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网游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173章 鬼来吧,鬼来哟,远在天边滴游子,鬼来啦,鬼来咯,我已经厌倦漂泊

第173章 鬼来吧,鬼来哟,远在天边滴游子,鬼来啦,鬼来咯,我已经厌倦漂泊

 
    庸人自扰,智者自知,知己知彼,则百战不殆。

    面对敌人压倒性的数量优势,卡洛斯如此的狂放不羁,扬言战无所畏,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知己知彼。

    因为人类和精灵的联军,目标并非是消灭所有的进犯之敌人,而是保护奎尔萨拉斯的平民撤离战场。

    如果以这个为战略目标,卡洛斯的自信就不再是狂妄。

    由于为了等待兽人盟友的援军,祖金领导阿曼尼巨魔整整给了卡洛斯和奥蕾莉亚他们半个月时间。

    但是当斥候和巡逻探哨回馈信息,巨魔和兽人真正开始行动了,奥蕾莉亚身心俱疲的现至少还有五千左右的精灵没有完成撤离。

    “早干什么去了?早的时候让他们走,让他们撤,跟害他一样,现在听说事情变了,开始急了?开始慌了?大爷不伺候了!”

    虽然卡洛斯非常想这么对着那些在奥蕾莉亚面前哭诉哀求的家人这么嘲讽道,可惜心里这个小小的阴暗想法永远没有机会付诸行动。

    “奥蕾莉亚,五天,五天,又五天,我们没有更多的时间给你这些同胞了,让他们逃难去吧,本来现在我们可以安稳的扼守河口要道,等待伟大的太阳王来处理残局了,结果为了这些人,我们还是得继续苦战。很多人会死,因为这些人的顽固的愚蠢。”

    卡洛斯语气平和,声调轻缓,听上去仿佛吃饭的时候,随口点评道————这个菜有点咸,可能是盐放多了。

    “卡洛斯,谢谢,感谢人类盟友为我们所做的一切。所以,你们也看见了,奎尔多雷精灵没有立场,也没有理由要求人类盟友替我们去死。准备逃难吧。按照计划,我们会在这里坚守三天。所以,你们还有三天时间拯救自己。”

    奥蕾莉亚的纠结犹豫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即使是神明。也不会拯救一心求死的人。

    奥蕾莉亚明白,自己再提出任何过分的要求,都可能使人类和精灵离心离德,在这种危难时刻,这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扪心自问。我尽力了吗?

    是的,我尽力了。

    奥蕾莉亚闭上眼睛小小的审视了一下自己的内心,现自己问心无愧,便睁开眼睛。

    一时间,疲惫和虚弱仿佛从奥蕾莉亚身上消失得无影无踪,振奋起精神的银月城精灵元帅用自信而锐利的目光望着所有人,说道:“战争已经开始了,没有平民和军人之分,我已经用尽自己的全力去拯救我的同胞。现在,我们的目标应该放在敌人身上。其他的事情,你们自便吧。”

    原来女人真的因为心灵而美丽啊!

    卡洛斯看着奥蕾莉亚斩断桎梏心灵的枷锁,重新回到那个无畏的统帅,正义的复仇者,整个人重新变得光彩夺目起来,忍不住在心里点了三十二个赞。

    “现在,无关人员请离场吧,我们要商讨军务了。”

    替奥蕾莉亚当了一把恶人,将那些心不甘情不愿的请愿者驱离,奥蕾莉亚松了口气。卡洛斯松了口气,一种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轻松写意油然而生。

    军人不畏惧上阵杀敌,却最害怕父老乡亲那过于沉重的期望。

    实际上没有什么更多的军务好商讨。该讲的该做的早就已经讲了,没有做的现在做也来不及了。联军最后的时间都用在了整理军备上。

    然后,部落如约而至。

    先出现的,是巨魔的附庸,林精和狗头人。

    很多人会混淆树妖和林精这两种生物。

    和塞纳留斯创造的树妖不同,树妖有时候也被在森林中偶然遇到的旅者称为森林女神。这些半神塞纳留斯的女儿们。是些顽皮好动的生物,有着类似于半人马的体型,但是要小很多,也被人们戏称为“小鹿”,但她们的体形更适合在森林中居住。树妖反应敏捷,并且能够与森林中的其他生物进行心灵上的交流沟通、寻求帮助。同时作为塞纳留斯的女儿们,树妖具有净化的天赋能力,可以用来驱散友方身上的不利魔法和敌方身上的有利魔法。有时候一些患病的农夫村姑会独自前往森林,期待偶遇树妖,求得帮助。

