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187章 若为圣战四十年,何惧西征两万里

第187章 若为圣战四十年,何惧西征两万里

 
    巨魔中偶尔会出现异常强壮者,一些异变的家伙除了那对大长牙,几乎找不到任何与同胞类似的身体特征。如果是在人类社会,怪物、畸形儿的称谓将伴随他们走完悲惨的一生。但是在巨魔的社会里,这些异变者被同胞包容着,照顾着。

    卡西莫多就是这样一个变异巨魔。

    身高二百八,体重三百八,臂长四百八的卡西莫多一顿饭能吃半头熊。即使在饥荒时月,部族也没有放弃他,这让异变者对于阿曼尼,对于祖阿曼,有一种强烈的归属感和认同感。即使找不到体型合适的婚配者,来自兄弟们的关爱依然如同清泉一般滋润着卡西莫多寂寞的内心。

    没有人知道,这头能够手撕猛虎的怪物在磨练搏杀技艺的空余,兴趣爱好是种花。

    但是今天,现在,生死相搏的战场上,卡西莫多格外的痛恨自己。

    痛恨自己为什么不将种花呆,甚至吃饭睡觉的时间都用在训练上。

    眼前的这个人类才是真正的怪物!

    明明只到自己的胸口,明明胳膊比自己的细那么多,明明看起来白白嫩嫩的,为什么力量这么大,为什么动作那么快,为什么他不怕自己?

    略微的走神,人类一斧头劈在卡西莫多的肩头。

    糟糕,绷紧的肌肉依然没有阻挡住斧头的锋芒,左边手臂用不上力了,至少要一分钟才能恢复。

    卡西莫多猛的一沉身体,用尽全力收缩受伤部位的肌肉,右手握拳横扫,成功的将这个人类逼退。

    握住斧柄,卡西莫多拔出肩头的利器,鲜血喷薄而出。活动了一下麻的伤口,利用肌肉的切合止住流血,巨魔强大的再生能力起到作用,最多两分钟。伤口就能完全愈合。

    这柄斧头意外的合手,卡西莫多露出嗜血的神色,丢了武器,你要怎么办。和我肉搏吗?

    那个人类居然笑了,拒绝了他的同伴递给他的其他武器,捏了捏拳头,他真的想和我肉搏吗?

    卡西莫多愤怒了,你在侮辱我。人类!

    不顾伤口没有痊愈,卡西莫多如同一头暴躁的裂蹄牛一般冲了上去,在离他的敌人五米远的的地方举起了斧头,这样在下一步就能用最舒服的姿势狠狠的砸下去,把那个可恨的小白脸砸成肉酱。

    奥义,百分百空手接白刃!!!

    卡西莫多诧异的现他的对手背后长出了翡翠色的翅膀,然后双手合十接住了自己的劈砍。

    这不可能!即便单手出力,我卡西多莫也能一拳砸碎石头,你怎么可能接住我的斧头!

    眨了眨眼,卡西莫多现翡翠般的羽翼化作点点星光消散。接着便是手头一空,面前的对手突然消失不见了。

    这才对嘛,幻觉,刚刚的一切都是幻觉,一定是昨天晚上撸多了。

    虽然随着斧头重重落下,卡西莫多的身体跟着趔趄了一步,但是变异巨魔的心头却是松了口气。

    紧接着,感觉右边脚踝吃痛,卡西莫多失去平衡,重重的摔倒在地。

    该死。他什么时候绕到我身后的?

    卡西莫多倒地的同时,调整姿态,利用惯性强行收回斧头横劈出去,组织了对手趁自己倒地进行后续追击。

    成功了。那个人类跳开了。

    但是因为左肩着地,刚刚止血的伤口再次崩裂,鲜血又撒了一地。

    强行用无力的左手支撑地面,一阵乱无目的的劈砍做掩护,卡西莫多勉强站了起来,却也累的气喘吁吁。

    而他的对手站在十米开外双手抱胸看着他。嘴角带笑。

    你这是自寻死路!

    突如其来的暴怒触了潜藏在血脉中的力量,卡西莫多进入血之狂怒的状态,整个人感到一阵轻松,疼痛仿佛都远离了自己。

    “人类,你要付出代价!”

    卡西莫多疯狂的想要泄自己的怒火,他想要折断自己手中的斧头来宣泄愤怒,却现折不断,甚至折不弯。

    “塔斯丁苟。”

    听到这个人类居然说出了巨魔语,卡西莫多楞了一下,然后用自己所剩无几的理智思考了一下。

    欢迎?

    欢迎什么?

    干,你敢蔑视我!

    去死吧!

