尔见自己的处置得到了卡洛斯的肯定,欣然领命,面带微笑的离开。

    而卡洛斯拆开蜡封,阅读了书信,忍不住勃然大怒。

    “放nm的屁!”

    忍不住用中文国骂宣泄怒意,卡洛斯一把将羊皮纸揉成一团。

    书信上写着,十日前,索拉丁之墙失守,后经守备军苦战,重新夺回,四千守军伤亡过半。守备军最高指挥官比格拉斯.贝尔托恩的亲卫队全体阵亡,比格拉斯.贝尔托恩失踪,疑似投降部落。

    大叔那种浓眉大眼的人类种族主义者会叛变?

    我,不,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