    所以树妖在人类的印象中,是一种麋鹿的身体,少女的身躯,神秘而迷人的的生物。在童话故事中,也多以中立或友善的立场出现。

    然而林精,则是森林里的调皮蛋和捣蛋鬼。这些有智力没智商的小家伙和树人一样,是一种元素生物,具体生态情况不明,但是有证据显示,林精是按照树木种类划分族群。单个的林精会躲避森林中的旅行者,但是一但集中到一定数量,这些如同人类五岁孩童大小的火柴棍们甚至敢挑战巨龙。

    而狗头人更不必多说,无数人熟知的那句 “你不能拿走我的蜡烛”让狗头人家喻户晓。但是很多人对狗头人其实有一种偏见,因为狗头人其实和狗并没有太大关系。这些长着胡须,拥有一张长嘴的家伙将蜡烛看的比生命还重要,狗头人似乎认为那就是他们的生命之光。因为狗头人与矮人一样是天生的矿工,大多数狗头人拥有的最昂贵的东西就是他们的铲子。狗头人没有夜视能力,所以他们只能依赖头上的蜡烛。狗头人是拥有智慧的生物,因为他们的生命并不都用于杀戮而让死亡蒙蔽了他们的双眼。他们有思考的时间和能力,枯须狗头人甚至帮助巨人一族封印了大地公主,而千针石林的狗头人甚至会使用冰系,而不是常见的火系魔法。狗头人虽然在战斗力上弱于同属于战五渣的豺狼人,但是他们拥有一定的冶炼和制作工艺品的能力,比如矿铲,比如蜡烛。艾尔文森林的一支狗头人的地卜师拥有制作火球蜡烛的能力,他们可以将蜡烛制作的如同一枚炸弹一般。

    虽然卡洛斯对于林精和狗头人并没有什么偏见,但是看着密密麻麻的未过儿童票身高线的家伙们在森林中被巨魔驱赶着,奴役着,指挥着,明显对于联军不怀好意着,卡洛斯还是觉得头皮麻。

    原来我还是有密集恐惧症啊!

    “奥蕾莉亚。你们奎尔萨拉斯哪来的这些鬼玩意儿,太瘆人了,这数量大概有多少,一千?两千?”

    卡洛斯举得背后皮肤紧。一脸不自在的询问着奥蕾莉亚,早知道让图拉扬主持第一道防线好了。

    “放轻松些,卡洛斯,巨魔惯用的把戏而已,狗头人其实很聪明。看情况不对它们会放水逃命的,至于林精,那些讨厌的玩意儿?放火烧就好了。”

    奥蕾莉亚攀上一颗大树,仿佛正在观察着什么。虽然卡洛斯举得在层层叠叠的树丫枝叶的阻挡下,奥蕾莉亚应该什么都看不到才对。但是卡洛斯只是静静的看着奥蕾莉亚装逼。

    “狗头人开始集结了,巨魔在趋势他们前往我们的左侧,一些看起来像是狗头人里的地卜师的家伙被单独抽调出来,暂时看不出战术意图。”

    奥蕾莉亚说完,卡洛斯诡异的望着她,然后挪动了位置站到奥蕾莉亚所在的那颗大树下去。自信的打望了一番。

    大姐,你是怎么看到的?

    “林精在巨魔妖术师的指挥下,在一个诡异的冒着绿色烟雾的大锅里取食,所有吃了的林精眼睛都红了起来,要小心了,这些林精可能带毒,或者会爆炸。”

    卡洛斯高高跃起,抓住一根粗壮的枝桠,翻身而上,动作干净利索。然后用手掌搭在眉前,左右打望,除了树林,还是树林。除了枝干,就是叶子。

    所以大姐啊,你是怎么观察到敌人动向的?

    “在狗头人和林精后面,还有一支以山狮、野熊为主力的野兽军团,巨魔的驯兽师参杂在其中。看来巨魔和兽人不准备在今天的试探中使出全力,我们的对手是这些野兽和仆从军团。”

    说完。奥蕾莉亚从树上跳了下来,三米多的落差对这位体态轻盈的高等精灵游侠领主来说仿佛下了一阶台阶般的,动作说不出的优雅写意。

    “大姐,你是怎么看到的?”

    卡洛斯只在被内心的好奇折磨得不堪忍受,问了出来。

    “鹰眼术啊。”

    奥蕾莉亚不明所以的回答道。

    “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鹰眼术还有透视功能?”