    卡西莫多双手持斧,高高跃起,用用劈下。

    然而他的敌人并没有被自己的巨大威势吓倒,反而拔出大腿上的猎刀。

    自己劈空了,而且从感觉上来说,自己用腋下到腰际应该被开了一大条口子。

    但是管它的,反正又不痛,相反还有点爽。

    卡西莫多落地后反手又是一拳,再次逼退敌人,接着闪身而上,誓将仇敌一刀两断。

    怎么可能?这么大的个子,怎么可能这么灵活?

    眼看那个人类矮身闪过自己的横扫轨迹,再低头,自己的胸前已经多了一个刀把。

    愚蠢,这么短的刀子,怎么可能伤得了我,我可是有三个心脏的卡西莫多!

    可惜变异巨魔没有来得及出嗤笑,两只属于人类的手已经握住了胸口的刀把,横向一拉。

    噗啦的一声,即使有血之狂热的效果屏蔽了痛觉,卡西莫多还是觉得会很疼。

    紧接着又是从右肩到右胯,刀锋碰撞卡西莫多的肋骨,带着清脆的声响再次划开一道伤口。

    卡西莫多从此也成了胸口有十字伤疤的巨魔。

    你这是找死!

    这个距离,自己不可能砸偏!

    卡西莫多露出了嗜血的狞笑,不管拉扯伤口肌肉而喷涌的鲜血,只求将眼前这个烦人的小家伙劈成两半,今晚吃一半,明早吃一半。

    但是,怎么可能?

    他居然单手接住了自己的手腕?

    他居然握住斧柄扯开了自己的手指?

    卡西莫多左手出力,一记左勾拳,一句惹毛我的人有危险,却感觉砸在了铁板上。

    “你好,再见。”

    血之狂怒虽然赋予了眼前这个怪物无惧痛苦的忍耐力,无视伤害的行动力。然而伤口就是伤口,自己的感知可以欺骗,这个世界的物理法则却不容欺骗。

    卡洛斯清晰的感觉到,这个怪物的力道在减小。它的疯狂只是在透支自己的体力。

    当感觉差不多了,卡洛斯停止了玩耍,决定用符合勇士的死法给予这个让自己感受到生死搏杀所带来快感的敌人有尊严的死法。

    一脚踹在变异巨魔的小腿上,巨魔的膝盖带着巨大的动能重重的砸在地上,半月板应该都碎了。

    将奥金斧抛上天空。卡洛斯带着“啊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的怪叫在数秒的时间内轰出了数十记蕴含圣光之力的重拳,彻底的瘫痪了巨魔的关节和力肌肉。

    深吸一口气,高高跃起,踩在巨魔的肩头,卡洛斯接住奥金斧,再次展开圣光之翼改变力方向,在不着力的情况下挥砍出了强而有力的一击。

    原来被砍头,血真的能飙出那么高啊。

    落地的空暇,卡洛斯居然莫名的想起了关于《窦娥冤》的争论。

    “苟塔金,你所谓的勇冠阿曼尼的强者。就是这种空有一身蛮力的莽夫吗?虽然没有交过手,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这种货色你能打两个。”

    卡洛斯不满的抱怨道。时间紧迫,五日的归期在即,已经不允许卡洛斯继续自己的猎杀之旅了。虽然眼前的敌人不算庸手,但是这种军团作战的利器在一对一的单挑战里,敏捷不足的弱点是致命的,更何况在力量上,这头变异巨魔也只是占有优势,做不到碾压。

    “老板。卡西莫多可是**最强的巨魔,何况这只是个意外,本来他姐姐艾丝美拉达本来应该是个好对手,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祖阿曼武魁艾丝美拉达居然不在,这不能怪我。”

    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苟塔金开始称呼卡洛斯为老板,并且无师自通的学会了丢锅神技。

    “他,卡西莫多,姐姐。艾丝美拉达,祖阿曼武魁?祖金是不是还有个绰号叫戢武王?”

    卡洛斯感觉自己的脸皮在抽搐。

    “老板,您后面说的我没有听明白。”

    苟塔金如实的反应了自己的困惑。

    “算了,这个大个巨魔脑袋,当做给图拉扬的礼物足够了。苟塔金,你去做下防腐处理。”

    卡洛斯决定不纠结这些了。

    “您算找对人了,老板,你们人类的手艺太差,我们巨魔才是专业的。”

    苟塔金走过去拾取卡西莫多的级。

    “伊米尔,战场打扫结束了吗?”

    卡洛斯伸了个懒腰,感到一阵运动后的舒爽。

    “大少爷,四百二十六记级,我军无一阵亡。”

    伊米尔在非正式场合,一直称呼卡洛斯为大少爷,反复的强调自己家臣的地位。

    “哈,苟塔金他们提前一天在水源下毒,这都还能死人,以后别说你们是奥特兰克的精锐,别说你们是我卡洛斯.巴罗夫手底下的兵,少爷我丢不起这个人!”