    卡洛斯偏过头,斜视着奥蕾莉亚。

    “少年郎,你要学会用心去看世界,眼睛会欺骗你,心眼却不会。”

    奥蕾莉亚拿出长辈高人点拨上进后辈的姿态和卡洛斯说道。

    呵呵,施加给心眼的鹰眼术,打得好,我选择死亡!

    卡洛斯不再理会奥蕾莉亚的胡扯,转过身体开始和自己的将军们商讨战术安排,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没有必要纠结这些,至少奥蕾莉亚的情报令第一道防线的联军在战术选择上拥有了先手优势。

    没有啥好说的,对付狗头人,一轮乱箭就够了,这些拥有智慧的生物懂得趋吉避凶,伤亡到一定程度就会四散逃逸。对付林精,一轮火箭就够了,作为元素生物,传闻中的树人私生子,是易燃易爆物品。

    甚至巨魔征召这些仆从,就是为了消耗联军的战略物资。

    虽然经常作为挨揍的那一方,但是被揍了几千年,巨魔的战争艺术和战斗技巧其实也在进步着。对于高等精灵的常用战术,祖金是心知肚明的,对于奎尔萨拉斯精灵和巨魔的优缺点,也是了然于心的。

    精灵和人类虽然装备精灵,但是无论耐力还是体力,都不会是巨魔的对手。而且在战斗中,人类和精灵特别依赖各式各样的军备。先用大量的仆从军消耗人类和精灵的箭矢,消耗联盟方的体力,探查出安全的行进路线,然后再让无畏的阿曼尼勇士们去收割那些筋疲力尽的软脚虾。

    祖金觉得自己的战略没有纰漏。

    “祖金国王,兽人什么时候上场,大酋长要我多尊重你的意见。”

    这支跨海登6辛特兰,然后翻山越岭来到奎尔萨拉斯的兽人军队的督军科拉马尔在一旁,学着巨魔的样子蹲坐着,他以为这是巨魔的礼仪。

    “勇敢的战士们,感谢我们共同的朋友奥格瑞姆的睿智,让我们有幸在这里并肩作战。我无意轻视各位,你们用如此短暂的时间翻越了辛特兰的群山,就凭这件事,已经能证明你们都是强大的战士。但是你们远道而来,需要休整,先让那些仆从军去消耗精灵和人类的体力士气吧,我们坐以待劳。”

    祖金不知道科拉马尔这样半蹲半坐是个什么情况,难道是兽人的特殊礼仪?

    出于对奥格瑞姆的尊重和对兽人强大实力的认可,祖金觉得自己或许应该照顾下兽人的感受。所以祖金将屁股抬高一些,如同扎马步一般的蹲着。

    “你说的很有道理,那么我就拭目以待了,祖金国王,需要我们的时候知会一声就好,佐格什,蹲好咯,你这个不礼貌的家伙!”

    科拉马尔实在蹲的很累,又怕丢了兽人的颜面,就无端找茬,站了起来在自己的副官屁股上来了一脚,趁机走动几步活动下双脚,然后重新蹲好。

    “我痛恨这诡异的礼仪,它除了让我们双脚麻之外毫无用处。”

    在自家督军的暴政之下,无辜的佐格什老老实实蹲好,但是嘴里不禁嘟嘟囔囔的抱怨着。

    “请不要叫我国王,祖金只是所有阿曼尼巨魔的所期待的祖金,祖金只是所有祖阿曼子民的领路人,祖金从来不认为自己有资格成为国王。”

    嘴里这么说道,祖金心里想的确是,兽人的礼仪真诡异,作为巨魔,我这么蹲着都挺累的,你们兽人汗都出来了,不累吗?还是说流汗越多表示越尊重我?

    那大家就在蹲一会吧,祖金觉得自己至少还得蹲半个小时才能流汗。

    “呵呵呵,好的,祖金大统领。”

    扎马步扎的冷汗直流、面红耳赤的科拉马尔选择了一个不伦不类的称呼。

    “玛拉卡斯,你的药剂什么时候才能生效?”祖金扭头询问自己的高阶祭司。

    玛拉卡斯作为曾经留学赞达拉部族的高阶祭司,不仅巫毒妖术造诣了得,药剂学更是颇有建树,最为祖金的心腹左右手,深得祖金的信任。

    “祖金,疲劳药剂需要一定时间的酝酿,等到那些林精变成焦黄的颜色,就可以了。”

    玛拉卡斯自信的回应了祖金。

    没错,喝下去是兴奋剂,衰变后疲劳药剂,再利用林精死亡后的自爆,玛拉卡斯为他的敌人准备了一份特别的礼物。(未完待续。)

    ps:  今天作者生日......