    卡洛斯不介意伊米尔的表功,也不介意私底下将军们的排资论辈。

    以前看小说,卡洛斯对于贵族领主们用忠不用能感觉很不爽,觉得贵族领主都是傻逼。等到自己当国王了,卡洛斯才现,自己注定也要当个傻逼。因为卡洛斯现,在遇事时,自己最信任的不是亨利谢特,不是王教国立骑士团,奥特兰克的那些将军们,还是这个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骑兵将领,伊米尔。

    对于能力在水平线以上的伊米尔,卡洛斯并不介意给予他一些特殊待遇。

    “少爷说的是,但是这依然是一场巨大的胜利。”

    伊米尔不放过一切拍马屁的机会。

    “哈哈哈哈,走吧,再拖延,巨魔来援军就不好了。风紧,扯呼。”

    卡洛斯一挥手,突袭部队迅的撤退。

    虽然在人前,卡洛斯对于斩杀卡西莫多不以为意,但是和奥蕾莉亚汇合之后,卡洛斯那是极尽嘲讽之能事,在游侠领主面前大吹特吹。

    要你开场抢人头,要你弹无虚,要你瞎显摆,哈哈哈,就问你服不服!

    虽然两边的头头在撕逼,手下人却依然履职尽责,严密的维持着警戒圈。

    因为永歌森林观光五日游马上要结束了,而旅行团深入巨魔活动区太深了。

    在卡洛斯和奥蕾莉亚的带领下,这批联军的精英一晚上最少要夜袭巨魔和兽人营地两次。

    卡洛斯一时兴起,拿出了上一辈子学的那些摸哨探哨的本事,给自己的手下们现场表演了一把什么叫奥特兰克不相信眼泪。

    作为参与者,这些士兵军官在见识了卡洛斯特色的夜间突袭和精灵特色的无声杀人术之后,兴奋之余也是背心哇凉哇凉的。

    智慧生物的一大特色就是会类比,会模拟。

    如果我是那些巨魔和兽人,我能逃得过吗?

    越想越心惊,所以不需要提醒,没有人在警戒和夜间放哨的时候偷懒。

    因为怕,因为不敢。

    当最后一只小分队回到集结地,卡洛斯指着加里森敢死队的痞子们就是一阵臭骂。

    但是当加里森将一个包袱交给卡洛斯的时候,卡洛斯却骂不出来了。

    “听说他有个未婚妻?”

    “恩,没有结婚,女儿却五岁了。”

    “我曰,他好像才二十四吧?”

    伊米尔跑题驱散了淡淡的哀伤,卡洛斯猛地一怔,才反应过来这里是艾泽拉斯。

    “继续说。”

    “他岳父看不起他,他们两个是私奔的,他向他未婚妻保证过,会给她一个伯爵夫人的名号。”

    伊米尔叹了口气,为英勇的同僚在心中默默致敬。

    “伯爵领我给不了他,但是伯爵夫人的名号,我会满足他的心愿。安心的去吧,汝妻子吾养之。”

    加里森敢死队这帮胆大包天的家伙不知道从哪里,偷回来了阿斯兰.祈安的兵刃,断成五截的博尼格托.幻影舞者。

    哀伤归哀伤,正事还是要干,清点战果,五百一十七人的观光旅行杀人团返程时还剩下四百零六人,然而带回去的战果,却有九百三十四。

    一百二十个小时,这只复仇之军用在食睡的时间不足二十个小时,剩下的时间全部用在索敌,袭杀,拦截斥候,摧毁不落后勤上面。

    卡洛斯摆明了要放图拉扬鸽子,赶路的时间怎么能计算在休假之中呢。何况四百多巨魔,这么大一块肥肉,不吃是在对不起自己啊。

    在嬉笑怒骂之后,返回枫溪谷的途中,卡洛斯找了个机会和奥蕾莉亚单独谈了谈。

    “好点了吗?”

    “完全没有。”

    “原因。”

    “泰隆.血魔。不将他挫骨扬灰,此恨绵绵无绝期。”

    看透奥蕾莉亚坚强的假象之下,是愈汹涌的愤怒之火,卡洛斯觉得自己错了。

    “我会帮你的。”

    “谢谢,我会报答你的。”

    “呵呵。”

    卡洛斯本来想开玩笑问一句以身相许吗?

    但是到最后,只剩下万金油般的两字真言。(未完待续。)

    ps:  对啦,在这双十一的剁手节圣战日,作者君为所有大半夜不滚床单的书友们带来了深深的敬意和问候,因为作者君也没有出去玩啊!

    舔着脸说是为了观众老爷们,反正作者君自己是不太信的,观众老爷们就假装信了吧。

    天国的86子,大内的绿红茶,求更新啊,在这圣战日,你们敢不敢更一章啊。

    好吧,怀着深深的恶意,不是,敬意,作者君祝大家剁手节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